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mother in kitchen

mother in kitchen


認清這些錯誤吃法,就能夠避免成為腹婆了喔。


  告訴你哪五種 早餐讓你一吃就胖。


  致胖早餐1:燒餅油條傳統的MM大多會選擇 中式早點,買個燒餅油條就上班去了。


  其實,油條的脂肪 含量非常高,每根油條有220卡路里。


  燒餅、油條是高溫油炸食品,經過高溫油炸之后,吸收了相當多的油,油脂含量嚴重超標,而且營養素被破壞,還會產生致癌物質,不宜長期使用。


   小編建議:中式早餐一星期不宜食用超過一次,早餐 一定要搭配蔬菜或者 水果,而且當天的午、晚兩餐要盡量清淡,不要再吃炸、煎、炒的食物。


  致胖早餐2: 西式早餐許多OL都喜歡去麥當勞、KFC買早餐,如:漢堡包、油炸雞翅、薯條等。


  雖然美味可口,但西式早餐所含的熱量比起中式早餐高出許多。


  漢堡里的肉、雞翅或薯條的油量嚴重超標,吃進去不堆積成脂肪才怪叻。


  而且,漢堡里只有薄薄的一片生菜,所 提供的維生素根本不能滿足 身體需求。


  小編建議:選擇西式早餐,應該再加上水果或蔬菜湯等,以維持營養均衡,保證各種營養素的攝取。


  另外最好不要長期食用,油炸食物不僅油脂超標,而且多吃有致癌的危險。


  致胖早餐3: 零食早餐上班族都會在家里或 公司備一些零食,如雪餅、餅干、巧克力等,以備不時之需,甚至把它們當早餐。


  其實,這樣是相當不健康的。


  零食多數屬于干食,對于早晨處于半脫水狀態的人體來說,是不利于消化吸收的。


  而且餅干等零食主要原料是谷物,雖然能在短時間內提供能量,但很快會使人體再次感到饑餓,臨近中午時血糖水平會明顯下降。


  早餐吃零食容易導致營養不足,體質下降,引起病菌入侵。


  小編建議:不宜以零食代替早餐,尤其不要吃太多的干食。


  早餐食物應選水分含量多的。


  如果當天的早餐水分太少,那么一定要記得多喝一杯水來彌補。


  致胖早餐4:水果、蔬果汁蔬果含有豐富的纖維,有利于清腸排毒,確實有減肥的功效。


  但水果的糖分多是單糖,能被直接吸收,提供身體所需能量。


  但是,它們所能提供的能量有限,不能滿足上午工作的需求。


  光吃水果容易餓,反而會讓你吃進去更多的熱量。


  而有些女生經常只喝一杯果汁就當搞定早餐了。


  其實就算是純鮮橙汁,一杯用3只橙榨水,也有150卡路里的熱量。


  而且吃不到橙的纖維素及白色橙衣中的維生素b,營養價值都比吃水果來得低。


  小編建議:光靠水果、果汁提供的熱量并不能滿足身體需求,最好攝取一些碳水化合物以補充足夠能量,如中式包子、皮蛋瘦肉粥等。


  用膳時間向來是各壇 弟子聚首一堂的少有時候,雖不至於熱熱鬧鬧笑語震天,交情好的(3p經歷) 師兄弟師姐妹還是坐到一起聊上幾句的,這時候通常一目了然誰與誰親近、誰與誰交惡的小是小非,各壇有各壇的一套人情冷暖,唯獨北壇的師兄弟二人清靜簡單一如往常。


  「 大師兄


  」見是顧 長歌那道仙白身影飄袂而入,早早到了飯堂的其余三壇弟子不敢怠慢,恭聲喚道。


  顧長歌身後跟著一個神情冷傲的少年,眉目一動一斂間掩不住盛氣輕狂,見了人也不吭一聲,雖臉色因渾身倦乏而斂去了一身不羈,偏生那與生俱來的傲氣怎麼抑壓也無法完全消去,教人瞧了就是喜愛不來,若誰不信邪同他開口講話更準要氣得磨牙。


  自家 師弟不會叫人,顧長歌倒沒有說什麼,或許這也是縱容得 尉遲律成了如今這個樣子的元兇,但顯然顧長歌對自家師弟的要求已經降到不能再低,只要尉遲律在回話時恭恭謹謹不嘲不諷,自己便要覺得滿意了,偶爾也會覺得,自己身為大師兄卻教出如此不守規矩的師弟實是有那麼些許失敗。


  飯堂中央是幾排長長的木桌,四壇弟子分坐於兩側,由低階弟子將膳食分派,一葷一素一湯,尉遲律正值發育年間,怎麼吃也吃不飽,總是要顧長歌開聲阻止他繼續添米飯的舉動方肯罷休。


