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tribute me

tribute me


劉瑜,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科學學院政治學系副教授,哥倫比亞大學政治學博士。


  著有《民主的細節》、《觀念的水位》、《送你一顆子彈》等作品。


  青春美貌是注定要貶值的 東西,而增值自己的知識智慧是人類進化的唯一方式,總有些人因為自己只有青春,沒有智慧,所以嚷嚷著應該趁著還有青春,先吃青春飯——于是他們老了,然后他們餓死了。


  文章作者:劉瑜1.那年上飛機前圓圓的爸爸 對我說:到了紐約,一定要隨身帶5、60美元現金,萬一碰到搶錢的,這就是“保命錢”了。


  這是一個非常嚴重的告誡,于是我到了紐約之后,總是隨身帶著5、60美元的現金,隨時等待被搶,等了好幾年。


  如果那個迎面而來的黑人青年朝我拿出槍來,我就可以驚喜地掏出那些美元,說:你終于搶劫我了!可惜 7年來,這一幕始終沒有發生。


  事實是,這些年我在街上遇見無數黑人青年,其中有n個曾經笑嘻嘻地對我說:“hey,baby,you’rebeautiful。


  ”但是從沒有人對我說:“Giveyourmoneytome.”事實是,不但想象中的打劫始終沒有發生,想象中的其它很多事情都沒有發生。


  比如結婚生子,比如開始熱愛學術,比如超越種族、文化、語言的障礙與世界各國人民打成一片。


  劉瑜: 留學七年 教會我的而發生的事情卻常常是沒有想到的,比如911,比如在一個秋日的下午收拾東西去一個叫劍橋的地方。


  說到和世界各國人民打成一片,這事的難度的確是我所料未及的,大約是我來美7年之后所有的“沒想到”里面最沒有想到的一個。


  以前我總覺得象我這樣的民族虛無主義者,結交五湖四海的狐朋狗友還不是輕而易舉,但是事實證明“文化差異”這個虛無縹緲的東西力量確實比 我想象的強大很多。


  你和一個阿爾巴尼亞人可能政治觀念、喜歡的哲學家、電影、電子游戲一模一樣,你們甚至可以談戀愛,但是somehow你們就是不能成為“哥們”。


  這個“somehow”是如此詭異以至于用“文化”去概括它都顯得詞不達意。


  2.我還記得到達學校的那天下午,00年8月23號,在學校住房辦公室的門口,因為簽房約要照片,我在路邊翻箱倒柜地找照片。


  三個大行李箱,全鎖著,一一打開找照片,急得大汗淋漓。


  劉瑜:留學七年教會我的為什么我后來見到的119街和記憶中第一次見到的119街如此不同呢?是不是脆弱感會讓一個建筑、一個街區、一個城市顯得比它實際上的更高大呢?“你知道,一個人到一個新的地方總是特別脆弱。


  ”后來我竟然做了住房辦公室的兼職員工,后來住房辦公室的主任在指導我怎么給新生簽約的時候這樣說。


  還有一個人跟我說過這句話,他跟我同一年來 美國,去了另一個地方,很快結了婚,他就是用這句話來論證他為什么急于結婚。


  年輕氣壯的時候,我總覺得一個人因為脆弱而結婚是多么可恥的事情,現在我覺得這也沒什么。


  人人都追求幸福,但是很多人的當務之急不是追求幸福,而是精神自救、不發瘋、不崩潰、不象大街上的那個瘋子一樣高舉圣經在車水馬龍中高喊“哈里路亞”。


  又想起剛到美國的時候穿的那雙塑料拖鞋,腳背上鑲著兩朵小花。


  走在大街上,有人說:cuteshoes.我說:what?他重復:niceshoes.我又說:what?他又重復:cuteshoes.最后,那個既不懂美國人贊美陌生人的文化又不懂英語的女孩逼得那個善意的路人停下來,湊在她耳邊大聲、一字一頓地說:I’mjustsayingyourshoesarenice!劉瑜:留學七年教會我的又不是搶錢,那么大聲干嘛。


