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bgn 054

bgn 054


我獨自一人躺在客廳的涼席上,懷念著剛才 兒媳婦 玉體的溫暖,沒想到,今天眼看著要進去了,最后還是失敗了,兒媳婦始終不愿意跟我,她的愛洞,老漢我什么時候才能真正進去一次呢?我心里胡思亂想著,不知不覺, 家伙又硬了起來,不知不覺到了后半夜,天氣漸漸的涼爽了起來,我緩緩的睡著了。


  夜里我做了一個夢,夢見我終于和兒媳婦融為一體了,我的黑家伙,在兒媳婦的玉洞內不停的進進出出,兒媳婦抱著我的脖子,滿臉幸福的被我征服著……可惜夢終究是夢,總有醒來的時候。


  早上醒來后,我睜開眼睛一看,兒媳婦已經去上班了,我有些失望。


  下午,兒媳婦一直等到很晚才回來,而且,回家后,她就鉆進了臥室,在刻意躲著我,后面一連幾天都是如此,兒媳婦比以前對我更加疏遠了,天剛亮,她就出門,天黑了才回家,而且,晚上躲在臥室,幾乎不出來,我和兒媳婦之間的距離,直線拉長。


  我連和她說話的機會都沒有了,兒媳婦這樣子對我,讓我很心寒,但,我不怪她,一切都是我的錯,那晚,我不該輕薄她。


  日子還在繼續,一連幾天的時間過去了,兒媳婦的 妹妹 李嵐突然搬家,李嵐是兒子的小姨子,比兒媳婦小五歲,今年剛剛大學畢業,在一家外企做實習生,由于工作搬遷,李嵐需要重新租一套房子,兒子在外出差,家里沒有什么人,兒媳婦便喊上我,去給她妹妹搬東西。


  我開上了家里的東風面包車,帶上了兒媳婦,直奔了她妹妹的出租房。


  “ 王叔好。


  ”第一次見她妹妹,我就被驚艷了,兒媳婦的妹妹和她同樣漂亮,她們都是水靈靈的大美人,兒媳婦的妹妹個頭一米七,穿了一件白色的小短裙,露出兩條細長的美腿,看起來楚楚動人。


  第一次和我見面,李嵐對我微笑著打了一個招呼,我被她的美貌所驚艷(幼兒益智故事)了,一時間竟然看走了神。


  “王叔,我臉上很臟嗎?”李嵐不好意思的問道。


  “沒,咱們趕緊搬家吧。


  ”害怕被李嵐看出來了我的窘迫,我趕緊轉移了話題。


  “那行,王叔,今天謝謝你了。


  ”李嵐是個很懂禮貌的女孩,她對我彎腰鞠了一個躬,她彎腰的瞬間,胸口露出了一抹迷人的雪白,李嵐的玉胸比兒媳婦要小一號,但,同樣美的令人窒息。


  我看了一眼她的美胸,頓時一陣心跳加速。


  兒媳婦已經在旁邊幫忙收拾東西了,我也跟著收拾了起來。


  女孩子的東西都是比較多的,李嵐同樣如此,她的衣服,小飾品,毛絨玩具數不勝,整個房間雜亂不堪。


  給她收拾東西的時候,我突然在沙發底下有了新的發現,我意外撿到了一個黑色的丁字褲,蕾絲做成的丁字褲,上面繡滿了精致的花紋,在丁字褲的三角地帶,有一抹白漬,還散發著一股淡淡的異香。