  膳後,顧長歌正偕著他家師弟離去,一抹身影冷不防地截在前面。


  「大師兄, 杜長老有找。


  」顧長歌微怔,認得這位前來通報的弟子確是侍候在杜十方跟前的小書僮,只恩師甚少在這個時辰找人,怕是出了什麼要緊事。


  「我這就隨你過去。


  律,你自己下去演練吧。


  」顧長歌應道,不忘側身向身後的人吩咐一聲。


  「師兄,我也去。


  」「不必,你自個兒先自習片刻,過後我會再仔細教你一遍。


  」說完,便隨著那書僮去了。


  尉遲律正要抗議,偏偏想不出抗議的理由,那只不過是對師兄隨便就拋下自己的不滿,哪能堂而皇之地說出口,當下只能冷冷地板起臉,悻悻然目送顧長歌的仙白背影而一言不發。


  算了,自己練就自己練。


  他用了三年時光學成雪 月峰 劍法的第一重,比尋常弟子快了那麼一兩年,半是顧長歌悉心教導的功勞,半是自己憑著天姿悟性不辭辛苦的勤練,如今終於到了第二重,心底里不由生出些許得意興奮,好像自己到達了一個里程碑,離他家師兄隱約又近了那麼一點。


  午後習練的地方不受規限,看修習的是什麼,一般而言,劍法在中庭、心法在暗室。


  尉遲律自身偏好弄劍,獨自一人時愛在中庭外的雪地獨練,現下正是著手學習第二重第一式的劍法的好機會。


  雪月峰第二重劍法、逍遙九劍。


  他興沖沖地提劍演習了一會,身後冷不防地響起了一名南壇師兄的叫喚。


  「 小師弟,怎不見你家大師兄?你們平常兩個不是形影不離的麼?」嚴略難得見尉遲律身邊沒有顧長歌的身影,實在是太習慣這兩位同時出現,現下只見其一就怎麼看怎麼怪。


  「師兄被師父叫去啦。


  」尉遲律心不在焉地懶懶回道,手里仍在專心地揮動著他的長劍。


  「嘿,既然你家師兄現下沒空理你,不如跟我較量一回,讓我瞧瞧,大師兄親手教出來的小師弟,又進步到什麼程度去了。


  」這南壇的嚴略出於好奇,也出於看不過眼尉遲律那種好似誰也不放在眼里的狂狷,雖不至於討厭上對方而找他的茬,但見到這種態度就是忍不住想挫挫對方的銳氣,況且雪月峰里弟子私下較量互相切磋是平常事,從比武切磋的過程也能精進自身武藝,因此師長們只眼開只眼閉,只要不見血都隨弟子去。


  「不好,師兄快回了。


  」尉遲律想也不想就拒絕。


  「反正大師兄現下也大概沒空理你了,午前我在大門碰見杜長老帶了個女孩回來,估計你們北壇要多一位小師妹啦。


  大師兄這會被杜長老叫去,大概也是為了這事吧。


  」尉遲律明顯一怔,好似霎時未能理解那些字句似地皺緊了眉。


  須臾,腳步急起,像是焦趕著去何處。


  「小師弟,我今天可不會放過你,接我一招再說!」嚴略在後頭追了上來,一邊叫著,長劍自劍鞘抽刮出尖脆聲響,在午後的雪月峰異常刺耳。


  被人如此撩潑挑釁,換作是平日尉遲律自當奉陪,然他此刻心有疙痞,只想趕去恩師那里看個清楚,心思未曾放在這較量切磋上頭。


  恍惚沉吟之際,沒料到嚴略突然提劍而至,尉遲律霎時間沒有防備,臂上倏忽多了一道血口。


  「你!」尉遲律吃痛怒瞪,怒氣霍地涌上。


  「呃、小師弟,你沒事吧?你干麼不閃不避?不就說了要過幾招而已,你小氣什麼?!」嚴略顯然沒想到對方竟不出招,現下見了血,并非他之本意。


   這一笑,讓 黃星頓吃一驚。


  確切地說,他從來沒見過 歐陽 夢嬌如此一本正經的笑。


  這種笑,帶有幾分自信,又帶有幾分善意,甚至還帶有幾分成熟。


   歐陽夢嬌扭身從桌子上拿過木梳,梳理了幾下頭發。


   黃星驚嘆她的柔韌性真好。


   歐陽夢嬌手拿梳子在空中劃了個弧:你真的,真的想當辦公室主任? 黃星沒想到她會突然問這個,敷衍地點了點頭:嗯。


   歐陽夢嬌虛張聲勢地將一只手搭在黃星肩膀上,更加一本正經地道:其實,只要方法得當,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