  還有另一雙鞋。


  牛仔的靴子,00年的生日禮物,由西岸來訪的某同學所送。


  那次該同學還和我一起從事了我來美之后的第一次shopping活動。


  我們在H&M買了大約200美元衣服,對于當時的我來說,已經是巨額消費了。


  我們高高興興地坐公共汽車回家,但是下車的時候忘了把購物袋拿下來。


  就這樣,穿著粉色滑雪衣的我,和穿著黑色滑雪衣的他,沮喪地走在紐約冬天的大街上,為丟失巨資購買的衣服而黯然神傷。


  后來天就黑了,后來他就走了,后來在一場關于鞏俐演技的辯論結束之后我們就分手了,后來我就把那雙穿舊了的牛仔靴給扔了。


  一個令人奇怪的事實是,為什么關于每一場戀愛,我們所能牢牢記住的,往往只是開頭和結尾而已。


  或者,如果關于這個人你能記住的只是開頭與結尾,那么你們從來就不曾真正戀愛過。


  3.這7年,發生的事情是多么地少啊,簡直像一場我所厭惡的蔡明亮的電影,到處是長鏡頭里面目模糊的臉,對話稀薄,情節漫無目的。


  劉瑜:留學七年教會我的Atsomepoint,Ilostinterestsinmakingmylifeasoapopera.Atsomepoint,IstartedpretendingI’mnothomewhenpeopleknockonmydoor.那么,我到底應該出于對極簡主義藝術風格的欣賞而為自己的 生活喝彩呢,還是出于對熱烈生活的向往而為自己的生活哀嘆呢?也許發生的事情并不少,只是我對事件有一只巨大的胃而已。


  還寫小說了呢。


  還博客了呢。


  還專欄了呢。


  還和蚊米演繹了一場可以讓單田芳來講解的章回體愛情故事呢。


  其實仔細一想,我在國內的時候過得也挺沒勁的。


  在清華的時候,不也是一個人,騎著一輛破自行車,獨來獨往。


  翻看當年的日記,里面并沒有鶯歌燕舞歡聲笑語以及“陽光燦爛的日子”。


  “生活枯燥得令人痛心。


  好象是在看一本書,翻到某個階段,奇怪地出現了些空白頁,一頁一頁,全是空白。


  ”劉瑜:留學七年教會我的那我為什么老嚷嚷著想回國呢?難道就算寂寞,上面也要裹上一層熱鬧的糖衣?而今天的地球上,沒有哪里比中國更熱鬧。


  可是,熱鬧有兩種,一種是充實和豐富,一種是雞飛狗跳。


  可是的可是,蒼白也有兩種,一種對能量的珍惜與節約,一種是荒涼與空洞。


  如果從雞飛狗跳退出之后進入的只是荒涼與空洞,或者反之,這還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嗎。


  4.本來我還一直為離開紐約這個“大城市”前往劍橋這個“小鎮”而傷感的,后來我想通了:在美國這些年,雖然我名義上住在大城市,但過得其實也只是“小鎮”生活。


  除了在波士頓那大半年,來美7年,我活動的范圍一直是一個叫做morningsideheights的小社區:96街為南界、125街為北界、Riveide為西界、Amsterdam為東界,還不如劍橋大呢。


  這么一小塊巴掌大的地方,就是我的紐約,我的西伯利亞。


  劉瑜:留學七年教會我的來美7年,我沒有去過西岸,沒有去過“南方”,沒有去過阿拉斯加或者夏威夷。


  我并沒有強烈的旅游的愿望。


  我成為一個全球流浪者完全是歷史的誤會。


  我骨子里的理想就是坐在村頭那棵大槐樹底下給孩子喂奶而已。


  他們說人生是一場旅行,我怎么覺得人生就是從一口井跳到另一口井呢。


  他們還說時光飛逝如電,那說的大約是中國的時間,而不是這里的時間。


  這里的時間是寬闊平靜的河流,一點一點往前挪,還動不動斷流的那種。


  7年來我的村莊幾乎沒有任何變化。


  110街的RightAid,113街的MillKorea,116街的Ollie’s,112街的Labyrinthbookstore……當然,110街的Dynasty早就不在了,旁邊的CaféTaci也變成了一個墨西哥快餐店,新的WestSide雖然重新開張,但是冷氣大得我都不敢進門。


