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俺 が 姪

俺 が 姪


今天, 麗姐說要教我新的 按摩手法,我什么都沒想就欣然同意了。


  我相信麗姐不會害我,因為她在不知不覺間,已經幫了我很多。


  說起來很心酸,因為我瞎了的原因,什么都做不了,找了很多家按摩店都被拒絕了。


  拒絕的理由很可笑,他們說,他們要 的是小姑娘,而不是我這個手腳不靈便,還需要別人照顧的 瞎子


  麗姐本名叫徐麗,她的按摩店是針對 女人開放的,而我卻是個男人。


  為了說服她們接受我的服務,她不知道遭了多少奚落和謾罵。


  這份恩情我一直都記得,所以我在工作的時候,一直都兢兢業業,不敢對女客戶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久而久之,情況有了好轉,有很多人愿意接受我的服務了,這樣的成就不知 讓我哭了多少次。


  “沒關系 小龍,我今天要教你的,就是這個。


  ”麗姐笑著說。


  “啊?”我意外的看著她,這種服務也太大膽了吧,有誰愿意接受?說實話,我蠻喜歡這樣的,因為 我也是個男人,也對女人有想法,只是工作不允許我做出過分的舉動。


  這時,麗姐突然低聲 說道:“這里就我們兩人,我告訴你一些事情,你千萬不要和外面 的人說,知道嗎?”我忙不迭的點頭,認真的回道:“放心,我會管住自己的嘴的。


  ”接下來,麗姐跟我說的事,大大顛覆了我的認知,聽得我瞪大眼睛,一臉燥熱,連連吞咽口水。


  原來,有這么一群女人,她們因為有著特殊的身份,所以根本不能在外面亂來。


  可是,她們又有著自己的需要,在家里又得不到滿足,所以就找我來幫助她們釋放。


  因為我是個瞎子,不會知道她們的身份,不會看到她們的模樣,所以她們對我很放心。


  “明白了嗎?這和你之前按摩的那些對象不同,說白了,來找你做這種服務的都是一群浪得沒邊的騷貨。


  ”說完,麗姐就沉默不言了。


  我猜,她一定推己及人,想到自己也來找我做這種事,害羞了,罵別人騷貨,不也是在罵自己騷貨嗎?可是,我還是有些擔心道:“姐,真的能行嗎?萬一她們事后反悔了怎么辦?”“沒事,她們就算事后不樂意了,也不會找你的麻煩。


  相對而言,我更擔心你。


  ”“我?”我指著自己的鼻子,很是不解。


  麗姐鄭重道:“對啊,我就怕你到時候把持不住,被這些被撩起情緒的騷狐貍一口不剩的給吃了。


  ” 聽了這話后,我不自覺的咽了口口水,心跳猛然加快。


  不知怎么的,我竟有一些向往。


  腦海中登時蹦出一個個鮮活的身子伏 在我身上……“看吧,我就知道你會這樣!”麗姐突然笑著說。


  “這樣?什么意思?”我皺眉問道。


  話一說完,我就 感覺自己的下面猛地一緊,被一只大手所捕獲。


  “麗姐,疼!”我苦著臉,又羞又燥,娘的,怎么這個時候升旗了,我一點心理準備都沒有。


  麗姐那邊沒說話,手下卻絲毫沒有放松,甚至還輕微活動了幾下。


  感受著她手心里的熱度,我全身上下瞬間變得又酥又麻。


  “小龍,沒想到你年紀不大,本錢還真是不小!”麗姐驚訝的說道,激動的同時,呼吸都變得粗重起來。


  我又羞又囧,“姐,你就別取笑我了,放我一馬好不好?”麗姐放開了我,連連深呼吸了幾口,調整好了氣息才說道:“看來你的定力還不夠啊,我一定要好好訓練你才行。


  ”這點我承認,可是我就不明白了。


  既然是幫助那些女人釋放,為什么還要學習什么手法嗎?干脆直接點不是更省事。


  接下來,麗姐便向我解釋了其中的奧妙。


  那些女人需要釋放是不假,可是她們要的不單單只是 身體上的滿足,更多的是心理上。


  麗姐告訴我,她們出來玩,玩的就是一種感覺,如果只是為了那點事,還不如直接找個男公關。


  所以,我的任務雖看起來簡單,但其實不然。


  我要滿足三個條件,一,客戶滿意,這自不必多說,我就是干這個的。


  二,我不能被她們拿下,甚至起一點壞心眼,如果和她們糾纏在一起,或者引起了她們的不滿,將來都是很大的麻煩。


  三,我要掌握分寸,吊足她們的胃口,讓她們離不開我。


  開始我還挺興奮的,可是聽完這些話后,心里便沒有了底氣。


  這三個要求,一個比一個難,單說第二個,要我幫助她們釋放的同時,還不允許我起反應,真是要了我的命了。


  “姐,我,我擔心我做不來。


  ”“所以你才要學啊!如果,”麗姐中間停頓了一下,“如果你真的受不了的話,可以找姐來幫你解決。


  ”“啊?”我一臉古怪的看著她,心里怦怦直跳起來。


  難道,這意味著我可以跟她那個嗎?!“想什么呢?”麗姐杵了下我的額頭,嗔怪道:“我是說我用別的方法幫你。


  ”“哦!”我失落的低下了頭。


  滿以為這次可以好夢成真了,誰知道只是意思一下。


  不過,這已經讓我很開心了。


  不論是她的哪里,我都十分的想要,哪怕是手,都能讓我激動好半天。


  因為我從來沒有嘗試過讓女人來幫我。


  接著,麗姐撲哧一聲笑出了聲,調侃我道:“小壞蛋,你是不是早對我有想法了?”我憨笑著撓著頭,很不好意思,也就是和她能這樣放松的開開玩笑。


  “不要氣餒哦,說不定你到時候表現的好,我會試著考慮一下的。


  ”說完,麗姐一陣浪笑,笑得我心都酥了。


  此刻,我在重新燃起希望的同時,又無比的痛恨自己為什么是個瞎子。


  可以想象,在我面前的這可人兒,此刻一定美的不像話,偏偏我卻看不到。


  “來,小龍,今天沒有其他人,讓姐姐好好教你。


  ”說著,她兩手抓著我的手腕,將我有些僵硬的手掌按到了自己的豐滿上。


  “啊……”這就是女人的豐滿,我終于摸到它了!軟綿綿的真叫人愛不釋手啊!“嗯……小龍,不要,不要那么用力,溫柔一點,麗姐有些吃不消了,啊……”我嘴角勾起,心中不由有些得意。


  雖然她嘴上這么說,可我知道她喜歡我這樣,每當我輕輕撥動時,她都會引亢高歌,聲音傳到我耳中,引得我渾身都癢癢麻麻的,異常的舒服。


  在我漸漸掌握了規律的情況下,麗姐連連嬌吟,一聲比一聲高,到了最后,她身子猛地一僵,一聲高吟,結束了一切。


  “小龍,你實在太厲害了!”麗姐抓著我的手,氣若游絲的說道。


  她的手非常的滑嫩,可我現在的心思卻完全不在這上面。


  不住在想,要是能探尋一下她下面的幽境該有多好,長這么大,我還沒有接觸過女人的那里,不知道是什么樣的感覺,眼前就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麗姐,我,我想……”我支支吾吾的,話都說不利落了。