   黃星伸手摸了一下歐陽夢嬌的額頭,確定她沒發燒后,苦笑道:好了別鬧了,抓緊時間洗漱吃飯去上班。


   歐陽夢嬌強調道:本姑娘沒跟你鬧。


  咱們認識這么久了,我不幫你誰幫你?雖然你想當辦公室有些天方夜譚,再加上單東陽已經被公司指認。


  但這個世界本來就充滿了奇跡,只要你按照本姑娘給你指的路走,還是有希望的。


   黃星突然覺得歐陽夢嬌正經起來的樣子,別有幾分風韻。


  聽到她這一番論述,黃星雖然有些懷疑,卻又情不自禁地湊近腦袋,追問:什么路? 歐陽夢嬌伸出一根纖纖細指在黃星鼻尖上輕劃了一下,歪著漂亮的小腦袋道:俗話說知己知彼百戰不殆。


  你首先得了解自己和對手的實力對比,尤其是,對手的弱點在哪里,你的優勢在哪里? 黃星恍然大悟般地道:我的最大優勢是,比單東陽更加熟悉 鑫緣公司。


   歐陽夢嬌補充道:還有一點,就是軍營和社會的區別。


  你也可以拿這個做做文章。


   黃星試問:你的意思是? 歐陽夢嬌道:軍隊和社會是兩個概念,單東陽剛剛從部隊里出來,思想和行為肯定與社會有些脫節,甚至是代溝。


  這一點,你比他有優勢。


   黃星點了點頭,禁不住沖歐陽夢嬌豎起了大拇指:高!一針見血,看的透徹! 歐陽夢嬌得意地一揚小腦袋,將兩條腿換了個位置蜷坐著,漂亮的小腳丫恰巧蹬在黃星的大腿上。


  歐陽夢嬌接著道:然后,你還要深入地領會 付總不遺余力安排一名辦公室主任的用意。


  這個崗位的第一職責,就是管理。


  說白一點兒,就是借刀殺人,借這個崗位整治一下公司秩序。


  在這一點上,單東陽比你有優勢。


  他是復轉軍官,比較有公信力。


  我想付總就是看上了他這一點。


   黃星道:不(倆性故事)錯。


  但我也是經受過半軍事化…… 歐陽夢嬌打斷黃星的話:別拿你的保安身份和一名共和國軍官相提并論,那根本不是一碼事。


   黃星禁不住有一絲失落:你也瞧不起保安? 歐陽夢嬌強調道:那倒不是。


  但即便我瞧得起, 付潔能瞧得起?公司的經理們能瞧得起?你現在在走出的第一步就是,寫一份書面材料。


  你的文筆不錯,你寫這份書面材料,至少能加深付總對你的認識和信任。


  你要學會用文字的方式,往自己臉上貼金,往別人臉上鍍金……你要在材料中詳細闡明你競爭辦公室主任一職的資本和長處,以及如果你當上以后所采取的各項措施……你要讓付總看完書面材料后,覺得如果不用你擔此大任的話,她會遺憾終生。


   黃星略顯疑惑地追問:為什么要往別人臉上鍍金,什么意思? 歐陽夢嬌撲哧笑了:傻瓜!鍍金只是鍍一層膜,貼金卻可以隨便貼,如果你臉皮夠厚,貼金條上去都沒問題。


   黃星一臉茫然:還是不明白。


   歐陽夢嬌強調道:往別人臉上鍍金,是一條職場的長勝法則。


  在領導面前說別人壞話,這是打小報告,領導不喜歡這種大舌頭。


  但是你可以利用表揚對手的方式,讓領導感覺出你比他做的更好。


  比如說,你可以這樣寫……單東陽經歷過部隊洗禮,有著豐富的管理經驗。


  假以時日適應了社會,也許能夠為鑫緣公司做一些業績……這個表面上是在表揚贊美對手,但是付總看了之后就會馬上考慮到單東陽社會閱歷欠缺的缺點,從而為你加分,為他減分。


   黃星一拍大腿,驚呼:你個狡猾的小妖精! 伸手在歐陽夢嬌臉上輕捏了一下,一記懲罰式的獎勵。


   歐陽夢嬌美滋滋地道:師父領進門,修行看個人。


  今天利用一天的時間把文字材料寫出來,本姑娘替你把關。


   黃星心里暗暗吃驚,他突然間覺得,與自己同居了這么久的歐陽夢嬌,竟然是如此老練多謀。


  他一直以為,她是一個性感風情、崇尚男歡女愛的寂寞女生,卻不想今天他才意識到,自己根本沒有了解這個神秘女孩的真實面目。


  也許,一切的一切,都是表象。


  在這個看起來嬌小玲瓏的小女孩體內,蘊藏著太多難以勘探的能量。


  她看人看事,竟是如此透徹見底。


   真的不簡單。


   歐陽夢嬌正經了一番后,見黃星皺眉思慮,伸只兩只手纏住了他的脖子,開始撒起嬌來:親愛的星哥,我這個女軍師當的還不錯吧?你該怎么獎勵我呢? 黃星一身驚顫,心想莫非這丫頭又要向自己‘宣戰&quo;? 而實際上,黃星與歐陽夢嬌的關系雖然已經到達了最高峰,但卻并未被公司上下所察覺。


