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さくら 悠

さくら 悠


幾名西裝大漢一聽,立刻像瘋狗一樣圍向 張華,這幾個西裝大漢子身高最低都在一米八,五大三粗,那胳膊足足有張華大腿粗。


  不過張華并不緊張,因為他根本沒有絲毫害怕,掃了一眼得意洋洋的 秋蘭,張華語氣冰冷的 說道:“你逼我的,老虎不發威你當我是病貓啊。


  ”“啪啪啪”“啊啊啊”張華話剛說完,眾人只看到一道道殘影閃過,緊接著那幾個五大三粗的西裝大漢全部都捂著手臂倒在地上慘叫。


  而張華挽起一袖子,站在一邊點燃了一根煙,十分瀟灑與得意的望著滿是不相信的秋蘭。


  “你你”秋蘭這下有些懵了,本以為張華是個軟柿子,可一捏才發現,張華根本是塊硬鐵,張華剛才的身手絕對超出了她的平生所見,不過身為缽 蘭街的二當家,秋蘭也見多了大風大浪,很快的她就從震驚中恢復過來,問道:“你想干嘛?”張華神秘的一笑,一步步朝著秋蘭走了過去,這一刻沒有人再覺的眼前的張華是個吊兒郎當,好.色下流的男技師。


  “ 小華,不要,千萬不要。


  ”女經理 蘇月一見張華這副架勢,以為張華要傷害秋蘭,她趕緊沖了上去,一邊大喊,一邊想要阻止張華。


  張華沒有理會蘇月,忽然臉色一變,十分嚴肅的對步步后退的秋蘭說道:“我早告訴過你,我不是好惹的。


  ”“你有種,你給我記著!”秋蘭的臉色很難看,這是頭一遭遇到這種事情,縱橫西山市多年,與自己親姐姐 秋花打下了整個缽蘭街,當年她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的扛把子喪彪跑了兩條街,有雙刀火鳳之名。


  沒想到今日,不僅被一個名不見經傳的男技師拒絕,接著被羞辱,然后被教訓。


  秋蘭的肺都要氣炸了,但是形勢不容人,張華的強大出乎意料,她也只好就此作罷。


  “ 蘭姐,不要生氣,小華就這樣,遲些我會帶小華去缽蘭街親自賠罪的。


  ”蘇月趕緊上來賠不是,她心里很清楚,這次的事情不會就這么就完了,以秋蘭的性格,事后肯定會報復的。


  “蘇月,這事你不用管。


  ”秋蘭看了眼張華,繼續道:“你有兩個選擇,第一馬上開除他,第二繼續留著他,跟我作對。


  ”“蘭姐”蘇月還想說什么,但秋蘭已經頭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張華沒有說什么,看了眼十分難堪的蘇月,說道:“我知道怎么做,放心不會牽連你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


  ”“唉!”蘇月看了眼亂糟糟的八十八號房,搖搖頭,無助的說道:“小華,你攤上大事了。


  ”經過張華這么一搞,整個幸福女子會所并沒有太多變化,只是女經理蘇月卻滿目憂傷與惆悵。


  張華對此事很抱歉,但原則問題,他也沒辦法,想著自己在這女子會所暫時是混不下了,張華只好收拾東西跑路,至于了結姻緣的事情只能以后再說了。


  但讓他意想不到的是,當他提出辭職的時候,女經理蘇月并沒有同意,反而一再挽留,這讓張華一陣感動,對蘇月的好感倍增。


  “小華啊,姐姐干這一行好多年了,什么風浪沒有見過?蘭姐雖然 被我們得罪了,但事情也并不是沒有回旋的余地。


  ”蘇月穿著一身職業套裝,上半身是半透明的白襯衫,下半身是黑色短裙套黑絲,將誘人的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


  張華心砰砰的跳個不停,偷瞄了眼蘇月的大.胸脯,然后如實的說道:“蘇經理,事情你都看 到了,那瘋婆子估計也不是大方的人,肯定會來報復的,為了不殃及會所,我看我還是辭職吧。


  ”“笨!”蘇月喊了一聲站了起來,欣賞的看了眼張華,說道:“蘭姐剛出道時,曾經拿著兩把菜刀追著缽蘭街扛把子喪彪跑了幾條街,說一不二,從來沒有食言,就算你跑了,她也會拿咱們會所上下的安全逼你出現的。