  劉瑜:留學七年教會我的我想起有一回坐在110街的Starbucks,隔著玻璃窗,看見外面出了一場車禍。


  我看到的時候,車已經翻了,斜躺在馬路中間的矮樹叢中,警察還沒有來或者已經走了,車里的人也 不知道有沒有出來,幾個群眾在圍觀,更多的人若無其事地從旁經過。


  那天下午的太陽特別好,好到馬路中間的一場車禍都顯得非常安詳。


  若干年后,想起我的紐約,我的西伯利亞,我的morningsideheights時,我希望自己想起的,是這樣的安詳。


  5.24歲到31歲,對于一個 女人來說,算是一段“黃金歲月”的流失?我試圖為此傷感,但卻傷感不起來。


  時間嘛,哪一段和哪一段不是差不多。


  一想到一個30以上的女人為自己的年齡而自卑本質上是迎合 男人的世界觀和審美觀,我就更覺得不能讓他們得逞。


  事實上,青春簡直是個負擔呢。


  它讓你對生活抱有不切實際的幻想,讓你以為“世界歸根結底是你們的”,現在好了,這誤解消除了,該干嘛干嘛去,還少了上當受騙的屈辱感呢。


  還更好。


  劉瑜:留學七年教會我的寫畢業論文的時候看了不少紅衛兵傳記,從此簡直討厭青春了。


  年少,口號,不知天高地厚,以為大地在你腳上,荷爾蒙武裝起來的正義感,這些東西攪和起來,人就操蛋了起來。


  而這操蛋中最操蛋的一點,就是那貌似“反叛精神”中隱藏的諂媚情結以及羊群心態.對,我31了,在異國他鄉如你們所幸災樂禍的那樣變老了,但是我并不傷感。


  6.總還有些變化吧,比如說,政治面貌?其實也說不上什么變化,99年開始上網之后,因為網上辯論,發現自己在向理性底線不斷退卻的過程中,退到了一個叫做“自由主義”的地方。


  其實從來沒有刻意在某一個陣營里安營扎寨,但是接下來的7年里,我發現自己在幾乎每一場政治辯論里、對每一件事物的看法里,都不斷回歸到這個立場,最后不得不承認這個立場對于我具有一種“地心引力”。


  7年來,我已經從一個“自在的”自由主義者變成了一個“自為的”自由主義者。


  我并不以前更反動,但是我的反動比以前更頑固。


  劉瑜:留學七年教會我的順便說一句,我不認為自由主義是我的政治信仰,它只是我的政治(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底線。


  事實上自由主義真正關心的只是底線問題,而其它主義者關心的大多是藍圖問題。


  不是沒有過惶惑,notpolitically,butsocially。


  過去7年,作為一個留學生中的右派,我漸漸意識到自己“雙重少數派”的位置。


  在中國留學生當中,我當然是少數派。


  但即使是在美國學界,我也時常處于“少數派”的位置上。


  7年來目睹了美國高校越來越被喬姆斯基這樣的極端左翼占領的氛圍,而我特別反感這樣的氛圍,反感喬姆斯基等恨不得把那些“流氓政權”描述呈詩情畫意的“和諧社會”的架勢。


  我想我骨子里其實挺neo-con的。


  當我說我靈魂深處是個“老頭子”的時候,我指的“老頭子”是那個已經死了很久的、現在已經被媒體搞臭了的、據說是新保守主義鼻祖的猶太移民LeoStrauss。


  7年過去,作為一個LeoStrauss的當代中國女文青版,我逐步克服了“雙重少數派”地位帶來的孤獨感。


  豈止克服孤獨感,簡直培育出了一股“我看你們能把我怎么地”的焦大感以及高爾基的海燕感。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我不再需要有意識、無意識、潛意識的herdmentality。