  他們像是達成了一種默契,上下班幾乎從不同行,一般都是一前一后,相繼出場。


   當黃星踩著憧憬的腳步來到公司門口的時候,營銷一部經理曹愛黨恰巧騎著那輛從二手市場淘來的哈雷摩托車,風風火火地趕到。


  他大腹翩翩的樣子,很容易讓人覺得惋惜。


  惋惜當初西游記劇組沒有請他去扮演豬八戒一職,那樣的話不知能省去多少道具成本。


  不過這曹愛黨雖然體形圓胖,相貌卻并不丑陋,談吐雖不文雅,卻幽默詼諧,因此深得公司女員工的崇敬,在公司上下威信也比較高。


  他肩上挎了一個黑色的真皮公文包,方方正正,走起路來不時地用手撫摸著包身,像是在忘情地撫摸一位妙齡女郎,仿佛生怕別人不知道自己的公文包是真皮的似的。


   作為自己的上司,黃星當然要上前打一下招呼。


  曹愛黨也不吝嗇,從口袋里摸出一盒玉溪香煙,自己叼上一支,然后遞給黃星一支。


  黃星不用細看就知道玉溪煙盒里裝的根本不是玉溪煙,而是五元一包的紅將軍…… 上午九點鐘左右,付潔出其不意地將公司各部門的員工集合在營銷一部大廳,熱情洋溢地描繪了一番公司的宏偉藍圖,宣布了一下各部門的銷售目標和工作計劃。


  提倡主動加班,提倡全員營銷,號召財務、辦公室以及其他人員,在完成各自工作的前提下,可以靈活地進行營銷活動,一方面為公司業績做貢獻,一方面還可以得到一部分本職外的業績提成。


  最后她以一句永恒經典的鼓勵句結束講話:兄弟姐妹們,時間就是金錢,時間就是生命。


  放手干吧。


   黃星很欣賞付潔講話的氣勢和口才,確切地說,這樣一個顛覆眾生的美女老板,早已潛移默化地顛覆了鑫緣公司上下三百多人。


  付潔每次講話的時候,所有男經理和男員工,都目不轉睛地望著她,以膜拜的目光見證著她的風華絕代;所有女員工也都羨慕嫉妒恨地仰望著這位才貌雙全的女老板,幻想著有一天能夠成為她,哪怕是在夢里。


   熱烈的掌聲之后,付潔踩著嗒嗒嗒的腳步聲離開。


  現場一度安靜,大家甚至在默默聆聽著她極富節奏感的腳步旋律,直到聲音停息。


   也許是老天眷顧黃星,一上午的時間,竟然沒接到一個售后任務。


  他得以奮筆疾書,用整整三個小時的時間,寫了一份‘自薦書&quo;,通讀了一遍后,自我感覺很流暢很感人。


  下午的時候,黃星把‘自薦書&quo;拿給歐陽夢嬌看了看。


  歐陽夢嬌凝思片刻,拿筆替黃星潤了潤色。


  這一潤不要緊,簡直讓黃星拍案叫絕,他幾乎是目瞪口呆地望著歐陽夢嬌,不明白這個年紀輕輕的小丫頭身體里,究竟還蘊藏著多少能量? 其實歐陽夢嬌只給黃星潤了幾筆,增加了幾句‘畫龍點睛&quo;的句子。


  但就這么一潤之下,使得‘自薦書&quo;通篇都顯得活靈活現起來。


  當然,這幾筆潤色,再次讓黃星對歐陽夢嬌,另眼相看。


  好一個高深莫測的小丫頭! 下午五點鐘,黃星手持‘自薦書&quo;,心里敲著鼓,走向總經理辦公室。


   短短的幾十米,他仿佛走了一個世紀。


  每走一步,他都會在心里重復追問自己:能行嗎?自己是不是走火入魔了? 但他清晰地意識到,這次毛遂自薦對自己是何等至關重要。


  倘若成功,他便又邁出了人生的一大步,讓前妻趙曉然另眼相看;倘若失敗,自己將面臨一個艱難的抉擇,也許他會選擇離開鑫緣公司。


   盡管,他是真的有些舍不得。


   舍不得的太多,太多了。


  他甚至感覺到,自己已經在無形當中,融入到了這個管理上有些混亂的大家庭之中。


   在從營銷大廳走向總經理辦公室的過程中,黃星與曹愛黨不期而遇。


   當時曹愛黨剛從財務部出來,手上拎著一沓票子振臂感慨:工作就像zuo愛,gao潮只在發工資的一瞬間。


   黃星品了品,覺得這話雖然有些下流,卻是大實話。


  又到了發工資的日子,黃星心里禁不住有些微微的興奮,這是整整鋪墊了一個多月才看到了勞動果實,正如曹愛黨所言,工作就像是zuo愛,不管你動作多優美,堅持了多長時間,真正的興奮點,只有從出納手里接過那一小沓人民幣的一剎那。