  “啊!”李嵐發現我在拿著她的內褲,立刻花容失色。


  她一聲尖叫,趕緊把內褲從我的手里搶了過去。


  “不好意思,忘了洗了!”李嵐俊俏的臉蛋害羞的通紅,她把內褲急忙藏在了身后。


  “可以理解。


  ”我笑了一下,繼續低著頭,幫忙收拾東西了。


  忙活了一上午,李嵐的東西都塞進了車內。


  兒媳婦坐在了車后排,李嵐坐在副駕駛,我開著車,朝她新租的房子駛去,結果來到了樓下, 房東在外面做事,一時半會回不來,我們只好在車內耐心等待。


  天氣炎熱,坐在車內,不一會兒,就困意來襲,兒媳婦和李嵐都不知不覺睡著了。


  車內的溫度不斷上升,不一會兒的時間,李嵐和兒媳婦就香汗淋漓了。


  李嵐岔開了兩條玉腿,她的小短裙翹了起來,她雪白的 蜜臀,清晰可見。


  我坐在駕駛位上,頓時一陣口干舌燥,扭頭看了一眼,后排兒媳婦已經睡的很香了,我忍不住把她和李嵐對比了起來,她們姐妹倆長得很像,只是因為年齡的原因,兒媳婦顯得更加成熟,她身上也多了一種女人特有的韻味。


  李嵐的美胸要比兒媳婦小一號,屁股也比兒媳婦要小一點點,除此之外,她們姐妹倆真的沒太大區別。


  我突然有了一個邪惡的念頭,我好想她們姐妹倆一起給拿下我摸了一下褲襠里已經勃起的黑家伙,心里一陣浮想聯翩,能把她們這么漂亮的一對姐妹花給雙飛了,我老漢此生無憾!兒媳婦和李嵐睡的越來越香,在睡夢中,李嵐的嬌軀失去平衡,“噗通”一聲倒在了我的懷里。


  我抱住了美人的玉體,一股異常舒服的柔軟,從李嵐的玉體上不斷傳來,沒想到兒媳婦妹妹的身子這么軟,我心里暗暗驚嘆。


  倒在我懷里后,李嵐依舊沒有蘇醒,她們年輕人都喜歡熬夜。


  昨晚,李嵐瘋玩了大半夜,現在她睡的很香,一時半會根本醒不來。


  我抱著她,不由得膽子慢慢大了起來,我的手悄悄的伸進了她的小短裙內,在她的蜜臀上摸了一把,李嵐的蜜臀沒有兒媳婦的大,但,手感同樣非常的棒。


  因為年輕,她蜜臀上的肌膚更加緊致,摸起來滑滑的,很舒服。


  睡夢中,李嵐突然冷哼了一下,我以為她醒了,嚇得趕緊收回了手。


  結果,哼了一聲后,李嵐仍舊緊閉著雙眼,我放心了下來。


  我的手再次伸進了她的裙底,對著她的蜜臀撫摸了起來,不一會兒,我的手就摸到了她蜜臀中間的縫隙里,她那條小縫,隔著一層薄薄的丁字褲,摸起來軟軟的,我用手指頭在小縫中間輕輕的劃動了幾下。


