愛之谷官方商城

austin everett porn

austin everett porn


媚媚的身子,太白了吧……”傍晚, 李大牛正趴在浴室的墻根,偷偷往他做好手腳的小洞里看去,只見 弟妹柳媚媚白嫩的身子已經一絲不茍了。


  那雙玉手拿著肥皂,在她誘人的嬌軀上不斷地游走。


  紅珠圓潤的雪峰,高翹的豐臀,修長的玉腿,S型的腰身,以及那片私密之地,都毫無遮攔的出現在了李大牛的視線里。


  這一刻,李大牛終于明白 弟弟李小強為什么每次回來都迫不急的想和弟妹做那事兒了。


  弟妹那么好的身材,哪里像生過孩子的話,根本就是一個黃花大閨女。


  如果換做是他,他恨不得時時刻刻都趴在弟妹的肚皮上。


  浴室里洗澡的柳媚媚根本想不到,往日里尊敬的 大哥竟然會來偷看自己!他還是個瞎子!在李大牛十五歲時,出一場車禍瞎了足足有十三年,以至于到現在他還打著光棍,但就在半月前他突然恢復了,本想將喜訊告訴家里人。


  可當他看到弟妹柳媚媚,當著他面毫不避諱的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時,李大牛就不想說了。


  弟妹的漂亮遠超他的想象,有時弟弟小強還會當著他的面和弟妹親熱,露出一些誘人的美妙風景。


  李大牛看到以后就像是得了魔怔一般,滿腦子都是弟妹的模樣,有時還會把弟弟想成自己,也想和弟弟一樣享受弟妹身子的滋味。


  雖然他不應該想自己弟弟的老婆,但李大牛瞎了十幾年根本沒有碰過 女人,現在有柳媚媚這樣年輕漂亮的弟妹在身邊整天露出那些誘人的地兒,他實在沒有辦法控制。


  此刻,柳媚媚的玉手拿著肥皂,已經攀上了那兩塊 高聳,在上面來回的擦拭,一波接著一波。


  李大牛看的實在心癢難耐,真想跑進去,狠狠的抓兩把!柳媚媚用水沖完身上的肥皂沫后,并沒有立刻穿起衣服。


  她嬌軀靠在墻壁上,一手搭在了她那高聳的柔軟,另一只手竟向下而去….隨后,柳媚媚神色很舒服的發出一聲聲撩人的輕哼。


  “嗯哼…”李大牛眼睛瞪得大大的,鼻血快噴了出來,他都那么大 的人了,哪里會不清楚柳媚媚在干什么!李大牛下面感覺要爆炸了,根本無法滿足在外面 看著,他清楚的知道,柳媚媚游走觸碰的地方,就是弟弟整天耕的那片地兒,他真想湊到眼前,好好看看噴血的美妙景色。


  “媚媚,我可以進來和你一起洗嗎?你幫我擦下背!”不過就在這時,茅屋外忽然響起來一個女人的聲音。


  李大牛和柳媚媚都嚇得心驚肉跳,這聲音是李大牛他媽 張玉紅的。


  下一刻,李大牛扭頭就離開了,雖然他還想繼續看,但他媽都進去洗澡了,哪里還能看啊!為了不讓她們發現異常,李大牛在外面拖延了一會兒才回到屋里。


  那時,柳媚媚和張玉紅已經洗完澡,并且吃完了飯,因為李小強和父親都在外打工很久才回來,所以家里就只有他們三個人。


  柳媚媚正坐在沙發上給小侄女喂奶呢,李大牛盯著那一大片雪白,心中又想起柳媚媚洗澡時她玉手攀上雪白的場面,他多想和小侄女一樣嘗嘗那個的味道啊!乃完以后,柳媚媚把孩子放在嬰兒床上,蹙著眉頭問張玉紅:“媽,我最近奶水越來越少了,還特別疼,這可咋辦啊?”張玉紅趕忙的來到柳媚媚身邊,掀開柳媚媚高聳,當著李大牛的面按了兩把之后,皺著眉頭說:“怪不得不下奶,原來是有 腫塊呀!”“腫塊,這咋辦呀!”柳媚媚不太懂腫塊的事情,但卻知道里面很痛!“這有點嚴重呀!”張玉紅眉頭皺的更深了,她也想不出個辦法,見柳媚媚挺難受的,她忽然靈機一動,看了看坐在一旁吃飯的李大牛說道:“要不,讓你大哥給你按一按?他是專門按摩的,效果應該不錯。


