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mandy dee

mandy dee


這天夜里,小少婦 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說完,她用豐腴的 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說道。


  華萊士 點了 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我的男友一千歲)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  由于煙盒實在太小,李文龍只好盡量的用大力氣給她擦干凈一點,折過紙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煙盒太硬了,還是 林雪梅那嬌柔的實在沒受到過這種待遇,她鼻中輕哼了一聲,竟然幽幽的醒來了,看到李文龍在抱著自己,有感覺到下面傳來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地推一把李文龍,一個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過去。


    “ 林總


  林總。


  您醒醒”李文龍丟掉手中的煙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時的林雪梅充耳不聞,沒什么反應。


   就算是李文龍伸手拍了拍她的臉,她也只是嗯嗯了幾下,并沒有睜開眼睛,看樣子燒得很迷糊了。


    李文龍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了,如果不立即去 醫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現生命意外,到那個時候,自己可真是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啊,李文龍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點是一點吧。


  用力把林雪梅的褲子一古腦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橫抱起她,爬出土溝,一路狂奔回到車子上,把林雪梅塞進后座里,李文龍發動車子向前飛馳而去。


    幸好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個縣城,進了縣城,李文龍下車攔住一人問清了縣醫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紅燈綠燈了,一路狂奔進了縣醫院,停下車子探身抱起林雪梅沖進了急診室:“ 醫生


  醫生。


  快。


  快救人。


  ”  不知道是李文龍大聲呼救的聲音起了作用,還是這里醫生的醫德本來就這么好,醫生竟然在第一時間從辦公室里沖出來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體溫,醫生面無表情 的說到:“病人生命垂危,馬上準備搶救,你是家屬吧?先去交五千塊錢急救費。


  ”  五千塊?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塊?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給自己 出了這么一個難題,這老天對自己也天眷顧了吧?  但是,這人命關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醫生,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沒帶這么多錢,就一千多塊”李文龍掏出隨身帶的一千多塊“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說,我現在就出去取錢去。


  ”  李文龍還故意把一張建行的銀行卡亮了亮,其實他心里 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幾塊錢。


    “行,不過你得快點”醫生的話讓李文龍心中一陣感動,這年頭,醫德醫風這么好的醫生可是不多見了。


    雖然人家說了讓快點,就是這,有的人也不給你機會啊!  “謝謝!謝謝!”李文龍一個勁的鞠躬,雖然懷里的人跟自己沒啥親近關系,就沖醫生剛才那句話,李文龍覺得自己這躬鞠的也值。


    醫生不再理會李文龍,叫上幾個護士手忙腳亂的把林雪梅推進了手術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燈,李文龍轉身跑出了醫院。


    掌聲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來啊!  這人生地不(倆性故事)熟的,就算是借也沒地方借去啊!  沒啥好辦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 沈建身上了,李文龍掏出手機打通沈建的電話:“沈叔,我這邊遇到了點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點錢用?”  “你用這么多錢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車了?”沈建緊張的問到。


    “沒事沈叔,我這不是跟著林總出發了嗎?林總需要辦點事,結果身上沒帶多少錢。


  ”李文龍只是說到這里,他覺得,沈建不會再問下去的,因為他有這方面的經驗。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問了數目。


    “一萬吧!”李文龍揣摩這這一萬應該夠用了,雖然自己身上沒多少錢,但是林總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長,出個門身上能不帶個幾千塊嗎?  “把你卡號給我,我現在就找人給你打過去”沈建很痛快的說到,他認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龍要這錢的,既然是領導開口了,那自己這個大管家可是要盡快的辦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還有那一層關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龍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電話打過來,趕緊插卡取了錢又跑回醫院。


    先去交了急救費,拿上單子急急火火的來到急救室門口,正好看到打著點滴的林雪梅被護士推出來,看樣子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李文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醫生,她怎么樣了?”  “高燒已經控制住了,不過,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而且嚴重脫水。


  現在還沒有完全醒過來,需要住院治療,你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吧!”  “醫生,這。


  這能不能轉院啊!”李文龍急道:“我們就是臨近縣里的,今天本來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沒想到遇到了這么一件事,這是我的領導,我們想轉回我們縣里。


