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xxx video eva notty

xxx video eva notty


“嘿嘿嘿……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特意給你送咖啡過來……”韓鵬一邊獻殷勤,一邊有意試探道,“里面那 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 韓如冰自然不會告訴韓鵬事情的真相,畢竟這關乎到她的臉面。


  她并沒有接過 段鵬手中的咖啡,而是輕描淡寫地 說道:“沒什么,妨礙公務而已……”段鵬知道韓如冰并沒有說實話,然而他也沒有說破,而是繼續試探道:“那你打算怎么處置那小子?”韓如冰無奈地搖了搖頭:“還能怎么辦?老規矩,讓他在審訊室呆一晚上,好好反省反省,天一亮就放了。


  ”段鵬轉了轉眼珠,突然心生一計,透過窗戶望了望審訊室里的 歐陽羽,皺著眉頭裝模作樣地說道:“我看這小子似乎有點眼熟啊?好像是我們刑警隊正在追捕的一個逃犯。


  ”“哦?你確定?”韓如冰詫異地問道。


  段鵬篤定地點了點頭:“沒錯,八成就是這小子!冰冰,你也辛苦一天了,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這小子交給我們刑警隊處置就好了。


  ”“那好吧,人交給你了,我回去了。


  ”韓如冰巴不得躲段鵬遠點呢,說完這句話后,便轉身離開了。


  少頃,段鵬帶著一個名叫 潘杰的年輕男警官,邁步走進了審訊室。


  歐陽羽正坐在椅子上百無聊賴地望著天花板,見兩個男警官進來了,忍不住開口問道:“二位警官,我可以走了嗎?”“想走?沒那么容易!”段鵬一邊說,一邊對身邊的潘杰遞了個眼色。


  潘杰立即心領神會,摘下了警帽,扣在了監控探頭上面。


  “你……你這是什么意思?”歐陽羽不明就里地問道?“什么意思?哼!”段鵬沉下臉,從腰間抽出警棍,冷笑道,“臭小子,你膽子不小啊,竟然連我的女人也敢欺負?老子過來幫你舒活舒活筋骨!”說罷,段鵬手中的警棍,狠狠地砸到了歐陽羽的頭上。


  盡管歐陽羽受過特殊訓練,抗擊打能力要遠遠高于常人,但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挨了一警棍,他還是疼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然而歐陽羽不但沒有生氣,反而笑出聲來:“呵呵呵……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那個韓警官根本沒拿正眼看過你吧?上趕著拿自己的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虧你還是個 男人!”“臭小子!你活膩了吧!”段鵬再次舉起警棍,劈頭蓋臉朝歐陽羽的頭上、身上砸去!這時候,潘杰在一旁擔憂地制止道:“鵬哥,別打了,再打下去該出事了……”段鵬這才悻悻收手,氣喘吁吁地說道:“把這小子送到第二 監獄去,和那些重刑犯關到一起!”“這……鵬哥,這么做恐怕不合適吧?再說這也不符合規定啊?”潘杰不由得面露難色。


  段鵬沉著臉說道:“有什么不合適的?難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誰嗎?你要是還想繼續穿著這身警服,最好按我說的去做!”面對段鵬的威脅,潘杰沒有辦法,只好將歐陽羽押上警車,帶他前往尚 海市第二監獄。


  歐陽羽從小在尚海市長大,自然聽說過第二監獄。


  尚海市一共有兩所監獄,第一監獄關押的都是普通罪犯,第二監獄關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警車停在了第二監獄門口,潘杰搖下車窗,與監獄門口站崗的獄警交流了幾句。


  隨后他又搖上了車窗,回過頭一臉歉疚地看著歐陽羽:“兄弟,對不起了,我也是被逼無奈,希望你不要記恨我……”聽到潘杰的話,歐陽羽笑著搖了搖頭,并沒有任何的表示。


  其實他心里很明白,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個叫段鵬的家伙在搞鬼!而這個潘杰,只不過是被裹挾而已。


