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bgn 056

bgn 056


  采訪對象:  曉韻,35歲。


  有著13年婚姻的曉韻一直認為自己是幸福的,婚姻的變故仿佛就在一夜之間, 老公為了事業的發展,向她提出了 離婚


  而在此之前一天,兩人還在手機短信中互通甜蜜。


    記者手記:  有朋友問過我這樣一個問題:假如讓你重新回到18歲,你愿意嗎?我回答得很干脆:堅決不干,好容易熬過那么多困惑掙扎才一路走過來,干嘛再過一遍?我內心還有個潛臺詞:如果18歲可以擁有30多歲的智商和經驗,那我可以考慮一下。


    當然,我舉這個例子是想說明, 女人的成長很重要,不管這個成長是以婚姻的失敗還是某些讓人難過的事情為代價,最終都應該明白, 事兒趕事兒事兒逼事兒,得到和失去都是很正常的。


  雖然青春之后的女人,無法再穿著便宜的衣服笑靨如花,無法再在街頭午夜狂奔,無法再在簡陋的房間里充滿憧憬和向往,但至少,可以稍微平靜下來,冷靜地看待周圍的一切,擁有幸福的家庭也好,孤家寡人也罷,風往哪兒吹,船就往哪兒開,這種情況,年輕的時候叫聰明,年紀大了以后,叫成熟。


   口述:老公傍上 富婆和我離婚(4/4)  喜歡洪晃說的一句話,她對一個向她咨詢老公有外遇不知該何去何從的女人說:是一槍被斃了好啊還是被刀慢慢殺死好?這話說得比較痞,不過在我看來,如果痞能讓自己好過一點兒,就這么干。


    曉韻口述:  所有的事情都發生在今年元旦前一夜和元旦那天。


  所有的變故都讓我猝不及防。


    2006年12月31日半夜12點,老公還給我發來短信:老婆我愛你,元旦快樂,我們需要目標!  我感到很幸福。


  老公為了多賺些錢,全國各地跑,現在在石家莊分公司做老總。


  他的年薪不低,前一陣兒他還計劃著在石家莊買一套房子,方便我和孩子去看他。


  我知道他一直有個想法,就是另辟天地,自己做公司。


  其實我倒不以為然,我覺得一家人能夠平靜地 生活,不缺吃少穿就挺好,但他既然有這個目標,作為老婆,我當然要支持他。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可我沒想到,他的這個目標竟然會以我們的婚姻為代價。


    元旦早晨9點多,還沉浸在幸福中的我突然接到老公一條短信:我做了一件非常對不起你們的事情,也許會危及我們的家庭。


    我有點兒發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兒。


  過了一會兒,他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他在平安夜喝多了酒,第二天醒來時發現旁邊睡著一個女人,這個女人愿意幫他開創新事業。


  他還說,過兩天他回來見我,他要做最后一次選擇。


    我預感到老公可能會提出離婚。


  為什么這么想呢?一般男人發生了女人事件,都會拼命地掩蓋,他不是,他要回來說清楚,還要做選擇。


  雖然他口口聲聲說不是為了女人,而是為了事業,但這時候,為了什么還有意義嗎?結果不都一樣嗎?  那幾天我的心情怎么樣我就不說了,是個女人都好過不到哪兒去,反正事情發生了總得面對。


  1月4日晚上,他從石家莊開車回來。


  那天他感冒發燒,吃了一些藥,說了一句一兩句也說不清楚,然后就躺床上睡過去了。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轉天早晨,我試探地 跟他商量:帶孩子去滑雪吧,有事兒晚上談,他沒反應。


  吃完早點,他說:咱找個地方談談。


    就是這一天,2007年的第5天,他在一家咖啡廳里首先跟我談了三件事:一,他打工的公司已經不行了,他壓力大,不想再給別人干了;二,他不想回天津,計劃轉戰上海,那個跟他認識了一個多月并跟他睡在一起的女人可以幫他;三,他可以把天津的房產給我,另外每個月給我支付2000元生活費。


