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hitomitanakauncensored

hitomi tanaka uncensored


苏春儿是不是把我当成了胡汉升的替代品,这一点不得而知,天才晓得,苏春儿心里才最明白。


  一早上班,我俩腿发软,四肢无力,耷拉个膀子,昨夜嗨过头。


  “ 师傅,您这是咋了,昨晚干啥去了,被人煮了啊?” 小诗年纪小,猜出一二。


  “笑什么笑,赶紧该干啥干啥去,没见过煮熟的螃蟹啊,更好吃。


  ”我不敢回忆昨晚发生的一切。


  一夜的缠绵,那可真是惊天地泣鬼神,恐怕神仙都要羡慕不已,被女人滋润,一时间我来了动力,打起百倍精神投入工作。


  得闲时候,我特意找了家牙所镶了俩大烤瓷金门牙,这广告说得真是不无道理。


  牙好胃口就来,今后吃苏春儿做的饭菜会更香。


  眼看快下班,小诗兴致勃勃地跑来办公室找我,“师傅,你那软骨病好了没,用不用我帮您按按摩。


  ”小诗用那古灵精怪的小眼睛盯着我大腿看。


  我立马收紧腿,紧忙拒绝这‘好意’,“不用了,我都好利索了。


  ”鬼晓得这丫头又打什么鬼主意。


  “小诗,有事吗,快下班了,没事我得赶紧 回家,我还有事。


  ”我着急夹着公文包要回去见苏春儿。


  “唉,师傅,别急着走吗,再多陪我一会,我有要事要跟你商谈。


  ”小诗忙用胳膊拦住我的去路,一本正经。


  “要事?你能有什么要事?化妆品不够用了,还是看上哪个名牌包包了,要我借钱给你,说吧,多少,师傅我解囊相助。


  ”我毫不犹豫掏出钱包要拿钱给她。


  “不是借钱,而是要借你这个大活人。


  ”听得我一愣一愣的紧忙往回缩,竟然要借我这个人。


  “师傅,难道您忘了,当初您托我出卖色相帮你搞定那胡汉升的广告合同,先前可是口口声声说事成之后会答应我一个条件,什么条件都行的。


  我不管,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小诗拉着我的西服衣襟摇来晃去撒娇。


  “你不说,我真忙得把这事儿给忘脑后了,对,我说过什么条件都成,请你吃啥好吃的,小馋猫。


  ”我义正言辞(性插故事)。


  “那就好,那我就提条件喽,不是请吃饭这么简单。


  ”小诗骨子里都透着兴奋。


  “条件就是:你当我男朋友。


  ”小诗这话一出,我俩腿发软的毛病又犯了,瘫坐在转椅上转了好几圈,可怜巴巴地抬头望着她。


  “丫头啊,别跟师傅开这种国际玩笑,看给你师傅吓成啥样了。


  ”小诗噘着小嘴,倔强地凑过来。


  “我就是喜欢你,师傅,从我刚到这公司来,我就开始注意你,你和其他上司不一样,你英俊洒脱,干练细心,你是我要的职男暖男类型。


  ”“丫头,我一直把你当徒弟,当好同事,好助手,当小妹妹看待,别再闹了,好不好?”我眉头紧锁,无奈板起脸来。


  小诗有些失落,她随即来了个鬼主意:“你要是不答应当我男朋友,否则我把就你和瀚森广告公司合同的事抖搂出来。


  ”小诗拍着桌角威胁。


  我错愕,这可如何是好,甩不掉这暗恋狂了。


  “唉,真是拿你这丫头没办法。


  ”还以为小诗就是胡闹一阵玩玩假扮男女朋友的游戏,新鲜一段时间她也就放过我了,我就随口答应了下来,为此小诗兴奋好一阵。


  小诗歪个小脑袋,灵机一动。