  這一剎那也同時意味著,還要繼續再努力很久,才能達到下一個gao潮。


   曹愛黨在手上甩了幾下票子,發出陣陣聲響。


  天下最感人的旋律莫過于此。


   黃星敷衍地笑了笑,算是問好。


  曹愛黨曹愛黨囑咐黃星一會兒去財務上領工資,去晚了今天就排不上號了。


  話音剛落,黃星便看到五六位經理從財務室走了出來,情緒都很高昂。


  有經理說,發錢了晚上攝一頓,犒勞犒勞自己;有的說,要拿一半出去還房貸,剩下一半買股票;還有的說,去北園那邊的淳和休閑中心做個泰式按摩,忽悠好了,沒準兒還能免費放一炮……正所謂是眾相百出,一人心里一個算盤。


  黃星心想,這幫經理們平時工作不積極,領工資倒是挺積極,每次都沖在最前面。


  如果自己真的能當上‘辦公室主任&quo;,非得好好殺一殺公司的這股邪門歪氣。


   但是,那仿佛太虛無飄渺。


  黃星覺得長跑漫漫,容易出汗。


  怕就怕出再多汗也未必能成功。


   正遐思之余,從副總經理辦公室竄出一陣香風。


  緊接著, 付貞馨的身影幽靈般地走了出來。


  她今天穿的很時尚,讓黃星眼前一亮。


  圓領高檔韓式上衣,黑色絨裙下,一雙透明的黑色絲襪將她修長的美腿映襯的如詩如畫。


  絲襪上面還繡有斑斑紅心,那隱隱可見的肌膚,圓潤與光澤,細膩與柔滑,沒有被絲襪的束縛所掩飾,反而將這種含蓄美釋放的淋漓盡致。


  一雙高腰女靴,裹住了整條小腿,上沿鑲著類似于珍珠的幾圈光珠。


  付貞馨還戴了一頂時尚的小絨帽,如絲秀發點綴著俏臉,活生生一個顛覆眾生的小妖精。


   付貞馨拿一支筆戳在嘴角處思量著什么,見黃星正經過,禁不住皺起了眉頭。


   黃星趕緊將‘自薦書&quo;往身后一掩,象征性地問了句,小付總好。


  話音之外,黃星又情不自禁地想起了付貞馨在自己面前的兩次春光乍現,不由得愧疚加劇滋生,覺得是自己玷污了這位小佳人的青春年華。


  他不想去聯想那些場景,但他控制不住自己的大腦,硬生生地像放電影一樣,不加過濾地將那抨心動腑的場面,播映了出來。


   付貞馨誤會了黃星,以后他要去財務室。


  本來她就對黃星恨之入骨,如今更是有了冷嘲熱諷的資本:喲嗬,工作不積極,領工資還挺積極! 黃星自嘲地一笑,卻也無力申辯。


   隨著一陣輕盈地腳步聲,付潔突然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將目光停在黃星和付貞馨身上。


   黃星心里一陣悸動。


  他不得不承認,只要是付潔一出現,管你風華絕代還是傾國傾城,就都統統見鬼去吧。


   有一種女人,是天生的殺手。


  哪怕是只有看她一眼的機會,即便是觸犯國家法律,也定然義不容辭。


  在沒有遇到付潔之前,黃星一直覺得妻子趙曉然是天底下最漂亮的女人,無可逾越;直到見到付潔,他才意識到自己只不過是一只青蛙,一直在坐井觀天。


   付潔穿了一套很合身的黑色工裝,一雙商務女士皮鞋。


   她的孤傲與冷艷,等同是一種傳說。


   付潔環臂抱在胸前,俏眉微微聳動了一下,職業化的裝束竟然絲毫沒有掩飾住她驚世駭俗的窈窕身姿。


  僅僅是一個細微的眼神,便足以傾倒整個世界。


   沒等付潔說話,付貞馨剛才還高昂挺走的胸膛便微微塌了下去,這一塌使得她原本還算傲然的胸脯略顯渺小。


  看的出,付貞馨有些害怕自己的胞姐付潔,每次只要是付潔現身,她臉上和身體上表現出來的自信和優越,便會受到無形的打壓和損耗。


  她本想叫一聲‘姐&quo;,但是考慮到是工作場合,于是強迫自己改口叫了一聲‘付總&quo;。


   黃星也想跟著打個招呼,但又覺得有些畫蛇添足,于是作罷。


  但他輕輕隱在背后的那只手,卻不由得直顫抖。


  他控制不住這種肢體的動作,以至于他的大腦中迅速盤旋出一個莫名的疑問:自己究竟為何而顫?是自己毛遂自薦的心虛,抑或還是因為付潔的風華絕代? 付潔將環抱在胸前的胳膊攤開,沖付貞馨發起了飆:付貞馨看你今天打扮的象什么,象妖精!作為公司的副總經理,你能不能在穿著上正式一點?明天再讓我看到你穿成這樣,我直接讓你開車回家! 付貞馨挨了斥責,臉漲的通紅,但還是盡量以一種和藹的語氣爭辯了一句:我……我這穿的已經很低調了! 付潔毫不留情地將了她一軍:你還想怎么高調法?你現在象一個公司的副總嗎,簡直象是ktv里的公主。