    他沒有說離婚兩個字,我替他說了出來,我問他:離婚?他沉默了幾秒鐘,然后點了一下頭。


    那天,他還告訴我,他跟那個女人有了一夜情后,對方看他住的環境非常不好,讓他搬到她那兒住,他就去了。


    我說,一夜情我可以理解,但你去她那兒住我鄙視你,你這叫賣身求榮。


  他不吭聲,一杯杯地往嘴里灌水。


    事實上我們的談判并不成功。


  我們的分歧在經濟方面。


  其實那天我出門的時候偷偷往包里塞了幾粒速效救心丸,我怕自己承受不了變故,但我比自己想象的堅強。


  我沒出現什么情況,而且在老公跟我談離婚的時候還往他手上遞藥,一會兒感冒藥,一會兒消炎藥,讓他按時吃下去。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談到經濟問題時,我說房產還欠6萬元,讓他先還上。


  他說他沒錢,我冷笑起來,問他:沒有錢你還敢來找我?我的表現讓他吃驚,以前我一直讓著他順著他,對錢也沒什么概念,他給我多少是多少,手頭沒錢了才想起來跟他要。


  但這次不一樣,我不但要求他把房款的6萬元還上,還要求他支付100萬元作為我和孩子以后的生活費。


  可以分期付款。


    他生氣了,說:你不要太強勢了。


  我反唇相向:我當然是強勢,你是過錯方知道嗎?我不會跟你吵鬧,我也不是不想挽回我們的感情,而是不能挽回。


    我們陷入了僵局。


  我低頭看我手上的戒指,他問我:想什么呢?我說:什么都沒想,哪兒像你這么復雜。


  其實我當時想是不是該把這件事告訴我婆婆,我婆婆是除了 我老公之外,跟我最親近的人。


  但老公對我提出的唯一要求就是,不要讓家里人知道我們的事情。


    當他提出這個要求時,我問他:你是不是舍不得我?是不是想以后做成了事再回來找我?他點了點頭,我笑了:你想什么呢?我這兒是你想走就走想來就來的?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那天沒有談妥離婚條件,他開車送我回家。


    車停在了家門口,他連車都沒下,只是讓我把他的圍巾從家里拿出來,他要直接趕回石家莊。


  我沒想到他居然過家門而不入,真的惱了,我跟他說:你把你所有的東西都拿走。


  他驚訝地看著我:就這樣把我掃地出門了?我問:你還回來嗎?他回答:當然回來。


  我接著問:你回來住哪兒?這個家門你就別進來了。


    聽我這么一說,他反而下車進門,跟孩子扯了些閑白兒才顛兒顛兒地走了。


    你是不是以為我讓他付那么多生活費是不想離婚,是為了拖他?不是這樣的,他要離婚我絕不攔他,也絕不想妨礙他事業的發展。


  我是真打算要,我看了那么多女人,尤其是我周圍一些女朋友,她們離婚后日子過得緊緊巴巴,我就很清楚,女人為家庭付出了那么多,當男人離你而去的時候,從他們那兒爭取多一些的經濟保障是合情合理的。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我跟老公那么多年,也不是白吃白喝,而我老公也不是掙錢養老婆的那種男人,我記得他曾經測過一個字,人家測字的就說,他要求他的另一半跟他一樣能干。


  事實也是這樣,他希望我自己能有一攤事情做。


  雖然我的學歷不高,工作并不好找,但我不是嫁漢嫁漢穿衣吃飯的家庭主婦,我干過很多工作,甚至給別人看過孩子,就是為了向老公證明,我也能干。


  這跟錢沒有多大關系,我們的生活很寬裕,上世紀九十年代中期我就買了一輛車,后來又換了一輛,不過最近我把車賣了。


  對,跟我離婚有關系,以前我從來不覺得錢有多么重要,但現在不行了,孩子在超市買個什么東西我都覺得心悸。


  過去沒想過的,現在得想了。


    不過你要說我能干多大的事也不現實,老公一直在外邊跑,結婚13年,他有10年時間不經常陪在我身邊,所以我得顧家、顧孩子。


  幾年前我做過一個小買賣,生意還不錯,但因為我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生意上,孩子的學習下滑了,我只好關了買賣顧孩子這一頭。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在我和我老公之間,尤其是在經濟上,我一直挺被動的,在花錢投資方面,雖然我對他的很多做法不以為然,但最后我還是聽他的。