  用北島老師的話來說:告訴你吧,世界,我不相信。


  7.如果我把過去7年的生活當作一個電影,放給7年前那個剛下飛機的女孩看,她會不會很失望呢?會不會失望到說“啊,就這樣啊,那還是算了吧,我買張機票回去算了”?來美7年,我最痛心的一點,就是自己沒有如愿以償地愛上學術。


  但是出于生計的原因,又不得不一直從事學術工作。


  不幸的是,對一件我并不熱愛的事情,我竟然還有一點天分,至少足以通過考試答辯論文找到一份還算體面的工作。


  最近老看蚊米他們打TexasHold’em,一個發現:抓到爛牌固然不幸,但更不幸的往往是抓到好牌——好但不是最好的牌。


  我的學術天分對于我,就是這樣一副好但不是最好的牌。


  以前王小波對“反熵”行為表示欣賞時舉過一個例子,一個登山者解釋自己為什么愛爬山時說:不為什么,因為這座山在這里。


  沒有比這更可悲的答案了。


  我為什么要讀博士呢?因為“博士學位在那里”?我為什么要出國呢,因為“美國在那里”?2000年的冬天,在我還是西岸某同學的女朋友的時候,有一天晚上,我曾經突發奇想,給他打電話,說:我想退學!我要考電影學院!西岸同學當即給予了否定,為此我們大吵一架。


  當然事后我并沒有去考電影學院。


  我想究其原因,不過是因為我嫌先下這個山、再爬那個山,路途太遙遠而已。


  可是有時候我會暢想:Whatif?弗洛姆說,“逃避自由”是人的天性。


  在我看來,逃避自由的表現就是:“因為山在那里,所以我要爬山”。


  讀關于“延安整風”以及的著作,讀來讀去,結論只是:一切洗腦(整風)的成功要旨,不過在于幫助人們逃避自由。


  當一個體系能夠用邏輯自洽的方式替你回答一切問題、并且保證這些答案的光榮偉大正確的時候,的確,還有什么自主思考的必要性呢?AmIescapingfromfreedombyclimbingtheacademicmountaininfrontofme?這是一場多么不辭辛苦的逃避啊,幾乎可以說是艱苦卓絕,從一個大陸到另一個大陸,從另一個大陸又到另一個小島。


  從前有一個女孩,她總是非常焦慮。


  有人問她:你為什么總是那么焦慮?生活多么美好啊!她說:我也不服啊,但是沒有辦法,我缺乏智慧,總是要翻山越嶺才能到達一個近在咫尺的地方,但是你知道嗎?我有一種預感,我相信自己會越老越快樂的。


  后來呢?后來她就去了英國。


  后記 那是一個玻璃瓶泡著的,里面有條小蛇,還有亂七八糟的一大堆藥材,活血化瘀效果很好,村里人一般家里都會泡上那么一瓶。


   嫂子得把衣服脫了,你可別瞎看。


   陳曉蘭把盛著藥酒的小碗遞給了他,故意說道,聲音都有點顫了。


   她覺得自己太瘋狂了,竟然會想出這么一個計劃。


  不過,這也是為了這個家,為了讓 虎子能在村里人面前抬起頭,讓別人再也說不出自己是個不下蛋的母雞。


   咬了咬銀牙,下定決心的陳曉蘭背著劉宇,脫掉了身上唯一一件衣服,光溜溜的背,有著妖嬈的曲線,而且可以看到兩側張彈出的軟滑。


   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屋子里氣氛頓時就曖昧起來,一個血氣方剛的小伙,還有個嫵媚的少婦,要是不發生點什么,簡直就是浪費。