  “別著急,我知道你想干什么,今天就到這里了,等你完全學會了,我們再進行下一步。


  ”麗姐安慰我道。


  “哦!”我有些失落,但沒有表現出來。


  由于我出色的表現,麗姐特批給我半天的假,說是讓我調整心態,認真思考如何掌握新學的技巧。


  到了中午飯點, 表嫂吳雪晴準時出現。


  不管遇到什么情況,她總是風雨無阻的來接我。


  “今天怎么樣?還順利嗎?”表嫂關切的問道。


  我微笑著點點頭,“還好,店長給我放了半天假,讓我好好休息一下。


  ”表嫂有些意外,“為什么呀,怎么好端端的給你放假了?”我知道表嫂有可能多想,倒不是說表嫂不樂意看我休息,而是擔心我被人攆走,因為這種情況在以前出現過很多次。


  于是我解釋說:“今天我學了新的按摩手法,店長很高興,所以就放我假了。


  ”“那感情好,回頭幫我也按按。


  ”表嫂笑著說。


  額……我不知道說什么了,心說你可是我的表嫂啊,我怎么能對你做那種事!但是,我心里又無比的渴望。


  表嫂是個好女人,然而生活中卻得不到堂哥多少的憐愛。


  不知多少個靜謐的夜里,我起床方便時,總是能 聽到她低沉魅惑的叫聲。


  那聲音就像賦有魔力般,折磨 的我躺在床上,翻來覆去,整宿整宿的睡不著。


  于是,我幻想著表嫂的樣子,然后……我為自己的舉止而感到羞愧,但是我就是控制不住自己,或許,我 真的是個很不稱職的表弟。


  回到家里后,我和表嫂有說有笑的吃完了飯。


  這個時候,是我最享受的時光,聽著女人在廚房里的忙碌聲,悠閑的躺在沙發上,或許,這就是家的感覺。


  ‘嘭!’門被一腳踢開,驚得我‘嗖’的翻身坐起來。


  不為別的,那個兇神又回來了!“呦呵,表弟,你也在家啊。


  怎么,今天沒上班嗎?還是又被人家踢了?” 陳有亮戲謔的聲音道。


  我聽了心里很不是滋味,可是卻不能通過實際行動來表達自己的不滿。


  因為我是個瞎子,論打架的話,我明顯吃虧。


  這個人就是我的表哥,一個十足的人渣。


  每天除了和他的那幫狐朋狗黨喝酒之外,就是賭錢。


  每次輸到精光才回家,拿了錢之后又去賭。


  我和表嫂不知受過他多少的辱罵和踢打。


  “有亮,吃飯了嗎?鍋里還有包子,我去給你熱幾個。


  ”表嫂知道我有難了,急忙出來解圍。


  “不用!”陳有亮冷冷回了一句,接著沖著我的方向很不客氣的說道:“臭瞎子,是不是人家又不要你了,每天就知道吃白飯,如果給老子掙不回錢來的話,趁早給老子滾蛋!”聽了他這話,我狠狠咬著牙,雙拳緊握,恨不能一刀子捅死這王八蛋!我們是親戚,他怎么能這樣對我!此時,我無比的痛恨自己,為什么我是一個瞎子,什么都做不了!“有亮,你誤會了,小龍今天被領導夸獎了,說他新技能學的好,特地準他休息半天呢。