  “既然是谈恋爱,那就先从吃饭、看电影开始吧,明天晚上我约你去吃饭看电影如何?不要迟到哦。


  ”既然承诺人家了,不能说话不算数,我只好硬着头皮硬撑下去。


  当晚到家,苏春儿迎上来帮我换鞋,“ 韩哥,今天公司遇到什么趣事没有?”我思虑了半天。


  “哦,有的,公司一个小丫头要跟我合作个游戏,我觉得挺逗的,就陪她玩玩。


  还有明天我会晚回来一会儿,有应酬。


  ”我边换鞋边若无其事地回应苏春儿。


  “小同事都爱玩,我公司的那几个姑娘也是这样,想一出是一出。


  ”苏春儿笑笑,便去准备晚饭。


  是什么游戏我没敢跟苏春儿说明,我怕她多想,我又怕出误会。


  第二天下班。


  小诗早早在停车场门口 等我,见我下来兴冲冲上来搂我的胳膊,“师傅,不,韩哥,今天约会第一天,咱们吃什么好呢?”我脑袋上一个大叹号,约会?谁答应她约会了,我只是答谢罢了,“这样,你说了算,我请你。


  ”我会生一笑。


  “那就吃顿火锅吧,这天吃着热乎,心里也暖和。


  ”小诗手部的力道加紧几分。


  吃完饭。


  小诗硬拉着我去了附近电影院,其实我那时只想早早回家,怕苏春儿在家等我,我也不知道苏春儿会不会等我,还是我一厢情愿罢了。


  放映间里,小诗拿着纸巾哭得稀里哗啦,爆米花洒一地,泪一把,鼻涕一把的。


  哭得跟个小野猫似的,这是被电影感动了,我很是无奈,联想到苏春儿等急了会不会也为我掉眼泪。


  “女人啊,泪腺就是浅,这样的泡沫电影也能哭个泪人似的,哥服了你了。


  ”我递给小诗一片纸巾逗她。


  “你个粗枝大男人,懂什么,电影里叫真爱,我这是有感而发,难道你们大男人没有为什么事情流过眼泪?”小诗这一句,问得我百感焦急。


  我只为一个女人伤感过,那就是苏春儿。


  翌日晚上。


  我又没抵制住小诗的软磨硬泡,只好答应下班后陪她去二十四小时商业街逛逛,最后小诗买了一大堆衣服鞋子,这还不算完,又买了一大堆零食。


  我真是服了小诗,还跟个孩子似的长不大,平时吃这么多,也没见她胸上的飞机场挺起来。


  大包小包的替小诗拎着新买的物品,我上下大喘气。


  “小诗,买这么多 东西,这回该满意了吧,我帮你把东西送回家吧,我就回去了,我家里还有事。


  ”我心里始终惦记着苏春儿,她一定在等我吃饭。


  等我刚把东西送回小诗家楼上要走,小诗又说肚子饿得咕噜叫没法睡觉,非要吵着要我陪她去吃东西:“不嘛,不嘛,韩哥,你再陪我吃夜宵去。


  ”今天我真是有点疲乏,被小诗这么一折磨脑血栓都快犯了,最后实在没辙也拉不下脸皮,只好答应。


  小诗边夹牛排边往我碟里送,娇媚地问我:“韩哥,我可爱不?”“可爱,为什么这么问呢?”我边叉牛排边无意识地回应。


  “韩哥,你喜欢我吗?”这个问题问的我措手不及,叉子上的牛排都紧张地差点掉落,我犹豫片刻。


  “喜欢啊,可爱的女人,男人都会喜欢的,不过我这种喜欢只是对妹妹的那种喜欢之情,你别高兴的太早。


  ”我极力解释,表明我的意思。


  小诗看起来有点不高兴,“喜欢就是喜欢,还狡辩。


  ”“你看这食物都怕你了,我能不怕你么,快吃吧,我真该回家了。


  ”我根本没心思吃什么夜宵,心里只惦记着回家,苏春儿是不是早就准备好饭菜等着我了,我电话没电了,也打不成电话告诉苏春儿一声吃饭不用等我,又不能借小诗的电话,我怕小诗口无遮拦再穿帮惹出麻烦。