  少頃,監獄大門打開了,兩名獄警從里面走了出來,將歐陽羽押送進了監獄。


  從始至終,歐陽羽一直保持著沉默,他甚至沒有趁機向獄警控訴。


  歐陽羽很清楚,既然段鵬那個家伙敢私自將自己送到第二監獄,就說明他早已經安排打點好了一切。


  自己橫豎躲不過這一關了,何必還要多費口舌呢?輾轉,兩名獄警帶著歐陽羽來到了一間羈押室,將他銬在了椅子上。


  沒過多久,就見一個領導模樣的中年男人走了進來。


  中年男人瞇著眼,上下打量著歐陽羽:“你就是歐陽羽?”歐陽羽點點頭,與此同時也在打量著對方。


  中年男子個頭不高,身材較胖,雖然臉上一片溫和之色,但目光中卻流露出幾分狡詐的精光,看樣子是一個陰險十足的家伙!中年男子坐在了歐陽羽的對面,不緊不慢地說道:“首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姓張,是第二監獄的監獄長。


  歐陽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在這里委屈幾天。


  歐陽羽不由得冷笑一聲:“呵呵,能得到監獄長的親自‘接見’,看來我歐陽羽面子還不小呢!”張獄長沒有理會歐陽羽的冷嘲熱諷,繼續說道:“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希望你是一個聰明人,知道哪些話該說,哪些話不該說。


  ”歐陽羽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就算我再聰明又有什么用?還不是被小人給算計了?反正你們早已經串通好了,就算我申冤也是無用,又何必在這里浪費口舌呢?”張獄長滿意地點了點頭:“很好,你果然是一個聰明人,那接下來的事情,就好辦多了……好了,將他收監吧。


  ”“是!”兩名獄警立即押著歐陽羽,緩緩朝牢房區的方向走去,最終將他帶到一扇冰冷的鐵門前。


  其中一名獄警一邊解開歐陽羽手上的手銬,一邊厲聲喝道:“歐陽羽,從今天開始,你被收押在13號牢房,要和你的獄友和睦相處,不許打架斗毆,記住了嗎?”歐陽羽并不理睬獄警的話,一邊揉著手腕,一邊大步走進了牢房。


  由于牢房內的光線很是昏暗,歐陽羽的眼睛適應了一陣,才看清原來牢房內一共有七個男人,每一個都是身高體壯、五大三粗的,全都虎視眈眈地瞪著自己,仿佛窺視著獵物一般。


  從他們兇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來看,每一個都是亡命之徒啊!尤其是中間那個胳膊上有紋身的家伙,從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氣,看樣子絕對是個殺人犯,而且不只殺了一個人!歐陽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涼氣,心說那個叫段鵬的家伙還真是卑鄙,這是要整死老子啊!不過歐陽羽并沒有理會他們,自顧自地坐到了一張空床鋪上面。


  這時候,其余六人紛紛看向紋身男,其中一個光頭說道:“華哥,這小子似乎不太懂規矩啊?”紋身男邁步來到歐陽羽面前:“小子,第一次進來吧?不知道來這里要‘辦手續’么?哥幾個你們說對不對?”“對!”眾人一邊附和,一邊紛紛湊了上來,很快便將歐陽羽圍在了中間。


  紋身男擺擺手道:“先別著急動手,這小子是個雛兒,咱們要慢慢‘享受’!先讓他面壁思過,醒醒腦子!”光頭立即推了歐陽羽一把:“臭小子,說你呢!聽見沒有?去!趕緊到墻角面壁去!我來給你做個示范,看好了啊!”說罷,就見光頭彎下腰去,腦袋頂著墻,雙臂向后高高揚起,活脫脫像是一只禿尾巴鵪鶉。


