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中出し 10 連発

中出し 10 連発


大概過了有兩個多小時,張 德旺覺得有些累了,找了個地方停下來,要在草地上躺著休息十分鐘再出發。


   張寒生怕被張德旺發現自己 身體上的巨大變化,所以下了摩托車就直奔附近的草從,謊稱去方便。


  張德旺坐在草地上,看著張寒的背影,罵道:“這猴 崽子,憋成這樣也不說一聲。


  ” 馬蘭心里非常清楚張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進草叢中去的,肯定不單純是憋尿,畢竟這一路,張寒的東西頂得她差點失控了,摩托車每顛簸一下,張寒死家伙的東西就摩擦她一次。


  幾次下來,她早已經反應強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張德旺這時候說:“媳婦,你要不要去解個手?等下我一口氣就開到鎮上了,中間就不停了。


  ”馬蘭點頭道:“我想小便,可我有點害怕,這里雜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張德旺擺擺手,說:“等猴崽子出來,讓他(啊啊……)去給你站崗,我有點困,抓緊時間瞇幾分鐘。


  ”馬蘭說:“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張德旺不屑的說道:“他一猴崽子懂個蛋呀?沒事,再說,我在這里,他能對你做什么?”張德旺這么說,馬蘭也沒法多說,總不能告訴張德旺,其實自己被張寒給弄的腿發軟,怕萬一忍不住,被這小子給當著張德旺的面給弄了。


  一想到張寒,馬蘭心里便有些躁動,這小子本錢的確夠大,要是真能讓他滿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馬蘭邊想邊往草叢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見張寒正站在草叢中,手往前放,似乎還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馬蘭徑直走了過去。


  往他小腹下一瞥,發現他的大帳篷依舊架著,嫵媚地壞笑道,“ 你個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 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嗎?”張寒這才發現馬蘭來了,也壞笑道,“馬蘭 嬸子,這樣坐摩托車誰受得了呀?讓我抱著你的細腰,還不讓我挺起來,可能嗎?”“猴崽子,你怎么不說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壞事呢?”“嗯,馬蘭嬸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村長娶了你真有福氣”張寒開始給馬蘭灌蜜糖了馬蘭卻不吃這套:“猴崽子,別總說好聽的,等會兒上了車,你可不許再搞了,不然被張德旺發現,咱們可都沒好日子過, 明白嗎?”說完,馬蘭似乎想 到了什么,又說了句:“還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許偷看”“明白,明白,馬蘭嬸子,你去吧!我保證不偷看”,張寒嬉皮笑臉道,但他心里卻在嘀咕,不讓弄是因為擔心張德旺發現,但是要不被發現,是不是就能在張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婦呢?張寒并不知道他在張德旺這種大人的眼里,他還是個小屁孩,壓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沒有往這方面想不然的話,張德旺能讓張寒摟著馬蘭的腰,還坐在同一個摩托車上?馬蘭膽子不大,加上這里雜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遠,只在離張寒距離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開了褲腰帶,淅淅瀝瀝地開閘放水張寒這是頭一回聽這種誘人的聲音,回眸往張德旺停車的方向看,什么也見不到,他的膽子驟然大了,躡手躡腳地朝發出水聲的地方走去還別說,馬蘭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張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瀝瀝地釋放著,也許她感覺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見張寒一臉壞笑地地盯著她的胯下,一著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個猴崽子,滾回去,你不說不偷看老娘嗎?”“嘻嘻,馬蘭嬸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唄,我還沒見過女人解手呢”張寒嬉皮笑臉道“趕緊回去,要不然村長聽到了你死定了,你個猴崽子膽子太大了,快點,我還沒有撒完呢!”馬蘭又急又臊,生怕被張德旺發現張寒卻笑著說:“我不怕村長,我就怕馬蘭嬸你不給我看”聽著這話,馬蘭知道張寒是看不到不罷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廢水淅淅瀝瀝地噴出來張寒這才嘿嘿笑道:“馬蘭嬸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過我還沒有完全看清,啥時候讓我徹底看個夠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婦去”馬蘭說著,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見張寒小腹下的帳篷還搭著,她又用力捏了一把“喲,疼,馬蘭嬸子,你要我斷子絕孫呀?”張寒疼得直咧嘴馬蘭感覺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動,便對張寒說:“這樣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聽馬蘭姐的,馬蘭姐就不虧待你,怎么樣?”張寒見馬蘭讓他稱呼她為姐,還說只要聽她的,就不會虧待他,心里知道馬蘭這是發騷了,想弄馬蘭肯定能成但是他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說:“馬蘭姐,你啥意思呀?”馬蘭媚笑道:“等下午回來再跟你說,趕緊出去吧!村長要知道你個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張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帳篷說:“好是好,可是,馬蘭姐,你看看,它軟不掉我怎么辦呀?”“你個猴崽子,就沒有自己解決過嗎?自己放了就軟掉了”馬蘭白了張寒一眼,張寒雄起的帳篷讓她心里直癢癢,但是張德旺還在附近,她想和張寒弄也不敢“放不掉,你剛才進來的時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勁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給我弄弄試試?是不是我的技術不好呀?”張寒用調戲的口吻說道噗嗤一聲,馬蘭笑了起來,但感覺到了張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誘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腳馬蘭佯罵道:“你個猴崽子,壞透了,回來的時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這事沒人可以幫你”說著,扭頭就往外走張寒看著她豐腴的屁股和纖腰扭出了草叢,心里一陣得意,他隱隱覺得馬蘭已經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到了下午 兩人孤男寡女回來的路上,可能馬蘭根本就不會反抗,只要他主動點,馬蘭肯定會向他投降的突然,他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張寒從草叢里出來后,馬蘭特意將目光瞥向張寒的小腹下,見帳篷已經沒了,意味深長地沖他嫵媚地一笑然后馬蘭才叫道:“德旺,起來了”“哦哦……我睡多久了”張德旺迷迷糊糊的醒來“有一會兒了,我跟張寒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趕緊到鎮上好休息”馬蘭搖了搖張德旺“行,咱們上車,一口氣殺到鎮上去”張德旺休息了十來分鐘后,精神頭也來了說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車這次,張寒對抱著馬蘭一點羞澀感都沒有了,很大膽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摟緊了她,還特意將手往上移動,直奔那兩處,結果被馬蘭狠狠地掐了一把,咸豬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來不過,沒顛簸五分鐘,他的小兄弟就又不聽話了,直接膨脹到了最佳狀態而馬蘭立馬感覺到股間被張寒頂著,一陣陣感覺襲遍全身,而這次,張寒再也不有意識地避開,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還特意配合著顛簸和坡度大占馬蘭的便宜。