    可能是男人女人的理念不同吧,我喜歡比較保守的賺錢方式,比如1997年那年,正好趕上一個機會可以比較合算地買下一個底商,而又有公司愿意每年付上百萬元租金租下來,多好的機會,我建議老公去做這件事,但他不認同,他的想法是,要做就自己做,干嘛讓別人接手?他不認同也行,我又建議他用手中的積蓄買下幾套房子租出去,而且我覺得以后房價還能上升,這是一種不錯的投資。


  可他還是不愿意。


  我也沒辦法,家里的錢大多都是他賺的,我不好堅持什么。


  而我老公是什么樣的人呢?他凡事都喜歡親力親為,對他來說,他如果不忙就會死掉。


  我經常勸他:現在生活已經很好了,用不著那么忙。


  他卻說我不進步,老覺得我這個人比較頹廢。


    其實我老公沒什么投資頭腦,為什么這么說?因為這么多年,他投資了好幾個生意都不行,他給別人打工絕對是一流的,做什么項目都特別到位,還能給人賺錢,但輪到自己,弄一個一個不行,舉個例子跟你說,前年他看中了一個門臉兒,準備租下來讓我做瓷器生意。


  當時我做了一個市場調查,發現地點、人氣都不好,前幾個租戶的生意也都不行,我勸老公放棄這個地方,不但我勸,周圍朋友都勸,但他不聽,幾頭牛都拽不回他的想法,他就一句:我想做。


  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結果怎么樣?盡管我盡心盡力地去做,生意還是上不來。


  不到一年,關門歇業了。


    這么折騰了幾次,家里的存款都折騰沒了。


  我跟老公說,人家是越干越有錢,咱倒好,越干越窮。


  話是這么說,我對老公還是挺有信心的,憑他的實力,到哪一家公司都沒問題。


  不過他的想法跟我不一樣,他一定要自己做。


  自己做就一定要把一個婚姻搭進去?  在男女關系上,我老公在朋友心目中很高大。


  他的哥們兒告訴我,一幫朋友去夜總會玩,只有他不要小姐,也不跟身邊的其他女人動手動腳。


  所以我對他一直非常信任。


  而這次他提出離婚,可能真是為了事業前途,而不是為了哪個女人。


  但我剛才也說了,為了什么已經不重要了,結果沒有分別。


    我跟了老公13年,不后悔,一點兒都不后悔,畢竟他給過我真愛。


  我改變他也很多,剛結婚那陣兒,他一點兒家庭概念都沒有,過年時,我問他:咱給你家里多少錢?他特別茫然:過年還要給錢?你看著辦吧。


  那時候他也不會做家務,不知道該幫我做什么,后來慢慢地,他開始為家里做這做那了,買菜做飯什么的,都挺像那么回事,對我父母也特別照顧。


  最重要的是,我們倆在精神上很契合,處理孩子問題、對社會事件的一些看法出奇的一致,生活細節上也很默契,例如哪天我包餃子,他一回來,很驚訝: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想吃餃子了?口述:老公傍上富婆要和我離婚(4/4)  當然,兩口子之間磕磕絆絆的時候也有,這對我們不是問題。


  他身邊也零星出現過女人,具體到什么程度我不是很清楚,為這種事我也跟他鬧過別扭,不過最后他都是以我為重。


  所以我對自己的家庭一直非常有信心,這也是我覺得這次事件事發突然的原因。


    老公提出離婚后,我一滴眼淚都沒掉過,我也說不出為什么,就覺得這件事可笑。


    我和老公一時半會兒還離不了婚,他不答應我提出的條件我不會就這么算了。


  但對我們的婚姻,我已經沒有幸福點了。


  對,我說的就是幸福點,我有兩個女朋友,她們的老公都在外地掙錢,我們三個經常聚在一起,吃飯、洗澡、唱歌,老公們打電話過來,問我們干什么呢,我們嘻嘻哈哈地說我們是活寡婦,但心情是快(辦公室愛愛)樂、滿足的,我這么說你能明白嗎?但這種幸福點現在已經沒了。