  看到光頭擺出的姿勢,眾人再次紛紛笑出聲來。


  這樣的經歷,他們每個人剛剛進來的時候都遭遇過,可以說是監獄里的“傳統”了。


  光頭直起身,對歐陽羽喝道:“姿勢要標準,彎腰必須呈九十度角,手臂必須要伸直,這是規矩!先面壁思過二十分鐘,一會還有其他‘手續’,等所有‘手續’都辦完了,你小子就算是過關了。


  ”歐陽羽沒有理會光頭,而是對紋身男說道:“華哥是吧?看樣子你應該就是這個牢房的老大吧?”紋身男得意地點了點頭:“沒錯,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名 周慶華


  ”旁邊的光頭趕忙附和道:“想當年,華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你小子要是早生幾年的話,應該聽過華哥這么一號。


  ”歐陽羽并不知道周慶華到底是什么來頭,也絲毫不感興趣。


  他唯一關心的是,自己什么時候才能離開這里。


  看著面前比自己高半頭的周慶華,歐陽羽不卑不亢地說道:“華哥,咱們萍水相逢,我并不愿與你和你的兄弟們為仇作對。


  雖然這是我第一次進監獄,但我知道,規矩就是規矩,任誰也不能例外,何況當年武松還差點挨了一百殺威棒呢,不是嗎?”周慶華滿意地點了點頭:“看來你小子還算上道,既然如此,哥幾個可就對不住了!”歐陽羽繼續說道:“不過你們記住,這樣的事情只能發生一次,如果你們敢第二次對老子動手,那就別怪老子不客氣了!”說罷,歐陽羽身體一蹲,整個人蜷縮在墻角,護住自己全身的要害。


  周慶華拿起一床被子,緩緩走了過來,將被子蒙在了歐陽羽的身上,繼而大手一揮。


  其余人紛紛一擁而上,對歐陽羽好一陣拳打腳踢!不知道打了多久,周慶華擺擺手道:“好了好了,別打了。


  ”眾人這才紛紛停手。


  歐陽羽慢慢掀開身上的被子,從地上站了起來,看似全然沒事。


  要知道,歐陽羽的抗擊打能力遠遠高于常人,這頓拳腳對于他來說,無異于撓癢癢一般。


  歐陽羽撣了撣身上的土,冷哼道:“哼!還別說,你們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夠專業的,專打身子不打臉,是怕被獄警看出來吧?”周慶華一臉得意地看著歐陽羽:“怎么樣臭小子,服了嗎?”歐陽羽哭笑不得地搖了搖頭:“打了就打了,問這些有意思么?還有別的‘手續’嗎?咱們繼續……”聽到歐陽羽的這番話,周慶華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周慶華瞠目結舌地看著面前的歐陽羽,心說這小子究竟是什么來頭?挨了一頓毒打,竟然看上去絲毫沒有任何事情?看得出,這小子非同小可啊!周慶華心中不由得暗暗慶幸,慶幸剛才并沒有故意刁難歐陽羽。


  心說真要是把這小子惹急了,哥幾個加起來恐怕也不是他的對手啊!沉吟片刻之后,周慶華走上前,輕輕拍了拍歐陽羽的肩膀,滿臉堆笑地說道:“小兄弟,千萬別往心里去啊。


  這是咱們這里的規矩,誰都逃不掉。


  不過……看你小子是條硬漢,其他的‘手續’就免了吧。


  ”“好吧。


  ”歐陽羽也不多廢話,緩緩走回到自己的床鋪。


  雖然挨了一頓毒打,但歐陽羽絲毫沒有生氣。


  一來,那些人的拳腳根本傷不到他,二來,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節外生枝。


  這時候,周慶華再次湊了過來,態度也變得和藹了許多:“小兄弟,犯了什么事進來的?”歐陽羽輕描淡寫地說道:“本來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被當作毒販子抓了起來,然后就送到這里來了。