  ”“幫媚媚按…”李大牛剛才盯著老娘用手去按柳媚媚的胸部,心里別提有多想自己也碰兩下。


  這會兒聽到自己老娘這話,他登時一個激靈。


  柳媚媚臉瞬間就紅了,偷偷看了李大牛一眼,趕忙搖頭拒絕:“不行,不行,媽,你這想的啥辦法啊!”這么私.密的地方,哪能自己的大哥碰啊!她沒辦法接受!可張玉紅眼里,李大牛在瞎了以后就學習按摩,按過的女人多了去了,其他女人能按,兒媳婦現在那么痛,自家人給自家人解決下脹奶又算得了什么!她接著說:“媚媚,沒事的,你哥就是干按摩這一行的,他還啥都看不見,你擔心什么?給你按按好歹也能緩解一下呀!”李大牛以為柳媚媚拒絕了,他媽就不會再強求,可沒想到身為老媽的她,居然開始勸弟妹同意…他聽著熱血沸騰啊!這樣雖然對不起他弟弟小強,但有機會能碰弟妹哪里,他求之不得啊!柳媚媚此刻又看了一眼李大牛橋臉都紅到了脖子, 婆婆張玉紅說的沒錯,大哥本身就是按摩師,在這一行沒有男女之分的,但也是自己的大哥啊!她一想到老公到外地打工掙錢,她卻讓大哥按她的胸部,她覺得實在對不起老公:“媽,這怎么好意思,還是算了吧,我自己想辦法,不一定就要大哥幫我的。


  ”張玉紅望著自己媳婦,還不同意,就嘆了口氣說:“媚媚…那你自己咋整啊?總不能一直疼下去啊,腫塊可不是鬧著玩的。


  ”“媽,我回去再想辦法吧,就不麻煩大哥了!”說完,柳媚媚就站起身,抱著孩子就要走了。


  看到她都快走人了,李大牛那叫一個急啊,心里特別癢癢,現在這么有機會碰到他朝思暮想的地方,就這么泡湯?搞得他特別不甘心。


  不過張玉紅卻堅持,她的想法很簡單,就是想讓媳婦少遭些罪,讓孫女小茜能吃飽,孩子還小,如果柳媚媚沒有奶水了,總不能給孩子頓頓喝奶粉吧?她拉住柳媚媚,接著勸說:“哎呀,媚媚沒事的,就讓你哥幫你按按吧,咱們都是女人,有腫塊嚴重了可不得了。


  還有你現在都不怎么下奶了?到以后可能就更少了,那小茜餓了,吃啥?小強和他爹為了咱們這個家都去城里打工,如果咱們連小茜都養不好,等他們回來,還怎么給他們交代啊!”聽到婆婆的話,柳媚媚立馬停住了,雖然她不太清楚腫塊嚴重了到底會怎樣,但真的非常難受!其實這些呢,她都能忍,但事情真的像是婆婆說的一樣,嚴重了不能下奶,女兒吃不上,她心里就犯嘀咕了。


  婆婆張玉紅說的對,她老公為了這個家到外面打工,如果她在家里連女兒都養不好,豈不是對不起他?轉身猶豫的看著正在吃飯的大哥,一個念頭忽然涌起,為了女兒和老公,要不讓大哥按按吧?反正大哥也看不見!想到這,柳媚媚臉色都紅到脖子根了,其實就算不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都想讓李大牛按了,那種漲得疼痛感,她真的太難受,可想到李大牛的身份….柳媚媚一臉為難的對張玉紅說:“媽,這件事被小強知道了多不好啊!”這時,李大牛心中急躁得就跟熱鍋上的螞蟻似的,望著柳媚媚那高聳的柔軟,他饞得不行,恨不得立刻把手伸過去,心想著被小強知道又咋啦?大哥我是在給你看病啊!女人胸上有腫塊必須得治啊!你倒是快答應啊,大哥我都快急死了!張玉紅附在柳媚媚耳邊,小聲道:“媚媚啊,這有啥不好的,你哥是來幫你解決問題的,又不是專門占你便宜,是不是這個理兒?”柳媚媚沉默了下去,婆婆說的對,可這樣事兒,大哥會同意嗎?她猶豫之際,最后一狠心,咬牙看向李大牛,嬌羞的問:“大哥,你能幫幫我嗎?”說完后,柳媚媚身子一軟,感覺極度羞恥,就好像勾引男人似的,讓她覺得自己好不要臉。


  那一句軟軟又嬌羞的話,把李大牛的心都給化了,他內心充滿蕩漾!弟妹主動問他,他求之不得,哪有不幫的道理。


  但他不敢把真實想法透露出來,而是假裝猶豫一會兒,臉色微紅的說:“媚媚,這不太好吧?”柳媚媚一愣,羞得無地自容,張玉紅立刻白了李大牛一眼說:“給那么多女人按摩,也沒見你害臊,媚媚就例外了?趕緊和媚媚進屋,把問題解決了。


  ”李大牛心中早就激動得不行,但他還是假裝為難說:“媽,不是我害臊,是我怕弟弟知道了多想啊!”“你弟能有啥多想的?這事就咱們三個人知道。


  再說你這是給你弟幫忙,就算他知道也會理解你們的,快,別墨跡了!”張玉紅語氣一兇,當媽的威嚴直接就拿出來了。


  李大牛心中差點沒爽死,這回不僅能占弟妹便宜,還是他老娘安排的….不過他還是裝得被脅迫一般,苦著臉:“那好吧,媽,我給媚媚按就是了,你可別生氣。


  ”說著,李大牛站起身,不情愿的說:“媚媚,咱們進屋吧?”柳媚媚羞愧的“嗯”了一聲,而李大牛走在前頭,裝作一副看不見,伸手摸索著向前走的樣子,因為裝瞎得到的好處越多,他就越害怕暴露,每一個細節都非常當心。


