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av 宮地 奈々

av 宮地 奈々


新聞網01月03日報道 聽了他的城市居民口音。


  在午夜去你自己的山谷偷山谷是絕對不可能的。


  你為什么捏錯人?仔細看看,啊!他真帥!她的臉火辣辣的,她的話也不自覺地軟化了。


  你為什么要鉆山谷?我是專門用來撿苞片的。


   一條位于一片 苞谷地之間的泥路上,(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四周高峰連綿起伏、茫茫群山巍峨。


   夜晚,皎潔的半弦月,猶如碎銀一般灑落,沐浴在人的身上一掃白日的炎熱反而帶著沁骨的冷意。


  躲在樹梢上的知了領著荷塘里的蛤蟆混著在山間、田野、農舍間,肆意穿梭的夜風,大聲作響。


  弄的將趕了一天路的 陸旭心里一陣煩躁。


   更可氣 的是三天才一趟去興 水村的班車,還在半道上熄火,這簡直讓陸旭罵娘的心都有了。


   奶奶滴,還好自己以前在部隊時參加過不少急行軍,要不然,這一路走下來,好不累死啊! 如果不是為了取回外婆留給自己的遺物,陸旭說什么也不會跑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真他媽的晦氣! 陸旭一邊腹誹,一邊借著月色趕路,望了眼那泥路一直延伸到山邊無盡的黑暗處,他頓時就有種無力感。


  這伸手不見五指的,他從沒步行去過興水村,靠著沿路向鄉親問路才走到這兒。


  這時辰再往前走,恐怕只得找鬼問路了。


   正當他犯愁的時候,遠遠的聽見一聲聲兇猛地狗吠。


  隔著被夜風吹起層層麥浪的苞谷地、尋聲望去,有一盞燈光從一戶人家的窗戶、散發出柔和的光、向著無盡的黑夜擴撒。


  陸旭心中一喜,總算是找到今晚落腳的地方了。


   他急忙跳下了苞谷地,苞谷差不多有他半個人高,憑著從苞谷的縫隙里泄進來的月光,他深一腳淺一腳的往那戶在黑夜里給了他希望的燈火人家走去。


   隨著他的走進,那狗吠的聲音叫的整耳欲聾。


   猛地,腳被夾住、一陣陣錐心的疼,讓他瞬間臉色蒼白,額頭上滲出細密的汗珠。


  陸旭疼的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借著朦朧的月光一看、腳被一個像是 獸夾的東西給夾住了,還好他穿的是部隊發的陸戰靴,要不然這如鯊魚利齒的鐵刺可就刺到肉里去了,不殘廢也得養上十天半個月。


   呵呵!看老娘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敢偷老娘的苞谷!欺負老娘 孤兒寡母是不是? 一個尖銳的大嗓門女聲夾雜著震耳的犬吠聲、隨著陸旭眼前的苞谷晃動,越來越近,一個三十上下的 女人赫然的出現在他眼前。


  雖然看不清樣貌,但是月光卻是毫不吝嗇的將她傲人的胸脯、纖細的腰肢,長長的退勾勒了出來。


   唉,我想你是誤會了。


  我是去興水村路過這里,走的累了想抄個近道這才走進你家的苞谷地。


  陸旭也不管站在面前居高臨下的女人能不能看見自己的笑臉,強忍住腳下的痛臉上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趙春燕是遠近聞名的村里一支花,姿容出色,但卻是個寡婦,平日里村里的二流子啥的可都調戲的緊,自己心里也清楚現在孤兒寡母的,沒了依靠,生活在村里著實低調的很,但最近也有些二流子欺負她孤兒寡母的,經常偷她家里的苞米,所以才在苞米地了放了夾子,沒想今夜卻夾錯了人。


   女人一聽他的口音是順正的普通話、聲音好聽的像是電視里播新聞的一樣,你不是我們這兒的人? 她驚訝的看著被自己放的獸夾,夾住腳的陸旭,心道,聽著他口音就是個城里人!絕不可能吃飽了撐著大半夜跑到自家苞谷地里偷苞谷。


