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李 宗瑞 按摩

李 宗瑞 按摩


“媽,菜我放這里了。


  ”廚房內, 岳母 宋艷正在燉著煲湯,見到 林浩回來,臉色一變,“你這廢物是不是腿瘸了?叫你去買個菜,能買半個小時?”話沒說完,宋艷把口袋一把扯過來,仔細檢查一番。


  “蒜呢?”“蒜……忘……忘了!”林浩唯唯諾諾 說道


  “你說什么?”宋艷瞪大了眼睛,忽然抄起掃把,一把敲在林浩的頭上,一邊打一邊罵道:“叫你買個蒜都買不好,天天吃白食,你這個廢物怎么不去死,老爺子也真是瞎了眼,招了你這個蠢貨當女婿!”“哎喲——”林浩被打得胡亂逃竄,腳下一滑,撞到的桌角,鮮血從額頭流了下來。


  “嘶——”岳母見他這副慘狀,絲毫沒有愧疚,冷哼一聲丟掉掃把,最后直接將林浩推出家門。


  “買個菜都買不好,我看你別在這個家呆著了,趕緊滾吧!”眼睜睜 看著大門“嘭”地一聲被關上,林浩心里非常委屈,卻又無可奈何。


  他入贅孟家二年,這樣的情景,自己也不記得是第幾次了,只要有一丁點做錯,換來的就是劈頭蓋臉的謾罵,甚至是出手。


  他的背上,大腿上都被宋艷用竹鞭打過,右眼的眼角處,還有一道傷疤。


  這是林浩有一次出去買菜忘了關門,被宋艷拿碗砸的,真是毫不留情!林浩直到現在,還清楚的記得當時宋艷要殺人一般的眼神,還有 妻子舒然冷漠面龐。


  “唉。


  ”林浩嘆了口氣。


  再把傷口擦拭干凈,林浩額頭頂著一個大包,就這么站在門口,祈求著岳母盡快消氣。


  然而,大門依舊緊閉,天空卻忽然變得黑壓壓的一片,雨點淅淅瀝瀝的飄灑下來。


  “轟隆——”遠處傳來一陣雷聲。


  林浩下意識縮了縮肩膀,臉色一僵,剎那間,拳頭狠狠的捏緊,隨后又松開。


  濕透的衣服緊緊貼著皮膚,讓林浩禁不住打起了擺子,但是,這身上的寒冷,卻不及他心中寒冷的萬分之一。


  此時大雨滂沱,淅淅瀝瀝,林浩瞬間便渾身濕漉漉的。


  “媽,外邊下暴雨,求求您就讓我進去吧,我保證以后不會犯錯了!”林浩全身顫抖,四處的寒冷氣息,讓他忍不住苦苦哀求道。


  家中的宋艷透過貓眼看到渾身濕透的林浩時,眼中閃過一絲厭惡,她之所以嫌棄林浩,是因為林浩這幾年干啥啥不成,擺過地攤,打過工,上過班開過店,沒有一個干成的,有這種女婿簡直是倒了八輩子霉!所以宋艷每天對林浩及其刁鉆,就想林浩自覺滾蛋,誰知道這個林浩臉皮這么厚,愣是不肯走。