  ”表嫂解釋道。


  “哦?看來長本事了,這么說來,你工資也應該漲了才對。


  好,從下個月開始,每月多給我一千塊錢,不然的話,我要你好看!”陳有亮兇狠的威脅我道。


  我沒坑聲,此刻我心里不停在想著,是不是帶著表嫂逃離這里比較好。


  之前沒有什么機會,因為錢都被這混蛋剝削去了,可是今天麗姐答應我,說我要是干的好的話,工資給我翻一倍,或許,我能偷偷攢下一些錢來。


  “瞎子!你沒聽到嗎?當老子說話是放屁嗎?”說著,我前方跟著一陣響動,聽情況,這混蛋又想沖過來打我。


  “聽到了!”我高喊了一聲,決定先穩住他再說。


  陳有亮得意的笑了兩聲,接著對旁邊說道:“走,跟我去廚房。


  ”周圍一下安靜了,我心有余悸的手按著自己的胸口,不管怎么樣,總算逃過了一劫。


  可是,不久之后廚房那邊就傳來了聲音。


  人都說,失去視覺的人,其他的感官會變得更加靈敏一些。


  這話不假,因為我確實聽的比別人遠。


  “騷貨,這么快就濕了,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陳有亮喘著粗氣斷斷續續道。


  “別,別在這里,小龍還在,要做的話,我們到房間去。


  ”表嫂氣喘吁吁,似乎被男人折磨的很是不堪。


  “呵呵,你不覺得這樣才興奮嗎?你看,那個瞎子正看著我們呢,怎么樣,想不想讓他也來搞你一把?”陳有亮道。


  表嫂明顯不行了,嗯啊起來,之后便再沒有說話。


  陳有亮倒是一刻也沒閑著,不斷的說著糙話,“還說不想,你他么都來了!”坐在沙發上的我再也聽不下去了,我為自己有這樣的表哥而羞愧,也為表嫂而難過。


  另外,讓我感到難堪的是,我出于本能,居然可恥的有了反應。


  為了不讓陳有亮有進一步取笑我的機會,讓我和表嫂難堪,我決定回臥室去躲一下。


  然而,就在我手持盲杖,繞過茶幾的時候,突然腳下一絆,撲了出去。


  ‘咚!’一陣沉悶的聲響,我的頭當即就是一痛,似乎撞到了桌腿。


  接著,我感覺額頭有液體流了下來,腦袋昏昏沉沉,就要失去知覺。


  “瞎子摔倒了!”“這個時候你還說風涼話,快救他呀!”這是我最后聽到的話,我勉強睜著眼看了一眼,竟看到一雙白腿跑了過來!看來我真的完蛋了,都出現幻覺了。


  ……“小龍,小龍……”睡夢中,隱約聽到有人在輕聲呼喚我的名字,我嘗試著睜開了眼睛。


  好疼啊!我從未覺得眼睛如此的痛過,可是當我看到一絲光亮出現在我眼前時,幾乎瞬間懵了。


  這是怎么回事?!我能看到了!“嫂……嫂子?”我初次恢復了視覺,感覺一切還很陌生,所以便試探著問了一句。


  這時,表嫂裊裊婷婷的走了過來。


  只見她長發松散的披落在兩肩,身穿花色的印花裙,行走之間,曼妙的曲線若隱若現,韻味十足,讓我頓感口干舌燥,不由吞咽了一口口水。


  她的身材很豐腴,卻一點都不顯得累贅,胸前的一對鼓囊就像空蕩的衣服里塞了兩個蟠桃,傲人挺翹,渾圓飽滿,牢牢吸引著我的目光。


  等人走近一點,我才看清她的模樣。


  好美!我不由心生感嘆。


  彎彎的新月眉,一雙清靈的大眼睛,如同發亮的寶石一般。


  皮膚白皙,細膩紅潤,清波流轉之間,風情萬種,讓我不由心頭酥癢,為之迷醉。


  唯一不和諧的就是她的右臉龐烏青的傷痕,不用想,一定是陳有亮那混蛋打的。


  沒錯,她應該就是表嫂了!可惡,陳有亮那混蛋,我饒不了他!想著,我雙拳攥緊,手臂上青筋畢現。


  “怎么樣,感覺好一些了嗎?”表嫂輕皺秀眉,擔心的問道。


  看她的潔白的藕臂伸了過來,我下意識的要躲,可還是慢了一步。


  這時,我的心里突然忐忑起來。


  要(益智故事)不要告訴表嫂我的眼睛已經好了。


  重獲光明的喜悅讓我迫不及待的想與人分享,可是剛一張口便心中一頓,停了下來。


  沒錯,如果我說了的話,她一定反對我去按摩店。


  現在,最要緊的是早點拿到錢,脫離陳有亮那混蛋的掌控。


  就目前的情況而言,我除了按摩什么都不會。


  斟酌再三,我還是選擇先等一等再說。


  ‘嘶!’我咧著嘴吸了一口冷氣。


  表嫂見到我這樣,玉手連忙縮了回去。


  “對不起,弄疼你了吧?”表嫂一臉歉然的說道。


  “沒有,都是我不好,讓嫂子擔心了。


  ”我盡量擠出一個輕松的笑容,但看上去還是有幾分苦澀。


  聽到我這樣說,表嫂目光低垂了下去,表情自責道:“那混蛋把我手里的錢都拿走了,我只能簡單的幫你包扎一下,是嫂子對不住你。


  ”眼看著她,我的心都要融化了。


  多好的一個女人!我有幻想過她的模樣,她的眼神,卻仍不及我親眼所見到的一半。


  此刻,她清麗的面容正對著我,眼里含著淚,自責而關切,讓我止不住的心疼。


  “嫂子,一切都過去了,從今往后,我一定會讓你過上好日子的。


  ”我輕輕抓住她的手,溫柔的安慰她道。


  然而,就是這一下的功夫,表嫂愣在了那里,不可思議的看著我,讓我很是不解。


  怎么了?有什么不對的地方嗎?對了,我很快便想通了其中的關鍵,我是個瞎子,怎么能一下抓到她的手呢。


  于是,我停止了眼睛的眨動,面朝著一個方向,重新回歸到了那個呆滯的狀態。


  “嫂子,你不相信我嗎?”表嫂在愣了一下后,欣慰的笑了,一霎那,真如冰雪初融,山花盛開。


  “相信,嫂子相信你。


  時間不早了,早點休息吧,如果明天還覺得頭疼的話,就休息一天,我來和你表哥說。


  ”溫婉的笑容,讓我忘記了疼痛。


  她的眼睛仿佛擁有魔力一般,讓我不知不覺沉醉其中,不想挪開。


  “好。


  ”我點了下頭,不想讓她過多的擔心,心里卻已打定了主意,無論如何,我也會堅持去上班,為將來做好打算。


  表嫂站了起來,腰身款擺,搖曳生姿,把我的魂都勾走了。


  然而更讓我心慌肉跳的是她的穿著,那薄透的長裙中,一大片白光若隱若現,寬大渾圓的兩瓣完美的呈現在了我面前。


  表嫂沒有穿小褲!這個發現,讓我登時血氣上涌,腦袋跟著就是一懵,額頭的傷口再度火辣辣的疼了起來。


  不,她不是有意的。


  應該是她認為我是一個瞎子,所以沒必要避諱我。


  可是盡管如此,我依然很激動,表嫂真是太美了,不管是臉蛋還是身材,都絕對稱得上是大美女。


  整個晚上,我都激動不已,我能看見了,我不是一個瞎子了!直到凌晨一點多了,我才帶著笑容,沉沉的睡去。


  在夢中,我夢到表嫂鉆到了我懷里,羞澀的盯著我,讓我來愛她。


  我毫不遲疑的點了頭,然后我們兩人……早上醒來,我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清洗自己的小褲,真是太難受了。


  同時,我也為昨晚夢中的旖旎而臊得慌。


  但是很奇怪的是,我心里沒有多少愧疚感。


  或許,那一撞讓我醒了,去他么的陳有亮,他不配!表嫂這么好的女人,怎么可以讓這混蛋糟踐,我會好好照顧她,絕對不會再讓她受半點委屈。


  在浴室寬大的鏡子中,我看到了自己的樣子,雖稱不上絕對的英俊,但面容清秀,云眉朗目,給人平易近人,陽光清新之感。


  我很滿意自己的模樣,雖然看上去有些陌生,但我想,我活了,不用再逃避別人的責難,不必像條可憐蟲一樣躲入陰暗的角落。


  正高興著,浴室的門吱呀一聲打了開來。


  “小龍,你蹲在那里做什么?”娘的,此刻我想死的心都有了,怎么在做這種事的時候偏偏就被表嫂碰到了呢。


  然而,正當我抬起頭想向表嫂解釋時,鏡子里的一幕卻驚呆了我!表嫂居然只穿了罩罩和小褲就進來了!黑色!無論是花邊鏤空的小褲,還是胸前的兩個薄薄的布片,都是黑色! 武氏姐妹聞言粉臉頓時就紅了起來,但也不得不承認老爸的話有道理,她們在年輕一代當中算是難逢敵手了,除了李一龍那個在武學上特別有天賦的人之外,她們可是在H市橫著走的魔女。


  但是一遇上 白玉京這樣的高手,她們發覺就算是白玉京站著不動讓她們打,她們都沒有辦法傷到對方。


  “ 武世榮!你給我滾出來!”這時,外面忽然傳來一個猶如雷霆一般的聲音。


  一聽這聲音,武世榮臉色頓時就變了:“不好!是了因 和尚來了。


  ” 吳希皇心頭也是一沉,心道了因和尚都找到 武家來了,那是不是白玉京在李家栽了跟斗,所以李家現在找上門來算賬了?“是禍躲不過,咱們出去吧,只怕會有一場惡戰了, 曉慧 曉彤!你們迅速從后門離開武家藏起來。


  ”武世榮推著兩個女兒讓她們趕緊走。


  武氏姐妹倔強地搖頭:“爸!一家人就要生死與共,我們絕不會走的!”武世榮知道女兒的脾氣,那是說一不二的,聞言只好長嘆一聲:“罷了!先出去看看是什么情況再說吧!”他與吳希皇搶先走了出去,就見大門外,斷了一臂的李振峰正與一名身材魁梧胖和尚站在一起,滿臉仇恨地盯著他們。


  “武世榮!你可真狠,從哪找來一個野小子廢了我一臂,估計這會兒我夫人和兒子也都被他給廢了,這筆賬我要向你討還!”李振峰陰冷地說道。


  他被白玉京廢了一臂逃跑之后,第一時間找到了正好云游到H市,就住在三門寺的師兄了因和尚,然后滿腔仇恨地找到了武家。


  武曉慧(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見狀心頭卻是一喜,看樣子白玉京是真的打得李家低頭了,自己不用再嫁給李一龍那個人渣了。


  但是眼下怎么辦?那個和尚一臉兇相,一看就不是好惹的,災難也要降臨在武家頭上了。


  了因和尚一看到武氏姐妹,頓時雙眼冒光,緊盯著姐妹倆,滿臉盡是貪婪之色。


  武氏姐妹被盯得渾身不自在,悄悄地藏身到武世榮與吳希皇身后去了。


  “武世榮,只要你肯把你的雙胞胎女兒交給我,我可以考慮放過你們武家,要不然,今日我就要覆滅武家,并抓走這一對小美人,哈哈哈哈……”了因和尚垂涎三尺地大笑道。


  武世榮自然不可能將自己的女兒交給了因這個大淫魔,寧可是將自己女兒嫁給李一龍,要是讓了因得手,必是女兒的終身惡夢。


  “了因!你的修為現在已經突破到了宗師境界了吧?一代宗師也行如此齷蹉之事,不怕被世人恥笑嗎?”了因冷笑:“武世榮,別企圖拿世俗的倫理道德來激我,完全沒有用的, 老衲就想要你的一雙女兒,逍遙快活才王道。


  ”武曉慧嬌喝道:“我們就算是自殺也不會讓你這酒色和尚碰一根汗毛的。


  ”武曉彤也跟著說:“不錯!我們要拼命,你這賊和尚盡管放馬過來吧!”“拼命?哈哈哈……就憑你們幾個么?拿什么來和老衲拼?看樣子你們還不死心啊!也許,老衲一向喜歡用強的,那就先殺了礙事的人,再抓走美人盡情享用好了,哈哈哈……”了因和尚說著,張開蒲扇般大的巨掌,一掌就向武世榮拍來。


  武世榮與吳希皇對視一眼,很默契地一齊出手,聯手全力迎擊了因和尚。


  “轟……”三人勁力相撞,了因和尚紋絲不動,而武世榮與吳希皇則是倒飛回來,全都口吐鮮血,顯然是內傷不輕。


  “哈哈……哈哈哈……真是不堪一擊!”了因和尚大笑著,胖大的身子卻快如鬼魅一般,一閃就向武氏姐妹抓來武氏姐妹見自己老爸也受了傷,了因和尚果然不是他們能對付的,正想要自拍天靈蓋自殺,但了因和尚速度太快,還沒等她們舉起手來,就被了因掠到面前,揮手間就點了她們的穴道,然后被了因一手一個給抓住了。