   付貞馨急道:姐,你怎么能這么說我。


   付潔強調道:說過多少遍了,在公司,我不是你姐! 黃星心里暗暗震驚,好一個嚴厲彪悍的女老板!但不知為何,盡管付潔對待妹妹苛刻的像是黃世仁,但黃星卻不覺得反感。


  反而覺得這個女人公私分明,身上有大氣場。


   付貞馨灰溜溜地退進辦公室,然后偷偷地扮了個鬼臉以示反抗。


   黃星心里生出幾分同情。


  付貞馨糾結地走回辦公桌前,腳步聲中充斥著一股淡淡的無奈。


  將手中的筆舉到高空,想重重地摔在桌子上,卻又擔心引來更多的責怨,只能是放緩了摔筆的動作,讓筆在辦公桌上上安全降落。


  臨坐之前,她又習慣性地一揪屁股,時尚的絨裙輕輕顫擺,極易讓人聯想到里面的內容究竟是怎般情況,為何讓她經常情不自禁地揪拽捏拉? 付潔發完飆后也沒理會黃星,扭身回了辦公室。


   黃星有一種被冷落的感覺,他甚至巴不得付潔批評自己幾句,也不至于讓心里如此失落。


  但轉而一想,自己的確有些高抬自己了,一個小小的售后,地位甚至還不如后勤上的小文員,又怎會值得讓孤傲冷艷的女老板浪費口舌? 原地糾結數秒鐘,黃星還是敲響了付潔辦公室的門。


   付潔已經安靜地坐在辦公椅上,一只手撫著脖頸,略歪著腦袋遐思。


  聽到動靜,她頭也不抬地說了個‘進&quo;字。


   她仍然是用一只手撫摸著脖頸半歪著腦袋思考著公司的發展大計,脖子上沒有戴任何飾物,她細膩光澤的肌膚便是天底下最曼妙的修飾。


  見到黃星進來,她禁不住微皺眉頭,像是對黃星打斷自己思路的無聲抗議。


  她松開手坐直子身子,很單調地問了句:有事? 黃星顫顫續續地將手里的‘自薦書&quo;,遞到了付潔面前。


   付潔接過瞧了一眼標題,臉上掠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你太固執了。


   黃星道:希望付總能給我一次機會。


   付潔心里略顯生氣,她覺得這是黃星在給自己出難題。


  論條件,他只是保安出身,現在是一個小小的售后,根本無法與轉業軍官單東陽相比。


  她需要的是一個有執行力和管理能力的退伍軍人,而不是像黃星這種自信過度卻沒有真才實料的人。


  她將黃星的‘自薦書&quo;往旁邊一放,開始為黃星做起了思想工作:黃星,我很欣賞你這種積極上進的心態,但是我真的不能給你這個機會。


  我希望你能正視自己,不要總是想一些……想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


  好高騖遠,對你的發展并不好。


   黃星咬了咬嘴唇,極力地阻止自己去爭辯什么。


  也許他擔心一旦自己言語失當,將會失去所有的籌碼。


   隨后他支吾地說了句:付總,您先看看……看看我的自薦。


   付潔眉頭皺的更深了,她很敷衍地拿起自薦書,潦草地瞟了兩眼。


  或許在她的潛意識當中,黃星只不過是一個工作在最底層的小人物,一個小人物寫的東西,能有幾分科技含量?但當她轟轟烈烈地看完第一段的時候,她意識到自己錯了。


  她的眼睛里迸發出一陣驚異的神光,促使她重新審視了一下面前的這個小職員,并且以另外一種積極的心態,將自薦書的第一段認認真真地看了一遍。


   付潔情不自禁地說了句:文筆不錯。


   黃星心里掠過一陣欣喜:謝謝付總夸贊。


   但付潔卻馬上補充了一句:開頭第一段是在哪兒抄的,不太像你自己寫的。


   黃星有一種被侮辱的感覺,頓時從天堂掉進地獄,他想反駁一句說,付總你是哪只眼看到我黃星剽竊了?但又覺得這樣太殘忍,于是盡量以平和的語氣說道:的確是我自己寫的。


   付潔象是受到了一定的震驚,抬頭端詳了黃星幾眼,想說什么,卻沒說出來。


   她將這個原本并沒有引起自己重視的自薦書抬高了幾公分,從頭到尾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