  李嵐的口中突然發出幾聲嬌喘,睡夢中,她的臉色也變得愈加潮紅,我小心翼翼的,用指尖在她的小縫中間,繼續劃動來回劃了幾下后。


  突然,李嵐的玉體抽搐了一下,一股淡淡的蜜汁,從她的小縫里流了出來,李嵐發情了。


  我暗暗一喜,好敏感的女孩,才被我摸了這么幾下,就受不了。


  我正準備更進一步的時候,突然,李嵐的手機響了,嚇得我趕緊把手抽了回來。


  “喂,您已經回來了,好的,我馬上過去”電話是房東打來的,李嵐接通了電話,得知房東已經回來了。


  掛掉電話后,她突然發現,自己竟然在我的懷里趴著,立刻一陣害羞。


  “抱歉啊,王叔,影響你休息了吧”李嵐有些神情慌張的從我懷里坐了起來。


  “沒事的,我反正也沒有睡午覺的習慣”我憨厚一笑,假裝什么都沒有發生過。


  “姐姐,房東回來了”李嵐搖醒了后排的兒媳婦。


  我們開始一起幫忙搬東西了,李嵐租的房子在6樓,再加上是老式的筒子樓,根本沒有電梯,我們幫她搬完東西,都快累死了。


  “王叔,姐姐,我請你們吃飯吧!”一直忙到現在,我們都沒有吃東西,再加上搬家這么累,李嵐主動請我們吃飯。


  “妹妹,咱們去哪兒吃飯呢?”兒媳婦笑著問道。


  “去紅磨坊吧,請你們吃西餐”李嵐想了一下道。


  “哪兒太貴了吧!”紅磨坊吃一頓飯隨隨便便幾百塊,兒媳婦有些不舍得。


  “好不容易請你和王叔吃一次飯,我不能小氣了啊!”李嵐大方的道。


  “我先去洗個澡!”忙活了大半天,出了一身的汗,兒媳婦準備先洗個澡,再去吃飯。


  “我也去!”兒媳婦鉆進浴室后,李嵐也跟了進去。


  “臭丫頭,你跟進來干嘛啊,這里面只有一個噴頭!”浴室門很快緊緊的關上了,里面傳來了兒媳婦埋怨的聲音。


  “怕什么啊,咱們從小到大不都是用一個噴頭洗澡嗎?”李嵐不以為然的說著。


  “真是拿你沒辦法”兒媳婦嘆了一口氣。


  接著,浴室內就傳出來了“嘩啦啦”的流水聲,還伴隨著一股沐浴露的香味。


  浴室是老式玻璃門,隔著玻璃門,我可以清晰的看到,兒媳婦和李嵐兩個玉體的輪廓。


  兒媳婦和李嵐都是人間極品,她們的身材橫看成嶺側成峰,上身的兩對玉胸大小略有不同,但都美的讓人垂涎三尺。


  “姐姐,你的怎么變大了”浴室內,李嵐突然發現,兒媳婦的美胸,比以前大了不少,她好奇的摸了一把。


  “臭丫頭,敢摸我,看我怎么收拾你”兒媳婦頓時生氣了。


  她嬉笑著,朝李嵐的咯吱窩撓了過去。


  “哎呀,姐姐,癢死了,不要啊”“臭丫頭,看你還敢不敢摸我”“姐姐,誰讓你的胸變這么大啊,人家摸一下還不行啊”浴室內,兒媳婦和李嵐不停的嬉鬧。


  老漢我在門外家伙都變硬了。


  隔著玻璃門,看著她們若隱若現的玉體,我浮想聯翩。


  我很想沖進去,把這里面的兩尊美玉全都給享受了。


  猶豫許久,我還是忍住了。


  我的家伙越來越硬,最后,褲子都快撐爆了。


  無奈之下,我只好把拉鏈給拉開了,碩大的黑家伙立刻露了出來。


  黑家伙吐著芯子,對著浴室內的兩個玉體,興奮的左搖右晃,連我都有些控制不住它了。


  我捏著黑家伙,正在發愁該怎么讓它冷靜下來的時候,意外在陽臺上發現了兒媳婦和李嵐脫下來的 內衣


  洗澡之前,她們把衣服丟在了陽臺上。


  我如獲至寶,拿起來了她們的內衣,找了一個無人的角落,把她們的內衣套在了黑家伙上,輕輕晃動了起來。


  兒媳婦的內衣和李嵐的內衣同時套在我的身上,我就像是同時得到了她們兩姐妹的玉體一樣,內心興奮無比,我輕輕的用她們柔軟的內衣摩擦了起來。