  “哈哈……哈哈哈……真是人間極品啊,還是雙胞胎,太有趣了,老衲今天要快活快活!”武世榮與吳希皇忍著傷上前來搭救,卻被了因一腳一個又踢飛出去,受的內傷也更重了。


  “師弟!這兩個廢物就交給你處置了,等我今天快活夠了,再幫你找那個打傷你的臭小子報仇!”了因和尚說著,抓起武氏姐妹轉身就飛掠而去。


  忽然,一條人影從一側電閃而至:“我的女人你也敢碰,找死!”來人一掌向了因和尚后背拍去。


  了因感覺到來人實力強勁,也不敢大意,只得松開武曉慧,以單掌迎敵。


  “砰!”兩人硬碰硬地對了一掌,各自都被對方的掌勁震退,不過了因只退了五步,而來人則是退了十步。


  “白玉京,快救我妹妹!”武曉慧看清來的是白玉京,急忙大叫起來。


  白玉京內心也極為驚駭,想不到這個胖和尚實力這么強,至少也是宗師初期境界,自己實力明顯要遜了他一籌。


  了因和尚同樣吃了一驚,眼見白玉京如此年輕,竟然能和自己硬碰硬,實力也非同小可。


  “放了我的女人!”白玉京深吸一口氣,抖手拿出匕首,一揮之下變為長劍,劍身凝聚著駭人的寒意,瞬息之間向了因刺出了十幾劍。


  了因以一只鐵掌迎敵,不停地拍擊在劍身上,兩人都是以快打快,轉眼之間就交手數十招,他左手還抓著武曉彤不放,竟然也能和白玉京打成平手。


  白玉京也是越打越心驚,了因的實力比他強了一籌,自己已是全力出手,卻還占不到半點便宜。


  “老衲急著快活,不陪你這小娃娃玩了!”了因感覺到白玉京的劍法精奇,特別是劍上的寒意令他都忌憚不已。


  真要拼命打下去,就算自己能殺了白玉京,那也要付出重傷的代價。


  他可是來找女人快活的不是來拼命的,所以他快速拍出幾掌將白玉京逼退,然后挾著武曉彤飛掠而去。


  “哪里走!不放了我女人你休想逃得了!”白玉京身法比他還要快,瞬間就追了上去,兩人一邊打一邊飛掠,很快就消失不見了。


  白玉京追著了因和尚,也不管驚世駭俗了,就在大街上一追一逃,追追打打,也不知道過了多少條街,追了多少里地,不一會兒兩人就到了郊外。


  因為白玉京的身法更快,了因和尚始終都沒有辦法擺脫他,但了因和尚武功了得,白玉京也奈何不了他。


  在郊外又追了數里路,了因和尚還抓著一個人,也累得夠嗆,見無法擺脫白玉京,大怒之下一把將武曉彤扔在一旁,想要全力先將白玉京擊殺了再說。


  “不知死活的東西,老衲先料理了你再享用你的女人。


  ”了因和尚臉上兇相畢露,全身忽然被一陣金光所籠罩,雙掌更是金光大盛,衣衫無風而舞。


  “讓你嘗嘗大力金剛掌的厲害!”了因和尚沉喝一聲,雙掌瞬間拍出漫天掌印,一路激得沙飛石走,排山倒海一般橫掃向白玉京。


  白玉京長劍瞬間斬出數十劍:“冰封千里!”剎那之間,但見一堵冰墻陡然出現在兩人之間,了因和尚的掌印悉數轟在冰墻上,冰墻碎散,而他的掌印也全部消失了。


  “刷刷刷刷……”碎冰之中,白玉京身形電閃,人劍合一,瞬間刺出千萬道劍影,劍氣疑這實質的薄冰,將了因和尚籠罩在其中。


  了因和尚僧袍掃出一陣陣狂瘋,將所有的冰劍掃落,欺負向白玉京攻去。


  白玉京劍掌全施,與了因和尚激斗在一起,一時之間打得難分難解。


  躺在地上動彈不得的武曉彤,看到白玉京與了因和尚激斗的情形,這才深深感覺到自己與白玉京這樣真正高手的差距。


  這一路白玉京不顧個人生死緊追著了因,也令武曉彤內心對白玉京有了些許感動。


  不計較白玉京打她們屁股的登徒子行為的話,白玉京還真是一個不錯的人,長得也俊秀,武功又高,看起來為人也很仗義。


  “咻……”“砰……”激斗之中的兩條人影忽然分開,了因和尚胸口中了一劍,鮮血泊泊地涌了出來。


  而白玉京也中了他一掌,嘴角溢出了鮮血,臉色也有了不健康的紅潤,顯然內傷極重。


  “小子!你不是我對手,再打下去你非死不可!”了因冷笑著說道。


  白玉京吐了一口黑血,卻橫劍于眉前大笑道:“你敢動我的女人,我就敢跟你拼命。


  你想要殺我,也要付出慘重的代價,我自信死在你掌下之前,至少也能斷了你一臂或者一腿。


  ”了因和尚臉色微變,白玉京的話的確不是吹噓,兩人的實力相差并不太多,他的確也有把握擊殺白玉京,但是,他也沒有信心能全身而退。


  真要是為了和一個女人快活一時而缺胳膊少腿的,那可就不劃算了。


  了因眼珠子連轉了幾轉,忽然冷笑道:“這樣極品女人,老衲享受不到那也不能便宜了別人,先殺了這小女娃再說!”說著,了因轉身一掌劈向地上的武曉彤。


  本來就無法動彈的武曉彤,又怎么可能幸免于難?她心下一慘,只能閉目自待斃。


  白玉京來不及多想,身子以最快的速度橫擋到武曉彤面前。


  “砰!”白玉京胸前再次中了了因一掌,噴血之中,他迅急的一劍也斬在了因的右臂,傷及了骨頭。


  了因吃痛,急忙向后撤出數步,而白玉京則是身子一軟,跌坐在了武曉彤身旁。


  “你快走,我來纏住這老禿驢,他想要殺我,自己也得變成廢人!”他一指解開了武曉彤的穴道。


  白玉京再次吐了一大口血,然后翻身躍起,長劍指向了因,劍身上迅速凝聚著無數細細的冰劍,周圍的溫度迅速降了下來。


  “罷了臭小子,老衲犯不著為了一個女人和你拼命,不陪你玩了!”了因對白玉京層出不窮的玄功心生忌憚,再說他自己現在也受了不輕的傷,右臂現在已經動不了了,或再強行運勁或者被對手擊打一下,只怕這條手臂從此就廢了。


  狠狠地瞪了白玉京一眼,了因和尚轉身緩緩地離開了。


  白玉京眼看著了因和尚走遠,這才脫力一般地跌坐在地上,接連吐了幾口血,呼吸這才順暢了一些。


  “你怎么樣啊白玉京?”武曉彤過來扶住他關切地問道。


  看到白玉京舍命相救,寧死也不丟下自己,武曉彤內心滿滿的感動,先前對白玉京那點不愉快和成見早就煙消云散了。


  “小聲一些!別讓了因和尚知道我的情況!我的內傷很重,要是了因和尚再殺回來,只怕我拼了命也救不了你了。


  現在,你還是趕緊逃命吧,我坐在這里調息,以防了因和尚去而復返。


  ”武曉彤流著淚搖著頭說道:“你別說傻話了,我又不是一個不知好歹忘恩負義的人,你是為了我才受這么重的傷了,我怎么可能扔下你呢?”白玉京慘然一笑:“相信我,了因和尚還躲在不遠處盯著咱們呢,你趕緊走,帶上我的話咱們誰也走不了,我只要還沒有徹底躺下,那老禿驢就還有所忌憚,我也堅持不了多久了,你走啊……快走!”“不……我絕不會扔下你不管的,大不了我們一起死!”武曉彤倔強地過來要扶白玉京。