  馬蘭明顯也感覺到了張寒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沒辦法,誰讓自己是女人,有空蕩讓這猴崽子鉆呢?況且她又不敢讓前面的張德旺發現。


  于是在這種兩人心照不宣情況下,張寒當著毫不知情的張德旺的面,竭盡所能的占馬蘭的便宜。


  不過,沒過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張寒也只能老老實實的不再弄馬蘭,這讓馬蘭松了口氣,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著回去以后,找個機會和張寒弄一次,反正張德旺這個死人,都不帶有反應的,也不用再擔心。


  秀河鎮位于靈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這鎮上的人們與靈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飲一江水,但因為來往山路崎嶇,來回一趟要一天的時間。


  張德旺的 妹妹在鎮里開了間雜貨鋪,張德旺的兒子和女兒都在鎮上讀小學,兩孩子平時就住在張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時分,三人便到了張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張德旺的妹妹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多歲,長的很漂亮,而且鎮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會打扮,顯得洋氣很多。


  在張德旺妹妹家吃過中飯,張德旺便領著張寒上街去給他買衣服。


  張德旺也舍不得給張寒買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攤上給他淘了一身,一條長褲,一件襯衫,加起來花了一百多塊錢。


  盡管沒有多少錢,但這還是張寒頭一回穿襯衫,發現穿著襯衫顯得人五人六的還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脫下來。


  張德旺瞪了他一眼,“你個猴崽子現在就穿著了?這得留著你上電視的時候穿,等下讓你馬蘭嬸子給包起來,放在我家里,等電視臺的人來了,自然會給你的”。


  “好,村長,都聽你的”張寒心想,這衣服是人家掏錢買的,當然應該聽人家的,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這時候,張德旺一臉嚴肅地說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馬蘭嬸子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囑你幾句,你是個爺們,得保護好你嬸子,你嬸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來就收拾你!”張寒保證道:“村長你放心,我保證不讓我嬸子受半點傷害。