  怎么就夾錯人了呢?再仔細一瞧,呀!這人長得真是俊!她臉上一熱,說出的話不覺地就柔和了下來,你好端端的干嘛往苞谷地里鉆啊?我這可是專門用來夾偷苞谷的。


   唉,這事都怨我,只是你能先幫我把這獸夾給取開嗎?陸旭腳上的獸夾越來越痛。


   你看我!女人一拍腦門,急忙從褲兜里掏出鑰匙,猛地俯身蹲下,一大片雪白,優良的事業線沖擊著陸旭的整個視線。


   陸旭在部隊里一呆就是七八年,這七八年里連只母豬都很少看見更別說是女人了、還是這么有事業線的女人,他下意識的咽了口口水、不知道摸上去是什么感覺。


   大兄弟,你可不要怪我啊,看你這腳怕是傷到肉了吧?女人麻利地將他腳上的獸夾拿開,支支吾吾地道,要不你今晚就到我家休息一晚再趕路? 陸旭還在想怎么說服讓眼前的女人收留自己一晚,現在別人主動提出他自是不會拒絕,爽快地道: 那就麻煩你了。


   不麻煩、不麻煩,大兄弟你去興水村怎么不坐班車啊?這里離興水村還有一天的腳程呢。


  女人邊說著邊扶陸旭起來,手一碰到他的 手臂,心里一顫,好結實的手臂。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5日電之前營造的輕松愉快的氛圍,隨著那一抹粉色春光消失殆盡,空氣中彌漫著尷尬的情愫。


   過了一會, 趙立晨實在是有點忍受不了這尷尬了,于是就首先 說道:來的時候,劉夫人說你 身體不太好,我想問一下你哪里不好了? 聽到這話,高媛臉上的尷尬意味就更濃了,雖然在此之前她已經做好的充足的心里準備,但是此時此刻她卻怎么也無法面對一個陌生男人說出自己的難言之隱。


   見高媛不說話,趙立晨也就沒有拐彎摸,直奔主題道:我是性心理醫生,主要治療的就是這方面的問題。


  你不用感到尷尬,也不用有什么后顧之憂,為患者保密是我們的首要職責。


  對于我們醫生來說,性疾病醫生和一般的臨床門診一聲沒有什么區別。


   說是這么說,但是真要讓她徹底的放下心里負擔,她還真就做不到,嘴長了幾次都沒有把話說出口。


   看高媛有了想說的沖動,趙立晨就繼續說道:醫生對于病患做到兩個字足以,那就是負責。


  而病患對于醫生,也只需要做到兩個字那就是信任。


  你不愿意告訴我你的困惱,那就是不信任我,對于一個醫生沒有信任那就等于侮辱。


   沒有,我沒有這個意思。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只是……只是我……我真的不好意思開口。


   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稍稍停頓了一下說道:&ldqu(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o;嗯,那好吧。


  采取我來問,你來答的方式。


   高媛沒有說話,既沒有 點頭否定,也沒有搖頭拒絕。


  一般這種情況,趙立晨都是認為默認接受,所以他就沒有再問什么,直接就切入了主題。


   你是不是對性愛房事沒有任何的想法和欲望? 高媛猛的抬頭看了一眼趙立晨,似乎對于他的猜測感到很驚訝,但是隨即頭又低了下去,過了好一會才咬著嘴唇 點了點頭。


   哦,既然是這樣,那就簡單了。


  我只需要給你做一下身體 檢查,就可以確定病癥在什么地方。


   身體檢查?高華一聽猛的一下子抬起頭,看著趙立晨道,要脫衣服嗎? 趙立晨微微點了點頭,用一種很理所當然的表情看著高媛說道:當然,一般這種情況下首先是要看看是不是身體有沒有問題,如果身體沒有問題那就進行相應的心理治療。


  這是必要的過程。


   一聽說是必要的過程,高媛頓時就尷尬了起來,檢查就意味著要全部脫光,除了已故的丈夫以外,她從來沒有在第二個男人面前裸露過身體。


   趙立晨一看高媛臉上的表情,他就能猜到高媛心里想的是什么,所以他就繼續說道:你可能覺得難為情,那是因為你把我當成了一個男人,并沒有把我當成一個合格的醫生,對我沒有做到必要的信任。


