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啪 啪 啪 的 聲音

啪 啪 啪 的 聲音


溫喆嘿嘿一笑,看見她那可愛的樣子,頓時心血來潮,一拍胸脯道:“你想我怎么辦都行,只要你看的上我,錢不是問題,你家里我來說。


  ”劉 春杏見他那么認真,有點心動了,卻也一時間不知道怎么辦才好,兩個人正聊的上勁,聽見外面有車子喇叭滴滴的響,出門一瞧,見停了一輛車,下來了一個陌生的 男子,顯得很客氣的問道:“請問是劉春杏嗎?”溫喆上去問道:“你是誰,找她做什么?”“我是王老板派來,接曹 小姐去縣城玩的,曹小姐,請吧?”陌生男子對劉春杏 說道


  劉春杏一愣,看了看溫喆,搖搖頭說道:“對不起,我還在值班,今天沒有時間,你還是回去吧,辛苦你了。


  ”溫喆一聽說是 王胖子派來的,頓時火冒三丈,這個 家伙自己不敢來,卻叫了個人來,肯定是被上次的事嚇住了,但是又不服氣,舍不得劉春杏,想接她過去玩,那還有好結果,說不定會趁機把她給上了。


  陌生男子見劉春杏不答應,立刻給王胖子打了個電話,恩恩啊啊的又是點頭又是笑的,最后將電話掛了,說道:“曹小姐,王老板說了,也沒有什么別的事,就是請你去吃頓飯,他現在有事趕不過來,但是非常的想念你,希望你給他一個面子,再說你們是對象,這樣做也是理所當然的。


  ”看著陌生男子笑瞇瞇的,好像話中有話,劉春杏有點為難了,不知道怎么辦,就眨著眼看溫喆,好像希望他幫忙似的。


  這時候溫喆早看出來了,王胖子肯定是心懷不軌,不管他是不是忌憚小五手中的家伙,所以不敢來,反正溫喆是想阻止的,溫喆一揮手,不耐煩的說道:“我說你這個人怎么這么煩人,人家不想去,就算了,你還一個勁的催啥?”陌生男子慍怒的看了溫喆一眼,似乎沒有放在眼里,走過去,拉著劉春杏就走,一邊說道:“曹小姐還是跟我走吧,要不然我沒法跟王老板交代。


  ”“你給我住手,干啥吶?”溫喆見他還拉拉扯扯上了,弄的劉春杏老不樂意,他上去就打掉了陌生男子的手,擋在了劉春杏的跟前。


  “你說話給我注意點,你算是她什么人,不要多管閑事啊,我警告你,我是奉命辦事,你不要插手,這不管你的事。


  ”陌生男子好像被惹毛了,氣惱的吼叫起來。


  “你管我是什么人,我是這里上班的醫生,怎么了,劉春杏也是這里上班的,值班期間,不可以外出,再說人家又不愿意跟你走,你啰嗦個啥?王胖子那么有誠意,你叫他自己來啊,叫你來算是什么意思?”溫喆沒好氣的瞪了一眼,據理力爭。


  陌生男子可是王胖子專門派來的,是個厲害的 打手,他沒有親自來,一是因為忌憚上次被墨鏡男子小五指著腦袋,差點吃了花生米,二來是想讓這個打手來試探下村子里的情況,而這個打手平時里可是吃打架這碗飯的,剛開始客氣完全是出于禮貌問題,現在見溫喆阻攔,他的脾氣就上來了。


  “你小子給我讓開,要不然我打的你滿地找牙,你不要逞能,這是王老板和曹小姐的私事,你插個屁的手?”“我就要管怎么了,你還來搶人了不成?這可是小錢村,你自己問春杏,看她愿不愿意?”溫喆不以為然,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劉春杏見兩個人都蓄勢待發,弄不好一語不和就打起來了,搖了搖溫喆的胳膊道:“我看算了,小喆,好好的 跟他說,那個啥,你回去跟王老板說聲,我真的有事,所以是不能去了,還麻煩你跑了一趟,真不好意思。


  ”溫喆見劉春杏態度堅決,得意的嘿嘿一笑,臉上掛著勝利的表情,“你聽見了沒有,人家不愿意去,你再拉拉扯扯的就沒有意思了,還是回去吧,別丟了臉。


  ”“你小兔崽子找打,我讓你管閑事。


  ”那個打手早已經按耐不住了,帶不走劉春杏,那才是丟了面子不說,還要被道上的人恥笑,還要被王胖子指責一頓辦事不牢靠,他捏著拳頭,虎虎生風,往溫喆身上一捅,溫喆想躲避已經來不及,只覺得胸膛里嗡了一聲悶響。