  ”然而正所謂說者無心,聽者有意,第二監獄關押的都是重刑犯,從某種角度來說,他們比一般人更加具備法律意識。


  像歐陽羽這樣,既沒有犯法也沒有經過審訊,便直接押送到這里,只有一種可能,那就是得罪人了。


  周慶華擔憂地拍了拍歐陽羽的肩膀:“小兄弟,看樣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歐陽羽滿不在乎地說道:“無所謂,既然來了,就在這好好休養幾天,權當是度假了。


  ”聽到歐陽羽的這番話,眾人不由得面面相覷,心說這家伙難道是個瘋子嗎?竟然把在重刑犯監獄服刑當作是度假?這時候,歐陽羽突然想起一件事,問周慶華道:“華哥,我剛剛回到尚海市,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我想和你打聽個事情。


  ”“哦?什么事情?”周慶華詫異地問道。


  “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掃毒啊?”歐陽羽之所以問出這樣的問題,是有原因的。


  因為他覺得,即便被人舉報吸毒,警方也不可能不經過調查就冒然出警,而且還是緝毒大隊的隊長親自帶隊。


  別看周慶華他們在監獄服刑,但他們并沒有完全與外面的世界隔絕。


  要知道,在這所第二監獄里關押著很多尚海市(完美暗戀)道上叱咤風云的人物,雖然他們人在監獄里服刑,但是道上的一舉一動,他們甚至比警方還要了解。


  周慶華猶豫了一下,對歐陽羽說道:“小兄弟,實不相瞞,最近尚海市的確正在掃毒,好多毒販子都被抓起來了。


  ”“哦?這到底是為什么?難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嗎?”歐陽羽再次問道。


  周慶華壓低聲音說道:“這個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


  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盤踞本市的幾個大毒梟,聯合控制著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貨量,避免觸及警方的底線……然而就在前不久,本市最大的大毒梟肖振東被仇家暗殺,從那之后,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亂無序的狀態,一些以前從來沒有從事過毒品買賣的大佬,也紛紛染指毒品交易,互相爭奪貨源、打壓對手的事情時有發生,甚至還發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總而言之,現如今道上已經徹底亂成一鍋粥了,唉……”說到最后,周慶華忍不住重重地嘆了一口氣,其他人的臉上,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


  歐陽羽很理解他們,雖然他們人在監獄服刑,但是監獄外面還有他們的親人,他們的兄弟。


  不過歐陽羽畢竟與他們并不是很熟,多說無益,索性翻身躺倒,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韓如冰早早便趕到了警局。


  經過一夜,韓如冰的氣已經消得差不多了,她覺得,雖然歐陽羽十分可惡,但自己假公濟私,把他關起來,似乎也有些過分了。


  所以韓如冰趕到警局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把歐陽羽放了。


  可是當她趕到審訊室的時候,卻不見歐陽羽的蹤影。


  韓如冰覺得有些蹊蹺,趕忙來到了刑警隊的辦公室。


  此時段鵬還沒有來上班,偌大的辦公室里,只有潘杰一個人在。


  見韓如冰來了,潘杰不免有些緊張,趕忙起身行禮:“韓隊長,早上好!”韓如冰懶得和他客套,直接問道:“小潘我問你,昨天晚上我抓來的那小子呢?”潘杰支支吾吾地說道:“送到……送到第二監獄去了……”“什么?!”韓如冰一聽就惱了,“你們憑什么這么做?人是老娘抓來的,你們怎么說關就關起來了?這未免不符合規定吧?”潘杰慌張地擺擺手道:“不……不關我的事啊!是……是段鵬的意思……”“段鵬?他憑什么隨便把人送到監獄去?而且還是第二監獄?你們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重刑犯監獄啊!在那種地方呆一晚上,就算不死也得扒層皮啊!”韓如冰頓時惱了,她的內心深處,對歐陽羽的安危很是擔憂。