  不過,最后宋艷還是打開了門。


  其中緣由,不過是怕林浩病了,住院又得花她的錢……“哼,真是條癩皮狗,這樣都趕不走!”宋艷把毛巾隨意丟到林浩身上,“別死在門口,怪晦氣的。


  ”林浩深呼吸了一口氣,什么也沒說,默默擦拭干凈,進了臥室關上門。


  等換好衣服出來時,卻發現岳母已經不見蹤影,客廳沙發上,坐著兩個正在一邊看著電視,一邊磕著瓜子的美女。


  兩人長相都非常秀美艷麗,身材更是凹凸有致,這兩人正是林浩的妻子和她的閨蜜。


  “林浩你發什么愣?沒看到家里來客人了嗎?還不趕緊去切點水果?”林浩一臉無奈,聽到妻子的吩咐只能是連忙一陣點頭,然后走到廚房切了一盤水果。


  吃著剛端過來的水果,孟舒然連正眼都沒有給林浩一個。


  淡漠的吩咐道:“去把垃圾倒了!”“好。


  ”林浩又趕緊彎腰收拾兩個女人造出來的垃圾。


  難得不見了個煩人的岳母,卻等來了同樣對自己冷眼嘲諷的妻子。


  和孟舒然結婚的這兩年時間里,林浩從來沒有和她有過任何的親密接觸,就連手,孟舒然都沒讓他牽過一次!平時睡覺則只能睡地板,這些,林浩都習慣了。


  但最讓他備受煎熬的是,在婚后的朝夕相處中,他竟然無法自拔的喜歡上了孟舒然。


  林浩其實是北地頂級豪門家族之一的 林氏家族長房長孫,也是林氏未來的家主繼承人。


  就是因為兩年半前,他動用近兩個億的資金,買下了即將破產的風云集團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結果卻遭到別人的污蔑陷害,導致他和父母一起被驅逐 出了林氏。


  在被逐出林氏之后,林浩為了生存,最終不得不做了上門女婿。


  而這些事情,他從沒有跟任何人提起過,哪怕是妻子孟舒然也不知道。


  “舒然,你這老公還真聽話啊,讓干什么就干什么。


  ”孟舒然的閨蜜 趙曉笑著說道。


  孟舒然看了林浩一眼,冷笑道:“你說他啊,整天吃我的喝我的,連個工作都找不到,能不聽話么?哪兒像你,找了個那么好的老公,什么都不愁,多好。


  ”趙曉珂上下打量著正在收拾垃圾的林浩,不屑的撇了撇嘴:“哎呀要我說也真是的,你這么個女神級的大美女,竟然會選了個這樣的老公,到底怎么想的啊?”孟舒然嘆了口氣:“別提他了,說起來就來氣,這幾天本來就因為公司的事情煩的要死,而且明天晚上本家有個季度聚會,真不想帶他,丟死人了。


  ”趙曉珂放下手里的瓜子,拍了拍手,坐直身體道:“行,咱們不提他,說說讓你煩心的正事兒,聽說你和別人合作的合同出問題了?”孟舒然點點頭,秀美的臉上多了幾分愁容。


  “公司上個月接了新的合作訂單,結果中間數據計算出錯了,沒有達到甲方要求,賠了七百萬,現在公司資金有點周轉不過來了,一星期內最少要拉到四百萬的投資支援,不然恐怕公司就要面臨破產了。


  ”趙曉珂一聽這數字,頓時瞪大了雙眼:“四百萬?一星期之內你上哪兒去找人給你投資四百萬啊?”孟舒然沒有吭聲,眼神一轉,剛好看到倒完垃圾回來,站在門邊聽她們說話的林浩,頓時氣不打一處來。


  “你站在那偷聽什么呢!衣服洗了沒有呢?還不趕緊滾去洗衣服!”趙曉珂接了句:“還有我的裙子!沙發上那個袋子里”林浩趕緊點了點頭,便去洗衣服去了。


  將衣服都丟進洗衣機,然后準備把自己之前身上的濕衣服也拿去清洗。


  明天中午有個同學聚會,他得穿身干干凈凈的衣服去參加才行。


  這時,口袋里的手機就發出了靜音時的震動聲,拿起來一看,是一條短信,還有好幾個未接電話。


  他剛才都沒注意到有人給他打電話了,看著來電號碼顯示的尾數,六個六,這不是爺爺的號碼么?兩年半沒聯系了,這突然給他又是打電話又是發短信的,干嘛呢?林浩皺眉打開短信,結果卻忍不住瞪大了雙眼!“小浩,你回來幫幫林氏吧!你要是也不愿意幫忙的話,林氏就要徹底垮了啊!”一頭霧水!林浩懵筆的看著那條短信,兩年半以前將他趕出家族,現在他全身上下的現金也就不到五十塊錢,找他出錢幫林氏?開什么國際玩笑呢?正想著,手機又震動了一下,一條來自同一號碼的新短信,林浩點開。