  柳媚媚耷拉著腦袋跟在他身后頭,緊張得都不敢說話,心里想著李大牛給即將要碰到自己那里,她羞澀萬分…更覺得對不起老公小強…可想著想著,她腦海里突然冒出一個荒唐的念想,這個地方,可是大半年沒被男人碰過了啊,要是被大哥碰一下,是什么感覺?雖然她不應該有這種想法,但一看到李大牛的那雙會按摩的大手,這種想法就怎么都停不了,甚至還想到了剛才在洗澡時那股內心深處的渴望。


  兩人進了房間后,李大牛就讓柳媚媚躺在床上,柳媚媚乖乖的躺下后,望著李大牛, 身體頓時柔軟緊繃了起來。


  剛洗過澡的柳媚媚穿著一身緊貼的睡衣,身體曲線嬌俏玲瓏,特別是那隆.起的柔軟,特別耀眼,看起來十分的誘人。


  李大牛狠咽了口唾沫,弟弟小強在和柳媚媚親熱的時候,她也是這樣躺床上吧?想著等下就可以在弟弟一樣碰弟妹的身子,他更激動了。


  柳媚媚躺在床上,睫毛顫抖,她都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了,也幸好李大牛看不見,否則她羞的都恨不得找個洞鉆進去。


  不過這是大哥來幫她的忙,她還是得主動一些,于是,她咬牙說道:“大哥,咱們開始吧?”“媚媚…你先把上衣脫了吧!”李大牛裝作就像是給普通客人按摩一樣說道。


  但內心已經興奮的不行不行的了。


  “好的,大哥!”盡管有些難為情,恨不得馬上逃離這里,可柳媚媚想著李大牛不僅是她尊敬的大哥,還是專業的盲人按摩師,不會對她有什么非分之想,而且這是為了老公和女兒,她的心里負擔就沒那么重了,開始慢慢的把衣服往上撩。


  一點點的雪白伴隨著柳媚媚的嬌羞不斷露出,李大牛體內就像炸了一樣,親眼看著弟妹在自己面前脫衣服,那視覺的沖擊比剛才偷偷的看還要強烈!很快,柳媚媚就把衣服和罩罩都給脫了下來。


  高聳的胸部,嫩白皮膚,沒有絲毫贅肉的腹部,以及弟妹那緋紅羞澀的臉龐,完全浮現在李大牛眼前。


  這是何等美妙的畫面啊!他真想撲過去。


  不過他現在可是一個瞎子,接著,他死死盯著柳媚媚身子關鍵部位,問:“媚媚,你脫…好了嗎?”赤著上身的柳媚媚羞得都說不出話來了,只能輕輕的“嗯”了一聲!“媚媚,那大哥就要按上去了,可能會有一些疼。


  ”見柳媚媚準備了,李大牛哪里還受的了,狠狠咽了口水,雙手顫抖著就朝那兩團高聳摸了過去。


  見大哥的手伸了過來,柳媚媚激動的呼吸急促,心里的羞愧感,讓她張嘴想叫停,這樣對不起老公,但不知道怎么回事,隨著李大牛的手臨近,她就說不出來話了。


  只能眼看著李大牛的手碰觸在上面。


  真大!真軟!真嫩!在接觸的一剎那,李大牛感覺自己的心臟都快受不了了,他不由得再次感嘆怪不得弟弟每次回來都要拼命地和弟妹做那種事情,這手感也太好了。


  “嗯哼…”滿臉緋紅的柳媚媚,嬌軀一顫,她大半年沒有被男人碰過,很敏感,加之這里疼的難受就輕哼了起來。


  “媚媚,我要開始檢查了,接下來可能會有些疼,你忍一會兒!”李大牛裝作一本正經的說。


  “好的,大哥!”李大牛裝模做樣的在柳媚媚高聳上檢查了起來。


  柳媚媚因為疼和羞澀,閉上了眼睛,緊抿著嘴唇。


  李大牛看在眼里,爽在心里,看著貌美如花的弟妹就這樣任由自己大手摸著她的高聳,他心里和手上都舒服的不要不要的,下面也有了極其強烈的反應。


  其實他早就發現柳媚媚腫塊問題了,并不嚴重,只有兩個小腫塊,導致了乳腺被堵。


  以他的按摩水平很輕松就可以解決,但有這樣一個機會,他不可能就這樣結束。


  他用力在柳媚媚敏感的地方按了起來,把所有想觸碰的地方,都給按了一遍。


  “嗯哼..嗯哼…”面對李大牛如此亂摸亂按,柳媚媚也只是滿臉羞紅,緊閉嘴唇略帶輕哼。


  看到都這樣了,弟妹還不好意思說什么,李大牛感覺格外的刺激,接著他的手速開始加快,越發的享受弟妹的高聳。


  沒過多久,里面的腫塊就一點點的減小,汁水也從里面不斷冒出。


  柳媚媚表情像是放松了一樣,隨著汁水的冒出,她緋紅的臉蛋上竟然從一開始的痛苦尷尬變成了享受!李大牛心里一震,弟妹難道是被按舒服了啊!他適當的放緩了速度,柳媚媚享受的表情一停,微微皺了皺眉,眼神之中竟然露出她在浴室洗澡自我安慰時才有著渴望。


