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reiko kobayakawa

reiko kobayakawa


發帖 網友:tianyewh是這樣的, 我有 同學,和我不在同一個 城市,從高中開始關系一直很好,記得上大學時,我不定時的去她們學校找她聊天,一起玩,她也來我們學校看我。


  05年畢業到現在,雖然也一直天各一方,但從未斷過聯系。


  以前我只要說去看她,她都好開心,可是從一件事情之后,對我好像淡了很多。


  那是我途徑她那個城市去我老婆家,我已婚,并有一女,因為去的晚,我們又玩了一會,天就黑了,我就在想,住哪,她建議我們先去喝點咖啡,住的地方,她找,一會說住賓館,一會又說她那的客廳可以住(我同學和她兩個女同事合租),最后我住進了她的房間,客廳太冷,地板上太冷,她就讓我睡床的另一邊,最后又睡到同一邊,盡管她只穿睡衣,但是我們沒做那種事,我晚上給她蓋了幾次被子,她好像也沒怎么睡著,打了好久電話。


  紅顏知己冷淡我是因為我那晚沒碰她嗎前幾天我又到了她在的城市,告訴她去看她,她卻說有事,晚點打電話,但等到我走,她都沒打,發短信也不熱情的回了,誰能告訴我為什么這么冷淡嗎!難道是因為我我那天晚上沒碰她?可我知道 她不是隨便的女孩!究竟為什么呢?【網友幫幫團】靠譜網友(海南 爛泥):根據爛泥的理論和臨床經驗,經研究后發現:你的女同學喜歡你,照你所說,就是因為她不是一(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個隨便的 女人,但既然她一個未婚的女子肯和你睡在一張床上,就已經可以表明很多事情。


  女人都是矜持的。


  你沒碰她,她可能會覺得你對她沒興趣,當然會對你冷淡了。


  爛泥建議:記住你的身份,你是已婚 男人,對這些事情要分的輕重,你和你女同學睡在一張床上時,你有沒有想過你老婆正一個孤單地睡在家里冰冷的被窩里?你這種行為叫出軌未遂。


  紅顏知己冷淡我是因為我那晚沒碰她嗎【后續】:樓主回復:我為什么是不負責的男人?我有說愛我同學!我對她也沒有非分之想,這年月稍微有點出息的男人,身邊是不缺女人的,我們是很好的同學,有著很純的友誼,那比性珍貴的多!樓主回復:我同學今天給我打電話了,說下次去她那個城市的話,提前說一下,她會請假陪我玩!因工作關系,過幾天我還真要去他在的城市,我應該提前告訴我那位女同學嗎?如果去了我還要住她那里嗎? 唐 青青林清雪不由呆住,她們心中生出不忍來。