  “小浩,你當初買下的風云集團股份,這兩年多的時間價值翻了那么多倍,只要你肯出手,林氏就能安然度過這次難關,算爺(兩性口述小說)爺求你了,回來幫幫林氏吧!”臥槽?!翻了那么多倍?!那是多少?愣了有那么幾秒之后,林浩才終于反應過來了一樣,手忙腳亂的翻出錢包,找出那張放得最深的華原黑金卡!這張卡,自從兩年半以前,他就再沒有拿出來過!每一個擁有華原黑金卡的人,都會有專屬的私人VIP客服,林浩興奮的用手機撥通了私人客服的電話。


  “您好林先生,歡迎致電華原黑金卡私人VIP客服,請問您需要什么幫助嗎?”客服的聲音非常甜美溫柔。


  “趕緊幫我查一下現在卡上的余額!”林浩顯得非常激動,嗓門都控制不住的比平時高了一些。


  “好的,請您稍等片刻。


  ”緊接著客服那邊稍稍沉寂了一小會兒,然后便聽到甜美的聲音再次響起:“您好林先生,還在嗎?”“在在在,余額多少?”“是這樣的林先生,您的黑金卡中目前余額數目過大,電話客服這邊無法查詢到具體數字,所以還得麻煩您帶上身份證,親自到銀行VIP貴賓窗口進行人工查詢服務。


  ”數目過大?!那得是多大啊!掛掉電話,林浩激動的不能自已,沒想到啊!兩年半的時間,當初害他被逐出家族投資的這兩億,現在竟然給了他這么大的驚喜!現在他最好奇的就是,連電話客服都查不到的過大數目究竟是有多少錢?“舒然你聽見沒有,你家那位剛才在打電話查余額呢!”趙曉珂笑著對孟舒然努了努嘴,眼神中滿是對林浩的嘲諷。


  孟舒然翻了個白眼,笑得也是十分不屑:“呵…這兩年我每天給他兩三百的零用錢,估計也攢了不少。


  ”“舒然,你就當養了個小白臉得了,哈哈哈……”說著,兩個女人打鬧著笑作一團。


  林浩激動的跑到孟舒然跟前,認真的盯著她道:“你不是說公司急需要四百萬周轉嗎?你看要不…要不我幫你解決這個問題?”趙曉珂在一旁頓時大笑起來:“你幫舒然解決?噗哈哈哈…林浩,我看你是腦子進水了吧!四百萬啊,你活這么大見沒見過那么多錢啊?!還你來解決問題呢,怎么解決?就靠舒然這兩年每天給你發的那兩三百零花錢?搞笑!你要是能拿出四百萬,我叫你爸爸都行!”“哦?你不信?”林浩轉頭看著她,笑著又道:“你可記好了你說的話,我等著聽你叫我爸爸。


  ”孟舒然聽不下去了,這個白癡是不是腦子壞掉了!整天除了給她丟臉他還能做什么!“閉嘴吧你,趕緊給我滾一邊兒去!”林浩抿了抿唇,應了聲“好”就真的閉嘴走開了。


  到了晚上睡覺的時候,林浩卻是越想越興奮,只要一想到卡中那未知的巨額數目,他就心跳加速!結果就是導致他一直失眠到了凌晨,最后困得不行才睡著了。


  然而剛睡熟沒一會兒,就聽到外面傳來了岳母叫他的聲音。


  “林浩!你趕緊給我起來送舒然上班去!”睡得正香的林浩還以為他是在做夢,夾著被子翻了個身,打算繼續睡,結果房門卻被打開了,岳母宋艷走進來,毫不客氣將手中水杯里的水潑在了林浩的頭上!“讓你起來送我女兒上班呢!耳朵聾了是不是!?”穿著絲綢吊帶裙的宋艷,冷冷的看著地板上的林浩道。