  李大牛興奮壞了,他能確認柳媚媚被自己搞得想要了。


  他腦海里頓時就想到了小強和柳媚媚以前當著他的面親熱時,也用這樣弄過,他就反應更強烈了。


  繼續奮力的幫她,柳媚媚紅唇中,再次忍不住的“嗯哼”的叫起來。


  他的動作一點點加大,柳媚媚的表情越發享受,從喉口發出一聲尖叫:“大哥,不要停……”這句話,李大牛全身震動了起來。


  更讓他噴血的是柳媚媚本來還閉著眼睛,雖然柳媚媚意識到了自己失態,但卻睜開了眼睛,盯著正在按摩的李大牛,神色無比渴望,好像不想讓李大牛停下來。


  弟妹的表情不就是非常想要么?她敢睜開眼肯定以為自己是瞎子。


  真想不到弟妹竟然那么騷!李大牛感覺自己爽到家了。


  又加快了速度,觸碰到了敏感部位,柳媚媚的神色也變得越發的渴望和享受,那樣子和以往的矜持天差地別。


  李大牛的火就像是炸了一樣,如果不是他還得裝瞎子,裝一本正經的大哥,他都恨不得直接就就上用嘴了。


  “啊!”也許是李大牛,用的力度太大,本想著多按一會兒,可隨著他激動力氣用大了,忽然,柳媚媚大聲的一聲,白色汁水像洪流一樣涌出,甚至還有一些濺在了李大牛的臉上。


  隨著奶水的涌出,柳媚媚反應十分的強烈,整個身子都打了個激靈。


  此刻看大哥還要繼續,又回想到剛才自己的表現,她就覺得羞恥至極,因此,當李大牛繼續想按的時,她忽然一臉羞紅的說:“大哥,好了嗎?我感覺…好像…好像….出來了!”“啊?出來了啊,我看不見,我以為沒出來了呢!”李大牛裝作啥也沒看到,雖然他還想繼續再按,但只好裝作自己還沒有看見的說道。


  “那現在結束了嗎?”柳媚媚問。


  “嗯,結束了!”李大牛想說沒結束,可奶水都出來了,還咋沒結束呢!“大哥,既然都好了,那我就走了。


  ”說著,柳媚媚就想要把衣服拉下,準備離開!好不容易有這樣的機會,不能讓弟妹走了啊!不過咋樣才能不讓她走呢?眼瞅著柳媚媚穿好衣服離開,李大牛心中急了,然后一個邪念涌上了心頭,他裝作很擔憂的開口:“那個…媚媚,其實也不完全好了,雖然腫塊解決了,但你現在是不是感覺很脹?很痛?。


  ”柳媚媚轉過身,皺著眉頭問:“對呀,這是因為什么啊?”見弟妹詢問,李大牛頓時來了希望,他鄭重的點頭:“就是因為你也有一些脹奶啊,還需要繼續進行按摩才可以啊!”說完,李大牛心臟狂跳了起來,因為他這都是說的瞎話,弟妹只不過是有腫塊,并沒有漲乃,可他實在想繼續觸碰弟妹的美妙之地,只能胡謅了。


  “啊!還需要繼續?”柳媚媚問。


  “對啊!”李大牛老臉一紅。


  “那大哥,你繼續按吧!”本以為柳媚媚不信,可讓李大牛想象不到的是,柳媚媚竟然同意了。


  說完,她就繼續又把衣服給拉了下來,露出讓李大牛流口水的高聳,躺回了床上。


  李大牛頓時心花怒放,弟妹這也太好騙了吧!不過他求之不得啊!隨后,他趕緊繼續假裝瞎子一點點的向著柳媚媚誘人的高聳按了過去。


  更讓他噴血的是,當他快要按上去的時候,竟然發現躺在床上柳媚媚臉上滿滿的渴望和興奮。


  李大牛現在明白剛才自己說的話根本不靠譜,弟妹(少婦做愛小說)為啥就答應的原因了,她根本不是想治好所謂的漲乃,而是被自己給按爽了,現在想要呢!這使得他更加興奮,弟妹說:“媚媚,那我就繼續了?” 新聞網4日報道她,就是 鐵錘鎮所有男人心中夢寐以求的女人,寡婦 林雪兒