  他揉著胸口,疼的只咧嘴,可是在劉春杏面前,他覺得自己不能認慫,上去就手腳并用的亂打了起來,完全沒有一點套路。


  打手是個練家子,溫喆這樣的人,沒有一點功夫底子,他可以不費吹灰之力一個打三四個,所以蔑視的笑了笑,腳一抬,就踹的溫喆一個趔趄,一屁股坐在地上,等溫喆爬起來的時候,打手那是不屈不撓,一路追著打,只打的溫喆連連后退,一直退 到了衛生所里,打手還沒有善罷甘休的意思,使勁的一個推手,溫喆嗖的撞在了桌子上,渾身疼的厲害。


  劉春杏見事情不妙,再這么打下去,只怕要把溫喆打成了殘疾了,她尖叫著喊道:“快住手吧,我跟你去還不行嘛?再打要出人命了。


  ”打手聽了,掄起的拳頭這才放下來,拍了拍手,得意的說道:“早這樣,不就什么事也沒有了嘛?何必呢?”說完一把揪住了溫喆的衣領,指著他青腫的臉說道:“小子,今天饒了你,以后別他娘的沒事逞什么英雄,一個鄉巴佬,還想英雄救美, 老子見的多了,多半沒有好下場。


  ”打手說著把溫喆一推,轉身就出去,搖著頭勝利的哼著小曲,看樣子要去開車,打開了車門,等著劉春杏過去。


  劉春杏見溫喆被打的都流鼻血了,心疼的想掉眼淚,可是委屈又沒法表達,楚楚可憐的看了看他,只好轉身跟過去。


  溫喆只覺得骨頭要散架了,這個打手下手真是狠啊,自己都沒有碰到他,就挨了這頓打,這簡直是一種侮辱,而且他有預感,劉春杏這要是去了,肯定要遭了王胖子的毒手,一想到那個場面,王胖子那肥厚的手把玩著劉春杏那碩大的胸,溫喆就腦子充血,心里只有一個想法,千萬不能讓劉春杏跟著去。


  但是自己又完全打不過這個打手,該咋辦呢?看來只有跟這個打手拼命了,他指著那打手喊道:“你個小狗崽子,剛才打的不算數,你有本事再來把老子打爬下,老子就徹底的服輸,怎么樣?”“你還沒完沒了,小王八蛋是不見棺材不流淚,老子今天就讓你躺半個月下不來床。


  ”打手被溫喆挑釁,氣急敗壞的握著拳頭,就沖了進來,劉春杏在后面又喊又叫的,硬是沒有拉的住。


  溫喆原本是打算等打手過來,他摸著身后的凳子一下子砸在他的腦袋上去,這樣起碼可以把他打暈了,然后就好辦了,于是等打手靠近的時候,他揚起手來就將凳子丟向那打手的腦袋,原本以為這一招會湊效,豈料,打手伸手一擋,那椅子腿也斷了好幾根,打手跟個沒事人一樣,眼睛血紅血紅的。


  “這是你先搞的,老子讓你嘗嘗。


  ”打手惱羞成怒,過來像是抓小雞似的,一手抓住溫喆按在了桌子上,一手抄起一把凳子,就朝著溫喆砸了過去。


  這要是砸在溫喆的腦袋上,他不死也得暈過去,說不定會是腦震蕩,情急之下,溫喆的手在后面胡亂的一抓,就抓到了自己的銀針,情急之下,他也顧不得那么多,照著打手的身上就扎了上去。


  這是在情勢所逼的情況下,溫喆想起來的不是辦法的辦法,根據針經書上所說,銀針刺中人體身上的穴位,輕者可以治病,重者甚至能夠讓人休克,讓人四肢僵硬。


  溫喆當時也沒有多想,卻憑著熟練的手法,扎對了打手身上的穴位,就見打手 身子一震,瞬間僵化了,手里的凳子擦著溫喆的臉掉在了地上,硬是將他的額頭劃出一道血痕,而打手也像是中了邪似的,慢慢的蹲了下去,翻著白眼像是個傻子一樣,口吐白沫。


  一旁的劉春杏嚇壞了,啊的一聲叫,連忙過來,藏到溫喆的身后,碩大的胸蹭的溫喆心里發癢,她踱著腳指著打手喊道:“他怎么了,你把他咋了呀?怎么不動了?”溫喆也是一陣慌亂,這還是他第一次試驗銀針刺穴,而且用了很大的力氣,沒有料到就把這個兇狠的打手給弄的僵硬了,他有點慌的伸手探了探他的鼻子,還好有氣,猶豫著將打手身上的銀針拔了出來,就聽打手突然大口的喘息一聲,這才緩過神來,十分驚恐的看著溫喆,像是看外星人似的。