  雖說宋艷脾氣挺差的,但剛剛四十出頭的她保養的非常好,緊致的皮膚,苗條的身材,散發著成熟女人的魅力。


  林浩醒了,看著眼前的宋艷,還有點懵。


  結婚兩年了,孟舒然最不喜歡的就是和他一起出門,怎么今天岳母卻突然讓他去送孟舒然上班呢?孟舒然也匆匆走了進來,看著還沒反應過來的林浩,急促道:“你快點兒行不行?你是不是不想送我!?”“想想想!我馬上起來!”立刻爬起身,顧不上頭上的水,林浩趕緊穿好衣服,隨便洗漱了一下之后,便騎著他從二手市場淘來的小電驢帶著孟舒然往公司而去。


  孟舒然一路上臉色極差,眼看公司一直拉不到投資援助,即將面臨破產,今天早上各大股東召開股東大會,她作為公司董事,是一定要到場的,結果出了門才想起來昨天晚上趙曉珂把她的車借走了,迫不得已,只能讓林浩送她。


  “哎你能不能快點兒?不然我要遲到了。


  ”孟舒然看了看手表的時間,秀美的臉上越發焦急。


  結果剛說完,她就后悔了,因為林浩突然加速,仿佛要把小電驢開到飛起!慣性和身體的本能,讓孟舒然趕緊摟住了林浩的腰,整個人都貼在了他的背上。


  感受到背后突如其來的柔軟,林浩心底猛地一抖,好像打了興奮劑一樣,右手握把瞬間扭到底,車速更快了! “那行,那我就不回果園子了,在這里睡了一夜,給你做個伴。


  ”劉 小北一聽這么好的條件,立馬點頭答應了下來。


   “嗯,有你陪著我,我就放心了。


  ” 張素素也是很開心,一邊說著把學校的鐵柵欄大門鎖了,對著劉小北說道:“走吧,我們到辦公室里去,吹吹電風扇,熱得這一頭汗。


  ”劉小北點頭,和張素素去了辦公室。


  到了辦公室,劉小北打量著周圍的環境,心中感嘆著,這條件可是比自己那個果園小屋好太多了。


  屋子的燈又亮堂,房頂上掛著吊扇,這是張素素正在打開吊扇,隨著扇葉子轉起來,涼爽的風吹下來,讓劉小北感覺涼爽爽的很舒服。


  “坐下吧,別客氣。


  ”張素素對著劉小北說道,同時自己也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來,吹著風扇的涼風。


  天氣也確實太熱了,張素素這一路上連驚帶嚇,更是熱了一身汗,此時在風扇下面,一邊扇著涼風,解.開了緊身汗衫上面的一個扣子。


  劉小北忍不住看了過去,張素素的皮膚很白,白花花的脖子露了出來,只不過可惜只開了一個口子,只能看到少許的一點點白肉,和一小點的乳溝,非常不過癮。


  即便是這樣,劉小北也只是瞟了一眼,就趕快挪開了目光,生怕被張素素看到。


  “小北弟弟,謝謝你送我回來。


  ”張素素一邊涼快的,一邊和劉小北說道,漂亮的一對大眼睛,上下打量著劉小北。


  “這都是應該的。


  ”劉小北被看的都有些害羞了,小聲的說道。


  “咯咯咯……”張素素笑了,說道:“你看起來害羞了,你可是個男孩子,比我女孩子還害羞。


  ”“農村人嘛,沒怎么見過世面。


  ”劉小北有些尷尬的解釋,面對張素素火辣辣的目光他頗有壓力。


  “你還小,等大一點了,到外面闖蕩闖蕩,膽子就大了。


  ”張素素說道,然后話鋒一轉,說道:“有點口渴,你也口渴了吧?我去拿兩罐飲料過來,放在冰箱里的,可涼了,喝了又解渴又解熱。


  ”“不用了,我不渴……”劉小北忙推辭,他不好意思喝人家的東西。


  然而張素素早動身了,出了辦公室,也不知道去那個 房間了,回來的時候,手里拿了兩瓶冰紅茶。


  而且還換了一件衣服,是一件寬松一些的衣服,衣服的料子看起來像是紗做成的,半透明的樣子。


  隔著衣服上次是里面穿的一件紅色的奶.罩,朦朦朧朧的看不清楚,讓劉小北更加的好奇。


  “給,和一瓶(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紅茶吧。