  白玉京卻忽然躍起身來,持劍向了因和尚離開的方向沖去。


  “了因禿驢!別躲了,現身和小爺最后一戰吧!我有天眼通,方圓五里之內的東西就沒有瞞得住我的東西。


  ”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校園里早就沒有了學生的身影。


  我也抓緊時間拿上包往家趕去。


  而我不知道的事情卻是,因為安撫二弟耽誤的時間太多,使原本堵在校門口等我出去的劉躍等人各自散去,我也因此躲過一劫。


  回到家中,爸媽果然還是如果往常一樣沒有在家,即使我的胳膊骨折,畢竟爸媽都是普通工人,請假很難。


  餐桌上是老媽上午上班前做好的飯菜,我也沒再去熱,直接涼著湊活吃了。


  不要問我為什么這么著急,還能是為什么?看看這又重新起來了的小賬篷,二弟一直在呼喚著它的女朋友:我僅剩的左手。


  人之常情,酒足飯飽思淫裕。


  可是我卻不敢讓它釋放出來,畢竟今晚可是要辦“ 正事”的。


  現在要是讓它舒服了,今天晚上辦事的時候抬不起頭來可怎么辦。


  我一想到這事,接著就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腦袋。


  今天晚上就要辦正事了,怎么還不想著去做點準備!畢竟聽說每個男人的第一次基本都會是秒射。


  可能這輩子就上 劉穎這么一次了,我可不想就這么簡簡單單的完事。


  且不說如果我秒了,劉穎該怎么看我,就說這告別處男的第一次,還是跟劉穎這么一個 女神級的一起辦事,直接秒射直接都對不起社會對不起國家!你問我咋辦?還能咋辦,買藥唄。


  我也沒什么這方面的經驗,也不知道該買什么藥。


  不過經常走街串巷的,街邊保健品店門口張貼的海報,什么金蒼蠅啊、印度神油啊之類的,每次都看的我獸血(上課被同桌用震蛋折磨的故事)沸騰的,這次總算要讓我體驗一次了。


  身為行動派的我,既然已經打定主意,那么就要付諸于行動。


  提上褲子我就出門了。


  來到經常路過的陰暗的小巷,站在保健品店門口,我停住了。


  畢竟就這一次機會,從來沒用過這東西的我,怎么能知道哪種藥好啊。


  為了保險起見,還是得相信品牌的力量。


  就問你一句話,這種藥什么最有名? 偉哥!萬艾可!決定要相信品牌了,這種街邊小店誰知道賣的是不是假藥,我狠了狠心,還是決定去正規 藥店


  中午,藥店人很少。


  我走進藥店,沖著保健品的柜臺走了過去。


  賣藥的是個四十多歲的大媽。


  見過朝她走了過去,她上下打量了我一眼:“買啥?”“萬艾可。


  ”萬艾可是偉哥的大名,偉哥只是萬艾可的俗稱而已。


  大媽聽到這三個字,頓時又打量了我一遍。


  我被她看的很是難受。


  畢竟自己一個小年輕跑到藥店里買這種藥,確實有點丟臉。


  “有國產的,有進口的,要哪種?”我一聽這句話,懵了,我就知道萬艾可,尼瑪這還有國產的有進口的之分。


  算了,管他呢,反正都是萬艾可,先問問價格準沒錯。


  “你這國產的和進口的都多少錢啊?”“進口一盒128,國產的一粒30。


  ”“哦哦,進口的一盒128,那一粒多少錢啊?”大媽撇了我一眼,淡淡的說:“一盒里有一粒。


  ”我聽到這話之后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我的媽,怎么不去搶,一粒進口偉哥128!(進口偉哥真的基本是這個價,感興趣的朋友或者有用得著這東西的去買的時候注意著點,跟國產的基本沒什么區別)“國產的,我要國產的吧,畢竟還是得支持國貨。


  ”聽到我要國產的,大媽明顯更不耐煩了,轉身拿藥隨手就丟給了我,我心疼的交了30塊錢過去,畢竟我家里條件確實不好,30塊錢可是我三天的早飯錢啊!雖然確實有點心疼那30塊錢,可是一想到今晚就能跟我那令人垂涎的表姐劉穎辦事,我就一陣激動。


  什么錢不錢的,先爽了這次再說。


  藥買到了,該做的準備都做好了,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等到今天晚上,干死我親愛的表姐劉穎。


  一粒偉哥,30分鐘見效,屹立不倒。


  拿著藥從藥店里出門的我感覺神清氣爽,整個人飄飄然,就像要飛起來似的。


  從藥店到家的這條路也不短,中午放學本來就回家晚,又閑逛了這么久,中午休息時間早就快到了,于是我索性把藥往口袋里一放,徑直往學校走去。


  一下午的時間,我臉上都洋溢著笑容,旁邊的李建騰很是不解,已經開始懷疑我不僅被劉躍打斷胳膊而且還把我打成腦殘了。


  我淡淡的對他一笑,身為一個即將能跟別人眼中女神級別的表姐劉穎發生關系的人,實在是無法跟李建騰這種小屌絲進行交流。


  當人有急著想要去做的事情的時候,時間仿佛都會過的慢很多。


  不過即使時間過的再慢,該來的還是來了。


  我盼望著,盼望著,下課的鈴聲終于響了起來。


  終于要到我辦正事的時候了!我朝著劉穎的方向望去,她如同中午時那樣,仿佛沒有聽見下課的鈴聲。


  我暗暗竊喜,劉穎人雖然可惡,可是卻也還是挺信守承諾的。


  心中的一塊石頭也總算落地,畢竟我這偉哥都買好了,劉穎要是放我鴿子,我真的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同學們終于都走干凈了。


  看到教室里總算沒人了,我就迫不及待的走到了劉穎旁邊,一臉笑容的看著她。


  她看我到了,也不說話,拿起書包就向門口走去。


  我見此情形,也就趕忙跟上。


  誰知一直保持沉默的劉穎卻突然開口了:“ 郭昊!你能不能離我遠點,你知不知道我要是跟你走在一塊被別的同學看見的話我會很丟人。


  ”聽到這句話,我雖然很不舒服,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也就只能忍了。


  畢竟 等會可是要辦正事,我可不想節外生枝。


  我便默默的跟劉穎保持著三四米的距離,一前一后的朝她家走去。


  劉穎的家我去過的次數都數不過來了,可是沒有一次去她家的時候是這么的想去。


  我跟在劉穎的身后走著,確實也有著并排走所看不到的風景。


  劉穎的身材真好,雖然此時穿著校服,但是卻絲毫無法掩蓋住她曼妙的身材,屁股很翹,走起路來更是一扭一扭的。


  看著此情此景,我是真的真的忍不了了。


  沒吃偉哥,小郭昊都已經兼硬如鐵。


  一個單身18年的老處男對破觸的迫切心情,一般人是理解不了的。


  來到劉穎家的樓下,一直在前面走著不說話的劉穎突然轉身,“郭昊,我媽今天晚上會出去跳廣場舞,到時候咱倆趕緊干完,以后咱們就沒有任何關系了!別再一直糾纏我。


  ”她說完,撇了我下面的小賬蓬一眼,繼續說道:“郭昊,說你是變太,你果然是變太,這一直走著路呢,你那根爛東西就能變成這樣,你是不是屬泰迪的啊,一天到晚都想著日天日空氣,怪不得你叫郭昊呢,名字里都帶著日天。