  幾分鐘后,在一陣陣炙熱的沖擊中,我終于噴發了出來,兒媳婦的內衣和李嵐的內衣都被噴上了一大片白花花的粘液,這些粘液就像是射在她們的嬌軀上一樣。


  得到滿足后,害怕被發現了,我干凈用紙巾擦了一下。


   夜深了,趙年年時不時往火堆里加柴,不給野狼偷襲的機會。


  直到天蒙蒙亮時,他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而駱冰一覺睡到大天亮。


  她睜開眼睛,看到晨霧中有幾頭 野豬將兩人圍住。


  “ 隊長!”駱冰輕聲說,用胳膊碰一下還耷拉腦袋睡覺的 趙豐年。


  趙豐年剛睡下就被迫睜開眼睛,兩眼通紅,一看到五六頭野豬向兩人圍攻過來,立即清醒了。


  “駱冰,怎么辦?”駱冰動了一下崴傷的腳,疼痛消失,立即說:“隊長,我的腳好了,拿起槍,我們慢慢站起來。


  ”“好的!”趙豐年和駱冰把槍拿到手,背靠背慢慢地站起來。


  兩把獵槍舉起,對準面前的野豬,隨時準備扣動扳機射擊。


  河道上,草叢中,六頭野豬張開尖尖的長嘴,露出彎彎的獠牙。


  “隊長,以小河為界,我對付河這邊的,你對付河那邊的,剛好每人三頭。


  ”“好,聽你的!”“把子彈裝好,等它們再上前兩米,我們就同時開槍,動作要快。


  ”“好!”駱冰知道隊長失憶了,所以有意提醒他,怕他在關鍵時刻掉鏈子。


  駱冰面對的三頭野豬一字排開。


  突然,一頭野豬向她發起了進攻,猛撲過來。


  駱冰舉起槍遠程射擊。


  砰!子彈 打中野豬的腦門,野豬陡然從半空中摔倒地上。


  一頭野豬斃命,另外兩頭看后一起向駱冰猛撲過來。


  而趙豐年面對的三頭野豬呈品字站立,站在靠前的那一頭野豬瞎了一只眼睛,正是他那天在山下遇到沈 瑞雪看到的那頭野豬。


  砰砰!駱冰又連接開了兩槍,沖向她的兩頭野豬應聲而倒,槍法準到暴。


  這時,駱冰回過頭來。


  她只見隊長面前的三頭野豬還是一動不動,雙方像是如臨大敵,都不敢輕舉妄動。


  突然,瞎眼野豬身后的兩頭野豬失去的耐心,向趙豐年猛撲過來。


  砰!駱冰轉身開了一槍,一頭野豬應聲倒下,另一頭沒事,繼續沖過來。


  砰!緊接著,又是一槍。


  這一槍是趙豐年開的,但沒打中,野豬沖得更猛了。


  砰!駱冰補了一槍,打中撲到趙豐年面前的那頭野豬,野豬中槍滾到一邊。


  臥槽!老子是特種兵,這么大的一頭野豬卻沒打中,怎么回事?這時,駱冰的槍沒子彈了,奪過隊長手里的槍,瞄準還站在原地的那頭瞎眼野豬射擊。


  砰!射程太遠,沒打中,瞎眼野豬聞聲轉身就跑,一下子就竄進密林不見了。


  而倒在趙豐年面前的那頭野豬沒被駱冰的獵槍子彈打死,從血泊中站起來,咬向他的手臂。


  千鈞一發!趙豐年無暇思索,后退已經來不及,握緊拳頭對準迎面跳上來的野豬的左眼轟去。


  嗞!眼珠迸裂,飛濺出來。


  野豬殺豬般的慘叫一聲,龐大的 身體嘭地一聲,摔到地上。


  啪!駱冰又補了一槍,那頭野豬中了兩槍,挨了一拳再也起不來。


  這時,又有兩頭野豬從血泊中猛然站起來,一頭跳起來咬上駱冰的手臂,另一頭咬上趙豐年的大腿。


  險象環生!趙豐年看在眼里,做出最慘痛的選擇。


  他顧不上自己的大腿,緊握的拳手轟向撲到駱冰面前的野豬,一拳將野豬打翻在地,而另一頭野豬咬上了他的大腿。


  臥槽!頓時,趙豐年如截肢般的疼痛。