  小诗一门心思地给我倒酒,想把我灌醉,她却只喝橙汁,我推脱不来,一杯又一杯。


  视野渐渐迷糊起来,吃完饭,我晃晃悠悠被小诗扶上了车,小诗没喝酒,她开车。


  小诗拍怕我的肩膀,提高了亮嗓,温柔地问:“韩哥,你家在哪儿,我开车送你回家。


  ”我糊里糊涂地也不知道怎么告诉她的,最后,小诗真把车开到我住的公寓小区楼下。


  小诗使劲摇晃我的脑袋,“韩哥,咱到家了,你醒醒,醒醒啊……”见我这副模样,小诗按住我的下巴,凑到我的唇上就是一顿乱亲,我迷迷糊糊的还以为是苏春儿亲我,鬼迷心窍迎合上去。


  这一亲不要紧,被下来等我的苏春儿撞个正着,苏春儿见我一直没回家,电话也打不通,以为我出了什么事情,焦急地到楼下等,却看见我不想让她看见的这一幕。


  二话不说,苏春儿快步上去打开车门。


  “给我出来! 韩潇,她是谁?”我迷糊得已经不醒人世,半睁着眼,耷拉个脑袋,“春儿,是你啊。


  ”小诗回过头去一愣,不是好气地质问:“你谁啊你,坏我好事?”“我是韩潇的 老婆,你又是谁,竟敢勾引我老公!”苏春儿也不相让。


  小诗这下更傻眼了,“老婆?韩哥啥时都出个老婆,我公司都知道韩哥是单身,你从哪冒出来的 狐狸精?我是韩潇的女朋友,怎么着?”“你才狐狸精呢,反正我是韩潇的老婆!”苏春儿一点不逊色。


  说罢。


  苏春儿要拉我的胳膊带我回家,小诗硬抢不成,只好作罢。


  等回到家中,一关门,苏春儿把我推到沙发上,气冲冲地在旁生闷气,随手拿了杯水泼到我脸上,当时我就清醒了。


  “春儿,我怎么到家了?”我盯着苏春儿那胸前深邃的沟渠。


  苏春儿双臂交叉提高嗓音:“你还有脸回来,那狐狸精是谁?是不是,我坏了你们的好事?”“狐狸精?哪个狐狸精?”我左思右想,恍然大悟。


  我才回忆起先前发生的事情,小诗刚刚强吻我,被苏春儿发现。


  当务之急,是跟苏春儿解释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苏春儿怒气未消,甩开了我的手。


  “春儿,你这是在吃醋么?”其实我看苏春儿这副气样,心里倒是特别开心,这代表苏春儿还是在意我和其他女人近乎的。


  “我没有。


  ”苏春儿还在强言狡辩,把脸转过去背对着我想掩饰她的心虚。


  我头晕的厉害,瘫倒在沙发上,苏春儿忙去扶我的脑袋,我就知道她是关心我的,不然也不会这么晚了还在楼下焦急地等我。


  “你跟我说明白,那狐狸精到底是不是你女朋友?”苏春儿眼神中明显带有怨气。


  我回了个苏春儿期待的答案:“不是,她是我的徒弟,我始终只把她当妹妹看待,可她说喜欢我。


  春儿,你别多心,今天只是喝多了而已,其实我的心里一直装的都是你,你知道么,我爱你!”苏春儿的眼睛湿润,掰着我的下巴,嘴唇就上来了,她从牙缝里挤出三个字:“我知道。


  ”我的心也瞬间融化。


   孟婉晴呢,是一家私立高档医院的小护士,也算是沾了她的光,来到城里无事可做的 老李,跟着应聘去了医院,当起了保安。


   每天跟她一起上班、下班。


   孟婉晴身高172cm,模特身材,长得特别漂亮,以前在卫校读书的时候,就是数一数二的大美女,她特别喜欢打扮,穿衣也很时尚,她最满意的部位就是自己的上围了,经常穿着白色衬衫不扣纽扣,露出一大片雪白。