  ”羞辱我可以,可是名字是父母起的,羞辱我的名字不就是在羞辱我爹娘么!聽到她這話,我正要反駁,可是她卻不給我反駁的機會,徑直往樓上走去。


  已經要到她家了,我也不好立即發作,反正等會就要干她了,再讓她囂張一會兒,把這仇到時候在床上報了就行。


  我跟劉穎一前一后進了門,劉穎媽媽明顯愣了一下,畢竟在她印象里劉穎一直很討厭我,像這種能跟我一起回家的事情顯然很奇怪。


  不過奇怪歸奇怪,都是親戚,她自然也希望兩家的關系能融洽一點,畢竟劉穎一直討厭我,這事讓她面對我媽時也一直很愧疚。


  “昊,來了啊,桌上有水果,想吃什么就吃點什么,來你阿姨家,不用客氣,阿姨準備去跳廣場舞了,就先不招呼你了。


  穎兒,你跟你表弟好好的,別吵嘴啊。


  ”聽到阿姨的話,我心里暗自一樂,我來你家怎么可能客氣,別說吃水果,等會你走了,我可是要吃你閨女嘞。


  雖然心里這么想,可是嘴上卻不能這么說,“阿姨,你快去跳吧,咱們兩家親戚關系這么好,我怎么可能跟您見外呢,有我表姐在這呢,她肯定會好好招待我的,放心就行,阿姨。


  ”阿姨聽了我的話,也沒再多說什么,就出門了。


  看到劉穎媽媽出門,我頓時激動了,不對,不僅僅是激動,還有雞動!本來坐在客廳的我立馬站起來向著劉穎房間走去。


  前天發生的事情還歷歷在目,劉穎當時的神情,還有那各小巧玲瓏的小東西上的液體,無一不狠狠的刺激著我的神經。


  我真的忍不住了,直接奔著劉穎就走了過去,劉穎看到我這架勢,顯然被嚇住了,愣在了原地。


  劉穎不動沒關系,我動!我一把摟住劉穎,左手從她校服背面的底部伸了進去,直接開始撫摸她光滑細嫩的身體,劉穎早就回過神來了,被我這么一摸,身體的自然繃緊起來。


  很顯然,她現在很緊張。


  她緊張,我也緊張啊,畢竟從來沒有弄這事的經驗,唯一的一點知識還是從那看過的幾部島國愛情動作片上學到的。


  第一次付諸于實踐,肯定有著一絲的生疏。


  可是注明作家汪曾祺曾經寫過,這種事是不用教的。


  是啊,干這種事哪需要人教,是個男人面對面前這么誘人的一個妹紙,自然而然的都會做這種事情的。


  我一邊撫摸著她的肌膚,一邊恨劉躍。


  要不是右胳膊被劉躍打的骨折,我這個時候就能雙管齊下了,這次我算是體會了一把獨臂楊過戲小龍女的感覺。


  正當我還要有所動作時,劉穎卻掙扎著推開了我,我被她這一推嚇了一跳,小郭昊都差點軟掉。


  “你干嘛?難道你想反悔?”“我劉穎答應過了的事自然會做到,但是咱能不能先去洗個澡洗個手?我可不想被你那雙不知多久沒洗過的手摸上一遍!”得嘞,這借口沒毛病,有理,畢竟是第一次辦正事,先洗個澡再辦,肯定更舒服。


  劉穎說完話也不耽擱,直接轉身向浴室走去。


  劉穎去浴室了,留下我自己在房間里,小郭昊強硬著抬著頭不肯低下,我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我現在的感覺了。


  就像干柴烈火正在燒著,突然潑上了一大盆水。


  下面脹脹的,憋得我難受。


  于是我手不自覺的向下摸去,還沒摸到小郭昊,剛碰到口袋的我突然愣住了。


  尼瑪,買的藥忘吃了!30塊錢一粒的偉哥,居然差點忘了吃,多虧劉穎想起來要洗澡,不然這錢不就浪費了嘛。


  偉哥,30分鐘見效,正好趁著劉穎在洗澡,我連忙吃了下去。


  這還是我這輩子第一次吃這東西,剛吃下去,似乎沒什么效果,一點感覺都沒有。


  怎么一點感覺沒有,是不是我買的這藥不正宗啊。


  傳說中吃下偉哥,一柱擎天,兼硬似鐵,我不由得期待著。


  低頭看著這個小賬蓬,真的,為了今晚這事,我都特意花了30塊錢買偉哥了,要是再表現的不好,我感覺我可以去自宮了。


  當一個正常的男人欲伙焚身的時候,那感覺真的是難受,如果說今天下午上課時我覺得時間過的很慢,那么現在我就已經開始覺得度日如年了。


  劉穎你個小搔貨,怎么還不出來啊!我和我二弟都快等不及了!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也不知道是心理作用還是什么,我感覺我吃下去的偉哥的藥效起來了。


  這十幾分鐘,小郭昊就真的是一直抬著頭,絲毫沒有要疲軟下去的跡象。


  這藥買對了!不愧是偉哥,大品牌,真的是值得信賴啊!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劉穎終于出來了。


  只見她披著浴巾,白嫰的肌膚裸路在空氣中,一條美腿自然不是短短的浴巾能遮蓋住的。


  看的我不由的呆住了,我死死的盯著劉穎看,順著那條美腿往下看去,兩只玉足上沾著一些小水珠,煞是好看。


  看著這幅景象,我突然覺得我可能還有些戀足傾向。


  “看什么看,你趕緊去洗澡,你還想不想干啊,我媽待會可就要回來了哈。


  ”劉穎淡然的聲音傳來。


  雖然聽著很淡然,但是我看著她臉上那若隱若現的一絲緋紅,我也知道了她此時并不像她所表現出來的那般淡定。


  甚至我感覺她還覺得對于我癡迷的看著她半裸的身體的樣子很滿意。


  真的是搔啊,我暗暗想到,等會一定把你干到起不來。


  時間不等人,我畢竟吃了偉哥,說好的30分鐘開始見效,這可已經過去了十幾分鐘了,要是等會藥效起作用了,我卻還沒開始大力日比,那個就是真的尷尬了。


  想到這里,我立馬沖擊了浴室,褲子一拖往旁邊隨手一扔,沒有了褲子的舒服,小郭昊自然更是昂揚,死死的抬著頭。


  因為右臂骨折打了石膏的緣故,我這次也就洗洗自己的二弟和下半身了。


  可是小郭昊這個樣子,給它洗澡,跟打/飛機有什么區別。


  我用手不斷柔搓著,盡力洗的干凈一點,畢竟等會可是最重要的時刻,如果因為劉穎嫌我不干凈再拒絕配合我的一些姿勢,那可就哭都沒地方哭了。


  可是偉哥就是偉哥,吃下去這效果絕對的不一般,我雖然一直盡力的克制,可是真的克制不住自己內心的沖動,給小郭昊洗澡的左手,重新變成了它的女朋友。


  我只是擼幾下,不射出來應該就沒事吧。


  我這么想著,也這么做著。


  可是吃了偉哥之后,哪有這么容易就把那“牛奶”弄出來。


  一次一次的套/弄著,左手都累了,可是除了感覺舒服,其余的跟一開始沒什么兩樣。


  左手畢竟是左手,擼久了自然需要休息一下,可是小郭昊此時的情況卻又不容得我休息,吃力偉哥的后果終于體現出來了,下面現在的情況只能用一個字來形容,硬!真他媽的硬!漲的真的是太難受了,我忍不住了,褲子都沒穿,甩了甩身上的水,我就沖出了浴室。


  我一絲不掛的沖出去,自然沒有劉穎半遮半掩的出浴室時令人浮想聯翩的感覺。


  劉穎的房間半掩著,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挺著小郭昊,我推開門就進去了。


  可以想象一下,房間的門突然打開,然后一個夸下長槍挺立,一根胳膊用紗布吊在脖子上的果男沖了進來,這是一副什么樣的畫面。


  是個正常人都得嚇一跳,更何況是此時正躺在床上蓋著輩子等著命運來臨的劉穎。


  可是我期待中的劉穎一臉驚恐如同小羔羊一般的樣子卻并沒有出現,恰恰相反,劉穎煞有興趣的看著我的小郭昊,甚至還從被子里伸出了一條芊芊玉臂,一只玲瓏小手輕輕摸了一下我的小郭昊,似乎是跟它打了個招呼。