  剛才也沒有見他怎么出手,自己就突然動不了,打手現在全身還很乏力,好久才緩緩的站了起來,這才出著粗氣,害怕的往后退。


  “你快走吧,開著你的車滾蛋。


  ”溫喆大吼了一聲,吃驚之余,望著手中的銀針,心里暗喜,原來這銀針還有這樣的功效,看來以后能夠派上大用場。


  “算你狠,我們走著瞧。


  ”打手雙腿有些發軟,心有余悸,狼狽的跑回車子上,手還在發抖,好像喝醉了酒一樣,哆嗦著發動車子,他打了這么多年的架,還是頭一次莫名其妙的被對手放到,而且都沒有看清溫喆是怎么出手的,繼續待下去,只怕會更加的吃虧,于是心有不甘的離開了。


  劉春杏見沒事了,挽著溫喆的手都忘記了放下來,驚詫的問:“小喆,你怎么打贏他的,剛才他那么兇。


  ”“切,我是拼了命的呀,都不是為了你,哎呀,疼死我了。


  ”溫喆收了銀針,這才意識到臉頰上生硬的疼,不由的捂住。


  “我看看,都腫了,流血了,我給你上點藥。


  ”劉春杏說著,心疼不已,伸出白皙的手摸了摸,此時她貼的很近,大胸脯在他的身上時不時的摩擦著,溫喆都忘記了疼了,目不轉睛的低頭去看她那白皙的酥胸,心里一陣燥熱。


  劉春杏很快就替溫喆上藥,溫喆坐下來,劉春杏半蹲著,一邊上藥還一邊用紅紅的嘴唇吹著他的臉,溫喆此時完全聞不到藥水味,鼻子里全是劉春杏的體香,看著她那么認真的樣子,他心里一動,忍不住一把摟住了她。


  “春杏姐,你對我真好,我好喜歡你。


  ”溫喆說著,也不顧劉春杏扭捏,吻住了她那性感的嘴唇,手也不安分的捏著她碩大的胸脯。


  劉春杏沒有防備,哼了一聲,才反應過來,連忙掙脫出來,嬌羞道:“小喆你別鬧了,藥還沒有上好呢,這可是衛生所,別讓人看見了。


  ”溫喆早已經是急不可耐,見外面也沒有人,上去就摟住了劉春杏,在她耳邊說道:“春杏姐,晚上我們再去看電影吧,好嗎?”“哎呀,晚上再說嘛,你這是干啥呢?”劉春杏忸怩一陣子,不由跑過去,也顧不得給他擦藥了,心慌意亂的收拾著雜亂的衛生所。


  溫喆大概是剛才打贏了,所以心情特別的好,也顧不得疼,欣賞著劉春杏那可人的樣子,心里憋著一把火,真想現在把她就地正法了,實在是這里不方便呀。


  晚上天一擦黑,溫喆就早早的在村頭等著了,他騎著那個老舊的自行車,等了好一會兒,劉春杏才扭扭捏捏的過來了,溫喆拍著前面的單杠說道:“來,今天坐這里。


  ”“干啥不坐后面?讓人看見多不好?”劉春杏很疑惑的問。


  “后面的壞了,不能坐人,這天都黑了,你還怕個啥,來嘛。


  ”溫喆一只腳踮著,拉著半推半就的劉春杏,看著她大而豐滿的屁股坐上去,擦著他下面的家伙,他立馬有了反應,抬腳就蹬起了車子。


  還是像上次一樣,溫喆專門挑難走的路走,那坑坑洼洼的路顛簸著自行車都快要散架了,聽著懷里劉春杏不停的叫喚,身子還不時的擦著自己的家伙,他的家伙立刻昂首挺胸,好像要尋找目標起來。


  劉春杏似乎有了感覺,只覺得后面有什么東西頂著,她下意識的伸手一摸,剛好摸到了一個硬東西,嘴上還問著這是啥,沒一會兒就意識到不對勁,羞紅了臉。


  溫喆這時候正好騎過一塊玉米田,本來路就不好走,磕磕碰碰的,被劉春杏的小手一握,身子一怔,一時間沒有扶好車把,恰巧前面遇見個石頭磕了一下,車子猛然一震,就歪向了旁邊的玉米地里。


  當下溫喆下意識的抱著劉春杏,車子滾到了一邊去,而兩個人也摟抱著滾到了玉米地,還好有玉米桿擋著,沒有什么事。


  劉春杏哎呀一聲,準備爬起來,溫喆靈機一動現在可不正是個好機會嗎,當下抱的更緊,一雙手也在她的身上胡亂的摸了起來。


  “別鬧,小喆,你干啥呀?”劉春杏哼叫一聲,只感到溫喆已經將自己抱的緊緊的,手已經伸到了衣服里,她不由驚慌起來。


  這晚的天空掛著個月牙,幾顆晶亮的星眨著眼,可見度很低,四周靜悄悄的,就聽見蟲豸低低地鼓噪聲,還有溫喆喘著粗氣的聲音。


  “春杏姐,我可老想你了,你就隨了我的意。


  ”溫喆一邊摸著,還一邊開導,他擔心劉春杏受不住驚嚇,會叫喊起來。


  劉春杏一個二十出頭,水靈靈的大姑娘,對男女的事不能不說沒有向往,只是難以啟齒,被溫喆在身上挑逗了一會兒,身子有點發軟了,感覺也漸漸上來,嬌喘著氣道:“小喆,哎,你不是說,要去看電影的嘛,咋這樣呀,你,嗯……”還沒等劉春杏說完,溫喆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把她的嘴給堵上了,一手摟著她的脖子,一手在她胸前上亂抓一通,像是個發情的野獸一般,這架勢,劉春杏怎么受的住,揮舞著小拳頭捶打著溫喆的胸膛,卻是十分的無力。