  駱冰眼睜睜地看到野豬咬破了趙豐年的桶褲,牙齒扎進他的血肉里。


  砰!槍口頂到野豬的腦門上,駱冰又猛然開了一槍,咬趙豐年大腿的那頭野豬倒到地上,徹底斷氣。


  這時,趙豐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痛得額頭直冒虛汗。


  “隊長——”駱冰扔下槍,蹲到隊長面前,撕破他的大桶褲,看到上面幾個血肉模糊的窟窿,血腥無比!“隊長,挺得住嗎?”駱冰眼睛驚慌失措,泛白的嘴唇微微顫抖。


  “沒事。


  ”趙豐年一張臉痛得扭曲,牙齒咬得咯咯地響。


  這場罕見的人豬大戰,野蠻而慘烈,冷酷而血腥,森林里的鳥全被驚飛了。


  放望看去,血流成河!這時,山霧散盡,早晨的太陽從樹縫里透進來,在樹葉上折射光芒。


  “隊長,我背你回去!”駱冰把獵槍藏到樹林里,背起75公斤重的趙豐年站起來。


  她身體負重,明顯后退了兩小步。


  “不行,駱冰,放我下來。


  ”駱冰咬咬牙,說:“隊長,我能行。


  ”駱冰昨天崴的腳還在微微作痛,但比起隊長腿上受的傷,就顯得微不足道了。


  隊長的身體如一座大山壓在她的背上,讓她有些喘不過氣來,感覺每邁出一步都是艱辛無比。


  突然,她腳下一滑。


  兩人滾到路邊的草叢中,趙豐年雙手抱住駱冰,讓她壓到自己的身上。


  “隊長,你沒事吧!”趙豐年躺在地上搖搖頭。


  駱冰真的太累了,索性把臉貼在隊長的胸脯上休息幾分鐘。


  她聽到隊長的心臟“砰砰”地跳,聲音跟打鼓似的。


  這時,駱冰萌生一個大膽的想法,趁機把隊長拿下!想到這,駱冰的臉燥熱起來,開始對趙豐年下手。


  “隊長,你其它地方沒事吧?”呃?趙豐年看到駱冰臉頰緋紅,細細嬌喘,問完這句話,她貝齒輕咬,一只手在他身上摸索,她這是要干什么?“沒事。


  ”趙年年回答。


  “我幫你檢查一下。


  ”“不用。


  ”駱冰像沒聽到似的,一只手小由上而下,在趙豐年的身上摸索著。


  不要!趙豐年心里喊到,他腿上的傷還在抽搐疼痛,她怎么選擇在這個時間對他手,太不是時候了吧!趙豐年無力地閉上眼睛,容忍駱冰手上的瘋狂。


  不行!趙豐年睜開眼,猛然抓住駱冰的手,說道:“駱冰,你,你去村里喊人來幫忙,我在這里等你。


  ”駱冰尷尬地笑了笑,說:“隊長,我還是背你走吧!”說著,駱冰從趙豐年身上爬起來,在他身邊蹲下,讓隊長爬到她的背上。


  駱冰站起來,雙腿微微打顫,她高一腳低一腳向前邁步。


  走出密林,趙豐年看到斜坡上有兩個人在割牛草,立即喊過來幫忙。


  這兩個村民,一個叫楊老松,一個叫張大山,都是三十多歲了,趙豐年小的時候他們都成年了,所以認得。


  兩人也認出趙豐年,所以輪流背他下山。


  最后,張大山把趙豐年背進屋,放在他的地鋪草席上。


  “兩位阿叔,謝謝你們了!”“不謝,不謝!”楊老松和張大山笑著走了,救了村長一次,他以后一定會報恩的,所以兩人心里都樂滋滋的。


  趙豐年發現阿媽和沈瑞雪都不在家,要駱冰把他的手機找來,撥打沈瑞雪的手機號碼。


  手機響了許久,沒人接聽。


  “隊長,你等等,我去村里叫醫生來。


  ”“不用。


  ”趙豐年在等沈瑞雪回電話,她沈瑞雪就是醫生,不用去叫村醫。


  果然,過了一會兒,趙豐年的手機響了,是沈瑞雪打過來的。


  “喂,沈瑞雪,你在哪里?”“我在貧困戶家里。