  ”“猴崽子,老子沒白疼你,走吧!你們得盡快回去了,要不然遲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張德旺說著,跨上了摩托車,載著心花怒放的張寒朝他妹妹的雜貨鋪飚去。


  此時,馬蘭也已經從鎮小學看完孩子,回到了張德旺的妹妹家里,見張德旺載著張寒回來,她和張德旺的妹妹便同時從雜貨店里出來。


  張德旺把頭盔拿了下來遞給馬蘭,說道:“媳婦,你趕緊跟張寒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馬蘭點點頭,接過頭盔問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還是明天去呀?小紅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著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韓寶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們晚上喝幾盅吧!他也老久沒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張德旺的妹妹小紅說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對了媳婦,我給張寒買的衣服放在后備箱里了,先別給他穿,等我安排好了電視臺采訪時再給他。


  ”張德旺叮囑道。


  “行,知道了,張寒,上車,咱們回去吧!”馬蘭說著,先跨上了摩托車,張寒也跟著坐了上去。


  馬蘭對張德旺說:“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點回家,我們走了”。


  “村長,我保證不會讓我嬸子出事的,放心吧!”讓張寒有些驚訝的是,這馬蘭騎摩托車比她爺們張德旺都野性,油門踩得呼呼響,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鎮區外面駛去,車尾部煙塵飛揚。


  沒有了張德旺在車上,張寒的心馬上就野了,他大膽地摟著馬蘭的柳腰,故意貼湊的緊緊的,馬蘭意識到了他的企圖,回首佯罵道,“你個猴崽子,上來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讓你占了一個上午的便宜,還不知足呀?規矩點,老娘這是騎摩托車呢?不能分心”。


   之前捂的嚴嚴實實只不過是防備著 周建國,現在事情已經發展到這種地步,也就無所謂了。


  兩人越貼越近,周建國拉著 李蕓坐在了他的 大腿上,親上了李蕓的紅唇,一雙大手不老實的攀上胸口。


  就在周建國想要再有動作的時候,一陣敲門聲穿了進來。


  李蕓慌忙站了起來,這時候再躲已經來不及了,她衣衫不整,妝也被周建國親花了,肯定不能讓別人看見。


  周建國急中生智“你趕緊躲到我 桌子下面,別人看不到的。


  ”李蕓沒別的辦法,只能鉆進桌子下面。


  “進來!”周建國整理一下領帶。


  進門的是周建國的下屬,周一來回報工作。


  李蕓在桌子下面只希望來人趕緊離開。


  周建國的桌子不小,但是一個人在下面也是很擠的,李蕓只能 雙手扶住周建國的膝蓋,小腦袋搭在周建國的大腿上。


  然而事情并沒有向李蕓期待的方向發展,兩人聊了很久。


  由于現在是夏天,周建國的 西褲非常(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薄,李蕓的呼吸透過西褲打在周建國大腿的皮膚上,剛開始周建國還沒有感覺,慢慢的身體卻有了反應。