  溫喆見她漸漸的順從了,就開始加大了攻勢,反正夜色漆黑,這里也沒有什么人走動,正是個絕佳的機會,他早就想好好感受劉春杏那對挺拔豐滿的玉兔了,見她的反抗小了下去,干脆坐到了玉米地里,將她反抱在懷中,這樣一來,劉春杏想反抗,也有點難以招架了。


  溫喆心情有點激動,呼哧的喘著氣,手已經毫不客氣的順著劉春杏的脖子伸下去,頓時碰到了她那對大大的酥胸,也顧不得摩擦,直接伸進了罩子里,抓住了,真的很大,比看見的還要大,雖然可見度比較低,但是手感是相當的不錯,他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


  為了更好的感受,他騰出了另外一只手,推開了劉春杏的罩子,雙手齊上,使勁的揉搓著她碩大的胸脯,頓時感到爽快無比。


  劉春杏的嘴被堵住,發 不出呼喊,只能悶哼著,手無力的按在胸前,但是根本阻止不了溫喆的進攻,反而越發刺激了溫喆的欲望,他更加的用力,見火候差不多了,離開了她的嘴唇,扒著衣服含住了她胸前的蓓蕾,手也不閑著,一邊捻動著她另一個玉兔,一邊向下摩挲,到了她兩腿之間。


  劉春杏身子一震,有氣無力的說道:“小喆,別,別碰那里,我們不能,哎,你等等呀,你個小壞蛋……”溫喆哪里肯聽,現在是箭在弦上了,他的手很利索的伸進了她的褲子里,摸到了她的秘密花園,只覺得這里茂密的很,而且濕漉漉的,看來這個劉春杏嘴上說不要,其實已經動情了,溫喆對付女人已經有了一些經驗,知道現在是下手的好時候,也不管了,劉春杏沒有系褲帶子,他順勢一扒,就連她的內褲一齊退到了膝蓋上。


  借著微弱的光,隱約看見兩腿間一片烏黑,而她修長的腿緊緊的夾著,身子不停的扭動,想伸手去提褲子,被溫喆給摁住了,他另一只手將她的上衣也掀起來,罩子也解開了,兩顆大大的酥胸沒有了束縛,彈了出來,簡直是波濤洶涌。


  失去了遮攔的劉春杏,此刻只有輕聲的哀求道:“小喆,你別呀,我們還沒有結婚呢,可不能做這件事呀,你放了我吧?”“誰說非要結婚了才行,我們不是已經要處對象了嗎?春杏姐,你真性感,我忍不住了。


  ”溫喆說著直接爬在了她的身上,見她的手還在抗爭,他將她的衣服掀到她的頭頂去,正好把她的胳膊給束縛在一起了,這樣她的上身已經赤條條了,一覽無余。


  “我們不能,哎……”劉春杏嗯了一聲,溫喆再次堵住了她的嘴唇,撬開了她的貝齒,手也從她的脖子一直摸索到她的雙腿間,伸進了她的花園里,并且向里面探索,他早就想干劉春杏了,從第一次見到她豐滿的身溫時候,就在想,她這里一定會很迷人,都說豐滿的女人這里很濕潤,果然是不錯的。


  手指一滑就進去了,溫喆快速的挖了幾下,已經是春潮泛濫了,劉春杏身子也一拱一拱的,嘴里發出模糊不清的哼聲,溫喆知道她徹底的動情了,離開了她的嘴唇,開始解自己的褲子,里面的小鋼炮早已經是挺拔直立,漲的快要爆炸了。


  將褲子退到膝蓋,溫喆直接貼上去,小鋼炮才碰到她的兩腿,就無比的舒服,好像那下面在吸引一樣,這時候的劉春杏也不知道怎么的掙開了胳膊,一把握住了他的家伙,只覺得羞恥的難以形容,可是的確是已經(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被挑逗起了欲望,舍不得放開了。


  “小喆,別弄那里,我不干。


  ”劉春杏雖然已經二十出頭的女人了,但是還沒有經過男女之事,這鄉下的規矩嚴,即便是讀書的那會兒,談朋友都不讓人碰,最多是抱一抱,摸一摸,村里的女人都有這個心結,身子都是留著洞房的時候才給 男人的。