  你知道這對一個醫生來說意味著什么嗎? 高媛一聽,連忙解釋道:不不,趙醫生你誤會了,我不是不信任你。


  我……我只是不好意思…… 趙立晨接過話道:哪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只要從心里當我是個醫生,就不存在什么不好意思的。


  我跟普通的門診大夫沒有什么兩樣,只是負責的病患人群不一樣而已。


  你說我都來了,你不愿意,這讓我怎么給劉夫人交代啊。


   可是……可是話是這樣說,但是我……高媛在做著相當強烈的思想斗爭,但是不管她在心里怎么勸說自己,都 沒有辦法做到一絲不掛的讓趙立晨檢查。


   這時趙立晨深深的吸了口氣道:既然如此,那么好吧。


  你不肯讓我檢查,我也沒有辦法繼續給你治療。


  那如果沒有什么事情,我就先走了。


  說句實話,今天我感覺很不好,早知道你這樣,就算我欠劉夫人再大的人情我也不會來的。


   說著趙立晨就提起來建議的出診箱就要抬腿走人,沒轉身的時候是一臉的嚴峻,但是轉身之后他卻在默默的倒數。


  從病患心理學的來看,他斷定高媛一定會出言挽留。


   事實證明,趙立晨在大學時候的努力沒有辦法,就在他數到5的時候,高媛突然叫住了他。


   等等趙醫生,我檢查我檢查。


   趙立晨竊笑了一下,不過再轉過身的時候,臉上卻變成了無比的嚴肅,他看著高媛說道:你確定可以讓我檢查? 高媛遲疑了一下,然后重重的點了點頭道:嗯,我確定。


   趙立晨深深的出了口氣,然后點了點頭道:好,那就開始吧。


  是在這里,還是在其他地方? 本來高媛想說在這里吧,但是一想在這里的話她就得當著趙立晨的面脫衣服,那就跟脫衣舞娘沒有什么兩樣了,于是她就說在臥室。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好,那就在臥室。


  你去準備一下吧,準備好了叫我。


  你進行過婦科檢查吧,知道以什么樣的姿勢檢查吧? 一說到這,高媛這腦海里面頓時就浮現出了她去婦科體檢時的情形,這臉頓時就紅到了脖子根。


  她丟了下了句知道,然后就逃似的沖進了主臥。


   高媛進了主臥之后,好半天都沒有什么動靜,對于趙立晨并沒有任何的表示,就只靜靜的等著。


  這時候千萬不能著急,這越是著急越容易弄巧成拙,必須要有足夠的耐心才行。


   終于十分鐘之后,高媛才低低的喊了一聲準備好了,可以進去了。


   于是趙立晨就戴上口罩,拿著出診箱走進了高媛的臥室。


   臥室的布置很溫馨,粉色的基調給人一種曖昧的溫暖。


  因為拉著窗簾沒有開燈,臥室里面有些昏暗,所以更讓人有種止不住的魅惑。


   不過趙立晨并沒有心里關心這些,此時此刻他的注意力完完全全的集中到了此時赤裸的高媛。


  于是他就無聲的加快了腳步,穿過我是的小走廊。


   然而看到躺在床上的高媛,趙立晨禁不住笑了起來,因為她居然用枕巾蓋著了自己臉。


   雖然看不到高媛的臉,但是這對趙立晨來說卻是是件好事。


  因為這樣他就可以肆無忌憚的去看她那白皙的身體。


   我開燈了。


  趙立晨看著昏暗中下面一絲不掛的高媛說道。


   別……別……高媛一聽斷然拒絕道,別開燈好? 趙立晨禁不住淡淡笑了笑道:這不開燈怎么能行呢,光線太暗了,我沒法檢查啊,再說了你蒙著臉開不開等也都無所謂的啊。


   高媛沉思了一會,然后語氣中略帶無奈的說道:好吧,那你開燈吧。


  但是一會檢查完了,你先把燈關上再走。


   趙立晨點了點頭道:嗯,好。


   說著他就把燈給打開了,高媛那白皙身體頓時就完全暴漏在趙立晨的面前,在那一瞬間他整個人都愣住了…… 高媛并沒有按照趙立晨所說的按照女性體檢的姿勢躺著,而是夾緊雙腿平躺在床上,她的那一對白如水玉般的雙腿繃得很緊,掩蓋了她身為女性的所有私密。