  ”“快回來!”“家里發生什么事了?”“我被野豬咬傷了!”“什么?”對方掛掉手機,但很快就聽到有人跑上樓來。


  “趙豐年,你沒事吧?”沈瑞雪氣喘吁吁,跑進房間來焦急地問道。


  當她看到趙豐年的一條腿被血浸紅了,跑進自己睡的房間拿一個藥箱出來。


  駱冰看沈瑞雪為隊長處理傷口,她先用酒精在傷口上消毒,然后往上面散一層白藥,最后用白紗布包扎好。


  專業的就是不一樣!這時,駱冰對沈瑞雪說:“隊長我就交給你了,深山里還有五頭野豬等著我請人去抬下山,我走了。


  ”“駱冰,辛苦你了!”趙豐年苦澀地說。


  “隊長,你好好養傷,我去城里一趟就回來。


  ”“好,你小心點!”沈瑞雪聽到趙豐年對駱冰的滿心關懷,從藥箱里拿出一支大號的藥針出來。


  “你要干嘛?”“你被野豬咬了,我給你打一針。


  ”“不要!”趙豐年大聲說,他雖然天不怕地不怕,但面對藥針他害怕極了。


  “轉過身去,把褲子脫下來。


  ”“干嘛?”“打屁股。


  ”“沈瑞雪,不要呀!”聽到趙豐年顫抖的求饒聲,沈瑞雪覺得可笑,想他一個鐵骨錚錚的一代野戰兵王,竟然怕打針,太離譜了!沈瑞雪把趙豐年翻過身去,然后動(日本人真人愛視頻全部過程)手扯下他的褲子。


  “你干什么,耍流氓呀!”“別動!”沈瑞雪一手按在趙豐年的屁股蛋上,舉起藥針刺下去。


  “阿媽,救我!”趙豐年一聲慘叫,沈瑞雪毅然把針筒里的藥水推進了他的身體里。


  “好了,自己把褲子拉上去。


  ”沈瑞雪說著提著藥箱走出趙豐年的房間。


  趙豐年翻身來躺在床上,心里有些憤慨,自己還沒出手,她竟然先得手了,這不是借機耍流氓嗎?等他腿傷好后,絕不會放過她。


  …駱冰在村里請到十個壯漢,每人付兩百元,帶領大伙上后山把五頭死野豬抬出山,再一鼓作氣抬到515國道岔路處,攔一輛貨車運往城里。


  當駱冰把五頭黑毛野豬運到香格拉大酒店門口下車,從里出走出來一個美女。


  她就是駱冰的表姐,沈瑞雪的閨蜜,香格拉大酒店的總經理—— 顧欣怡


  這個精明能干的女人,今天穿一套深色的職業套裝,頭發挽起露出雪白的長頸,臉上畫著淡妝,看上去氣質嫵媚又不失優雅。


  下面是一條窄裙,剛剛好包裹住她那迷人的部位,勾勒出美妙的曲線,露出來的小腿,套著肉色的薄薄絲襪,筆直而修長,曲線緊繃形成一條完美的弧線。


   貨車司機和兩個搬運工眼睛都看直了,這樣的大美女,就算在這人口600多萬的陽光市,也是少見,真是人間極品呀!就沖她這副身材和相貌,貨車司機發誓也要進香格拉大酒店去吃一餐。


  “天呀!冰冰,你去哪里給我弄來這么多的野味?”顧欣怡比駱冰大一歲,但從小到大一直叫她的小名,讓駱冰精神倍受折磨。


  “表姐,我上山弄來的,全部是你的了!”駱冰想一次性處理掉,所以臉上帶著笑容,客氣地說。


  “這么多,我可吃不下。


  ”顧欣怡搖搖頭,俏臉露出為難之色。


  駱冰臉色一沉,說:“不要嗎?”“我最多只能要兩頭,其它的你自己拿到市場去賣。


  ”呃?要我去賣肉,你顧欣怡也不看看我駱冰是什么人。


  “不要拉倒。


  ”駱冰冷冷地說,走過去攔住貨車司機,大聲說:“師傅,每斤35元,你全部拉走。


  ”貨車司機一愣,他知道野豬肉的市場價,高的時候是每斤80元,最低價也是60元一斤,35元賣給他,是給他一個大便宜呀!他如果讓他那幾開貨車的兄弟分別拉到附近各大小城市去買,肯定能對半賺,暴利呀!“好,我要了!”貨車司機爽快地說,讓幾個搬運工到商店里借來一把桿秤,然后把一頭野豬扛上去一稱。