  “好姐姐,我已經受不了啦,你就依了我吧?”溫喆軟磨硬泡,下面的家伙不停的摩擦著劉春杏的下面,只覺得很濕潤,誘惑無比,他全身血脈膨脹,浴火難耐。


  見事情到了這一步了,劉春杏也沒有辦法了,再說她也是全身燥熱難受,也想嘗嘗這男人的滋味,便嬌羞道:“那姐姐答應了你,你可要負責,要認真的對我好。


  ”“肯定的,我老喜歡春杏姐了。


  ”溫喆繼續的摩擦著,只覺得自己的兄弟已經快要進去了,心想這個時候她說什么也得答應她呀,先干了再說。


  “那,哎,可是,我還沒有準備……”劉春杏還想說點什么,就覺得下面一熱,溫喆那家伙已經哧溜一聲順利的進入了她的身體,并且已經開始抽動了起來。


  溫喆心里那個爽,是難以形容的,好像是洗了一個舒服的澡,只覺得是云里霧里的,他使勁一挺,就覺得好像碰到了什么阻礙,再一使勁,劉春杏發出一聲壓抑的尖叫,身子顫抖著,兩只手不由自主的抱住了他的腰,手指甲也摳進了他的肉。


  劉春杏只覺得先是疼了一下,但是隨著溫喆的動作,她舒服的嬌聲喘了起來,就覺得好像置身于浴火之中,全身快樂舒暢。


  溫喆沒有料到,劉春杏還是第一次,剛才明顯的是遇見了那層膜,而且被他毫不客氣的給破了,頓時越發的激動,雖然玩過好幾個女人了,但是清純的處女還是第一次,他更加的起勁,抱著劉春杏那豐滿的大屁股使出了渾身的解數。


  最終,隨著兩個人激烈的顫抖,溫喆沉悶的哼了一聲,倒在劉春杏的胸脯上,意猶未盡的摸著她脹鼓鼓的酥胸,“春杏姐,你真迷人。


  ”好像這時候才清醒了過來,劉春杏有點慌亂的坐起來,穿好了衣服,咬了咬嘴唇,推了溫喆一下,“小壞蛋,就會欺負人家,現在身子都給你占了,你以后可要負責任,我的將來可是完全交給你了。


  ”溫喆見她怪不好意思的樣子,一把將她抱住了,“沒有想到你還是第一次,我一定會好好的珍惜你的,春杏姐,你以后就是我的女人了,誰要是欺負你,我絕對不饒了他。


  ”反正已經做了這事了,劉春杏也抱著他,兩個人又纏綿的吻了好半天,這才不舍的出了玉米地,電影也不看了,溫喆推著自行車,一路上跟劉春杏說說笑笑的回村里了,兩個人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摟摟抱抱的,只到了村口,這才依依不舍的分開了。


  “春杏姐,不如到我家里去坐一會兒吧?我看天還早呢。


  ”溫喆有點舍不得,剛才的激戰簡直是太爽了,不過是在玉米地,沒有怎么盡興,倒是有種偷情的意味,他盤算著等到他家里去,再好好的欣賞下劉春杏那豐滿的裸體。


  劉春杏臉一紅,好像意識到什么,搖搖頭,“小喆,我要回去了,今天被你弄了一身臭汗,我要回去洗個澡,你別忘了對我說的話啊,我可記著呢。


  ”“可不敢忘,我晚上會想你的,你會不會想我啊?”溫喆說著,也不管是不是村口了,反正晚上也沒有人看見,他又拉過她,在她的胸前胡亂捏了幾把。


  “哎呀,別鬧,被人瞧見了,你要真想人家,改天就去提親,我回去給家里說一下,把王胖子那事給退了,省得以后麻煩,可萬一人家要禮金,咋辦呢?”劉春杏想著這些,又為難了起來。


  “沒事,不是還有我嗎,我明天就去你家找,那行,你早點回去歇著,明天見。


  ”溫喆又在她那大屁股上摸了幾下,這才看著她扭捏著離開了。


  溫喆心里像是吃了蜜一樣的甜,終于把劉春杏搞到手了,想到她那豐滿的身子,就忍不住一陣快活,這次還沒有盡興,等改天一定要好好的感受一下,至于提親的事,不管怎么樣要想辦法把王胖子的禮金給退了,然后就能名正言順的和劉春杏搞在一塊了。


  回家后數了數錢,上次金不換那里給的兩萬,只用了不到一千塊,明天再給劉春杏那里送去五千塊,也不知道剩下的夠不夠弄到行醫資格證,現在做什么事都要靠關系,他躺在床上看了會兒醫書,盤算著以后怎么賺錢,不知不覺的睡著了。