   陳曉蘭往那大床上一趴,就不動了。


   望著女人的玉背,劉宇呆住,心里的渴望變強,差點沒忍住就撲上去。


  不知嫂子是有意還是無意,他總覺得那兩條大白腿,岔的有些太開了,就像是在歡迎入內一樣…… 你還傻愣著干什么?陳曉蘭見劉宇在那杵著,便強忍嬌羞 開口喚了聲。


   來……來了。


  劉宇干咳一聲,掩飾尷尬,拿著藥酒小心湊到了床邊,這一站,發現自己竟然有些夠不著。


   嫂子,你往外邊點,我夠不著給你擦。


   沒事,你來床上吧,坐嫂子身上。


  陳曉蘭紅著臉,期期艾艾的說:別瞎想啊,嫂子是為了讓你方便。


   這話說的,直接勾引沒什么區別了,要是沒人打擾,搞不好今晚兩人就…… 村里這個點上,沒人串門,都早早的吃飯,洗簌整理,要不就在家看看電視,要不就床上一躺,有興致的就等孩子睡著了,整整男女的事兒。


   坐上去弄嗎? 劉宇吞了口唾沫,內心激動。


   他不知道陳曉蘭葫蘆里賣的是什么藥,話里話外總是有點撩撥他的意思。


   不過無論怎樣,他一個大男人也是占便宜的一方。


   這么想著,劉宇干脆利落的脫鞋,跪爬著上了床,一屁股直接坐在女人挺翹的豐臀上,肉體疊加,那種軟彈的感覺,舒服的不行。


   陳曉蘭雖說是主動的一方,但當劉宇真的上來了,也難免慌亂,一想到自己身上坐著個男人,心中就癢癢的,那種饑渴欲望情不自禁的就燃燒起來。


   劉宇精神抖擻的把藥酒倒了點在手上,然后放在女人玉背上,緩緩的擦起來,這種刺激的感覺,讓他不由手抖,感覺稀里糊涂的,就是很激動,渾身燥熱。


   按理說,經常勞作的鄉村女人,皮膚都應該曬得很黑才對,可桃花村的女人是個例外,普遍都很白,皮膚光滑水嫩,據說是這方水質好的原因。


   你手可別亂碰嫂子。


  陳曉蘭故意說了句,省得男人輕看了自己,但怎么聽怎么像是在暗示。


   劉宇小腹熱熱的,有了點反應,那兒直接卡了進去,溫熱的感覺讓劉宇一個沒忍住,還往里弄了一點。


   陳曉蘭感覺到自己被侵犯,臉騰的一下變得殷紅,下意識的夾住。


   卻不知這樣一來,更讓劉宇爽上天,迷迷糊糊的就發力,前后蠕動幾下。


   嗯~~ 陳曉蘭被弄的鼻間冒出一聲顫音,嬌軀打擺子一樣顫抖,異樣的感覺像是潮水一般用來。


   曖昧的氣氛一下子燥熱起來,兩人誰都沒說話,雖是在擦藥,但誰都能看出他們的狀態不對,互相默契配合著在做那些不可言說的事情。


   劉宇覺得自己快要不行了,這種被感覺比用手舒服太多,讓他壓根平靜不下來了,舒服的甚至想直接扒掉女人的褲子就弄進去。


   曉蘭嫂子…… 終于,劉宇艱難的開口喊了一句,其中蘊含的情緒特別復雜,表達出想要求歡的信號。


   陳曉蘭矜持著沒有說話,把腦袋埋在手臂之中,全身顫抖,肌膚都有了一層朦朧的粉色。


   這種不答應也不拒絕的回應,反而讓劉宇更加有了信心,那兒弄得他快要炸裂,極度需要發泄出來,強烈的欲火讓他再次張嘴。


   嫂子……我想要…… 說著,他雙手環住陳曉蘭的腰,放在平滑的小腹上面…… 就在陳曉蘭被劉宇一番動作撩撥的心中癢癢,幾乎就想委身給后面男人之時,她腦海里不知怎的,忽然出現了虎子的身影。