   李国富这几年 一直在压抑着自己,因为老婆的去世,他内心极为内疚,忍了差不多有三年多的时间。


   可如今每天跟如此漂亮,性感的女人,几乎二十四小时都待在一起,一颗枯萎的心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这几天,每天晚上,老李都睡不着,做梦都是梦见跟孟婉晴弄那事儿…… 搞的每天早上孟婉晴打扫卫生,看见老李床底下一堆卫生纸,都脸红,不好意思。


   老李好几次偷偷 窥探她,差点没忍住跟饿狼一样扑上去,但理智却让他不敢乱来,这颗躁动的心一直都在压抑着。


   这天傍晚,两人下班回家,从菜市场买了点菜, 进了厨房打算烧菜做饭。


   孟婉晴进了家门,就去了厨房,系上围裙。


  李国富也脱了保安服,穿着一件大黑背心,换上半腿长裤,跟着进了厨房,帮着洗菜。


   三伏天,实在太热了,厨房里温度本来就高,忙的热火朝天的孟婉晴穿的特别单薄,简单的一个小衬衫, 里衣进了厨房就偷偷扯掉了放在 卫生间里,小衬衫下面系着围裙,胸前的扣子也没系上,露着一大片雪白,老李微微一抬头,都能看见里面诱惑的春景。


   下面呢,也只穿着一件很短的小裙摆,黑色丝袜也脱了,一双修长的白嫩美腿,在老李的面前晃来晃去,老李哪还有心思洗菜啊,注意力都在孟婉晴身上,喉结处不断耸动着,口水一口接着一口。


   洗好大白菜,接着开始剥豆米。


   孟婉晴一直在厨台忙碌,老李眼珠子时不时就往上瞟,透过小裙摆,一眼就能看见里面粉色的底裤。


   底裤上竟残留着丝丝水痕,也不知道是出汗还是什么水渍! 老李老脸一红,总忍不住往里窥探,看到后面,他终于忍不住了! 孟婉晴性格特别温柔,贤惠,老公常年出差,跟老李在家单独相处,平日对他悉心照顾,压根就没想多,所以在他面前,穿衣打扮也没讲究太多。


   因为天气很热,厨房里面温度又高,孟婉晴炒了一个菜后,有点受不了了,急忙挽起袖子,扯了扯围裙,将衬衫的扣子又解掉了一颗。


   刚一解开,里面一对雪白的尤物,直接窜了出来。


   老李看的眼珠子都浑圆了,这,这,这也太大了吧,至少有G罩杯! 这么丰满,自己儿子可真幸福死了哟。


   孟婉晴炒着饭菜,微微转身,正好老李剥完豆米打算起身。


   一眼就瞄到了她胸前傲人的家伙,随着她炒菜时的动作,上下起伏。


   老李当场就看呆了,眼珠子都浑圆了,呼吸立马就急促了几分。


   孟婉晴转了下身子,突然看见老李的眼睛一直在盯着自己看,微微低头,才发现自己走光了。


   圆润的小脸蛋绯红一片,特别羞涩,她是一个特别善解人意的女人,当即也没有揭穿老李。


   反而不动声色,化解尴尬道:叔叔,豆米剥好了,你就去洗一下胡萝卜吧,今天晚上云峰回来,我得好好烧一顿美味…… 老李这才回神,应了声,便去洗胡萝卜了。


   孟婉晴趁着老李转身之际,赶紧偷偷的将衬衫的纽扣系上了一颗,然后继续炒菜。


   老李在她右侧洗起了胡萝卜,可眼神依旧时不时的偷看她丰盈的翘臀,还有那双性感至极的大长美腿。


   越看,他越受不了。


   但他心底清楚,孟婉晴可是自己儿子的女朋友,怎么能有这么龌龊的想法呢? 天啊,可虽然顾忌,但思想是无法控制的,他的反应越加强烈…… 好不容易洗完了胡萝卜,装进了菜筐里,放在了孟婉晴旁边。