  “326斤。


  ”貨車司機報數說。


  “師傅,你也別稱了,平均一頭320斤,一共是5頭,1600斤,56000元。


  ”駱冰心算相當利害,上小學的時候拿過全市珠心算大賽一等獎。


  他急著把野豬處理掉,好回飲水村去照顧腿受傷的隊長趙豐年。


  更重要的是,她想給表姐顧欣怡一個下馬威,看她臉上后悔的表情。


  果然,顧欣怡看駱冰當著她的面把難得買到的野豬肉賤賣,又急又氣。


  她這不是跟錢過不去,而是跟她過不去,自己不就是小時候在外婆家搶了她一個布娃娃嗎,用得著氣到現在嗎?再說,自己前男友被她勾搭去又甩掉,已經報了一箭之仇,怎么還這么難以相處呢?“冰冰,你瘋了,明明可以賣十萬的,你要賣五萬…”“我樂意,你管不著。


  ”貨車司機趁兩人說話,已經跟到銀行取來六萬塊錢,把五萬六遞到駱冰手上,駱冰算也不算就直接放進背包里。


  顧欣怡眼睛微微泛紅,還想說點什么,但已經毫無意思了。


  這時,駱冰的手機響了,她看是 蘇靜初打來的,馬上拿到耳邊接聽。


  “駱冰,你在哪里呢?”“我在香格拉大酒店辦事。


  ”“怎么,跟男人開房呀?”駱冰眉頭一皺,罵道:“我沒你那么賤,找我什么事,快說。


  ”蘇靜初在手機里咯吱一笑,說:“明天飛往新西亞的飛機上有一筆交易,要不要干?”駱冰看了一眼顧欣怡,走到一邊去說:“飛機上交易,消息可靠嗎?”“絕對可靠,是我花大價錢從他們線人內部得來的消息。


  ”“多大的量?”“三公斤。


  ”“現金交易?”“是呀。


  ”駱冰沉思片刻,想到隊長趙豐年有沈瑞雪照顧著,回應道:“好,干!通知喬小麥匯合,我馬上到。


  ”顧欣怡看駱冰要走,走上去攔住她說:“又要走了,不進去坐坐?”“表姐,下次跟我做生意爽快點,別每次都錯過賺錢的機會。


  ”去!誰要你給機會了?顧欣怡嗤之以鼻,冷冷地說:“冰冰,別跟我較勁,有空我們一起去看看外婆吧!”“行呀,把外婆送我的布娃娃還給我。


  ”“那布娃娃早都不見了。


  ”“不還,你這輩子都別想找到男朋友,交一個我搶一個。


  ”呃?這什么人呀,還表妹呢,你搶我男朋友,我就不會搶你男朋友嗎?“不跟你說了,我有事,走了。


  ”駱冰說著,攔了一輛出租車走了,顧欣怡瞪了一眼遠去年出租車,悻悻地走進香格拉大酒店。


  十分鐘后,駱冰回到家。


  坐到二樓客廳舒適的沙發里,駱冰把喬小麥和蘇靜初從房間里叫出來。


  喬小麥在茶幾前打開一臺筆記本電腦,三人一起策劃行動方案,然后在網上訂機票。


  “早睡早起,明天不能誤機。


  ”駱冰說完走下樓,她一身的汗味,需要到溫泉池里去泡個澡。


  “駱冰,你去哪里?”喬小麥問道。


  “小麥,下來幫我搓背,這兩天我累壞了。


  ”蘇靜初嘴角盈笑,問道:“在酒店傷到了吧?”駱冰白了蘇靜初一眼,說:“你就知道那事,到國外我請幾個黑人弄死你。


  ”“好哇,還不知道是誰弄死誰呢!”蘇靜初調皮地說。


  三人走進更衣間換泳裝跳進溫泉池,喬小麥問駱冰:“那事,是什么事呀?”駱冰白了喬小麥一眼,你就給我裝清純吧!你們兩沒一個好東西!三人洗澡后,開車來到到碧水莊園吃晚飯。


  在一個豪華的包間里,三人有說有笑,一邊吃著山珍海味,一邊喝著白酒,經過門口的男士看到除了艷羨,就是驚訝。


  這三個美女,一個比一個漂亮,怎么都沒有男朋友,這不是暴殄天物嗎?
https://twassad.weebly.com/4931917.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6172381.html
https://twfghrtwefdsf.weebly.com/8532671.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8557256.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8204040.html
https://twertgftyhu.weebly.com/595330.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1209414.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1595667.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5962253.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6043388.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