  ”張素素一邊把一瓶紅茶遞給劉小北,一邊說道:“這個味道不錯,挺甜的。


  ”她自己也打開了一瓶紅茶,大口的喝了起來,看來確實口渴了。


  兩個人又稍微閑聊了一會兒,張素素對著劉小北說道:“走吧,我帶你到你睡覺的房間,我們也該休息了。


  ”劉小北點點頭。


  張素素扭動的細腰,在前面帶路,劉小北跟在身后,目不轉睛的盯著張素素那又圓又翹的小屁股,牛仔褲的束縛下,讓人很想上去摸一把。


  劉小北咕咚一聲,偷偷咽了一口口水,還控制的聲音特別小,生怕被前面的張素素聽到了聲音,發現他的異樣。


  并沒有走多遠,張素素停了下來,指了指一個宿舍,說道:“你就睡這里吧。


  ”劉小北點頭。


  “旁邊這個是我的宿舍,有你在旁邊給我做伴我就放心了,我有什么事我會喊你的。


  ”張素素又是指了指旁邊一個宿舍說道。


  劉小北又是機械的點了點頭。


  他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


  “好了,你再跟我來一下,我告訴你,洗澡的地方在哪里?由于學校的人并不多,所以只有一個 洗澡間,并沒有男女之分,我們兩個要分開洗,我先洗完了,你再過來洗。


  ”張素素一邊說著,這次流動的水蛇細腰,向洗澡間走去,劉小北忙跟在身后。


  洗澡間距離住宿的宿舍并不太遠,也就二十幾米,張素素指給了劉小北洗澡間的房間,就說道:“你先回宿舍里吧,等我洗好了回了房間,我會喊你一聲,你再出來洗。


  ”“行。


  ”劉小北說了一聲忙回了宿舍。


  進了宿舍的房間,劉小北打量了一下里面的環境,這可比自己的果園小屋好太多了。


  房間里有一張單人床,不過被褥什么都沒有?劉小北蹙了一下眉,本來心里有些緊張,看到這種情況,頓時心里有些生氣了。


  雖然說是夏天,沒有被褥也凍不到他,但是再怎么說他留下來也是給張素素壯膽,但是給自己一個沒有被褥的房間,這個有點侮辱人了。


  所以心里就有氣。


  張素素是漂亮不假,但是如果瞧不起自己,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想著想著劉小北轉身就想走。


  不過想了想,還是忍了下來,畢竟對方是一個妹子,自己是一個男人,要大氣一些。


  晚上就這樣睡吧,把衣服脫下來當枕頭,湊合著也能睡。


  他一屁股坐在床上,摸出了大前門,郁悶的抽著,順便把手中的一瓶紅茶也喝了一個精光。


  一瓶紅茶喝下去,涼快是涼快了,就是想尿尿。


  他出了宿舍,四下觀望,在一個邊角處,看到了廁所,就走了過去。


  由于這是后院的住宿區,只有一個簡易的廁所,上邊寫著廁所兩個字,但并沒有分著男廁和女廁。


  看起來也就是學校的老師臨時用的廁所,不用上個廁所還要跑到學校的前院,去那個大廁所。


  劉小北一邊走一邊解褲子,走進廁所,掏東西就想尿,結果,他傻眼了……不只劉小北傻眼了,傻眼的還有張素素,此刻正蹲著尿尿呢,結果劉小北冷不丁就闖進來了。


  兩個人都是呆愣愣的看著對方,張素素看的地方,正是劉小北的那根大家伙。


  她還沒有過這方面的經驗,最多就看過小電影,她是徹底被嚇到了,莫名的就覺得自己下面一緊,而這種反應,讓她莫名的有些興奮。


  “咳咳咳……我,我不知道你在這里……”呆愣了好幾秒鐘,劉小北才反應過來,忙支支吾吾的撂下一句話,提上褲子,跑出了廁所,一溜煙的跑回了自己的宿舍。


  在床上坐了下來,心中還緊張的不行,像有一條小鹿在砰砰亂撞。


  剛剛他并沒有看到張素素多少,畢竟張素素蹲在廁所呢,劉小北也就看到了她渾圓的小屁股,其他的什么都沒看到,但是不管是看到沒看到,畢竟人家正光著身子尿尿,這個就很尷尬了。