   完事后,就赶紧从厨房里走了出去,冲进了卫生间,赶紧将裤子给褪去,准备让自己冷静冷静。


   因为待会儿自己儿子马上就要回家了。


   要是一直这样,被儿子看见那多尴尬啊。


   但老李在卫生间折腾了十几分钟的时间,冷水一直在浇灌,但怎么也降温不了。


   哗啦啦。


   冲洗了半天没有成效,老李实在没辙了,只好尝试自己释放一波了! 刚开始弄了一阵,一双干巴巴的大手,弄得一点感觉都没有,但很快他发现在洗澡池旁边的篮子里面,放着是孟婉晴下班回来脱下来的里衣。


   他毫不犹豫的抓了起来,仔细端倪了一番,放在鼻子边上闻了一圈,可真香啊…… 老李手捧着里衣,两眼放光,呼吸急促了起来,眼珠子盯着每一丝纹理,越看越带劲,到最后脑子彻底失去了控制,几乎到达了癫狂状态,脑子里幻想着与孟婉晴之间各种画面…… 正在兴奋头上呢,突然外面传来敲门声,接着门打开,是儿子 李云峰回来了,进门就喊了一声:晓晴,我爸呢? 孟婉晴温柔的贴了过去,说道:应该是在卫生间里面吧,老公,你肯定累了吧,今天晚上知道你出差回来,我可烧了不少美味佳肴呢,待会儿你尝尝。


   李云峰点了点头,出差半个月 在外面,看着自己的女朋友,在外面可压抑坏了,今天晚上一定要狠狠的美味一番。


   边想着,手还不老实的摸了一下孟婉晴的臀部…… 坏死了哟,我继续烧菜去了啊……孟婉晴娇滴滴的回了一句,羞躁的就扭着屁股回了厨房。


   盯着自己的女友,李云峰有点受不了了,走去了卫生间门口,敲了敲门。


   爸,你在? 此时老李还在兴奋中呢,听见儿子的声音,幡然醒悟,吓了一大跳。


  在上厕所,一会儿就好。


   李云峰听了后,嗯了声,就回了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裳。


   这边,老李感觉到儿子离开后,赶紧拿起里衣,继续集中精力各种幻想了…… 差不多又弄了两三分钟的时间,终于成功的释放出来。


   老李这下可舒服死了,老枪也开始渐渐消退了下去,可收拾战场的时候,却发愁了。


   刚才太兴奋,弄到孟婉晴的里衣上了…… 他本来想用手清洗一遍,但是正在这个时候,孟婉晴竟然也要来上厕所,敲了敲门:叔,你上好了没? 慌乱下,老李也来不及多想,直接将里衣丢到了篮子里面,然后拿着卫生纸擦了擦马桶,简单收拾了一番战场后,就红着老脸从卫生间走了出来。


   孟婉晴因为尿急,进去后,就把门给关了,然后一屁股坐在马桶上。


   但很快她就觉察到不对劲,先是空气中散发真一股熟悉的那种味儿,另外屁股坐在马桶上,有一种黏糊糊的感觉。


   她立马意识到了什么,刚才 男友父亲在厕所里面呆了那么长时间,他肯定是在里面干坏事了…… 本来男友回家,刚才看见他的时候,心底已经痒死了,但是想到刚才李叔在厨房里面窥探了自己,然后跑到卫生间里面做那种事儿,她莫名其妙的兴奋起来,而且那里竟不断的滑过一阵阵强烈的暖流…… 她急忙起来,打算拿着卫生纸来擦,但哪里知道卫生纸已经用完了,这个时候她想起了篮子里面的里衣。