   霍雷則是心有余悸,同時好奇的問道:“這個陳揚是什么人?”他不能不奇怪,這個陳揚的身手恐怖,怎么會突然出現在雅黛公司里。


  唐青青 說道:“我們也不太清楚他的來歷,他之前在我們公司做 保安


  后來獨眼來找我們麻煩,是他出手解圍。


  所以我們就讓他做我們的司機和保鏢。


  ”“這個人一定有問題。


  ”霍雷馬上說道。


  霍雷雖然剛剛被陳揚救了,但是他心里對陳揚的感覺并不好。


  只因為,他本以為陳揚是個不入流的保安。


  但這個保安卻有被 羅忍正視的資格。


  霍雷可是記得羅忍看他的那種淡漠目光的。


  而且,霍雷之所以覺得陳揚有問題,并不是因為單純的討厭陳揚。


  以陳揚的身手,卻甘于平凡來做一個保安。


  這太詭異了。


  林清雪與唐青青心兒一顫,兩人相視一眼,說不出話來。


  “我們進去說話吧。


  ”林清雪隨后說道。


  霍雷點點頭。


  那些保安們傷勢并不重,早已經起身待在一旁。


  林清雪又對他們說道:“你們今天辛苦了,待會每人分別去財務領五百塊錢的獎金。


  ”五百塊對于保安們來說還是很不錯的。


  因此一個個立刻眉開眼笑起來。


  總裁辦公室里。


  林清雪與唐青青心里都很不舒服。


  這種不舒服是來自于陳揚,他們不愿意相信陳揚是間諜之類的。


  因為她們和陳揚相處時很是舒服,愜意。


  也是真的在信任陳揚。


  “為什么雷哥你肯定陳揚有問題?”林清雪不由問道。


  霍雷深吸一口氣,他看向林清雪,沉聲說道:“清雪,你和青青還是太單純了。


  以我的身手,我給一些富豪做保鏢,一個月是一百萬的價格起步。


  而陳揚這樣的身手,是沒有價格能夠估量的。


  但他這樣一個人卻來給你做保安,拿著幾千塊的工資,這不是明擺著的有問題嗎?”林清雪與唐青青無話可說了。


  之后,林清雪讓唐青青帶霍雷去休息。


  她則將 老夏叫到了總裁辦公室里。


  老夏顯得有些拘謹,坐了半個屁股在沙發上。


  林清雪看向老夏,說道:“夏隊長,有件事我想問問你。


  ”老夏恭敬的說道:“總裁,您問吧,只要是我老夏知道的,一定都告訴您。


  ”林清雪說道:“你覺得陳揚是個什么樣的人?”老夏微微一怔,隨后脫口而出的說道:“他是個混球。


  ”林清雪不由愣住,她本以為老夏會說陳揚是個好人。


  因為陳揚如果是間諜,一定會善于偽裝自己,跟大家打好關系。


  “哦,怎么混球法?”林清雪再度問道。


  老夏卻是有些不好意思,自知失言了。


  他正色說道:“總裁,我只是說我心里的感覺,如果我說錯了,您別介意。


  ”林清雪微微一笑,說道:“當然不會介意。


  ”老夏說道:“陳揚是個特別灑脫的人。


  他好像對一切東西都不太在乎,包括錢財。


  ”林清雪說道:“你覺得他可能會是商業間諜嗎?”老夏沉吟半晌,說道:“我覺得不是。


  ”林清雪說道:“那他這樣的身手,為什么要委屈自己來做個普通的保安呢?”老夏說道:“也許并沒有為什么,只是因為他喜歡,他是個愛好無拘無束的人。


  ”林清雪始終還是想不通,最后便說道:“謝謝你,夏隊長。


  你回去吧。


  ”“好的,總裁!”老夏站了起來。


  老夏走了之后,林清雪陷入了沉思。


  她給唐青青打電話。


  “青青,說心里話,你真覺得陳揚會是商業間諜嗎?”林清雪沉聲問。


  唐青青沉默下去,好半晌后才說道:“我覺得不是。


  但是他的確有很多可疑的地方。


  ”林清雪微微嘆息一口氣,隨后掛了電話。


  她站了起來,決定去找陳揚。


   蘇晴剛剛下班,她走出了手機專營店。


  一出門便看見了陳揚。


  陳揚咧嘴一笑,爽朗的喊道:“ 晴姐


  ”蘇晴也是微微一笑,她似乎有些習慣陳揚的存在了。


  走下臺階和陳揚匯合,隨后她左右看了一眼,卻是沒有看到那輛寶馬車。


  蘇晴馬上想到了什么,不由失色道:“是不是因為你公車私用被你們老板知道了?”她的臉上充滿了歉意。


  陳揚知道這時候如果自己(名人哲理故事)說是的,一定會讓蘇晴愧疚,從而讓兩人更近一步。


  但他卻是不忍心,只是說道:“晴姐,你別多想了,跟你沒關系的。


  ”“那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蘇晴問道。


  陳揚沉默下去。


  他好半晌后抬頭苦笑,說道:“我的老板認為我是商業間諜。


  ”“為什么?”蘇晴微微一驚。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咱們邊走邊說吧。