  他正在忐忑的想著,等張素素出來了,會不會來找他理論?他有些緊張的摸出了一支煙,點了后猛抽兩口,能讓自己心里平靜點。


  不過,一支煙抽完,三四分鐘過去了,張素素依舊沒有過來找他后帳?他心里這才多多少少放松了一些,心想也許張素素也并不愿意多提這件事了,畢竟大家都不是故意的是一個誤會。


  這樣一想,他心里淡定多了。


  不過他心里剛淡定下來,這是聽到了外面有腳步聲走近……但是他又緊張,這里就張素素他們兩個人,他用屁股想都知道,過來的人是張素素,看來還是自己想得太好了,人家一定是來找后賬的。


  就在他心中想著這些亂七八糟的,卻聽到張素素在外面說道:“好了,我不用廁所,你去吧,我要去洗澡了。


  ”“呃。


  ”劉小北下意識的答應一聲,反應明白了張素素說的是什么意思,頓時高興的不行,說道:“嗯,我知道了。


  ”“對了,還有個事。


  ”張素素又是說道:“在廁所里碰到的這件事,可不許對外人說喲,我是個女孩子,還要嫁人的。


  ”“我知道……我知道……”劉小北忙說道。


  這話他哪會出去說。


  “那行了,沒事了,去洗澡了,我洗完你再洗。


  ”張素素又說了一聲,腳步聲走遠了。


  劉小北徹底放心了,剛才的緊張煙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好的心情。


  大概過了20分鐘,房間門被砰砰砰敲響,隨后門被推開,張素素頭發濕漉漉的站在門口,說道:“我洗好了,你去洗吧。


  ”張素素外面現在就穿著一件睡衣,睡衣很薄,朦朦朧朧能夠看到里面的樣子。


  劉小北雖然沒特意看,但是這么近的距離,想不多看幾眼都不行,透過單薄的睡衣,她朦朦朧朧的看到了,張素素里面穿著的一件紫色的奶.罩,兩側的兩個肉球擠在一起,擠出了一道深深的乳.溝。


  看著他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剛想再趁機看看下面,已經要下這一句話,轉身扭動著特別細的細腰,出了房間。


  張小北只來得及,看到她睡衣里面的黑色的小丁字褲,簡直是太可憐了,從后面能看到只有幾根帶子。


  兩根帶子勒在腰上,另外一根帶子和腰部的帶子相連,都陷進了張素素的小屁股里面,根本看不到了內庫,只能看到張素素兩個渾圓挺翹的小屁股。


  這樣劉小北忍不住感嘆,現在的女孩穿衣服怎么都這樣?不過這樣的小褲褲,真是好看呢,劉小北不得不這么承認,尤其是穿著張素素這樣的女人身上。


  好半天他才反應過來,才意識到自己剛剛失態了,還好張素素轉身就走了,要不然在這里呆久了,自己肯定更出丑出大了。


  于是忙放下這些念頭,去洗澡間。


  從房間里出來,隔壁張素素的房間房門已經輕輕的關上,劉小北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窗口,發現窗口的窗簾也拉上,想偷看一眼張素素都沒有機會。


  莫名的他有些失落,不過馬上也就收拾了一下心情,去洗澡。


  進了洗澡間的時候,劉小北有些拘謹,這里收拾得很干凈,洗澡間有兩個隔間,里面有一個柜子和一個沙發,看來是放衣服用的。


  自己在家里凌亂慣了,猛然來到這種環境,讓他又有些不適應,又有些微微的自卑,這里的環境對于他這個從小子來說,就像見到了大世面。


  不過還好,這里并沒有其他人,有效的深呼吸了幾口,對著自己心里說的,沒什么的,等以后自己掙的錢,也買個大房子,比著裝修的還好。


  這么一想還真有效果,他覺得不再那么拘謹了。


  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聞到的是飄在空中的香味。


  這個味道讓劉小北莫名的有些觸動,心想,難道這就是張素素香味?女人身上的香味?他貪婪的,連續的吸了好幾口,閉上眼睛感覺這樣子很享受,腦海中仿佛張素素正一絲不掛的站在他面前。