  第二天一大早,溫喆就起來了,直接去了劉春杏的家,見他們和村支書在吃早飯,也沒有見到劉小民,一問才知道這個伙計又喝醉了,還躺在床上睡懶覺。


  “啊,小喆呀,這個,來找我有啥事?”村支書放了碗筷,拿出一根煙遞給溫喆,搬了個椅子讓他坐下來。


  “書記,今天來有點事,上次不是麻煩你幫我搞個證明嗎?我這急著要用,不知道相關的資料弄到沒有?”溫喆也不客氣,直接坐下來,點了煙。


  劉春杏一看見溫喆,就想起昨晚上的事,臉上忍不住害臊,平時本來是很開朗的,這會兒小心臟撲通的跳,低著頭含羞的看著溫喆。


   “ 嫂子,我 檢查過了。


  你的臟器都很好,肝臟,腎臟,包括卵巢都沒什么問題。


  下面我…..我就得檢查….檢查你的外。


  。


  。


  外生殖器了。


  ” 趙本嚴的話打斷了少婦旖旎心思。


  “那….那接著檢查吧。


  ” 劉鑫月羞得用比蚊子聲大不了多少的聲音回答道。


  “那好,我就脫….脫嫂子你的褲….褲子啦?”趙本嚴激動地有些口吃。


  在看到少婦含羞地點了點頭后,小 獸醫伸出自己有些哆嗦的雙手,輕輕解開美女牛仔 短褲上的皮帶和紐扣后,又拉住短褲中間的拉鎖。


  “嘩”的一聲,從中拉開,露出里面一條白色的純棉短褲,趙本嚴抓住牛仔褲頭兩側用力一拉,鑫月也配合地從床上翹起屁股,淡藍色的牛仔短褲順利從少婦的雙腿間被剝離,一雙白花花的修長美腿中間就剩下一件小小白色內褲。


  盡管還隔著內褲,劉鑫月的筆直的小腿,豐盈白嫩的大腿,還有那圓滾滾的翹臀都盡收小獸醫的眼底。


  “難道這眼前的美女也對我動了情?”想到此處,趙本嚴不由得食指大動,伸手抓住內褲的邊緣,就想作勢一拉!“咚咚…..”一陣有規律的敲門聲,驚醒了臥室中這對意亂情迷的年輕男女,劉鑫月趕緊坐起來穿上被脫掉的短褲,又整理了一下衣裝,才和趙本嚴慌慌張張地回到客廳問了句:“誰啊?”“是我啊,嫂子!”門外是一個嬌媚的女孩聲,這聲音趙本嚴也很熟悉。


  這聲音是 孟曉華,村子里和他一起長大的女孩子,打小就在一起玩,不過因為趙本嚴初中畢業就輟學了,而小華則順利上了高中并考上了一所不錯的大學,她和鑫月的丈夫孟廣發是叔伯兄妹關系。


  “呦!是曉華妹子啊,你這是放暑假啦?”鑫月打開房門親切地和門外的孟曉華打著招呼。


  “是啊嫂子,我這才回家,就來看你來了,半年沒見我可想你了嫂子。


  咦?趙獸醫,他怎么在這?”曉華拉著鑫月的胳膊親熱地走進客廳卻發現坐在沙發上面色有點尷尬的趙本嚴。


  “哦,是這樣!剛才嫂子請小趙大夫過來,給咱們家的叫驢看看病。


  看完了,我就請他到屋里喝杯水,這不正好你就來了嗎!”鑫月趕忙給這個小姑子解釋道。


  “是嗎?”孟曉華眨了眨水靈靈的大眼睛疑惑地看著對面的趙本嚴。


  “當然是啦!要不你以為呢?”趙本嚴做賊心虛地說著。


  “哼!”孟曉華不置可否地從鼻子里發出哼地一聲,就坐下來和嫂子繼續嘮起家常。


  “那個…鑫月嫂子,我也就不打擾了,明天我把藥配齊了給你送過來!”眼見今天的艷遇被這個從小玩伴給弄泡湯了,趙本嚴意興闌珊地起身告辭。


  回去的路上想著今天艷遇的趙本嚴高興地哼著流行歌曲,并時不時摸一把剛才趁亂被他揣進兜里的黑色蕾絲胸罩。


  雖然在最后時刻被孟曉華那個臭丫頭給攪局了,但是小獸醫相信劉鑫月這個漂亮的小媳婦肯定還會來找他看病的,那到時候不就又可以…….“嘿嘿……”趙本嚴忽然覺得自己就好像電影里面那些面對手無寸鐵花姑娘發出獰笑的壞蛋。


  “趙本嚴!你給我站住!”忽然之間,一個脆生生的甜美聲音從他的后面響起!小獸醫轉過頭,發現剛才攪他好事的孟曉華正一臉怒氣地騎著自行車向他沖來!“干什么,干什么?你瘋啦?”趙本嚴連忙閃身讓過。