   于是也没看,直接拿着里衣就擦拭了两下,可越擦竟然越湿。


   仔细一瞧,孟婉晴差点叫出了声音,这里衣上竟然有男人的东西。


   天哪,这肯定是李叔弄的。


   这个老头可真的想害死我啊,这要是怀孕了,可怎么整哟? 真没想到平日里温和的老头,竟然这么变态哦…… 看来得劝自己的男友,赶紧给他爸找个老伴…… 稳定了情绪后,孟婉晴洗了洗手,从卫生间里面走了出来,她为了避免尴尬,这事儿一直压在她的心底,没打算说出来。


   去了厨房,烧好饭菜,然后端在了餐桌,一家三口开始共进晚餐。


   吃完饭后,孟婉晴也没想着洗碗,跟着自己儿子就进了卧室,把门给关上了,还把门给反锁了。


   自己儿子出差在外面半个月都没回家。


   老李是个过来人,自然知道他们去卧室要干啥事! 刚一想到那画面,老李有些克制不住了!他坐在客厅,打开电视,隔壁房间隐约传来一阵阵曼妙的声音。


   为了平复心底的躁动,老李将电视的音量刻意调大了一些。


   即便这样,但孟婉晴的声音实在是太大了,他越听越难受,最后实在忍不住,坚持了几分钟的时间。


   最后还是决定去窥探了。


   他起身,静悄悄的走到房门口,先是偷偷的听了一阵,声音很清晰,孟婉晴那性感曼妙的声音,格外悦耳。


   他屏住呼吸,心跳加速的很厉害,压了压门把手,很快门就露出了一点缝隙,他赶紧眯着眼,朝里面看去。


   卧室里面充斥橘黄色的灯光,灯光下,两人正在进行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可哪里知道自己儿子没两下就不行了。


   啊,我忍不住了…… 李云峰忍不住,拧着眉,一声叹息。


   不行,我还想…… 孟婉晴还没得到满足呢,急忙道。


   但话刚说完,李云峰还是(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瘫软了下来。


   孟婉很不满足,极不情愿的停下来,老公,你真的好讨厌哦,我刚有点感觉,你就……你最近是咋了啊?是不是出差在外面太累了啊、 很显然,孟婉晴对于自己男友的表现很失望,言语中满是抱怨。


   李云峰舒缓了下身子,叹了口气,。


  最近工作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哦,我现在脑子里都是在想着业绩的事情,我也很无奈哦,明天公司还要安排我去上海出差呢。


  下次吧,下次我调整好状态,保证你舒服。


  &quo; 啊?又要去外面出差啊?你这样天天在外面,留着我一个人在家里,搞的我就跟个小寡妇一样……孟婉晴瘪了嘴巴,扫兴道。


   老李在外面,看着还没被满足的孟婉晴,当时真想冲进去,给她帮个忙,但他也只能想想罢了,不敢来真的。


   窥探结束后,他又去了卫生间,冲洗了一个凉水澡,拿起了孟婉晴的里衣,一阵刺激。


   他正在一阵疯狂的幻想中呢,突然外面传来脚步声,朝着卫生间这边走来,他意识到卫生间门和灯都没关,只要拧一下,门就开了,留给他反应时间很短,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没时间去关门了,所以赶紧就跑到了里面洗澡的地方,将帘子给拉上,躲在了里面。


   刚躲好,孟婉晴就打开门,走了进来,然后将门给反锁了。


   一屁股坐在马桶上,神色不悦,脑子里面还在埋怨着男友和刚才的表现。


   老李心跳加速的很厉害,屏住呼吸,不敢出声,生怕被发现,撩起了帘子的角落,瞄着眼朝外看去。


   第一眼,老李就看呆了。


   只看见孟婉晴哪里是在小便,她竟然仰面撩起了裙摆,然后露着下面,闭着眼,手伸了进去,咬着唇角,开始自我满足。


   老李躲在帘子后面,距离孟婉晴不过一米的距离。


   听着她自我满足时,发出的一阵阵呓语声,老李兴奋不已,不停的吞着口水。


   孟婉晴进卫生间时,还开了灯。


  卫生间里明亮灯光下,老李看的非常清晰。


   就连她那里都看的一清二楚,比起刚才窥探卧室时的画面爽多了。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