   趙立晨伸出手,放在高媛的膝蓋上,輕輕的拍了拍道:放輕松,把腿打開我才能給你體檢。


   高媛沒有說話,沉默好一會,緊繃的腿才慢慢的放松了下來,然后顫巍巍的打開了。


   終于完完全全的顯露在了趙立晨眼前,和他料想的一樣,完全是嫩白色,即便是應該變黑的地方也只是有點泛紅而已。


   趙立晨把高媛的腿慢慢的打開到合適的角度,她那如同玫瑰一樣的瞬間就在趙立晨的眼前打開了。


   因為床有點低矮,所以趙立晨就走到床頭拿了一個枕頭過來,想要墊在高媛屁股下面以方便檢查,然后他的手剛碰到高媛的腿時候,她身體猛的一抖,很是緊張的說道:你……你要干什么? 趙立晨淡淡一笑道:你這床太低了,我想墊高一點方便檢查。


  你這么緊張干啥?我想你叫劉夫人叫劉姐,你們的關系應該匪淺吧? 聽趙立晨這么一解釋,高媛的緊繃的身體一下子就放松了下來,她頭微微點了點道:嗯,我跟劉姐認識了很多年了。


   既然你們交情不淺,她應該不會害你吧。


   高媛這語氣頓時就有點變了,你這話說的,我和劉姐那是親姐妹,她怎么可能會害我。


   趙立晨揚了揚眉毛,淡淡笑了笑道:那劉姐會把一個沒有任何職業操守的醫生介紹給你嗎? 這……高媛頓時語塞,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趙立晨沒有再糾結這個問題,而是語氣清淡的說道:把臀部抬起來,我把枕頭放下去。


  你如果想快點結束這一切,只有放輕松配合我,才能夠盡快的結束檢查。


   高媛這次沒有什么抗拒,直接順從了趙立晨,很聽話的把屁股給翹了起來。


   雖然很順從,但是這并不代表就做的夠好,她抬起來的高度根本就沒有辦法把枕頭塞進去。


   這次趙立晨就沒有再客氣,直接一把抓起高媛的臀部往上一舉,在他的手碰觸到臀部的瞬間一種難以名狀的溫柔從指間頓時就傳遍全身。


   這富貴人家的女人就是不一樣,這皮膚都細致的讓人不敢相信,用吹彈可破絕對不是夸張。


   啊……高媛禁不住低低的叫了一聲,但是她還沒有來得及說什么,趙立晨就已經把枕頭塞了進去,同時手也跟著抽了出來。


   經過剛才的小插曲,高媛的又把腿給閉合了。


  于是趙立晨就伸出手扶著她的雙膝,然后直接打開,這次他也很果斷,沒有絲毫的拖泥帶水。


   那神秘的部位再一次的在趙立晨面前綻放,雖然已經第二次綻放,但是對他造成的視覺沖擊,依舊是相當的震撼,心頭變得一陣火熱…… 不過從看到高媛下身開始,趙立晨就沒有看到她的 敏感點在哪里,找不到敏感點那是肯定沒法治好高媛的性冷淡了。