  ”蘇晴點點頭。


  兩人朝前方走了過去,街道上車水馬龍。


  夕陽的余暉如萬丈金光傾灑在兩人的身上。


  這樣的一副畫面是那樣的唯美而永恒。


  這時候,陳揚才說道:“我是在雅黛公司上班,雅黛公司你知道吧,晴姐?”蘇晴說道:“我知道。


  當初還想去那兒應聘來著,不過她們對非專業的人才開的薪資不高。


  怎么了?”陳揚說道:“我在雅黛公司做保安。


  這兩天,有人找雅黛公司的麻煩,我幫老板解決了麻煩。


  不過,老板覺得像我這樣的人來做保安,明顯是有問題。


  ”“那你到底有問題嗎?”蘇晴問道。


  陳揚說道:“沒有。


  ”蘇晴說道:“其實我也有些奇怪,我看得出你好像身手很不錯,車也開的好。


  你這樣的人去做一個保安的確不太符合常理。


  ”陳揚微微苦笑,說道:“這是我喜歡的生活,沒有別的解釋。


  ”蘇晴嫣然一笑,說道:“不管怎樣,我相信你呀。


  ”陳揚心頭一暖。


  蘇晴寬慰著說道:“別不開心了,你們老板不相信你,不要你是他的損失。


  走吧,我請你去喝冰啤酒。


  ”陳揚呵呵一笑,說道:“還是要買酒回家里嗎?我好怕晴姐你非禮我。


  ”蘇晴臉蛋頓時一紅,她卻是不太能開得起玩笑的。


  陳揚見狀也就不敢多說什么了。


  不過,蘇晴還是真想喝酒。


  對于陳揚的人品她是很信任的。


  這也是基于上一次陳揚的表現。


  如果蘇晴早知道陳揚一直偷窺她洗澡,她肯定就不會這么想了。


  便在這時,陳揚的手機響了。


  他拿出來一看,是林清雪打過來的。


  陳揚接通。


  那邊林清雪說道:“我們見見面吧。


  ”陳揚淡淡說道:“我現在有些忙,沒時間。


  ”林清雪不由語塞,這家伙真是太拽了。


  “我覺得我們需要談談。


  ”林清雪說道:“其中也許是有什么誤會。


  ”陳揚倒沒那么小氣,所以也不愿意跟林清雪生氣。


  雖然被她們誤會,這的確讓陳揚有些心灰意冷。


  但是轉念,陳揚想到了死去的林南。


  暗道:“林南就這么一個妹妹,清雪還是個小姑娘。


  自己何必跟她一般見識?”想到這,陳揚緩和了語氣,說道:“清雪,我與你沒有任何的關系。


  所以,我其實是做不了你們的主的。


  如果到時候,我一旦輸了,你們可以不承認。


  因為你們根本沒有答應過。


  另外,你放心吧,我也絕不會輸。


  所以,到底我是一個什么樣的人,現在沒什么好談的。


  三天之后,自有分曉,你說呢?”林清雪嬌軀一震,她猛然醒悟過來。


  她知道自己錯的太離譜了,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她可以想見,自己和青青到底是有多傷陳揚的心。


  他一心一意的保護自己和青青,可自己卻和青青懷疑他的動機。


  “對不起!”林清雪眼眶一紅,她努力鎮定情緒,說道。


  陳揚聽出她的傷心語調來,心頭一軟,當下爽朗一笑,說道:“傻丫頭,我當你是妹子,沒什么對不起的。


  ”“可是你為什么要這樣幫我們?”林清雪始終奇怪。


  陳揚沉默下去。


  他知道自己不能再用過去那套來敷衍林清雪,可是他又不想告訴林清雪,林南已經死了。


  “也許是緣分吧。


  ”陳揚最后說道。


  “我喜歡無拘無束的生活。


  來你這里也是個機緣,既然認識了,我不可能看著你們有難而袖手旁觀。


  ”“真的就是這樣?”林清雪說道:“可是,你這樣的人,怎么會甘心做一個保安?”陳揚不由感到頭疼,他半晌后說道:“做保安也沒什么不好,這是我喜歡的生活。


  你只要知道一點就好,我絕不會害你。


  ”林清雪說不出話來。


  她也不可能就此完全相信陳揚,彼此之間的信任是需要時間來證明的。


  隨后,兩人結束了通話。


  蘇晴一直在旁邊聽著。


  “剛才打電話的是你的老板?”陳揚點點頭。


  “原來你的老板是個女孩子。


  ”蘇晴由衷的說道:“你的老板真了不起。


  ”蘇晴是感傷自身,覺得自己一事無成。


  陳揚見狀,微微一笑,說道:“晴姐,你也是獨一無二的。


  ”蘇晴眉頭一舒,淺笑說道:“你真會安慰人。


  ”陳揚呵呵一笑。


  蘇晴又想起什么,關切的道:“我剛才聽你說什么三天之后輸了贏了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陳揚不想蘇晴擔心,就隨口說道:“小事一樁,我可以解決的。