  李蕓眼看著周建國身體有了變化,這是李蕓第一次如此近距離的觀察。


  周建國知道自己身體的反應,低頭看向兩腿之間的李蕓,正好李蕓抬頭,兩人目光對視,充滿了激情。


  等下屬匯報完工作,周建國把李蕓從桌子下面拉了出來,雙手再次攀上了李蕓的身前。


  周建國正準備把李蕓抱進休息室的床上,李蕓卻阻止了他“真的不行,你怎么樣都可以,但是不能跨過最后一步,我不能對不起我男朋友。


  ”李蕓最后的理智在提醒她。


  周建國對李蕓的自欺欺人嗤之以鼻,但是他并沒有表現出來“那你看我都這樣了,你挑起來,你要解決啊,要不然容易出問題!”周建國加裝可憐。


  “那…….用其他辦法幫你…….”李蕓很是糾結。


  解開周建國的 褲子,伸出手去,在李蕓動作的時候,周建國也不閑著,雙手不停的探索著。


  結束之后,周建國舒服的靠在椅子上,但是李蕓卻一臉難受的表情,修長的美腿在不停磨蹭。


  李蕓有苦說不出,她發現自己感覺實在太強烈了,讓她很難受。


  很快周建國就明白了發生了什么,一臉壞笑,拉過李蕓“讓我看看,怎么了。


  ”沒等李蕓拒絕,就伸手過去,頓時就證明了周建國的猜想。


  周建國一把扯下了李蕓的褲子,惹得李蕓一聲驚呼。


  “怕什么,辦公室就咱們兩個人,一般也沒人進來,下班我送你回家,也不怕人看見。


  ”“真好聞!”周建國沉醉的瞇起了眼睛。


  李蕓拍打著周建國“之前沒發現,你怎么這么色………”親了一下李蕓的小嘴“你沒發現的還多著呢,以后交流多了,你就知道了。


  ”“誰想跟你交流。


  ”李蕓小聲嘀咕。


  周建國 當做沒聽見,隨手將褲子收了起來“這個就留給我當做紀念了。


  ” 北京 賣淫 集團陽春白雪 洗浴中心  自從北京天上人間被端后,北京警方陸續又破獲幾個賣淫集團。


  而于近日破獲的北京最大賣淫集團當屬陽春白雪洗浴中心。


  該賣淫集團在北京的6年期間,組織眾多賣淫人員從事賣淫3萬次以上,獲利3000萬元以上。


  而該集團之所以猖獗6年都沒被查獲,除了集團管理層自身謹小慎微外,更關鍵的是有一名警察為其通風報信。


  作為交換,該民警可以去洗浴中心免費嫖娼。


  另外,該賣淫集團還有有整套嚴密的操作規范,收買上千的哥招攬客源。


    近日,一起特大賣淫集團案在北京市二中院審理,集團頭目 王愛國一家三口被控在6年間開辦或承包5家洗浴場所,組織、領導眾多賣淫人員從事賣淫3萬次以上,獲利3000萬元以上,集團54名被告人被公訴。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6年隱辛大揭秘(6/6)  案件材料顯示,該集團之所以猖獗6年未被查獲,除自身的謹小慎微外,更為關鍵的是有一名警察為他們放哨。


  每當警方檢查前,這名民警都會為賣淫團伙通風報信。


  作為交換,該民警可以去洗浴中心免費嫖娼,并涉嫌收受集團老板王愛國給予的一輛價值7.15萬元的轎車。


  上周,這名警察涉嫌受賄罪被公訴。


    1結識查店警察  一手經營起5家洗浴場所的老板王愛國是北京人,現年54歲,初中畢業后曾在北京汽車制造廠工作,1985年辭職后經商,開過歌廳和啤酒屋。


    2003年,王愛國和妻子孫 美玉開始經營洗浴中心,其中有他們全資的,也有與人合股的。


    據孫美玉供述,他們經營的每家洗浴中心都設有賣淫場所。


  2003年9月,因其中一家被查出有賣淫嫖娼人員,店里兩名領班還被朝陽法院以容留賣淫罪各判處有期徒刑兩年。


  但為了招攬生意、多掙錢,他們一直允許賣淫行為存在,而如何防止被警察查獲,成為一個棘手的問題。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6年隱辛大揭秘(6/6)  2007年上半年,崇文公安分局民警崔大力(化名)和隊里的同事去崇文區法華寺南里的北京陽春白雪洗浴中心檢查工作時,認識了該洗浴中心老板王愛國。


  當時,王愛國還經營著東城區的金來寶浴池、朝陽區的海上大都會洗浴、崇文區的黃河京都大酒店洗浴部、朝陽區的海日裕陽國際休閑會所。


    崔大力現年46歲,河北省香河縣人,大專文化程度,案發前任北京市公安局崇文分局民警,主任科員,一級警督。


  據崔大力自述,他早年在部隊服役,之后一直在崇文公安分局工作,先后在前門大街派出所、分局治安處任職。


  2007年8月,他開始在崇文公安分局治安支隊行業場所管理隊任內勤民警。


    2全程消費免單  認識崔大力后,王愛國開始請崔大力吃飯,并提議讓自己的兒子王思嘉認崔大力做干爹。


  現年25歲的王思嘉曾到英國阿伯丁大學留學。


  認識崔大力時,他剛畢業回國一年,沒有另外找工作,而是幫父母經營洗浴中心。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6年隱辛大揭秘(6/6)  為了和崔大力處好關系,王愛國和王思嘉在崔大力去陽春白雪洗浴中心消費時,告訴 經理全部免單。