    我是一個特別能忍的人,我以前在超市做推銷員時受人排擠,我無所謂,我覺得只要忍住了就能挺過來,但對老公這件事我不能忍。


  他為了一個所謂的事業目標,這樣的不擇手段,我真是瞧不起他了。


    我知道在我老公發生那一夜情時,我們的婚姻就已經老去了,甚至行將就木。


  我阻止不了,也不想阻止。


  以后的生活,也許對我是陌生的,但我得去適應,對吧? “嗯,就這些。


  好了,不早了,趕緊收拾收拾睡覺吧。


  ” 桃花說著起身要走。


  劉偉一把拉住了桃花的手,“ 嫂子,其實我哥臨死前除了這些還說了一句話,你為什么不告訴我?”桃花的手一顫,整個人僵在了當地。


  此時不用她再說什么,劉偉已經知道了孟玉潔沒有騙他。


  但是很快桃花就鎮定了下來,虎著臉掙脫了劉偉的手,“你從哪里聽的這些風言風語的,沒有的事兒。


  ”“嫂子,你是不是怕村子里人說閑話,才…….嫂子,我不怕,只要我們兩個人真心為對方好就行了,嫂子,我喜歡你,你的下半生就讓我來照顧你吧。


  ”劉偉再次抓住了桃花的手,十分深情的 說道


  桃花避開劉偉火熱的眼神,可是心卻亂了。


  “ 小偉,我認真的告訴你,你哥沒有說過那樣的話。


  ”下一秒,桃花再次掙脫了劉偉的手,“我們兩個住在一起肯定有人說亂七八糟的,可是我們身正不怕影子斜,但如果我們真的在一起了,怕是我們再也沒臉在村子里呆了。


  ”“嫂子,我說了,我不怕。


  ”“行了,別說了,再說嫂子跟你翻臉了,睡覺!”桃花沉著臉說句,扭頭走了出去。


  望著桃花毅然決然的背影,劉偉一時間心里也亂了起來。


  嫂子,你到底是怎么想的?你是不喜歡我,還是真的懼怕別人的流言蜚語?躺在床上,劉偉又一次轉轉反側,難以入眠。


  除了嫂子桃花的事兒,他還為競選的事發愁。


  經過這幾天的了解,劉偉知道大隊會計林清水和老治保主任郄建設兩人,和張五河關系特別好,也就是說他們這兩票肯定是會投給張強的。


  而他現在也算是有了兩票,一票婦聯主任孟玉潔的,一票副村長郄 喜來的。


  現在就看剩下的村支書孟滿倉,和村長 柳金嶺將票投給誰了,投給劉偉勝出,投給張強,張強勝出。


  雖然楊小鳳已經答應自己在柳金嶺耳邊吹吹枕邊風,但是劉偉知道楊小鳳根本做不了柳金嶺的主,不過既然楊小鳳說了話,怕是柳金嶺也會好好考慮自己。


  所以他這一票是懸著的,另外就是老支書孟滿倉那一票了。


  孟滿倉是老支書,為人處世向來秉公剛正,對人向來是看能力說話,因此想要獲得他那一票必須得到他的認可才行。


  雖然孟玉潔說要在老支書面前幫自己說說,但是他知道效果應該不會太大。


  可是怎么才能讓老支書認可自己的能力呢?……因為答應柳金嶺要干三天活的,所以第二天劉偉又跟著上了山。


  可能是楊小鳳跟柳金嶺說了袁 大壯哥倆的事兒,柳金嶺也跟著上了山。


  因此,楊小鳳也沒再找機會親近劉偉。


  老老實實忙了一上午,中午吃飯的時候,桃花對楊小鳳說道:“小鳳嫂子,下午我想帶著小偉去趟鄉里,給他買兩件衣服。


  ”“去吧,小偉不是要競選治保主任嘛,總不能總穿著部隊帶回來的衣服,人靠衣服馬靠鞍嘛。


  ”楊小鳳十分痛快的應道,“小偉,你放心,我會跟金嶺說的,給我家少干半天活就少干半天。


  ”“嫂子,我這衣服還能穿,現在咱家的情況能省點就省點吧。


  ”劉偉知道嫂子桃花沒有多少錢,所以有些不愿意去。


  “小偉,我答應葉小翠那婆娘讓你和她家郄媛媛相親了,你怎么也得捯飭一下吧。


  ”桃花見劉偉又要說什么,臉色一沉,“聽嫂子的,不然嫂子生氣了。


  ”劉偉無奈只好跟著桃花向鄉里走去,“嫂子,買衣服行,可是我不能和郄媛媛相親。


  ”“小偉,我問過葉小翠了,孟朝陽雖然喜歡郄媛媛,但那只是燒火棍子一頭熱,葉小翠說郄媛媛對你很有好感。


  ”桃花道。


  “嫂子,我和孟朝陽關系一直不錯,所以我絕對不能搶她的女人。


  這事兒沒的商量。


  ”劉偉固執的說道。


  桃花看了劉偉一眼,只好道:“好,先買衣服,這事兒下來再說。


  ”此時公交車來了,兩個人不再說什么上了車。


  此時他們兩個誰也沒有想會在服裝城里再次碰到袁大壯,更沒有想到…….到了鄉里的服裝城,很快桃花就看上了兩件T恤,“小偉趕緊試試。


  ”劉偉接過來換好后,問道:“嫂子,怎么樣?”劉偉肩寬,這種人本身就是衣服架子,再加上他當過幾年兵,肌肉發達,所以換上新衣服后,那叫一個精神,帥氣,就好像是立馬換了一個人一樣。