  ”“麻痹,這還是女人嗎?”張華忍不住罵了一聲,這種心腸狠辣的女人他還是頭一遭見到。


  “唉!”蘇月有些無奈,朝著張華走了過來,一股淡淡的幽香席卷向張華,飽滿的雙胸一顫一顫的,透過白襯衫,隱隱約約可以看到里面的黑色胸罩。


  “事到如今,只有一個辦法可以試試。


  ”“什么辦法?”張華調整了下心情,他不敢再看蘇月,再看下去自己恐怕又要忍不住了。


  蘇月想了想轉過身去,黑色的職業短裙勉強才能包住那誘.惑死人不償命的大屁股,張華看的熱血沸騰,心跳加速,很想沖上去,從后面包住蘇月。


  而正在張華面對著蘇月想入非非的時候,蘇月忽然轉過身來,說道:“我已經約好了 花姐,只要弟弟令花姐滿意了,這次的事情就過去了。


  ”“花姐是誰?要我去怎么滿足?”張華疑惑的問道。


  “花姐是缽蘭街的老大,也是蘭姐的親姐姐,蘭姐雖然張狂不講理,但在花姐面前卻很老實。


  ”蘇月解釋道。


  “臥槽!”張華一聽這個勞什子花姐原來是那個母老虎秋蘭的親姐姐,想起秋蘭的彪悍與兇殘,張華一陣惡心,要他再去滿足這種女人,他寧愿自己擼。


  見張華反應這么激烈,蘇月似乎早就料到了,她笑了笑,聲音細細的說道:“小華,你不用這么緊張,花姐雖然是蘭姐的親姐姐,但兩姐妹無論長相還是性格都大不一樣。


  花姐性格溫和,待人禮貌,是個罕見的美女。


  ”“真的?”張華一聽,感覺有些難以置信,親生姐妹間會有這么大差異?“當然。


  ”蘇月笑了笑,繼續說道:“我已經約好了花姐,蘭姐晚上七點在帝國飯店吃飯,到時候你也去吧,態度好點,給蘭姐陪個不是,有花姐在,蘭姐想必也不會太過分的。


  ”“什么?要我當著大家的面給那個 瘋女人賠不是?”張華有些難以接受,再說他并不認為今天自己哪里錯了,一切都是秋蘭那個瘋女人太霸道,蠻橫不講理。


  “小華!”蘇月拍了拍張華的肩膀,眼含秋波,溫柔的說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就當幫幫姐姐,好嗎?”“這這個。


  ”張華很想一口拒絕,但一看到蘇月那迷死人不償命的眼神,還有那極致誘.惑的語氣,他實在狠不下心來。


  蘇月所說的一切對他來說根本不算什么,最嚴重他頂多收拾東西跑路返回大山,以后再出來幫助老頭子了結姻緣,就算秋蘭那瘋女人報復幸福女子會所,這跟他也沒有一毛錢關系啊。


  只是,張華雖然好.色,吊兒郎當了一點,但內心里卻很正義,這種拍拍屁股就一聲不吭跑路的事情他干不出來,也不想干。


  更何況,還是面對蘇月這種級別的美女,他實在不忍心留下個爛攤子就離開這。


  “好吧。


  ”經過短暫的思想斗爭,(邊插邊做吃奶)張華最終還是點頭同意晚上去賠罪。


  “不過我有個條件,我只跟那瘋女人賠罪道歉,絕不跟那瘋女人做其他的事情。


  ”“沒問題,你準備下,我也去安排下。


  ”蘇月開心的笑了起來,然后扭身便離開了房間晚上的西山市才是最美的,黃河兩.岸霓虹閃爍,遠處群山起伏,遠遠看上去十分的霸氣。


  而在西山市最豪華的帝國酒店一間包房中,三個中年少婦有說有笑的坐在里面,包廂裝修的十分豪華,給人一種震撼的感覺。


  這三個中年少婦正是缽蘭街扛把子秋花,秋蘭還有幸福女子會所的女經理蘇月。


  為了息事寧人,蘇月動用了各種關系終于約到了秋花,然后將秋蘭也一并約上,最后再叫上張華。


  希望待會兒張華來的時候給秋蘭道個歉,然后看在秋花的面子上,秋蘭會就此作罷。


  三個女人一臺戲,盡管秋花,秋蘭,蘇月三人根本不是一個行業的女性,但坐在一起依然孜孜不倦的講個不停。


  過了一會兒后,上面穿著黑色吊帶衫,下面穿著緊身牛仔褲,身材十分火辣的秋花喝了一口茶,然后淡淡的對蘇月說道:“妹妹,你約我跟阿蘭出來,不會就是吃飯這么簡單吧。


  ”蘇月微微笑了下,然后說道:“什么都瞞不過花姐,是這樣的,白天會所有個不懂事的小技師沖撞了蘭姐,回頭我狠狠教訓了一番那個小技師,這不都約了出來,讓那個小技師給蘭姐陪個不是。