  一個十六歲出嫁,丈夫卻在洞房當天死于非命的女子。


   雖然林雪兒是村里所有男性夢寐以求的人兒,可卻也是所有女人心中的天敵。


   歸根結底,還是那張傾國容顏。


  加上又是個寡婦,是以,林雪兒在村里的日子并不好過。


  平時也只是自己種植一些藥草拿去販賣維持生計。


   黃昏到來,林雪兒走出房屋,將曬在前院的藥草端回屋子。


   那淡淡憂傷的眼神,任何男子見了都會怦然心動。


   而就在距離林雪兒不遠的樹林里,一個約莫十二三歲的少年一臉癡情的看著林雪兒。


   少年的身上沾染了不少的血跡,平添了幾分狠厲。


  在少年身后,一頭體型龐大的野豬怒睜著雙眼,卻是早已斷了氣。


   少年一動不動的看著林雪兒,仿佛著了魔。


   直到林雪兒進了屋子,少年才戀戀不舍的收回目光,轉身看了看身后的野豬,眉頭微皺:這段時間襲擊雪兒姐的野獸越來越厲害,這頭刺魔豬實力已經是快要達到一級妖獸的地步了,要不是前天剛好貫通了雙手經脈,增加了百斤之力,這次可能就危險了 看來要快點提高實力了,不然下次可就沒法應付了,這樣那個老頭子交給我的任務就失敗了。


   少年不由得想起一個月前,來到這個村子第一次見到林雪兒時那仿佛魂都丟了了樣子,作為一個自小流浪的人,何時見過此等絕色。


  正在這時,一個糟老頭找到自己,要自己幫忙保護林雪兒一段時間,報酬是一本黃級秘笈。


  對于有這樣的好事,少年自是連忙答應。


   至于真假?少年獨自流浪這么多年,已經見過不知道多少訛你我詐,對方是不是騙自己,八九分的判斷還是有的。


  而且少年人對林雪兒也確實是一見鐘情,自是答應了下來。


   說完,少年扛著跟自己體型差距巨大的野豬往樹林深處走去。


   那里,是他臨時的居所。


   ——- 同一時刻,在村子的東邊,一處不論占地面積還是奢華程度都明顯的與周邊的房間有著巨大的差距。


   這里,是村子里權勢最高的人,鐵錘村村長的住所。


   砰! 一聲沉重的悶響從一間密室里傳來,緊接著伴隨著一陣暢快的大笑:哈哈哈哈,終于讓我貫通五輪經脈了! 房門被打開,里面走出一個光著上半身的少年,這少年看上去只有十四五歲,但卻滿臉陰狠,左臉頰有一道深深的傷疤,有著這個年紀不該有的狠戾。


   他就是鐵錘鎮村長的兒子, 鐵峰


   只見這少年滿臉獰笑:五輪貫通,這下整個鐵錘鎮年輕一輩沒有人是我的對手了。


  秦墨,你死定了,敢弄傷我的臉,我一定叫你生不如死少年摸著臉上的傷疤:還有林雪兒那娘們,你不是要保護她么?那我就當著你的面狠狠地羞辱她! 樹林深處,少年將肩上扛著的巨大野豬隨意一扔。