  “吱!”一聲自行車的車閘響,孟曉華熟練地把車停住,穿著白紗連衣短裙的一條修長白腿支在地上,晃得小獸醫有點睜不開眼。


  “說!剛才去 我嫂子家干什么去了?”孟曉華不客氣地盤問道。


  “什…..什么干什么去了?你嫂子不說了嗎,她家叫驢有毛病,配不出種來,叫我去看看!你還沖我大呼小叫的,真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小獸醫眼睛不眨地編著瞎話。


  “哼!是她家叫驢配不出種還是她家男人配不出種?你去她家是檢查驢還是檢查人去了?”孟曉華顯然不滿意趙本嚴的答案。


  “你個大學生,說話怎么這么沒水平呢?什么檢查男人配種的?你們大學就教你們這個啊?”小獸醫不客氣地反唇相譏。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這些事,我嫂子他們家因為懷不上孕的事都吵了好幾次了…..”說到這里孟曉華靈動的大眼睛向四周看了看接著說:“在外面說不方便,走!到你那個狗窩再說!”“切…..狗窩你還去。


  ”趙本嚴小聲嘟噥著,不過他從小就怕了這個女漢子屬性的玩伴,所以還是老老實實跟在孟曉華后面向自己的獸醫站走去。


  “哎呀,這可真臟!”獸醫站里,孟曉華仔細擦拭著趙本嚴桌子對面的椅子半天后才坐了上去。


  “剛才我嫂子都和我說了,我哥和我大伯因為懷孕的事和她吵了幾次了,所以她才有病亂投醫找你去給她做身體檢查,你小子還不承認呢!”孟曉華一雙明亮眸子緊緊盯著眼前的趙本嚴。


  “那…..那你都知道了,還問我干啥?”見事情敗露,小獸醫也只好老臉一紅默認了此事。


  “我是要問你,我嫂子長得那么漂亮,你有沒有在檢查身體的時候趁機占她便宜?”孟曉華俏麗一紅問出了此行的真實目的。


  “啥?啥便宜?你想太多了…..我給你嫂子檢查的時候,就像給那些大騾子大馬做檢查時候一樣的,哪有啥便宜可占啊?”“我不信,你那么壞那么色,怎么可能不想著占我鑫月嫂子的便宜!”孟曉華不依不饒地追問著。


  “你愛信不信,你要是真不信啊,那你也像你嫂子似的,脫了衣服叫我檢查一次唄,你看我能不能想著占你便宜,我要是占你便宜了我就是狗!咋樣?”趙本嚴眼珠一轉,想用激將法把這個難纏的小丫頭趕緊打發走。


  “你…….檢查就檢查!當心一輩子被我叫狗!”孟曉華霍然站起,被氣得小臉通紅,鼓鼓囊囊的胸脯一起一伏地劇烈喘息著。


  “你可別后悔哦!讓我檢查,就不怕當心羊入虎口哦?”小獸醫模仿著電視里的壞人淫笑著說。


  “走!進里屋檢查,到時候指不定誰是虎誰是羊呢?”孟曉華的回答讓趙本嚴身上有點發麻,天知道這丫頭一年里都在大學里學了些啥?趙本嚴這個小獸醫站就是他住的這兩間小土房,外面看病,里間是他自己的休息的房間,當然如同所有單身光棍的臥室一樣,又臟又亂。


  “嗞嗞嗞,說你這是狗窩還不愛聽呢!瞧這地方亂的,連個下腳的地方都沒有這么懶將來怎么找媳婦…….”孟曉華一邊絮絮叨叨地抱怨著,一邊用手把小獸醫炕上隨處亂放的衣服被褥扔到一邊,整理出一塊干凈的地方。


  “說吧,要 怎么檢查?本大小姐聽你的!”一襲白裙的孟曉華俏生生在炕邊一站問道。


  其實這個丫頭厲害是厲害了點,但還真的是個很漂亮的女孩子,毛嘟嘟的大眼睛,尖尖的瓜子臉,纖細的小腰和修長的雙腿,雖然沒有她嫂子鑫月那股成熟女人的嫵媚,但卻多了一份少女的清純。


  趙本嚴記得當年情竇初開時候,趁著一起玩藏貓貓的時候偷偷摸了一把孟曉華的屁股,結果雖然是被這小丫頭舉著磚頭追他跑了操場兩圈,但事后還是把他興奮地半宿沒睡好覺。


  一轉眼幾年過去了,當初的小丫頭也出落成眼前的大姑娘了,一想到要給她檢查身體小獸醫躁動的心又不由得有些亂跳。


  “咋了?看傻啦?怎么檢查你倒是說話啊!”看著眼前趙本嚴一副癡迷的傻樣,孟曉華不滿的喊道。


  “哦…..你先躺下吧,平躺好!”被罵的有些清醒地小獸醫不由心中暗嘆:長得再好也是個女漢子啊!“哼!看你能耍出什么花樣來?”孟曉華踢掉腳上白帆布鞋,平躺在炕上,短裙下露出一雙穿著白色絲襪的小腳,頓時引起趙本嚴的注意。