  這是什么感覺?尼瑪不按照我想的劇本來啊,不是應該是我各種強迫劉穎跟我發生關系么,怎么看她這架勢,她沒有一點點的不情愿,還有點躍躍欲試的感覺!不知為什么,看到劉穎的這副樣子,我心里有點不自在,總覺得沒有之前對劉穎需要仰視的感覺了。


  雖然一直在說劉穎是個搔貨,可是我卻也一直無法完全相信,畢竟長久以來劉穎在我底印象里都是一個女神,一個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的女神!可是這幾天連續發生的事情,卻真的讓她在我心中的形象坍塌了,也不是說這種妖媚風格的劉穎不好,只是真的不愿相信罷了。


  可是現在確實也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吃了偉哥而且已經過去將近半小時,讓偉哥的藥效完全激發出來了,管她什么樣風格的劉穎呢,先干了再說。


  就算不是劉穎,一頭母豬躺在那里,我也愿意去上!“表姐,喜歡它么,我就說嘛,咱倆一塊辦事,你爽我也爽,等會我就讓它好好招呼你。


  ”聽了我的話,劉穎臉色一變,冷笑了一下,“你很自豪么,用要挾我的方法來讓我跟你上床,居然還有臉問我喜歡它么,你們男人的這種東西,我出去喊一聲,真的是我想要多少要多少,你趕緊的吧,早干完你早滾蛋。


  ”媽的,都到這個時候了還在這給我嘴硬,老子今天連偉哥都吃了,不把你干到求饒我就不姓郭。


  想到這里,我直接一步挎上了我的表姐劉穎的床。


  跨上了劉穎的床,小郭昊愈加激動。


  躺在輩子里的劉穎此時直勾勾的盯著我的小郭昊。


  令人驚奇的是,我怎么越看她這副樣子,越覺得她現在有點躍躍欲試的感覺。


  一點反抗都沒有,等著我去上,這樣一來就不刺激了啊。


  畢竟要是是她各種不情愿,是因為我逼迫她不得以被我干的話,我此時應該還有一種征服感。


  可是現在這樣子,我都已經不知道是為了讓她爽還是讓我爽了。


  都已經爬到劉穎床上了,我居然還能想這么多,我是真的不由得開始佩服我自己。


  不過即使是這樣,我也不可能一直毫無動作,吃過了偉哥,自然獸血沸騰。


  掀開了劉穎的被子。


  臥槽,劉穎這個女人果然夠搔,居然一絲不掛的躺在被子里等著我。


  現在即使是吃了偉哥,看到這一幕,我也不由自主的停住了。


  這可是我第一次見到一個女人的身子啊,當然,島國愛情動作片里的那些不算。


  劉穎靜靜的躺在床上,看著我直勾勾的盯著她,本就臉皮不厚的她此時臉蛋像一個熟透了的蘋果,紅彤彤的。


  “看什么看,要弄就趕緊的,我媽一會兒該回來了。


  ”看到我愣在原地后,劉穎催促道。


  第一次聽到劉穎居然用這種嗲嗲的聲音跟我說話,哦!我現在都不敢相信是真的了,我抬手掐了一下腮,嗯,疼。


  我不是在做夢!已經掀起了劉穎的被子,我又狠狠的看了看劉穎那光溜溜的身子。


  沒有贅肉的小肚子,大小不大不小剛剛好的峰巒,還有劉穎的兩腿間那黑黑的一抹。


  這些東西,我等會就都能享受到了。


   那美腿更是又長又嫩,讓 老馬一陣口干舌燥,心臟狂跳不已。


   緊接著, 張淑芬伸手把扣子解開了。


   衣服取下來的一瞬間,她胸前的飽滿上下晃動起來,看得老馬血脈噴張,恨不得馬上沖過去撲到陳淑芬。


   張淑芬完全不知道老馬在偷看她,放好衣服之后,躺在按摩床上,好了, 馬師傅


   來了。


   老馬吞了下口水,平復一下體內的燥熱,轉身慢慢朝著陳淑芬摸了過去。


   眼看著張淑芬還沒用毛巾蓋好身體,他腦子里生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哎喲…… 突然,老馬腳下一絆,整個人往張淑芬身上撲過去。


   順著摔下來的慣性,老馬雙手好巧不巧地抓在了那雙波瀾壯闊上面。


   那滑嫩充盈的手感,讓他整個心都飄起來了。


   啊! 張淑芬嚇得驚叫一聲,馬上從按摩床上坐起來,雙手護著胸,一臉防備的對老馬質問道:你干什么? 對不起,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那里有凳子,所以摔倒了…… 老馬裝作一臉慌張,連連道歉,摸索著從張淑芬的身上站了起來。