  “好帥,簡直是為你量身定做的一樣。


  ”沒等桃花說話,旁邊的女售貨員早已經忍不住連連贊嘆起來。


  桃花看的也不是連連點頭,滿眼歡喜,“真精神。


  ”其實劉偉也很中意這件T恤的,不過一看價錢三百八十八,他立馬就將衣服脫了下來,裝出一副看不上的樣子,“嫂子,我怎么就覺得不好看呢?”“這件衣服我們要了。


  ”桃花知道劉偉是心疼錢,所以直接對售貨員說道,見劉偉還要說什么,美目一瞪,“聽嫂子的。


  ”見此,劉偉也不好再說什么,只是暗暗發誓以后一定要好好努力報答嫂子。


  后來桃花又要給劉偉買褲子,在劉偉的一再堅持下,這次桃花聽了劉偉的,只買了一條不到一百塊的褲子。


  因為桃花給了劉偉一條自己的小褲衩兒,所以在給劉偉買好以后,她就去轉內.衣區去了。


  劉偉不好意思跟著,便去了門口抽煙。


  一根煙還沒抽完,就見嫂子桃花急匆匆的走了出來,臉上滿是忿色。


  劉偉頓時緊張了起來,“怎么了嫂子?”“他們試衣間里偷安裝了攝像頭,有人偷窺我。


  ”桃花差點兒哭了出來。


  原來她挑了一套衣服,走進試衣間準備試試大小,結果剛要脫就發現面前的一個插座里面好像有亮光閃了一下,開始她也沒在意,可就在她把衣服脫下了一半,亮光又閃了一下。


  對于試衣間被偷裝攝像頭這種事兒她在網上看過,所以就急忙穿好了衣服,然后仔細朝插座里面看去,一看果然里面裝著攝像頭。


  “居然有這種事兒?嫂子,你領我去看看。


  ”劉偉說完拉著桃花走了進去,一看,還真是有攝像頭。


  媽的!劉偉當即就火了,騰騰走出試衣間,對售貨員吼道:“把你們老板給我叫出來!”“怎么了?”聽到動靜,老板娘急忙走了出來。


  “怎么了?你說怎么了?媽的,居然在試衣間安裝攝像頭,你們這店還想不想開了?”“有這事兒?”老板娘一愣。


  正說著就聽一個聲音怒道:“他媽的,誰在我姐的店里鬧事兒?”劉偉扭頭一看,就見一個大個子叼著煙,橫眉立目的從樓上走了下來。


  臥槽,這不是袁大壯嗎?大個子正是袁大壯,這家服裝城是他姐夫開的。


  袁大壯這小子特別的壞,所以就偷偷地在女試衣間里安裝了攝像頭,用來窺視在里面換衣服的女人。


  方才他正在偷看,見進來的是黑石頭的大美人桃花,頓時激動的差點兒流了鼻血,正準備好好地欣賞一下桃花這個大美人的時候,沒想到桃花脫了一半就穿好衣服跑了出去。


  “媽的,又是你個王八蛋!”劉偉罵道。


  袁大壯見到劉偉,心中這火騰地就上來了,那天被劉偉揍了以后,他一直還想著報仇呢。


  “劉偉,想買衣服就買,不買滾蛋,再在這里吵吵,老子打的你滿地找牙!”“袁大壯,尼瑪的在女試衣間里裝攝像頭玩兒偷窺,還有理了是吧?”劉偉罵聲朝袁大壯沖了過去,對著他的眼就是一記封眼錘。