  好半天才從這種感覺中脫離出來,自嘲的笑了笑,心里和自己說,張素素和自己就是兩個世界的人,別想那個美事了,注定自己這樣的窮小子,弄不到張素素這么漂亮,來自城里的女人。


  收拾了一下心情,他坐在沙發上,慢慢的脫掉自己的衣服放在柜子上,這時才發現,洗澡間里只有一雙女人穿的拖鞋。


  而他的腳太大了,根本就穿不進去,于是乎只好光著兩片腳丫子,走進了里面。


  剛進去他頓時就是呼吸變得粗重……在洗澡間的晾衣架上,掛著一條丁字褲,就是三根帶子,也就前面一點點是一個小布片。


  丁字褲是藍色的,看在眼里香香這東西穿在女人身上,讓人覺得血脈噴張。


  劉小北下意識看了一眼門口,發現自己把房間門鎖好了,這才放心的,把那個小小的丁字褲拿在手中把玩著,而且還放在鼻子下面的聞了聞,嗅到了一種特別的味道……玩弄了好半天,他還把丁字褲又掛回了晾衣架上面,打開了噴頭,開始洗澡,一邊洗幻想著如果有一天,能弄到張素素這樣的妹子那該多么幸福。


  他洗澡很快,身上也就是一天的汗漬,沖了一遍,完了打了一遍香皂,又沖了一遍就洗好了。


  拿起了旁邊一個毛巾擦干,毛巾放倒臉上的時候,他聞到了淡淡的香味,特別好聞,心中想到,張素素身上一定很香,如果能夠湊進了聞聞她身上的味道,那一定也很美妙。


  擦干身子,我洗澡間出來,習慣性的點了一支煙,向著給自己準備的宿舍走過去。


  推開門的時候,發現之前只有一副窗門的床上,多了一床被褥,不過是粉紅色的,一看就是女人用的。


  劉小北瞬間想明白了,這是張素素送過來的,頓時心里暖暖的。


  于是走出了房間,站在張素素的房間門口,說道:“張老師,謝謝你送過來的被褥。


  ”“是我謝你才對,你送我回來,還陪著我。


  ”張素素說道:“好了睡吧,因為你在旁邊,我膽子大了很多。


  ”“嗯。


  ”劉小北應了一聲,回到房間,躺到床上,一邊抽著煙一邊想著心事,不知不覺,他覺得在心里刻上了張素素的影子。


  而另一個房間的張素素,也是,翻來覆去睡不著,閉上眼不知怎么的,腦海中浮現的就是劉小北那根大大的東西……她都不知道什么時候睡過去的,醒來的時候,竟然發現自己下面濕了,夜里好像做了一個夢,夢里和睡在隔壁的劉小北翻云覆雨,她很舒服,莫名的她真的想嘗試一下。


  而就在這時,她聽到砰砰的敲門聲,今雖其后劉小北的聲音傳了進來:“張老師,天亮了,那我走了。


  ”“哦,你就要走了嗎?”張素素下意識的問了一句。


  “嗯,天亮了,你應該不怕了,我走了。


  ”劉小北再次撂下一句話,就動身出了學校。


  回去的路上,還碰到了幾個趕早早來上學的學生。


  回到村里,直接回到家吃早飯。


  進門的時候,干媽 趙香琴正在向著灶里面添柴,做烙餅吃。


  看到劉小北回來,忙說道:“小北呀,快來幫忙,我一個人更忙不過來呢。


  ”“好。


  ”劉小北答應一聲,坐到了土灶旁邊,向里面添柴,同時問道:“我干爹呢?怎么今天沒人幫你做飯?”“你干爹去花生地里面看看是不是該除草了?如果有草的話,我們下午去地里除草。