  在掀起一陣灰塵后。


  少年坐在一旁發呆。


   從脖子上取出一塊玉佩,上面一個古老的‘秦&quo;字牢牢的占據了少年的視線。


   少年叫秦墨,自打懂事起就是一個人,不知道父母是誰,唯一能證明秦墨身世的就是身上這枚玉佩了。


   秦墨又發呆了一會,才搖搖頭,把玉佩重新收好。


   緊接著開始炮制這頭巨大的野豬。


   剝皮,去內臟,剔骨等一系列動作行云流水。


   不多一會,一只香氣撲鼻的烤全豬就完成了。


  秦墨一陣狼吞虎咽,不多時,半只野豬已經進了肚子。


   摸了摸肚子,秦墨感覺到全身暖洋洋的,身體像是有使不完的氣力。


   這野豬馬上就要蛻變為妖獸了,一身的血肉自然是大補之物,比起一些百年人參之類的珍貴藥草也是不遑多讓。


   秦墨沒有浪費這些能量,而是抱起旁邊一塊巨石,鍛煉起來。


   只見他抱起巨石沿著四周奔跑起來。


   隨著秦墨奔跑起來,秦墨全身的肌肉也在不停的顫動。


   一圈,兩圈,三圈。


   不斷的奔跑,秦墨的雙腳雙腿都已經顫抖起來,汗水更是浸濕了衣服。


   又是十圈過去,秦墨的雙腳已經變得越發沉重,呼吸也急促起來。


   目光堅毅,秦墨沒有絲毫停下來的打算。


   這么多年摸爬滾打,秦墨早已經知道了像他這種底層的底層,要想活下去,只有付出比別人多十倍百倍的努力才行。


   又是十圈過去,秦墨已經無法奔跑了,只能緩慢的行走。


  身體的力量正在急速的減少。


   咬緊牙關,終于,秦墨體內最后一絲力量被抽空。


  身體一個踉蹌,險些倒地。


  眼神也變得渙散,此時支持他沒倒下的只是心中的一口氣! 終于,在秦墨體力被榨干后,一股新生的力量從腹部像秦墨全身蔓延。


   秦墨身軀一震,明白這是野豬肉產生的能量。


   秦墨連忙引導著這股能量流轉全身。


   頓時,秦墨全身酸痛的肌肉快速的恢復著,而且,肌肉變得更加緊致。


   吼! 秦墨大吼一聲,猛地將肩上扛著的巨石向上拋起。


  緊接著一拳向著巨石打去。


   砰 巨石在秦墨一擊之下四分五裂,而反觀秦墨的拳頭卻是毫發無損。


   增加了二十斤的力氣秦墨咧嘴笑道。


   第二天,天剛亮。


   正躺在石床上休息的秦墨猛地睜開了雙眼。


   旁邊,一個小鈴鐺劇烈的晃動,小鈴鐺的一端,一個絲線無限向某個方向伸去。


   不好,林姐姐有危險! 秦墨迅速翻身,幾個起跳就向著林雪兒住的方向跑去。


   此時在林雪兒的家里卻是另外一番情景,房屋內一片狼藉,三個明顯是仆從的壯漢一臉獰笑的將瘦弱的林雪兒包圍著。


   林雪兒,從今天開始你就是我的了。


  在三個仆從身后,一個穿著華貴衣服的少年正一臉貪婪的盯著林雪兒。


   正是鐵錘村村長的兒子鐵峰。


   你做夢,我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林雪兒俏臉蒼白,依然一臉的決然。


   嘖嘖。


  鐵峰背著雙手,繞著林雪兒不停的轉圈。


  果然是個讓全村男子都瘋狂的女人,連聲音都那么好聽。


   你是不是在等著秦墨那個小王八來救你! 林雪兒咬緊嘴唇,狠狠地盯著他。


  內心的無助不斷蔓延開來,不自覺的想起不久前那個小男子漢渾身是血的擋在自己面前,打跑了這些人,沒想到沒過多久,他們又來了。


   嘿嘿,沒用的。


  我已經五輪經脈貫通了,實力比起先前足足提升了一倍,他要是敢出現在我面前,我就一把捏碎他! 林雪兒聞言頓時心中一顫。


   哈哈,你是我的了!鐵峰說完,伸出毛茸茸的大手就要抓向林雪兒。


   四周三個仆人也同時露出無恥的笑容。


   住手! 就在鐵峰的手即將觸碰到林雪兒的時候,一道氣急敗壞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緊接著一個拳頭帶著勁風襲向鐵峰。


   秦墨! 鐵峰咬牙切齒,這聲音的主人就在前不久給他帶來了巨大的恥辱。


  自己原本是鐵錘村年輕一輩最厲害的一個,卻沒想到在調戲林雪兒的時候這個愣頭青忽然冒出來,將其暴打一頓,讓自己顏面盡失。


   自己這段時間拼了命的修煉就是為了變強將秦墨干掉。


   眼看那拳頭離鐵峰越來越近,鐵峰不得不收回抓向林雪兒的手,變掌為拳,全身筋皮快速蠕動,提供給手臂強大的力量! 砰! 兩拳相加,秦墨頓時一聲悶哼,只覺一股巨力從對方拳頭傳來,試圖摧毀這只手臂。


   蹬蹬瞪 秦墨一連后退三步,才卸去那股力量。


   抬頭,看著毫發無損的鐵峰,秦墨臉上一片凝重。


   小雜種,你居然還敢出現,如今我五輪經脈貫通,殺你如殺雞。


  鐵峰一臉的得瑟,為了五輪經脈貫通,自家父親可是狠狠地出了血。


   雪兒姐姐,你沒事吧?秦墨沒有理會鐵峰,而是扶起林雪兒,一臉關切的問道。


   林雪兒一臉的擔憂:我沒事,秦墨弟弟,你趕緊走吧,你不是他的對手。


   秦墨搖搖頭,還有些稚嫩的臉上透露出一股一往無前的氣勢:有我在,就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傷害雪兒姐姐! 林雪兒芳心一顫,看向秦墨的眼神有了些變化。


   秦墨,離我女人遠點!鐵峰看到他們兩個在那里親親我我,嗯,至少他是這么認為的,頓時火氣沖天,一聲大吼,身軀拔地而起,五爪伸曲變幻不定,如同一只俯瞰九天的雄鷹向地上的獵物抓去,而秦墨就是那獵物。


   大力鷹抓功! 鐵峰攻速極快,幾乎是呼吸間攻勢就來到秦墨面前。


   這攻勢太強,遠不是只打通雙手經脈的秦墨能抗衡的,但是他卻不能退,從小打架打到大的秦墨很明白氣勢的重要性,一旦退縮一步,就會被對手步步緊逼,最終敗落。


   喝! 秦墨沉腰立馬,調動全身力量,揮動右臂迎上鐵峰強大的一擊! 鐵峰獰笑,拳掌相交,如同烈火融化冰塊,秦墨瞬間敗陣,緊接著一口鮮血噴出! 秦墨顧不得擦去嘴角鮮血,如同孤狼般從不同的方向攻向鐵峰,放棄了所有防御,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