  然后開始沉默。


   黃星略顯拘謹地望著她,仿佛在等待什么。


   足足一分鐘。


   就在付潔要開口說話的時候,辦公室外面突然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緊接著,幾個人風風火火地闖了進來。


   確切地說,是四個年輕人,三男一女。


  而且他們都并不是公司的員工。


   這四人的到來,頓時為總經理辦公室平添了一陣濃郁的火藥味。


  其中一位穿著十分驚艷長相有點兒遺憾的女孩,在第一時間將辦公室門反鎖,一名長著小胡子的男子進門便吆喝起來:誰是付潔,誰是付潔? 付潔先是一怔,隨后放下手中的‘自薦書&quo;站了起來:我是。


   三名男子頓時都愣住了,互視了一眼后,小胡子向前一步,表情竟然顯得那般僵硬,近乎支吾地重復了一句:你就是……就是付潔? 那名將門反鎖的女孩氣沖沖地走過來,在小胡子肩膀上拍了一下,催促道:替我教訓她,好好教訓她!就是她…… 付潔馬上打斷這女孩的話,嘴角處繃發出一絲無奈:齊 文靜,沒想到你這么記仇,會找人過來報復我。


   齊文靜強硬地道:有仇不報,不是我齊文靜的性格。


  付潔,你今天要為當初的錯誤付出代價!我齊文靜咽不下那口氣! 此時的境況,讓呆立在辦公桌前的黃星很是詫異。


  他不明白,付潔與這些人有著怎樣的恩怨糾葛。


  但是內心深處有種聲音告訴他,他要保護付潔。


   于是黃星向前站出一步。


  正要質問來者,卻被小胡子伸手扒拉了一下腦袋:滾一邊去,這里沒你的事兒! 付潔顯然是個大世面的人,面對這幾人來公司找自己挑釁,她并沒有顯得過度凌亂,反而是很淡定地將目光定位在齊文靜身上:我沒覺得當初開除你是一個錯誤。


  齊文靜,我還是認為,你不適合在鑫緣公司上班。


   此時此刻,黃星算是初步了解到了真相。


   而事實上,這個齊文靜當初的確是鑫緣公司的一名普通員工,她長相普通,卻喜歡濃妝艷抹,經常穿著極其暴露的衣服上班。


  而且,她在鑫緣公司短短半個月的時間里,便先后與兩名男經理先后發生了不該發生的關系。


  而且,幾名客戶也一直與她保持著曖昧聯絡,她經常在上班時被客戶接走,不知所蹤。


  后來某天中午,付潔偶然撞到齊文靜與電子商務部門的陳經理在會議室親密,場面簡直是空前絕后,不堪入目……為了不至于讓齊文靜進一步破壞鑫緣公司風氣,付潔便以委婉的方式勸退了齊文靜。


   誰想這齊文靜懷恨在心,她一直耿耿于懷的是,付潔只開除了自己,另一名當事人陳經理卻安然無恙。


  于是在離開公司兩個月后,也就是昨天晚上,她與男朋友 孫浩南一起吃飯時,孫浩南向齊文靜提出求婚。


  齊文靜便提出要考驗一下他對自己的忠誠。


  考驗的手段,便是要替她出頭教訓一下曾經開除了自己的鑫緣公司總經理,付潔。


   就這樣,孫浩男糾集了兩個狐朋狗友,陪齊文靜一起來到了鑫緣公司,找付潔算賬。


   這個咄咄逼人、長著小胡子的年輕男子,便是孫浩男。


   然而戲劇性的是,孫浩男受齊文靜之托帶著兩個朋友來找付潔報復,本來是在勢在必得,在齊文靜面前展現一下英雄本色。


  但當他見到付潔之后,咄咄逼人的氣勢,卻驟然無存,甚至變得像作賊一樣,沒了底氣。


  他的兩個朋友也好不到哪里去,來之前曾經囂張囂張揚言要替哥們兒的女人出面,好好教訓一下付潔,但此時卻也變得畏手畏腳,忐忑不安。


   這也難怪。


  像付潔這樣美麗的女人,即便是天下最兇狠的殺手,也很難狠下心來對她下毒手。


   于是更加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孫浩男輕拍了一下齊文靜的肩膀,在她耳邊耳語了幾句。