   結婚三年,虎子對她著實好的沒話說,夫妻感情和諧穩定,就連房事也都能滿足她。


   兩人之間唯一的問題,就是一直要不上孩子,不管怎么折騰,陳曉蘭的肚皮一直沒有動靜,為此夫妻倆背負了很大的壓力,雙方父母也在不停催促。


   除此之外,還有村人背地里的指指點點。


   在鄉村,沒有什么娛樂活動,最樂意做的就是聊八卦,幾個長舌婦閑的沒事,就湊在一起扒村子里的破事。


   一來二去,兩夫妻生不成孩子的事就鬧的滿村都知道了。


  到后面,傳言愈演愈烈,說兩人指不定干了什么缺德事,才糟了報應,一輩子都生不了娃。


   虎子本來就是個好面子的人,被這樣編排哪能受得了,因為這事沒少和村民紅臉動手。


   就在前幾天,陳曉蘭收拾房子,偶然翻到了一張病歷單,這才知道,原來虎子偷偷去了醫院,檢查結果身體真的有問題。


   陳曉蘭心疼虎子,琢磨了好幾天,她突然想到一個和虎子不謀而合的主意。


   夫妻倆為了擺脫目前的尷尬處境,連辦法都是一致的。


   那就是和借宿在家里的劉宇好上幾次,等懷上孩子,滿村的風言風語自然會消失。


   至于虎子那邊,陳曉蘭覺得到時候再想辦法瞞過去。


   誰能保證醫院就不會誤診? 可是,真到了這個最后關頭,陳曉蘭發現自己做不到,她還是接受不了和虎子以外的人做那種事,哪怕對方是劉宇這個很有好感的‘弟弟&quo;。


   心中的道德底線把她束縛住了,雖然文化程度不高,但從一而終的道理她還是懂得,她不能背叛自己老公。


   小宇,藥……藥擦的差不多了,你下來吧。


   陳曉蘭略微使勁從男人懷抱中掙開,眼神閃躲的拉開了一些距離。


   而此時的劉宇卻欲火正旺,早就看出來陳曉蘭是在故意勾引他。


   誰成想這邊剛準備脫了褲子提槍上馬,這女人竟然又反悔了。


   這時候,劉宇甚至想直接告訴她,你老公都在想辦法讓我上了你,你自己還矜持個什么勁兒。


   可也知道,這種話說出來,后果就難以預料了。


   雖然當老公的想把老婆給劉宇睡,當老婆的也有主動勾引的意思,但夫妻倆都不知道對方的想法,也就只有劉宇心里明白。


   不過劉宇也不敢輕易捅破這層窗戶紙,要是說破了,夫妻倆都覺得自己遭到了對方的背叛,那他劉宇可沒有任何好處。


   這一刻,見陳曉蘭瑟縮在床的另一側,劉宇估計著今晚怕是沒戲了,他總不能強來吧。


   這么想著,劉宇只好帶著些許不甘,說了一句:那……那既然擦好了,嫂子,我就先回去了。


   猶豫了下,又加了一句:要是有事,你再喊我。


   說完,他磨磨蹭蹭的往門口走,可讓他失望的是,直到出了房間,陳曉蘭都沒有流露出挽留的跡象。


   如此,讓劉宇只能回屋睡覺,躺在床上,腦海里全是陳曉蘭的動人嬌軀,睜眼閉眼,揮之不去…… 劉宇這個人看起來比較內向,但實際上內心里也特別渴望女人,花花腸子不少,就是從沒敢真的搞過,導致二十出頭了,還是個處男,典型的悶騷。