  “嗯嗯嗯…..我們先從你的腳上開始檢查。


  ”小獸醫鬼使神差地居然捧起孟曉華的一雙玉足仔細端詳了起來。


  “哎!我又沒有腳氣,腳有什么好檢查的?”孟曉華喊道。


  “你是大夫還是我大夫?怎么檢查要聽我的!”趙本嚴這次居然回答的很硬氣。


  “大夫?你就是沒證的獸醫而已!嘶….”孟曉華本想繼續罵趙本嚴的,但是腳底傳來的一陣陣麻麻酥酥的奇妙感覺讓她不由自主地吸了冷氣,就閉口不言了。


  這時小獸醫的一雙大手已經開始(少婦做愛小說)在孟曉華的小腳上力度適中揉捏了起來。


  雖然隔著絲襪但女孩兩只軟軟的小腳那種徐若無骨的滑膩觸感讓趙本嚴的指間感到無比的舒服,心中還在暗暗想著,若是能把這一雙小腳夾在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上那該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不過趙本嚴按腳也不是一味地占便宜吃豆腐,他爺爺留給他那本沒有名字的醫書里確實傳授了許多按摩身體的手法,只是他還很少有機會在人身上嘗試而已。


  “嘶…..痛,痛啊輕點……”平躺在炕上的孟曉華突然輕聲叫道。


  “痛?我剛才按的是你的太沖穴,你是不是經常有痛經的毛病啊?”小獸醫詫異地問道。


  “你…….有時候是這毛病,咋啦?你還能靠按腳把它按好啊?”盡管是女漢子性格,不過這種私密處的疾病還是讓孟曉華有點不好意思。


  “嗯……我現在也說不準,因為我沒給人治過這種病,不過老母豬倒是治好過好幾頭!”小獸醫倒是實話實說。


  “你……你才老母豬呢!”孟曉華氣得罵道,不過腳上的麻痛感讓她覺得確實很舒服,實在不愿意把腳從趙本嚴的魔爪里抽回來,只能仍由他處置。


  足足按了十幾分鐘,小獸醫戀戀不舍地放下手里的玉足,兩只狼爪攀上了孟曉華雙腿。


  “嘶……嗯嗯……”感覺到小色狼已經把戰線轉移,孟曉華并沒有多說話,只是清了清嗓子提醒他別想胡來。


  一開始纖細修長的小腿肌膚是那么緊繃,不過在趙本嚴十指如同在演奏鋼琴般撫弄和按摩下,很快便松弛下來。


  孟曉華從來沒有被哪一個異性如此溫存地撫摸和挑逗過,少女那顆充滿戒備的心也漸漸開始軟化。


  “嗯哦嗯餓…….”在小獸醫熟練地按摩手法下,孟曉華居然舒服地發出了重重的鼻音。


  “這小妞子,不會跟她嫂子一樣也是被我按得想男人了吧?” 我是一名在校大學生,有一個交往半年的 男友


  我們一直相處的很好, 很快樂,我還去見過他的 家人


  現在問題就出在他的背后一直有一個為他賣身的女人。


   那個女人很愛他,為他 放棄了 整個世界,一直賺錢給他用。


  看了這個你一定會認為他是個很惡毒的男人,而 我們之間的愛情也很讓人鄙夷。


  但是經過這么久的相處我覺得我的男友不是別人想象中的那么本質壞。


  他們進入這樣的惡性循環,那個女的也有責任,當然那個女的是因為愛。


  我知道這樣的男人也不值得留戀,我們之間沒有什么將來可談,我理想中的長久相處對象絕對 不是他那樣的,可是我就不肯心甘情愿地干干凈凈跟他一刀兩段。


  跟那個女人之間的事情,他對我也從來沒有過隱瞞,而且他很愛我。


  現在我苦惱的就是,我們分不了手,可有時候又覺得很耽擱自己的青春,可是心里又很需(我的尤物女友們)要他。


  那個女人也不肯輕易放棄,我男友是她的整個精神世界。


  我男友背后有個賺錢養他的女人怎么辦我很清楚自己不該陷入這樣的局面,可是我不甘心,畢竟碰到一個這樣相處和諧,快樂的男人很不容易。


  他也在想著怎樣解決那個女人的事情,可是心里又經不起錢的誘惑,他甚至跟我說到了結婚,我越是跟他說我們是不可能結婚,他就越老是跟我提。


  我該給他時間、該這樣受點委屈等待他解決好嗎?延伸閱讀:這些女明星被親媽害慘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783502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687438.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9285150.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2538853.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2885651.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1795096.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3215970.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7694467.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2811536.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9574128.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男人 口交男人 口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