  潘杰不是一個善于撒謊的人,再加上他對段鵬的做法也頗有不滿,于是便對韓如冰道出了實情。


  聽完潘杰的敘述,韓如冰更加怒不可遏,當即掏出手機,撥通了段鵬的號碼。


  “段鵬,你什么意思?隨隨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監獄去,你這是在違法亂紀知道嗎?”電話接通后,韓如冰歇斯底里地罵道。


  段鵬剛剛起床,正在趕來警局的路上。


  原本他以為,韓如冰一定會對他心懷感激,沒曾想卻是劈頭蓋臉地挨了一頓罵。


  “冰冰,你……你千萬別誤會,我只是覺得你被那小子欺負了,想替你出口氣而已……”段鵬解釋道。


  聽到段鵬的話,韓如冰頓時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間里的情形,不由得小臉一紅:“誰……誰說那小子欺負老娘了?”“是……是你的手下告訴我的,他說昨晚你執法的時候,那臭小子摸了你的……”   閱讀提示:在這次旅游的幾天時間里,那位 同事因為沒有帶家屬,竟然幾乎成了我們的跟屁蟲,我和老婆無論走 到哪里,他都跟到哪里。


  他的 視線所及幾乎 沒有離開過我的老婆。


  并且他們竟然經常把我當空氣,不但有說有笑,還擠眉弄眼。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文/黎 文東  老婆的單位去旅游,可以帶上家屬,于是我也沾了光。


    早就聽說老婆與她的一位男同事關系不錯,而且因為這個事我還曾經跟老婆不知爭執過了多少次。


  但老婆說, 你怎么也不相信我?他在工作上給予了我很大的幫助,所以相對于其他同事來說我們之間的關系就相對較好,這是很正常的,但(極品少婦的誘惑) 也就僅此而已。


    既然老婆這么說,我又的確沒有拿到任何能夠證明他們關系不正常的證據,也就只好作罷。


    但是令我難于忍受的事,在這次旅游的幾天時間里,那位同事因為沒有帶家屬,竟然幾乎成了我們的跟屁蟲,我和老婆無論走到哪里,他都跟到哪里。


  他的視線所及幾乎沒有離開過我的老婆。


  并且他們竟然經常把我當空氣,不但有說有笑,還擠眉弄眼。


  口述:老婆和同事打情罵俏我成電燈泡  說我小氣也好,說我沒有君子之腹也罷,但我相信世上沒有幾個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女人在自己的面前與別的男人眉來眼去卻心里還很爽。


  可氣的是老婆竟然沒有顧及我的感受,也沒有記住我曾經給過她的警告,依然我行我素地與那同事“打情罵俏”。


    老婆的所作所為是有辱于我作為一個男人的尊嚴的。


  在他們單位里,他們怎么眉來眼去怎么打情罵俏我都眼不見為凈,而如今在我面前他們依然還要這樣,而且旁邊還有這么多她的同事,那么她的同事又怎么看我?我的尊嚴又在哪里?  甚至有一次在途中休息時,我居然聽見他叫我老婆的昵稱。


  我終于忍無可忍,與那位同事爭執。


    我一氣之下便脫團先回來。


  老婆這時才知道了事情的嚴重性,也脫團跟著我先回來。


  我說擺在我們面前現在只有兩條路可走,一是離婚,二是你必須和那同事斷絕來往。


    老婆說,你怎么變得這么不可理喻。


  她竟然還說我不可理喻!我說,好吧,你說我不可理喻,那么你現在回去問一問你的其他同事看一看,看他們都怎么認說的,你不要臉,我還要臉呢。


  老婆竟然哭哭啼啼流下了眼淚。


  口述:老婆和同事打情罵俏我成電燈泡  我說,你現在的眼淚對我沒有任何作用,想流多久就流多久。


  我所剩余的自尊心,的確已無法讓我再有力氣走過去為她擦拭淚水了。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黎文東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7771859.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2793081.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7566167.html
https://twffppmkjl.weebly.com/2139341.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6267103.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3381666.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5226297.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7465566.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1054905.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9191821.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男人 口交男人 口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