   看著老馬可憐巴巴的模樣,李淑芬只能嘆了一口氣,也不想跟一個瞎子計較了。


   沒事兒,你快點按吧。


   看到張淑芬對自己居然沒有很大的意見,老馬心中暗爽了一把,看來有戲! 他走到張淑芬的上方,雙手按摩著張淑芬的脖頸,心里卻一直在回味著剛剛的手感。


   他已經很多年沒有享受到這種美妙,滿足而又刺激的感覺了。


   可這種感覺越是美好,就讓越讓他想要更多,剛剛的時間實在太短了。


   都來不及好好揉捏幾下。


   轉了轉眼睛,老馬心生一計。


   小芬啊,有句話我不知道該不該說。


  我剛剛碰到你的時候,感覺你那里好像因為太大,所以有點下垂,我會一種保養按摩,可以讓那里變得挺翹,還可以更加豐滿,你要不要試一試? 張淑芬聞言,當即小臉一紅。


   被一個男人按摩胸部?那怎么可以? 不用了。


  張淑芬直接拒絕了。


   我知道男女有別,但這也是為你好。


  我年輕的時候當過醫生,按摩我是專業的,你的胸部如果不及時保養的話,隨著年紀變大,肯定會下垂的更厲害。


  到那時候,就算想保養都沒有用了……老馬繼續勸說道。


   張淑芬也知道自己隨著年齡增大,那里是有點下垂了,她之前也從網上查了一些方法去保養,但是沒有效果。


   現在聽到老吳說自己是專業的,她莫名有點心動了。


   老馬看到張淑芬好像有點動搖,立即乘勝追擊,小芬,我年輕的時候可是婦科主任,而且到國外深造過,后來眼睛瞎了才做的盲人按摩。


  剛才不小心冒犯了你,我可以免費幫你保養,算是給你道歉。


  不過保養的話,要把毛巾拿掉才行。


   那……那好吧。


   張淑芬聽到免費兩個字,最終還是忍不住答應了,畢竟每個女人都很在意自己的身材。


   而且老馬之前 給她按摩的時候,效果一直挺好的,也很規矩,說不定真的能讓她那里變得更挺翹,更豐滿。


   老馬聞言,心中狂喜不已。


   念想了這么久,終于等到機會了。


   只要走出了這一步,后面拿下張淑芬就簡單了。


   他慢慢伸手掀掉了張淑芬身上的毛巾,那片雪白再次暴露在他視線里。


   雖然是第二次看了,但依舊給他帶來強大的視覺沖擊,亢奮不已。


   不過他沒有馬上動手,摸到的張淑芬旁邊,低下頭,對著張淑芬的豐滿輕輕的哈了一口氣。


   啊…… 張淑芬原本有些羞澀的閉上了眼睛,但是胸口突然傳來的溫熱和酥麻,讓她猝不及防,舒適的叫出了聲。


   馬師傅,你干什么?張淑芬睜開眼看到老馬把頭埋在自己胸口,突然有些慌亂。


   別緊張,我現在幫你放松身體。


   聽了老馬的解釋,張淑芬感覺老馬很專業的樣子,心里踏實了不少。


   老馬聽到張淑芬剛剛那聲音,心頭火熱的不行,換了一邊給張淑芬哈了一口氣,讓張淑芬又悶哼了一聲。


   他的手也沒閑著,用指甲的背面從張淑芬的胸口開始,慢慢往下劃去,到了那里邊緣的時候,又反過來,用指腹開始往上面劃。


   這種輕輕的撩撥讓張淑芬感覺像是有什么東西在自己腹部爬來爬去,癢癢的,又很舒服。


   等老馬把她腹部全部劃了一個遍,那塊地方像是被火燎了一般,讓她整個身體都開始升溫。


   馬師傅,你快點……張淑芬此時特別希望老馬給她按摩那里,所以忍不住催促了一句,小臉也一片羞紅。


   老馬一聽,知道張淑芬來了感覺。


   他根本不是在幫張淑芬放松,就是要撩撥她,把她的感覺撩起來。


   此時老馬自己也受不了了,兩只粗糙的手掌順著腹部一路向上推了過去…… 真的是太軟了! 感受著手中的滑嫩和彈性,老馬呼吸和心跳越來越快了。


   在老馬的推弄下,張淑芬感覺就被電了一下,舒適的讓她差點叫了出來,嚇得她趕緊捂住了嘴巴。


   她發現老馬太厲害了,讓她好舒服,她跟他老公一起的時候,她老公從來沒有前戲,直接就來,完事兒之后也不管她有沒有舒服到。


   今天老馬給她帶來的感覺她還是第一次體驗到。


   聽著張淑芬急促的呼吸,老馬的心中也爽到了極點,推動的頻率越來越快,每次從腹部開始輕輕往上推…… 啊…… 強烈的刺激讓張淑芬身體一下繃直了,好像一下飛上了云端,嘴里忍不住發出了聲音。


   老馬知道她動情了,臉上一片潮紅,看的他快炸了,恨不得馬上撲倒她。


   不過,他還是忍住了,要是再被抓一次,他這輩子都不要想出來了。


   馬師傅,今天就這樣了,我還有事,先走了。


   張淑芬感覺自己快要控制不住了,心里大羞,趕緊坐了起來。


   她怕老馬再按下去,她的反應會越來越強烈,做出什么羞恥的事來。


   老馬還打算繼續過過手癮,但是看到張淑芬臉上羞臊的表情,心里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看來她老公很久沒滿足她了,才讓她這么饑渴。


   老馬也沒有再強求,關心的問道:這種保養,你感覺怎么樣? 還好……張淑芬給出了一個模糊不清的答案,然后開始穿衣服。


   老馬也放下心來了,既然她說還好,那以后肯定還有機會。


   這種胸部按摩療法,一次起不了多大的作用,要多做幾次才會看到效果。


  老馬故意交代道。


   嗯,我今天有急事兒,我先走了。


  張淑芬含羞點了點頭,然后快步走出了按摩室。


   看著張淑芬那美麗的背影,老馬露出了猥瑣的笑容。


   張淑芬,我老馬遲早把你拿下! 接下來兩天張淑芬都沒來,老馬感覺度日如年一般。


   自從上次給張淑芬按摩之后,老馬發現他對張淑芬的想法越來越強烈了,已經讓他茶不思飯不想。


   老馬,來活了,張淑芬說她今天有點不舒服,不方便過來,讓你上門服務!趕緊收拾東西,我送你過去。


   第三天的時候,老馬正閑著無事,突然聽到老板的聲音,一個激靈從搖椅上坐了起來。


   上門服務?張淑芬? 老馬迫不及待的搓動自己的大手,去她家里,那可方便多了。


   想到上次按摩的感覺,老馬的心又躁動起來,趕緊收拾東西,跟著老板來到了張淑芬家門口。


   門很快就開了,透過墨鏡,老馬看到開門的是張淑芬。


   一頭大波浪頭發隨意披在腦后,雖然沒有化妝,但也格外的性感嫵媚。


   她只穿了一條睡衣裙,連內衣都沒有穿! 馬師傅,快進來。


  張淑芬拉著老馬的手,將老馬請了進來。


   老馬四周打量了一下,房子裝修的還不錯,而且只有張淑芬一個人在家。


   他的心思開始活絡起來,主動問道:聽老板說你今天不舒服,有沒有要我幫忙的? 不用了,就是有點感冒,不想出門而已。


  張淑芬趕緊回道。


   老馬看張淑芬的樣子也不像感冒,而且她說話的時候神情有些不自然,明顯就是在說謊。


   看來是上次把她按舒服了,所以今天特意叫我到她家里來按。


   老馬心里激動的想到,畢竟按摩店人多,始終是不方便,說不定就被人發現了。


   今天按肩頸還是做胸部護理呢?老馬再次問道。


   那天按了之后好像有點效果,今天接著做胸部護理吧。


  張淑芬紅著臉說道。


   她上次被老馬按完之后,一直對那種感覺念念不忘,幾次想去找老馬,但又不好意思。


   今天她終于忍不住了,找了個借口把老馬叫上門,她怕在按摩店,自己會忍不住發出那種聲音被人聽到。


   老馬聽了張淑芬的話,看到她的表情,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想,心里大喜,臉上卻很平靜的說道:那我們現在開始吧。


   嗯。


  張淑芬應了一聲,然后把老馬引到了臥室,直接把外面的睡裙脫了下來,全身只剩下一條黑色蕾絲內褲。


   雖然是第二次看她脫衣服了,老馬依舊看的口干舌燥,狂吞唾液。


   馬師傅,我好了。


  張淑芬自己爬到床上躺下之后小聲說道。


   老馬伸出手,慢慢摸過去,在張淑芬旁邊蹲了下來。


   和上一次一樣,老馬并沒有著急下手,而是選擇先把張淑芬(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給弄出感覺,然后再按摩。


   一直按倒張淑芬滿臉緋紅,嘴里時不時發出嗯……的聲音,老馬才開口說道:你想叫就叫出來吧,那樣會好一點,我也是個過來人,能理解的。


   張淑芬本來不好意思,聽老馬這么一說,就沒什么顧忌了,直接叫了出來,發現整個人都暢快了很多。


   老馬聽到她忘情的聲音,就像受到了鼓舞一般,手上的力度越來越大了。


   沒多久,張淑芬的叫聲越來越大,老馬覺得時間差不多了,小聲說道:對了,你需要做特別護理嗎?可以讓那里跟少女一樣。


  要的話,我也可以免費給你做。


   啊?李芬本來沉浸在按摩給她帶來的舒適中,聽了老馬的話之后,一下清醒不少,不,不用了…… 雖然讓她有點心動,但是讓老馬給她按摩前面已經讓她感覺很害臊了,再讓老馬按摩她那里,她有點接受不了。


   老馬想到了她可能會拒絕,也不急,繼續解釋道:放心吧,我不會碰你那里的,只要按摩一下周圍的穴位,不過需要你脫掉褲子。


   聽到不要碰那里,張淑芬再次心動了。


   至于要不要脫褲子,她根本沒考慮,反正老馬要看不見。


   那就試試吧。


  張淑芬猶豫一下之后,小聲答應了,臉上也因為做出這個決定而發燙發紅。


   行,現在按摩按的差不多了,我們開始吧。


  老馬激動的同時又有點小緊張,表面上卻裝作很平靜。


   張淑芬微微楞了一下,最終還是把手伸到內褲里,慢慢往下拉…… 看著那慢慢出現的風景,老馬的心一下提到了嗓子眼,全身的血液都往腦子里涌,讓他頭腦發熱,恨不得撲上去。


   馬師傅,好了。


  張淑芬以為老馬看不到,羞紅著臉小聲提醒了一句,有點擔心老馬一不小心會碰到那里。


   老馬怕粗重的呼吸暴露了自己,也不敢說話,直接用一根手指慢慢往往張淑芬那里劃去。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482246.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7780913.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043503.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936109.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4782263.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24161.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2824706.html
https://twbbhgyjui.weebly.com/1814210.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6402624.html
https://twjkiohfg.weebly.com/5505516.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