  在和經理介紹崔大力時,王愛國直言:這是分局的崔哥,以后崔哥來了好好照顧。


    領會老板的意圖后,這名女經理大膽問崔大力:崔哥,要不要給你安排一個?行,安排一個吧。


  就這樣,原本負責查處賣淫嫖娼的民警,自己卻開始嫖娼。


    崔大力供述,此后,他每次去陽春白雪,經理都會主動給他安排 小姐


  最多的時候,他一周嫖娼三四次。


  收銀員開出的支出憑單上注明招待崔哥,然后由小姐簽字,店里會給小姐提成50元。


    為了把崔哥照顧好,經理還特意向店里的媽咪、小姐透露崔大力的身份,結果一名小姐告訴經理說,崔哥嫖娼時已介紹自己是警察。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6年隱辛大揭秘(6/6)  此外,崔大力還帶朋友去嫖娼,他自己不給錢。


  有時候,他的朋友會給每個小姐300元小費。


    3警察成線人  實際上,崔大力在洗浴中心并不是真的受歡迎。


  陽春白雪的經理向警方供述,他們并不愛接待崔大力,他一去,我們店里都圍著他轉,他又不給錢。


  而他們之所以討好崔,就是因為他的特殊身份。


  他是警察,能在檢查之前給我們一些消息。


    該經理介紹,崇文公安分局經常去店里檢查。


  有時,老板王愛國、王思嘉事前會給她打電話,告訴她這兩天有檢查的,注意點,這樣,他們在接活時就要小心,如果老板讓停活,他們就停。


  這名經理說:王愛國私下說過,他自己有關系、有人。


  孫美玉開會時也說,我們要進去了就扛住別說,他們可以找人撈,要是承認了,就沒法兒撈了。


  崔大力能事先告訴他們消息,為他們從事賣淫活動壯了膽。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6年隱辛大揭秘(6/6)  對此,崔大力在接受訊問時承認自己為洗浴中心通風報信。


  他說,一般市公安局統一行動或者各區公安分局互查時,他會提前知道,并給陽春白雪的經理打電話,告訴她今天要檢查,讓她小心些別出事。


    對于自己給他們通風報信的原因,崔大力總結說:從我個人角度而言,我怕市局檢查時把小姐抓了,小姐把我供出來,對我不利;從王愛國的角度而言,我就是他的眼線,一有大規模檢查,我就通知他們,不容易出事。


    4受賄捷達轎車  除了給王愛國通風報信,崔大力還幫王愛國聯系過一樁承包賓館客房的生意,并涉嫌收受王愛國給予的一輛價值7.15萬元的捷達轎車。


    崔大力說,2008年10月,他的朋友張某和他說,寶鼎大廈有80間客房要對外承包,租金便宜,可以合作承租來賺錢。


  我也想掙點錢,提高生活質量,于是,他將這樁生意介紹給了有資金實力的王愛國,后者成功將客房承包。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6年隱辛大揭秘(6/6)  當時,王愛國對張某說:老崔給介紹的,他也挺苦的,給他5%的干股,但不用出錢,什么都不用他負責。


  崔大力對此默認,但出于謹慎,他沒有在股東協議上簽字。


    王愛國供述,2008年底,崔大力幾次向他提出自己沒有車,到哪里辦事都不方便。


  當時我就明白了,崔大力是讓我給他買輛車。


    王愛國說,考慮到自己的買賣在崔大力的地面上,得罪不起他,又需要他罩著,同時他又給自己聯系了生意,于是就問他想買什么車。


  當聽到后者就想買輛老款捷達時,他覺得要求不高,爽快答應了。


  去年3月26日,王愛國和崔大力一起去買了輛7.15萬元的捷達車。


    對于王愛國送車一事,崔大力不否認,但他稱那是王愛國看他沒車,主動以賓館提前分紅的名義給他買的。


    不過,崔大力最后還是承認自己涉嫌受賄,王愛國給我干股、送車,讓我去洗浴中心消費免單,都是利用我這個人民警察手中的職權,給他站崗、通風報信,使他逃避法律的制裁。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6年隱辛大揭秘(6/6)  5顧客被敲詐報警  盡管有崔大力為之通風報信,但王愛國的洗浴中心最終還是難逃法網。