   趙立晨有點著急了,因為但凡是個人,她只要是個正常機體那就有敏感點。


  所以先檢查再說,敏感點一會再找! 就在趙立晨的雙手放開高媛的雙腿,準備要仔細尋找的時候,高媛的雙腿突然下意識的閉合了。


   你這樣不配合我,我根本沒有辦法體檢。


  說著趙立晨就重新把高媛的雙腿分開到合適的角度道,保持這種姿勢不要動,你只有配合我,我才能盡快幫你完成體檢。


   高媛什么話都沒有所說,很聽話的照做了,在趙立晨的雙手離開她的腿的之后,非常嚴格的保持著角度不變。


   見高媛的腿沒有再動,于是趙立晨就手放在了她的大腿根部,聲音沒有任何感情色彩的說道了一句有可能會有你不想有的感覺,稍稍忍耐一下。


   趙醫生,我身體是不是真的有什么問題啊?你檢查了這么長時間? 趙立晨噢了一聲道:沒……沒有。


  我只是檢查仔細了一點。


   高媛胸脯很明顯的沉了下去,過來一兩秒鐘,她繼續說道:那我身體有沒有什么問題? 趙立晨覺得不能再玩火了,他怕自己真的失去理智,控制不住自己。


  畢竟高媛現在是把自己蒙著的,他要是想做什么,高媛根本就沒有機會阻攔。


  這樣一旦沒了理智,那就會鑄就難以彌補的大錯。


   對于滿足欲望和失去性命,就算是命不久矣的人,也不會選擇用剩下的時光換取一時的暢快。


   于是趙立晨說道:下面沒有什么問題,很正常。


  下面我還要做進一步的檢查,請把你上身的衣服脫掉。


   脫掉上身?高媛有些無法理解,因為檢查的是性冷淡問題,性冷淡應該是下身和上身有什么關系? 不過雖然心里有些納悶,但是她并沒有提出異議,畢竟下面都看的清清楚楚了,而且還用手掰開了,那看看這上身又有什么。


   于是高媛就慢慢的揭開她特意換的長袖,長袖被掀開之后,高媛沒有拖泥帶水猶猶豫豫,直接把帶子揭開,然后把內衣直接拉了上去。


   高媛雖然喪夫,但是她的年齡并不大,所以這身體依舊年輕,歲月沒有在她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跡,因此那雙峰盡管高聳,盡管沒有了內衣的舒服,但是也就翹楚沒有外擴下垂的意思。


   和她的下身一樣,她那高高凸起的關鍵也是粉紅色的,緊緊是外圍有些淡淡地暗紅,其他的全都是鮮嫩的粉色。


   在那兩抹粉色剛顯露在趙立晨眼前的時候,高媛的手就停止了。


   從始至終,趙立晨都沒有在高媛身上找到敏感紅點,這就讓他有些不解了,這女性的身體敏感點分布的部位都已經看了,怎么會沒有敏感點呢? 脖子以上的部位之前都是暴露著的,根本沒有發現紅點。


   難道說她的敏感點在脖子和胸脯之間的位置? 想到這,趙立晨就沒有再猶豫,直接就把手按了上去…… 在趙立晨的手碰到高媛時,整個人也都跟著酥麻了起來。


  從他上高中第一次談戀愛開始,他一共摸碰過三個女人的胸,每一個讓他有這種如觸電般酥麻的感覺。


   那么重酥麻感覺的誘惑,對于趙立晨來說絕對是致命的誘惑,所以在指尖碰觸到高媛的瞬間,手就禁不住揉了一下…… 高媛冰冷的聲音瞬間擊碎了趙立晨的邪念,語氣很森冷地說道:你這是在檢查身體? 這嚴厲的聲音瞬間就把趙立晨從欲望的漩渦之中給拉了回來,他猛地震了一下回過神來,但是他手上的動作并沒有停,因為他知道這一旦要是驚慌失措的停下來,那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后果絕對不堪設想。


   這劉夫人一個電話能讓平日里牛逼沖天的科室主任點頭哈腰,更能一個電話然那個他趙立晨從此再無翻身之日。


   所以他非但不能停,反而要摸的更大膽一些,有時候將錯誤進行到底才是走向正確的唯一方式。


   于是趙立晨就更加變本加厲地揉搓了兩下,那節奏和力度明顯的就是一個男人在調戲一個女人,高媛僵硬的身體一下子就軟了下來。


   和他之前斷定的一樣,高媛的敏感點果然在脖子和胸部之間的部位。


  怪不得她會是性冷淡,正常男人那里會對這個地方有性趣呢?這才放開她的胸,那后把內衣使勁往上一拉……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5986969.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212738.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3441725.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167131.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3251877.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4212595.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8917736.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6762786.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519898.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8665622.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