   鐵峰從容應對,大力鷹抓功施展開來,每每都將秦墨逼退,并在其身上留下不大不小的傷口。


   秦墨打紅了雙眼,不斷進攻,全然不顧身上越來越多的傷口。


  而漸漸打著打著,鐵峰越來越心驚,因為他發現秦墨不但沒有因為受傷攻勢有所下降,反而越發的兇猛,真的如同一頭被激怒的野狼。


  體力也不見有絲毫的減弱。


   漸漸地,鐵峰的體力開始下降,畢竟施展大力鷹抓功對身體的負擔也是很重。


   糟了!鐵峰察覺到自己的狀態,頓時咬牙切齒,自己花費那么大代價才成功,絕對不能再次失敗。


   去死吧!鷹擊長空!鐵峰怒吼,施展出了目前最強大的一招,五爪彎曲,帶著鋒銳之氣撕裂空氣,轉瞬到了秦墨胸前,一爪扣下! 噗嗤 秦墨胸前衣服瞬間被撕碎,緊接著五個利爪狠狠地扎進其胸膛! 秦墨喉嚨一甜,強忍著吐血,秦墨右手狠狠地抓著鐵峰扎進其胸膛的手左手狠狠地轟向鐵峰胸膛! 一下,兩下,三下,十下! 秦墨發了狠。


   噗! 鐵峰驚駭莫名,長這么大從來沒有遇見過如此不要命的人,使勁全部力氣掙脫了秦墨的束縛! 你們三個,(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給我上!鐵峰使出渾身力量終于掙脫了秦墨的束縛,頓時氣急敗壞,指著三個仆從圍攻秦墨。


   三個仆從畏懼的看著秦墨,但礙于自家主子的淫威,不得已向秦墨發起了攻擊。


   但,處于瘋狂狀態下的秦墨哪是這幾個僅比普通人強一點的人能抗衡的,隨著幾聲慘叫,三個仆從倒在血泊里。


   秦墨冷漠無情的雙眼看著鐵峰,殺氣盈盈。


   一步一步的向著鐵峰走去,每走一步,身上散發出的殺氣就強烈一分。


   你,你這個怪物!鐵峰雙眼終于露出畏懼之色,腳下踉蹌,不自覺的往后退了一步! 一退,氣勢一瀉千里,而對面秦墨氣勢還在不停的提高,此消彼長之下,即使鐵峰的實力比秦墨高但依然處于下風。


   鐵峰做了一件讓他自己都覺得恥辱的事情,跑! 一轉身,用最快的速度逃離這里! 看著鐵峰真的逃跑了,秦墨沒有追擊,周身氣勢在緩緩下降。


   秦墨弟弟,你沒事吧?林雪兒眼看危險解除,快速的跑到秦墨跟前,看著對方滿身是血,毫不掩飾心中的關切之情。


   秦墨搖搖頭,剛想開頭說話,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噴出! 顧不得去擦嘴角的血跡,秦墨拉著林雪兒的手迅速的沖出屋子,向樹林深處的方向跑去。


   秦墨弟弟,我們去哪?林雪兒任由秦墨牽著自己柔弱無骨的小手,臉上泛起了淡淡的紅暈,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被異性牽手,即使她是村里人們口中的寡婦。


   秦墨:我們必須趕緊離開這里,要是鐵柱來了,我不是他的對手。


   林雪兒聞言內心一顫:鐵柱,鐵錘村村長,是鐵錘村最有權勢的人,同時也是村里的第一大高手,解開了第一重封印,元始印的大高手!人家捏死秦墨不比捏死一只螞蟻費多少勁。


   更重要的是,鐵柱是一個殘忍霸道之人,任何人要是敢違逆他的意思,輕則斷手斷腳,重則命喪黃泉。


  這么多年來鐵錘村對他是敢怒不敢言。


   那我們現在去哪里?林雪兒問道。


   去萬獸林!秦墨毫不猶豫的說道。


   萬獸林,即使是元始印的大高手都不敢進入的地界!林雪兒這些年也曾聽過村里的人說起萬獸林的危險程度,但是內心卻并沒有多少害怕,反而從心底升起一股強烈的想要去那所謂的萬獸林的沖動,這沖動讓林雪兒內心一驚,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有這種想法。


   去萬獸林大不了被妖獸吞入口中,也好過被鐵峰那畜生玷污要好的多。


  林雪兒眼神慢慢堅毅。


   在快速的奔跑了一炷香后。


   秦墨弟弟,我走不動了。


   此時林雪兒大口大口的喘著氣,胸前的衣襟已經濕了一大片,隱約可見到一抹驚心動魄的美! 秦墨只是看了一眼,臉就騰的一下變得通紅。


  忙將眼睛移開。


   林雪兒順著秦墨的眼光望向自己的某個地方,頓時也鬧了個大紅臉。


   要不,我背你吧?秦墨撓了撓頭,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


   林雪兒認真的看著秦墨,發現他眼中并沒有其他的欲望,于是咬咬牙:那就辛苦秦墨弟弟了。


   當下,秦墨背起林雪兒,緊接著邁開步伐向樹林深處跑去。


   與此同時,鐵峰拼命的往自家的方向跑去,越想越是覺得憋屈。


  自己興師動眾跑去企圖抱得美人歸,結果不但沒有成功,自己受了傷不說還屈辱的逃跑了。


  對自己來說是天大的恥辱! 終于,在到了自家門口的時候,鐵峰神情變得猙獰,小畜生,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嘿嘿!鐵峰冷冷一笑,表情陰郁,這根本不像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該有的神情。