  直接導致警方出手的,是一名被敲詐的 客人報案。


    去年3月20日,一名男子在陽春白雪洗浴中心消費后,被要求買單1.3萬余元。


  這名男子隨即報警。


  警方調查發現,該洗浴中心利用色情消費實施敲詐,同時還存在恐嚇等行為。


    偵查員隨后到涉案場所秘密偵查,發現王愛國經營的海上大都會、陽春白雪等5處洗浴場所均涉嫌敲詐勒索、組織賣淫嫖娼等違法犯罪行為。


  警方決定于去年4月9日晚9時許統一實施抓捕。


  對于這次抓捕,崔大力事先知道,但這一次,他的通風報信已不起作用。


    據陽春白雪的女經理說,去年4月9日下午6點多,孫美玉給她發短信:今天晚上停活,以按摩為主,凌晨兩點以后再接活。


  一小時后,崔大力也給她打電話:今天晚上分局的民警都沒下班,在分局待命,有行動。


  當晚9時許,大批警察趕到把店里的小姐抓了,正在洗浴中心對面吃羊肉串的她隨后也被抓走。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6年隱辛大揭秘(6/6)  事后,這名經理得知,警方這次是多個警種配合、統一行動,將王愛國在崇文、東城、朝陽三個區的洗浴中心同時包圍,控制了以王愛國為首的10名團伙骨干及140余名涉案人員,并將洗浴場所依法查封。


    沒過多久,崔大力因涉嫌受賄也被查獲歸案。


    654人被公訴  記者了解到,在警方抓捕行動中落網的150余人中,小姐等多數人被勞動教養或被處以行政拘留。


  經審查,最終有54名被告人于今年3月被公訴至北京市二中院,崔大力則被另案處理。


    檢方指控稱,王愛國、孫美玉集團自2003年,先后獨立或與他人合股開辦或承包陽春白雪等5家洗浴場所,王愛國、孫美玉、王思嘉犯罪集團以上述洗浴場所的經營作掩護,通過各店經理,分別在上述各場所內,組織、領導眾多的賣淫人員從事賣淫活動,并為賣淫活動的順利進行提供保障。


    截至2009年4月9日,王愛國一家三口指使并伙同各店經理等人,組織賣淫3萬次以上,并采用多種方式向嫖客索要高額嫖資,賣淫獲利總金額達3000萬元以上。


  據了解,王愛國一家三口指使或授意陽春白雪洗浴中心的經理等人敲詐勒索嫖客錢財,去年3月18日和20日,共敲詐3名嫖客共計49200元。


  北京賣淫集團“陽春白雪”6年隱辛大揭秘(6/6)  檢方認為,王愛國、孫美玉、王思嘉涉嫌組織賣淫罪、敲詐勒索罪;5個洗浴店的經理涉嫌組織賣淫罪;其他人員包括領班、財務、保安、服務生等,則涉嫌協助組織賣淫罪。