  袁大壯躲閃不及,一下就被劉偉打了個熊貓眼。


  “啊!”袁大壯咆哮一聲,像是一頭狗熊似的朝劉偉撲了過來。


  要論個頭,力氣,劉偉絕對不是袁大壯的對手,但是劉偉畢竟是當兵出身,又怎么可能選擇以硬碰硬呢。


  見袁大壯撲過來,他橫向一個滑步躲過了袁大壯的拳頭,然后閃身到了袁大壯的身后對著他的屁股就是一腳。


  袁大壯雖然身強體壯,但是因為方才一拳用盡全力沖擊,再加上劉偉這一腳頓時收勢不住朝前栽了出去,正好撲倒在不遠處的衣架上。


  鐺啷啷一聲連人帶衣架撲倒在地。


  劉偉一個箭步上去騎在了袁大壯的身上,對著袁大壯的嘴巴就是一拳,“今天老子要讓你知道桃花為什么這樣紅!”只一下,袁大壯的嘴巴就崩出了血。


  吃痛之下,袁大壯像是一頭被人扎了屁.股的公牛,大吼兩聲仗著一身蠻力就將劉偉推了開來,然后紅著眼睛和劉偉扭打在一起。


  眼見自己弟弟打不過劉偉,袁大壯的姐姐忙打了110,派出所就在服裝城對面,所以很快的就跑過來兩個警察。


  “都住手!”兩個警察拉開(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了劉偉和袁大壯。


  此時的袁大壯滿嘴巴是血,身上的衣服也被扯爛了,再看劉偉身上也不過有個腳印兒。


  這一戰劉偉完勝。


  “王哥,你們來了啊。


  ”袁大壯擦了一把嘴角的血,像是哈巴狗是的從兜里掏出煙給兩個警察敬煙,同時狠狠地瞪了劉偉一眼。


  心說,看見沒,老子熟得很。


  今天老子讓你吃不了兜著走。


  “別來這一套。


  ”喚作王哥的警察剛想接過袁大壯的煙,發現桃花正在用手機錄視頻,忙一把推開了袁大壯的手,“說!怎么回事兒?”“警察同志,這小子在女試衣間里安裝攝像偷.窺我嫂子。


  ”劉偉說道。


  喚作王哥的警察看向袁大壯,“袁大壯,怎么回事兒?”“王哥,我們是安裝了攝像頭,可那都是為了防盜的,而且我們白天都沒開攝像頭,哪里來的偷.窺一說?都是這小子血口噴人。


  ”袁大壯解釋道。


  “沒開?”劉偉哼道,“袁大壯,有種告訴我監控視頻的電腦在哪里?”“對,開沒開一看不就知道了。


  ”另一個警察說道。


  一聽這話袁大壯慌了,不僅方才桃花的視頻沒有刪掉,他還保存了很多以前來這里買衣服,長相不錯的女人視頻在電腦里。


  “怎么回事兒?”這個時候,一個女人清脆的聲音傳來,眾人扭頭望去,就見一個穿著白色紫花短裙的女人走了進來。


  女人一頭小波浪的秀發,明媚皓齒,唇若點朱,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御姐的氣質,隨著步伐,兩條裹著黑色絲襪的大長腿交替前行,十分的動人。