   這兩天他都有機會在曉蘭嫂子身上,擺脫處男之身,可總是陰差陽錯的沒能成。


   這讓劉宇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沒有桃花運,和桃花村這個地方犯沖。


   從陳曉蘭那邊回來,翻來覆去的在床上躺了很久,等心中的火降了不少,他才漸漸有了睡意…… 劉宇是睡了,但 陳夢瑤這大半夜還熬著呢。


   不是不想睡,實在是這個居住環(媽媽啊啊啊啊)境讓她難以入眠,床是木板床,躺上去硬硬的,翻個身都硌得慌,讓她無比懷念家里那張軟綿綿的大床。


   而且這天還有點熱,身上一悶,出了點汗,黏黏的格外不舒服。


   猶豫了良久,她還是決定洗個澡涼快下。


  不然今晚別想睡了。


   打開手機的攝像頭功能,陳夢瑤摸黑,朝著學校食堂的方向走。


   這鄉下還真是安靜,除了蟲子和偶爾的狗叫,沒其他響動。


   整個學校靜悄悄的,讓人難免有些害怕,三步并作兩步,走的特別快。


   等進了食堂,入目的就是一口農村里常見的大地鍋,角落里還堆放著一摞劈好的干柴。


   洗個澡,還得自己動手燒水,讓從小養尊處優的陳夢瑤欲哭無淚。


   不過再怎么樣,現在也只能靠自己,這破地方可沒有什么熱水器給她用。


   不過,陳夢瑤以前從電視里見過農村里燒火做飯的土灶,就是塞點干樹枝什么的,點燃就行了。


   這想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就著手機光,她點燃了柴火,一大把的枯枝樹葉,噼里啪啦的就燃起來了。


   她有點怕的拿著根棍子杵了杵,結果 火勢一猛,嚇了一跳,枯葉就落了下來,火舌迅速添上了灶口的一大堆干柴! 陳夢瑤小嘴張著,看著的火勢有蔓延的趨勢,似乎要燒上了墻壁,整個人就慌了,完全不知道該怎么處理,下意識的就趕緊給劉宇打電話。


   劉宇剛誰睡下沒一會兒,就被手機鈴聲吵醒,揉了揉眼睛,接通電話還有點氣氛,但聽到那頭陳夢瑤帶著哭腔大喊著火了,直接睡意全無,一身冷汗。


   他完全不敢耽擱,撒丫子就往學校跑,十幾分鐘的路程,他兩三分鐘就沖了過來,氣喘吁吁的剛進校門,就聞到了一股柴火味,放眼一看,食堂果然有一陣火光。


   沖進去后,就看到陳夢瑤正端著一個水盆往墻上潑,這女人倒也沒傻得直接逃走,在她的控制下,火勢只停留在爐灶周圍。


   劉宇二話不說,提著旁邊的桶,直接沖到屋外,拉了兩頭水上來,對著爐灶,一陣猛澆,終于把火勢給滅了。


   忙完之后,心有余悸。


   謝謝了,陳老師,你沒事吧?劉宇壓根就沒想到是陳夢瑤把食堂給點燃了。


   畢竟學校里那些不到十歲的小孩都知道怎么添柴燒火,陳夢瑤一個成年人還能不懂? 陳夢瑤一愣,難道鄉下燒了別人東西還要道謝的? 我沒事。


  她沒好意思開口說出實情,女人也是要面子的。


   估計是有什么易燃的東西,把這全部引燃了,要不是你及時發現,這房子恐怕就燒沒了!劉宇分析著,琢磨起來也像那么回事。


   應該是。


  陳夢瑤十分尷尬的附和著,這烏漆麻黑的,誰也看不清表情。


  劉宇點了油燈,才看清了現在的陳夢瑤的樣子,頓時目光就移不動了…… 城里人跟鄉下人不同,睡覺都會換上一套專門的睡覺衣服。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564372.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395434.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40428.html
https://twccfdvgbhn.weebly.com/6679140.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91252.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9670341.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2158763.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5922952.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9157483.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2127492.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