  ”“小月,我秋蘭可擔當不起啊。


  ”秋蘭一聽,臉色立刻沉了下來,冷聲冷氣的諷刺道。


  “阿蘭,不要這么說,小月也不容易。


  ”這時候秋花低頭思索了下,然后說道:“蘇妹妹,你別擔心,阿蘭就是沖動了點。


  ”   車子坐不下我抱著阿姨她坐在我腿上發抖讓我把持不住  “ 飛哥,我想喝酒,晚上到你那。


  ”熟睡中的飛哥被我一通電話,擾亂了清夢,掛斷電話的幾分鐘后,這廝又給我回電,再次 詢問這么突然的相聚的 真實性,我向他微信了我的車票,此事落實,且千真萬確。


    以上的決定和行程,是在學駕照反回的公交上突然 冒出來的,離開BD已至三月,徐州一別也有好久不曾見到他,此行之突然、心切,完全只是懷念與他舉杯暢飲的感覺了,然而就是這樣,我坐了四個小時的硬座,只為了一斤廉價且貴重的白酒而已。


    到了FY,由于一些現實原因飛哥沒能來接我,給了我相對具體的位址,讓我自行前往,我也深刻的理解和明白,他的那輛帶有全景天窗,且360度無死角的二手電動三輪,可能堅持不到火車站,也趕不上見我就散架了,這也不說什么,誰讓我們一起扛過槍,其關系,多的只有真誠,不會有太多的套路和心虛,到站后乘車的疲憊感被迎來的清風一吹而過,因初來此地,再想著快到口的酒、馬上相遇的故人不免有些激動,當我環視四周環境,映入我眼的市區之冷清, 相比我見識過的 城市,其繁華程度完全可以用荒涼來解釋了,此時我才深刻的了解到,中國地區貧富之間的真實存在的差距,同時也感嘆當地人民做生意的頭腦精煉,間接的感謝當地人民對外來群眾的真切熱情的歡迎,與為人之著想。


    半小時后,我來到我們相約的地址,剛下車就看到那個賊頭賊鬧的飛哥,屌絲形象被他一舉一動、一言一行展現的淋漓精致,本想離 多遠就要打個招呼,卻沒曾想他竟未發現我,還向我來了電話,著急的問我到了哪里,我沒有理會他電話中的詢問,只是毫無遮掩的走到他背后,向他大聲詢問了一件事情的真實性,“你是不是sb啊”。


  他這才發現這就是他昔日的老友,被我一驚,一時的他說不上話來,不知道為何突然冒出來一句“到了還接電話,浪費我一毛錢話費”。


    飛哥AH人,性格古靈精怪,稱得上德才兼備、才華容貌與一身的好男人,錢多不多要看日后發展情況,與飛哥相識五年,他至始至終都沒有變過,在BD也是一樣,五年都在圍繞著他的黑板和粉筆,發揮才藝,可說上是安守本分,相比別人就沒有那么舒服的優待了,還好當時我字寫的勉算清秀,訓練的強度和適當的寫寫字互相調和,要不然我都不曉得那時的五年,自己是生是死,飛哥可謂是文武雙全,在訓練場上也算是獨樹一幟,對比同年落難的 兄弟,飛哥初來時的八塊腹肌依舊是無人能及的,也因參加過某種集訓代號“孤狼一刀”。


  (以上簡單的介紹故事的主人公)  我們找了個簡單且寬敞的燒烤店,雖然從生意(名人哲理故事)上可以看出此店的味道不怎么樣,但還是想無人打擾與之喝酒聊天的好,我們互相調侃了彼此的過往,絮叨返鄉后的各種經歷,訴說離別后生活的難言之隱,暢談了接下來人生的簡要規劃,他總說我是成大事、掙大錢的人,而我總是自嘲,反駁他,我頂多是當著太監,操著皇上的心,拿著乞丐的收入,有著世界首富的擔憂和思緒罷了。


  誰知道放在余額寶里的幾萬塊錢,能給我帶來多少的利率。


    酒足飯飽,已過次日二點,朗朗蹌蹌來到事先達成一致的按摩店,就昏昏入睡了,路上向另一位未能前來赴約的摯友發去“賀電”,同時總結出了今晚最大的收獲,做人不要太馬群。


    次日反途,相比昨晚的寂寞狂歡,和來之前還未遇到的迫切欣喜,列車搖搖晃晃與鐵軌撞擊發出的噪音,都顯的太過于孤單了,不知道下次再見,何年何月?是否彼此依舊?  我們眼前,路上每個人都是在努力且孤軍奮戰的,他們也迷茫也走錯了很多路,也有相對的理想和絕望,促使和鞭策他們一直都在努力著,我們可能會在社會的經歷中,磨去同時滋生一些東西來,但我所祝愿和要求的是飛哥和馬子,能夠一生平順、初心依舊而已。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4237612.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8404854.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4460305.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670538.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8367723.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5602721.html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1325346.html
https://twlhkjiymhk.weebly.com/3110360.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8550863.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4895054.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