  女人叫 楊杏,和劉偉是一個村的,她是郄喜來的老婆,在鄉政府上班,雖然只是個臨時工,但是卻特別的傲嬌。


  因為她姑姑嫁給了二十畝地袁拉子,也就是袁大壯的叔叔,所以袁大壯的姐姐就打電話把她叫了過來,讓她從中間說和說和。


  因為楊杏在鄉政府上班,兩個警察自然認識她,一看這架勢就知道她來干什么來了,想著也沒什么大事兒,還是私了比較好,兩個人交代了兩句一定要處理好的話后就走了。


  “袁大壯,你這干的是人事兒嗎?”待兩個人剛走,楊杏就指著袁大壯的鼻子罵了起來。


  袁大壯低著頭,屁也不敢放一個。


  先被劉偉揍的跟狗似的,現在又被楊杏罵了個狗血噴頭,袁大壯只覺自己好比一只鉆進灶膛的王八憋屈又窩火。


  “你個混蛋,還愣著干什么,還不趕緊將攝像頭拆了去?”楊杏又罵一句。


  見袁大壯去拆攝像頭了,楊杏這才將劉偉和桃花拉到了一邊,“桃花,小偉,這件事兒呢肯定是大壯不對,不過你看你把他給揍的那個熊樣兒,你們兩個看這樣行不行,一會兒大壯回來以后讓他給你們道個歉,還有你們買的衣服我做主免費送給你們了,這樣行不?”“喜來嫂子,我聽你的。