  ”趙香琴說道。


  “好。


  ”劉小北說道。


  飯做好的時候, 劉大海也從地里回來了,一邊進門一邊說道:“沒想到鋤完草這么幾天,又長出來了,今天我們還要下地去除草,這大熱天兒的,真沒辦法。


  ”“那就下午去吧。


  ”趙香琴一天把烙餅放到桌子上,一邊說道。


  劉大海點頭,劉小北也沒說什么,不過稍后,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他下午還打算上山去找趙小梅呢?想到了這里,他說道:“媽,咱不能上午去嗎?”“上午?為啥呀,上午打算去一趟集市呢。


  ”趙香琴說道。


  “但是上午涼快啊,到了下午更熱。


  ”劉小北說道:“這么大熱天,下午去了會把人熱壞的。


  ”“小北他媽,小北說的不錯,要不我們吃過早飯就去吧,上午涼快一些,下午的真是熱死個人。


  ”劉大海也是說道。


  趙香琴想了一下,說道:“那行吧,上午就上午,反正去集市買的東西也不重要,以后再說吧。


  ”幾個人吃過了早飯,簡單的收拾一下,就拿著鋤頭下地了,走出村口的時候,劉小北碰到了村長老婆 王蓮花


  王蓮花正和村長在村口說的什么?村長騎著摩托車好像是要出村辦事情。


  王蓮花看到劉小北的時候,臉色變了變,村長不注意的時候,投過了一個可憐的眼神。


  劉小北看明白了,王蓮花的意思是千萬別說出她和趙二愣的事情。


  劉小北沒說什么,和村長以及王蓮花擦身而過,劉大海確實巴結的和村長說道:“村長要出門啊?”“嗯。


  ”村長愛答不理的應了一聲。


  劉大海還是笑的很賤,一邊對村長笑著出了村子。


  劉小北看到這一幕,內心很是不爽,他特別不喜歡像劉大海一樣巴結人,尤其像村長這樣的官。


  到了花生地里面,里面的野草真的是非常的多,趙香琴看了一眼,無奈的說道:“趕快干吧,天兒會越來越熱,我們抓緊干完,趁涼快趕快回去。


  ”劉大海拿出了煙袋,一邊裝煙,一邊說道:“走這么遠的路,先喘口氣兒,我先弄一鍋,抽完了再干。


  ”趙香琴給了他一個白眼,自己下地先干了。


  劉小北這一點倒是隨劉大海,拿出了一支煙,先點了一支,抽完了,才下地開始干活。


  三個人抓的也挺緊,上午接近11點的時候,終于是把地里的草弄完了。


  這時天氣已經熱得不行,三個人抓緊回家。


  在村口的時候,劉小北竟然發現,村長老婆王蓮花還在那里,不過現在,村長已經不在了。


  王蓮花沖他擠眉弄眼,好像是有話要對他說。


  劉小北由于年輕走得比較快,現在走在最前面,把劉大海和趙香琴遠遠的丟在了后面。


  看到王蓮花這個樣子,他眼珠轉動了一下,假裝腳拐了一下,開始在路旁彎下腰,脫下鞋來查看。


  很快劉大海和趙湘琴追了上來,趙香琴關心的問道:“小北你怎么了?”“我這鞋墊好像扎了東西,你們先回去吧,我弄一下很快就追上。


  ”劉小北說道。


  “你可快點兒的。


  ”劉大海說了一聲,招呼著趙香琴先回家了。


  果不其然,等劉大海和趙江琴走了之后,王蓮花湊了上來,在劉小北旁邊路過,稍微停了一下,一個很小的聲音傳進到了劉小北的耳朵里:“小北,今天中午我去我原來的小屋找你。


  ”王蓮花就留下了這么一句話,然后就扭動著細腰回了村子里。


  劉小北摸了摸下巴,心里琢磨著,王蓮花找他做什么?難不成真的是要陪自己一個手機?這個她舍得嗎?一個手機聽說要大幾百塊上千塊呢。


  想了片刻,他也沒想明白王蓮花這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干脆不想了,點了一支煙,一邊抽著,邁著大步回家。


  到了家里,趙香琴正在做飯,對著他說道:“趕快洗吧,洗把你身上的泥土,一會兒吃飯。


  ”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5713497.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8349794.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461185.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3587944.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6378063.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288977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6506067.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1839566.html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6105388.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6039908.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