   爹,救救我! 爹,救救我! 一打開家門,鐵峰就扯起嗓子一邊大喊,一邊往自己爹的房間跑去。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鐵峰的爹沒出來,一個體態臃腫,滿臉尖酸刻薄樣子的中年女人從房內走出。


   啊! 一聲尖叫從中年女人嘴里發出,然后只見到幾步跑到鐵峰身前,一臉的心痛:峰兒,你怎么回事,是誰把你打成這樣! 娘!是秦墨那個小畜生!鐵峰硬是擠出兩滴眼淚,然后一臉‘委屈&quo;的看著自己的母親。


   秦墨?就是那個三年前來到村子里的那個野孩子,反了他,居然敢 打傷我的心肝寶貝。


  中年女人表情一變,滿臉的橫肉一抖一抖的,敢打傷我的峰兒,我要把他四肢打斷,拿去喂狗! 絲毫沒想過秦墨為什么會打傷鐵峰,在她那護犢子的心思下,誰敢打傷自己的孩子,誰就得死,即使錯不在他。


   恩!鐵峰點點頭,轉而問道:爹呢,我們去找爹為我們做主。


   你爹不在。


   鐵峰:啊? 中年女人摸了摸鐵峰的頭:沒關系,叫你李叔帶人去將那小野種給你帶過來。


   鐵峰大喜,李叔是他們家的管家兼護衛,是除了自己父親外的第一大高手,有他出馬,擒拿秦墨自然不在話下。


   李管家! 中年婦女一聲大叫。


   夫人,有何吩咐。


   無聲無息的,一道人影出現在其身側。


  看得鐵峰眼皮直跳,盡管自己已經貫通五輪經脈,但依然沒有發現這位李叔李管家是如何出現的,足以證明此人功力之強。


   去把秦墨那個小畜生給我打斷四肢帶過來,我要親眼看著他被狗一塊塊啃掉! 是,謹遵夫人命! 所謂的李管家向著中年婦女微微一躬身,然后身形如同飄絮,幾個起落間就消失在了兩人眼前。


   李管家首先來到林雪兒的住所,觀察了片刻,然后向著秦墨離開的方向而去。


   …… 秦墨弟弟,還有多久到萬獸林?林雪兒看著已經背著自己連續奔跑了一個多時辰,明顯快要不支的秦墨問道,內心已經被深深的感動,從小到大,這是第一個對自己如此好的人。


   照這個速度,還有是個時辰就能趕到。


   林雪兒:我們先休息一下吧? 秦墨咧嘴一笑:沒事的,雪兒姐姐,我還能堅持。


   可是!林雪兒欲言又止。


   于是秦墨又背著林雪兒走了一個多時辰的路。


  這時,秦墨的速度已經明顯下降了。


   秦墨弟弟,休息一下吧,他們應該不會那么快追來。


   恩!秦墨也察覺到自己體力快要不支了,正準備停下來把背上的人兒放下來,忽然全身肌肉一緊,一聲大吼,背后托著林雪兒的雙手一緊,發了瘋的往前奔跑。


   怎么了?林雪兒被這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跳。


   有人追來了! 林雪兒聞言往背后一看,果然,就在身后不足五十米的地方,一個神情肅穆的中年人,雙手插袖,看似緩慢實則飛快的往這邊趕來。


   來人正是李管家。


   秦墨如臨大敵,在這李管家出現的瞬間,他有一種被群獸環侍的錯覺,只要自己稍微分心身體就會被瞬間撕碎! 可是,先前秦墨已經消耗了太多的體力,照雙方的速度,只要幾個呼吸就能追上秦墨。


   秦墨沒有放棄,強忍著剛才瞬間爆發帶來的全身酸痛,加快速度的逃離這里。


  這李管家就像一柄懸在頭上的劍,隨時可能落下。


   身后,李管家不緊不慢的跟著,一語不發。


   又過了一個時辰,秦墨的雙眼都有些模糊了,仍然不肯放棄,完全靠著一股堅韌的意志力在背著林雪兒行走,速度更是慢了一大截。


   按理說,照這個速度秦墨兩人應該早就被追上了才對,但是奇怪的是,身后的李管家除了散發出殺氣牢牢的鎖定住秦墨外,就是不緊不慢的吊在秦墨身后! 我不能放棄!我不能放棄!秦墨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了,所靠的,只是這些年一個人面對那讓人無法想象的磨難所養成的如鋼鐵般的意志,全靠這意識,秦墨才沒有倒下。


   他知道自己不能放棄!不管是因為對林雪兒的愛慕之情,還是那個神秘的糟老頭對他許諾的事成之后的報酬,他都會堅持下去。


   死也要堅持!秦墨內心瘋狂的吶喊,似乎隨著他內心的吶喊,身體深處傳來了一股暖流,這暖流瞬間流遍全身,讓秦墨身軀頓時一輕。


   加油,秦墨弟弟!林雪兒雙唇緊咬,內心深處第一次涌現出無力感。


  恨自己不是一個武者,連自己的命運都無法掌控。


   如果這次能夠逃出生天!林雪兒暗暗下了一個決心。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8715828.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7510544.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91751.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5289559.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7633112.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4551299.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070593.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6605399.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2924034.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317798.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