  ”蘇晴見陳揚如此說,也就不再多問。


  買好燒烤和啤酒,回到出租屋的時候已經是晚上七點半。


  夜幕剛剛降臨。


  還是在蘇晴的房間里。


  不過今天蘇晴的房間里收拾的很整齊。


  兩人在桌前坐下,互相碰杯。


  這大夏天的,吹著電風扇,喝著冰啤酒,吃著燒烤倒也很是愜意。


  蘇晴舉止優雅動人,吃起燒烤的時候,那小嘴格外的勾人,讓人忍不住想要去親一口。


  陳揚聞著蘇晴身上的香味兒,只覺心曠神怡。


  很快,幾聽啤酒下肚。


  蘇晴的臉蛋一片酡紅,她的酒量并不太好。


  所以這時候有些暈暈乎乎,膽子也大了很多。


  她忽然說道:“陳揚,你為什么要對我這么好?”陳揚呆了一呆。


  他倒是想說自己喜歡她。


  可他更知道蘇晴其實很敏感,他怕自己說出來,蘇晴會離開這個出租房。


  說來慚愧,陳揚覺得自己最怕的是晚上不能再看見蘇晴洗澡。


  那是他一天中最快樂最期盼的事情啊!“怎么不說話啦?”蘇晴巴巴的問,她嘴角帶著一絲俏皮的味道。


  這樣的蘇晴,嬌憨而可愛,一點都不像是一個五歲孩子的母親。


  陳揚便說道:“因為晴姐你很漂亮,你的氣質很好,讓人想要親近。


  晴姐你是美好的事物,所以我會忍不住對你好。


  這就像是人看見漂亮的花,會忍不住的去愛護。


  ”不得不說,陳揚還是很懂女人心的。


  女人最喜歡什么?千古不變的就是喜歡被夸漂亮。


  蘇晴聽了果然喜滋滋的,但嘴上還是說:“我漂亮什么,我都是人老珠黃了。


  ”陳揚馬上夸張的說道:“如果晴姐你都不漂亮,那天下還有漂亮的女孩子嗎?”“哈哈!”蘇晴大笑,說道:“你個小家伙,油嘴滑舌的。


  ”陳揚馬上老實的說道:“晴姐,我是絕對的有一說一,實話實說啊!”蘇晴開懷大笑,笑的淚花都出來了。


  她是真的開心,她很久沒有這么開心了。


  “來,干杯!”蘇晴舉杯說道。


  陳揚也立刻舉杯。


  喝著喝著,最后蘇晴迷迷糊糊的睡了過去。


  陳揚看著躺在床上的蘇晴,她的黑色套裙微微岔開,能看見雪白的大腿,還有里面內.褲的顏色。


  這真是香艷到了極點。


  陳揚的欲望又瘋狂的涌了上來。


  他真想不顧一切的去脫掉蘇晴的裙子,從后面來進入蘇晴的身體里面。


  那該是最極致的享受。


  可是,陳揚還是狠狠的壓抑住了這種欲望。


  就像蘇晴是花,自己一旦這么做,等于是摧殘了這花。


  將來便再沒機會欣賞這花的美好。


  他覺得自己不能辜負蘇晴的信任。


  所以,陳揚狠狠的喝了兩口冰啤酒,壓下肚子里的火之后,這才幫蘇晴洗臉洗腳,最后關燈,默默的離開了蘇晴的房間。


  帝豪大酒店的總統套房里。


  羅忍盤膝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一片幽暗,并沒有開燈。


  那落地窗的縫隙處,外面的華燈余暉照了進來。


  羅忍的呼吸和整個客廳融為了一體,外人很難發現里面有人的氣息存在。


  外面忽然傳來敲門聲。


  羅忍淡淡的說道:“進來。


  ”門便被推開,那獨眼和齊嬌嬌一起進來。


  齊嬌嬌手上托了食盒,食盒里全是美味可口的素菜。


  獨眼一進來便殷勤的喊道:“師兄。


  ”齊嬌嬌也說道:“羅大哥,我們給你準備了素齋,您快來用餐吧。


  ”羅忍也不答話,只是落下了雙腿,改為坐在沙發上。


  “通知得怎么樣了?”羅忍問獨眼。


  獨眼不敢怠慢,說道:“回師兄的話,朱洪智,薛連虎,劉正義三位大師都答應前來做公證了。


  至于鷹王,還有小武王,他們都說抽不開身,所以不能前來。


  ”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2684348.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9446345.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3553504.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7939440.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8979981.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2384413.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1344226.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9231360.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1934927.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323071.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男人 口交男人 口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