  ”  “轉院我沒有意見,不過,如果中間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


  ”醫生冷冰冰的說到。


    李文龍知道醫生生氣的原因,這樣一個病人治療下來,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轉到別的醫院里,那這到手的錢可就要進別人的腰包里了,你說他能高興嗎?  李文龍看看林雪梅,依然蒼白著臉沒有反應,想要征求她的意見肯定是不行了,沒辦法,只有自己做主了,聽那醫生的口氣,現在的林雪梅還沒有脫離危險,如果不聽醫生的,中間真要是出點什么事,自己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啊,可是,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個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這也男女有別啊!  “到底怎么樣,你想好了沒有?”醫生有些不耐煩了。


    “我。


  我們住院,我現在就去辦手續”李文龍沒有其他選擇。


    等到一切都辦理完畢,坐回到床邊看著林雪梅,李文龍感覺心力交瘁,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頭部,感覺沒有那么燙了,又給她掖了掖被腳,李文龍感覺自己那顆心終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輕松下來,疲憊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龍下來,眼皮一陣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夢并沒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聲訓斥給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這藥沒了也不知道叫一聲。


  ”李文龍是被來換吊瓶的護士給吵醒的,睜開眼睛,卻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肚子里傳來的咕咕的叫聲告訴自己,好像晚餐時間到了。


    李文龍打著哈欠伸了一個懶腰,胳膊剛剛舉到一半,卻見林雪梅睜開了眼睛,嚇得李文龍又把胳膊縮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臉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嗎?怎么會出現在醫院里了?  見林雪梅醒來,李文龍欣喜萬分:“林總,您覺得怎么樣了?”說著話,又要伸手去觸摸林雪梅的額頭,見林雪梅皺起了眉頭,李文龍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護士離開,林雪梅咬著嘴唇看向李文龍。


    “您的衣服濕了,正在外面樓道里晾著呢!”李文龍沒弄明白林雪梅話里的意思。


    “誰給我。


  脫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寫滿了敵意。


    “啊,哦”李文龍這才明白林雪梅話里的真正含義“是護士,是護士幫忙換下來的。


  ”  “你有沒有在身邊?”林雪梅緊接著問到。


    “沒。


  我去辦住院手續了”李文龍可不敢承認,這玩意兒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雪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重又閉上了眼睛,李文龍提到嗓子眼的心剛剛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話又差點讓他生出心臟病來。


    “暈倒之前我好像在。


  是你給我。


  ”林雪梅沒有把話說出來,不過李文龍知道舍棄的那幾個是什么。


    “是我給您擦的。


  ”后面的這兩個字,李文龍的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


    “你。


  ”林雪梅剛想發飆,看到周圍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話壓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湊在林雪梅的耳邊,李文龍小聲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給林雪梅說了一遍,當然,濾去了擦那一段。


    “對了,有一個什么蕭總一直在打您的電話,后來。


  后來我就把您的手機給關掉了”李文龍這才想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沒有跟林雪梅匯報。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現讓李文龍很失望,他并沒有在她的臉上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醫生怎么說?”  “醫生說你有點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李文龍把醫生的話跟林雪梅說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為什么不轉回到我們縣里的醫院”聽了李文龍的話,林雪梅皺著眉頭說到。


    “當時您還昏迷著,醫生又說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


  ”李文龍郁悶到了極點,這為別人著想,卻還挨訓,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問問醫生,問問他能不能轉回我們的醫院。


  ”李文龍的解釋并沒有換來林雪梅的諒解。


    “林總,外面還下著雨呢,您這衣服也沒干,我們怎么。


  ”李文龍有點無奈的說到“再說了,我剛剛辦了住院手續。


  ”  “你。


  ”林雪梅皺了皺眉頭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因為,李文龍說的句句在理,轉身看了看周圍:“想辦法給我換一件病房,要單間,你現在就去辦。


  ”  乖乖,還住單間,你以為這醫院是你家開的。


  李文龍心里嘰嘰咕咕的說到,不過,還是不敢違抗林雪梅的話,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這剩下的錢還夠不夠了?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7858951.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8772820.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1767839.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1002480.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8100023.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3516344.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961528.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9448446.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5811391.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583354.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