  ”桃花生性善良,也不想把事情弄大,所以幾乎沒有猶豫就答應了。


  劉偉知道楊杏都出面了,自己怕是不給面子也是不行,萬一得罪了她,她要是不讓郄喜來把那一票投給自己那就完了。


  所以也很痛快的說道:“嫂子,這也就是你,不然換做是誰都不好使。


  ”“小偉,嫂子謝謝你了,你今天晚上不是去我家喝酒嗎?到時候嫂子給你整兩個大菜好好感謝你一下。


  ”楊杏非常高興,而且特別有成就感。


  “喜來嫂子,你真的要想感謝我,就幫我再跟喜來哥說說讓他把他那一票投給我。


  ”劉偉又道。


  雖然郄喜來已經答應了自己,但是如果能再讓楊杏幫自己一下,那肯定就再也沒有什么問題了。


  “小事兒,包在嫂子身上了。


  ”就這樣,一場風坡算是平了。


  不過在劉偉他們走后,袁大壯的姐姐卻狠狠地給了袁大壯一個耳光,幾件衣服白白的送人了,她心里不窩火才怪。


  “這么大人了,凈干些生兒子沒屁.眼兒的事兒,你以后別來我店里了。


  ”袁大壯捂著臉,那叫一個委屈。


  到了晚上六點,劉偉穿上新買的衣服,拎著兩條楊小鳳給的軟云去了郄喜來家。


  見到劉偉手里拿著煙,郄喜來心道,這小子還真是會辦事兒。


  如果真能讓他當上治保主任,說不定以后自己當了村長,這小子能成為我的左膀右臂呢。


  楊杏有個妹妹叫楊桃,去年畢業以后在縣醫院里當實習護士,經人介紹和張艷紅訂了親,張艷紅馬上就要到臺裕鄉當副鄉長了,所以他就想著等他來了,借勢擠掉柳金嶺自己當村長。


  “小偉,來就來唄,還拿什么東西啊。


  ”郄喜來忙接過劉偉手里的軟云。


  “親戚給的,我抽不慣。


  ”劉偉左右看看,見沒有楊杏,忙問道:“嫂子呢,還沒下班?”正說著楊杏邊在圍裙上擦手,邊走了進來,看見劉偉的那一刻,楊杏不由有些驚呆。


  這小子換了衣服立馬就跟換了一個人似的,真是活脫脫一個小鮮肉啊。


  短暫的愣神之后,她笑著說道:“小偉你先坐會兒,嫂子馬上就把菜做好了。


  ”楊杏說完走了出去,望著她那扭.動的小屁.股,劉偉恨不得摸上兩把。


  媽蛋的,這郄喜來家里有這么一個貌美如花的老婆居然還去偷吃孟玉潔。


  郄喜來和劉偉聊了幾句后,說道:“小偉,你真的打算在咱村里發展?”“嗯,現在大城市機會少,相反我倒覺得咱農村大有可為,現在國家政策是大力發展農村特色經濟,所以我就想試試。


  ”“這話倒是不錯,聽我挑擔說咱們鄉里上報市里的要開發龍陽湖的工程已經批下來了,這可是省級重點工程,據說要投入幾個億呢。


  ”“真的假的?”劉偉有些驚訝。


  “絕對是真的,要知道我挑擔他爹可是省廳級干部呢,不瞞你說,我挑擔之所以下調到臺裕就是為了這個工程,只要這個惠民工程弄好了,那就成了他再進一步的墊腳石。


  ”郄喜來有些神秘的說道,“到時候別說鄉長,怕是得當縣里的領導。


  ”“喜來哥,那到時候你可就發達了。


  ”劉偉羨慕的說道。


  郄喜來悠然的點上一根煙,仰著頭,充滿憧憬的說道:“到時候別的不說,我要想當咱們黑石頭的村長應該沒有多大問題。


  ”“喜來哥,別說村長,就是支書也沒問題啊,你放心,到時候我鐵定掏心挖肺的跟著你干。


  ”劉偉說道:“以你的能力,我想咱村一定會比現在強多了。


  ”“這話我還真不是跟你客氣,你看老書記就是思想太保守了,根本跟不上現在的形式。


  如果我當了支書,別的不敢保證,把黑石頭弄成臺裕鄉第一村絕對沒有問題。


  小偉啊,哥哥看好你,到時候我要當了支書,就讓你當村長。


  ”郄喜來說道。


  說話說到這份上,劉偉知道郄喜來這一票徹底沒問題了。


  正說著,楊杏將炒好的菜端上了桌子,兩個人邊喝邊聊,幾杯小酒下肚,郄喜來罵起了柳金嶺。


  “小偉,你說柳金嶺這個王八蛋有什么能耐?要文憑沒文憑,要能力沒能力,他能當上村長,還不是因為他爹,因為他們兄弟多,這么些年別的沒干,倒是解放了村子里一批留守婦女。


  你說你玩兒就玩兒唄,還尼瑪玩兒到老子頭上了。


  ”劉偉一驚,“喜來哥,難道柳金嶺他把嫂子給睡了?”郄喜來憤恨的將杯中酒一干,然后用力的在桌子上一墩,“他娘的,褲子都給扒了,要不是我回來的及時…….他娘的,你說楊小鳳那娘們兒長得多水靈,這個王八蛋放著她不要。


  ”劉偉暗中撇嘴,尼瑪的還不是一樣,放著楊杏這么個大美人兒不要,偏偏惦記人家孟玉潔。


  “郄喜來你個王八蛋還好意思說柳金嶺,你他娘的還不是整天想著孟玉潔?”楊杏端著菜進屋,正好聽到了郄喜來的話,瞪著眼睛罵了起來,“要是貓尿喝多了,就趕緊滾回屋子睡覺去,我陪著小偉喝。


  ”郄喜來嘿嘿笑了兩聲,“沒多,沒多。


  ”“沒多就堵著你那張嘴。


  ”楊杏哼聲在劉偉身邊坐了下來,頓時一股子香氣鉆入了劉偉的鼻孔。


  “嫂子,我給你倒上。


  ”劉偉拿過酒杯,給楊杏倒酒,心跳瞬間加速。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1688072.html
https://twhfgbvnhj.weebly.com/5392065.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6621859.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5223482.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6633621.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1584851.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298950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9466753.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5990018.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8515444.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