  王愛國因向崔大力行賄轎車,還涉嫌行賄罪。


    上述案件目前均在審理過程中,不日將宣判。


    賣淫集團斂財內幕揭秘:收買上千的哥招攬客源專門培訓小姐對付警察  王愛國集團經營的洗浴中心為小姐們提供了賺錢平臺,同時也為該集團謀取巨額利益創造了機會。


  為了保證這一財路不被斬斷,他們費盡心機設計了一整套嚴密的操作規范。


    ■管理方式  賣淫收入占一大半  據洗浴店的財務人員供述,洗浴店的收入至少有一半來自小姐賣淫。


  這一句話,道出了王愛國集團鋌而走險從事賣淫活動的直接動機。


    洗浴中心經理稱,小姐賣淫的價格是王愛國和孫美玉規定的,每次為500元、800元或者1200元,最少不能低于500元。


  每家店每天接待的嫖客,少的時候兩三個,多的時候20個。


    對于賣淫收入,600元以下的,小姐和店里按四六分成,600元以上的部分,小姐拿三成。


  相比之下,如果小姐給客人做普通保健,最多只能提25元,少的話只有5元到7元。


    店里的經理和領班等人的工資,多數是固定的,負責全面工作的經理,一個月多的時候可以拿到上萬元。


    為了統一財務制度,孫美玉派王愛國的一個親戚每天到5家洗浴中心收取流水現金和賬單,交給孫美玉。


  各店沒有財務自主權,大一點的開支都要請示孫美玉,孫美玉會安排專人統一購買洗浴店需要的各種用品。


    對于收上來的賬單,孫美玉交給兒子王思嘉統一管理。


  財務人員稱,王思嘉規定,涉及小姐賣淫的賬單,計算完員工提成后,三天之內必須撕毀。


    出租車帶客有提成  從案卷材料可以看出,王愛國集團經營的5家洗浴場所,多以外地游客為目標。


  孫美玉認為,向本地人高收費容易惹事,外地人則人生地不熟,自己做了不光彩的事也不好聲張,相對安全。


  而這些外地客源,則主要由出租車司機帶來,司機會得到提成。


    最早的時候,孫美玉讓手下專門去北京站、西客站等出租車多的地方發小廣告,上面有5家洗浴店的地址和聯系方式。


  當司機送來客人,門口保安會給司機發提成卡,司機拿卡領錢。


  按規矩,司機拉來一名男客人,給70或80元,拉兩個男客給100或110元,即每多一名男客人加30元。


  而拉一名女客人或者多名女客人則只給30元。


    同時,保安會把送客司機的手機號碼一一記下,每隔一段時間,會給他們群發短信,有時溫馨提示他們天熱注意多喝水,天冷注意防寒保暖;有時稱店內搞酬賓活動,路過洗浴中心可以領毛巾、玻璃水和充氣枕等贈品,當時帶客人來的,再送水杯和毛巾。


    他們還給出租司機發過積分卡,攢夠3張,可以換一個保溫杯;攢夠10張,可以到店里免費享受一條龍服務,目的就是讓司機多幫助招攬客人。


    據王思嘉的司機講,日積月累,他們掌握的司機電話有上千個。


  這些司機為了賺取提成,紛紛將外地來京乘客拉到洗浴中心,基本保證了店里的客源。


    客人分級服務有別  洗浴店會把客人編號,目的是分出哪些客人可以多收錢。


  比如,出租司機送來的客人稱為16,黑車拉來的稱為11,三輪車送來的稱為13,自己來的則稱為17。


  對于不同代號的客人,為他們準備的手牌也不同,比如16是藍色牌,17則是紅色牌。


    據洗浴店多名經理和領班供述,16號是他們多收費的目標,會享受比其他客人更周到的服務。


    出租司機送來客人后,保安會通過 電臺喊話:來客人了,16。


  很快,前臺便拿著藍色手牌過來接待,并介紹價目表,這期間,前臺會了解客人是否摳門、哪里人等情況,然后拿電臺喊客人不錯,南方人,來北京出差的,可能是做按摩的。


    進入更衣室,服務生給客人開柜子掛衣服時,會繼續探聽客人情況,認為有錢的,就用電臺喊客人錢包挺厚的,意思就是客人有錢可以切。


    從16號客人踏進洗浴中心大門開始,保安、前臺、領班、各區服務生都要觀察,每個環節都用電臺報。


  即便在客人搓澡時,搓澡工都要和客人聊天打探情況,因為搓澡工沒有電臺,他們會把發現的情況告訴服務生。


    經過一系列摸底調查后,服務生基本可以判斷客人是休息、做按摩還是嫖娼。


  確定嫖娼后,他們把客人送進二樓包房,服務生叫小姐讓客人挑,挑好后由小姐負責談價,對于有錢的客人,小姐會把價錢往高了報。


    ■安全保障  設計暗語防患未然  客人進包房嫖娼的時間,是洗浴中心賺錢最多的時間,同時也是店里最緊張的時候。


    為了保證賣淫嫖娼不被查,店里基本每人都配一部電臺,加強溝通,互相配合。


  二樓有客人嫖娼的時候,服務生會通過電臺通知門口的保安加強防范。


  為此,他們還設計了一套暗語。


    比如,客人嫖娼時,服務生會用電臺喊11買單,保安要回話收到,前后一切正常,之后會注意放風。


  嫖娼結束后,服務生通過電臺再喊11買單OK,保安回答收到,就不用再看著了。


    根據店經理的供述,孫美玉還會要求他們經常把暗語換換,比如把11買單換成二樓點煙或者后邊有做按摩的,相對應的結束語則換為點煙結束和按摩結束。


    此外,為了應對警察的突然到訪,孫美玉還要求各店安裝報警燈,包括保安室、收銀臺、包房都連著,如果有警車或者警察趕到,保安、收銀都可以踩一下報警燈,提醒賣淫的人趕緊收工。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429641.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671699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9657387.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5620043.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6045106.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5419203.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4530450.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3630741.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3798068.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7525417.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