  齊文靜恨鐵不成鋼地大發雷霆,指著孫浩男的鼻子罵他沒用,是個軟蛋。


  孫浩男說,都是女人,得饒人處且饒人吧寶貝兒,我覺得這個付潔并沒有你形容的那么惡毒。


   齊文靜氣急敗壞,迫不得已使出了殺手锏。


  將手上的戒指摘下來,狠狠地扔在地上,發出最后通牒。


  用肢體語言刺激孫浩男:如果你今天不替我出面教訓付潔,那你休想娶到我! 孫浩男原地糾結了良久,終于忍辱負重地恢復了猙獰本色,繼續向前跨出一步。


  他還算是一個比較理性的人,他清楚地明白,付潔再漂亮,對自己來說也只不過是望梅解渴,海市蜃樓。


  他不舍得對她下毒手,是處于一種對美麗女人的膜拜。


  但是齊文靜不同,她是自己的情人,為了憐憫一個與自己毫無瓜葛的漂亮女人,而讓煮熟的鴨子飛走,實在是得不償失。


  于是他不得不權衡利弊,逼迫自己接受考驗,在齊文靜面前樹立男人形象。


   黃星再一次擋在付潔前面,一種特殊的責任感,讓他忽略了潛在的危險。


   付潔從辦公桌后面走出來,對黃星說:這里沒你的事。


  走開。


   黃星知道付潔不想讓自己這個無辜者受到牽連,但他豈能眼睜睜看著付潔遭受欺辱。


  一股發自內心深處的英雄氣概油然而生,黃星伸開兩臂護住付潔:有我在,我不允許任何人動你一個手指頭! 付潔伸手撥拉了一下黃星的胳膊,提高音量催促:黃星你走,你聽到了沒有? 黃星一邊搖頭,一邊注視著孫浩男等人的動靜。


   這時候,公司里一些經理和員工也聽到了風聲,聚焦在辦公室門外。


  但是門被齊文靜反鎖,他們根本進不來,只能在外面叫嚷著干著急。


   在齊文靜一再鼓勵之下,孫浩男與兩位狐朋狗友將我和付潔包圍起來。


  付潔不想連累黃星,勸他站到一邊。


  但黃星哪能袖手旁觀,最大限度地用身體護住付潔,并嘗試盡量以和平的手段化解矛盾。


  畢竟對方人多勢眾,憑黃星一人之力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事實證明,卻是企望和平,反而越是得不到和平。


  只有憑借戰爭博得的和平,才會持久和穩固。


  孫浩男三人原本就不忍心對漂亮的付潔下毒手,黃星這一摻和,反而被當成了替死鬼,三人兇猛地對我發起攻勢,劈哩啪啦一陣拳打腳踢。


   實際上,黃星干保安這么久,也練過一些最基本的擒拿格斗。


  若是對付一個普通人,絕對是綽綽有余。


  但對方偏偏是采取了群毆的手段,黃星一邊要被動防守,一邊還要盡最大限度地保護付潔不受侵害,根本沒機會反攻。


  一時間,黃星被打的七葷八素,眼冒金星。


   付潔見此情景,禁不住焦急萬分。


  她一邊喊一邊嘗試用反保護的方式減輕三人對黃星的揪打,但奇怪的是,即便是自己將身體暴露在對方面前,他們仍然沒有對自己動手,反而是認準了黃星一人,簡直是要往死里打。


   情急之下,付潔急中生智想要沖到門口把門打開,放外面的救兵進來。


  但她剛剛有這個念頭,便被一直幸災樂禍地坐山觀虎斗的齊文靜抓了個正著,擋住她的去路,并且沖孫浩男等人大喊道:這里這里!別讓她跑了! 但孫浩男三人早已沉浸在打人的快感之中,根本沒聽到齊文靜的召喚。


   齊文靜見呼之不來,干脆自己動手,對付潔施展了九陰白骨爪,一陣亂抓亂撓。


  付潔慌忙躲閃,臉上卻仍然被齊文靜的指甲劃了幾下。


   黃星眼睛的余光瞧見齊文靜對付潔下毒手,也不顧個人安危,在硬生生挨了幾拳幾腳后,奇跡般地殺出一條血路,再次護住了付潔,并伸手推搡了齊文靜一把,齊文靜身體重重地碰在墻壁上。


  齊文靜大怒,罵了句‘你媽的&quo;,然后繼續施展抓撓神功,企圖攻破黃星對付潔的保護。


  孫浩男三人也迅速跟過來,繼續走群毆路線。


   一次次眼冒金星,一次次雙腳癱軟,跌倒了,再爬起來。


  黃星憑借堅定的意志,用身體保護著付潔不受侵害。


   孫浩男三人越戰越勇,那勁頭,頗有種打不死人不罷休的沖動。


   黃星幾乎耗費了最后一點點力氣…… 突然之間,只聽得一聲巨響。


  辦公室門像是受到了一股強大力量的沖擊,驟然而開,與墻面發生了數次彈性碰撞后,一個身影像閃電一般沖了進來。


  
https://twjghytujhnbm.weebly.com/8603979.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371717.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9047725.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5313236.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72362.html
https://twjkmytuefvs.weebly.com/6538542.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8191805.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5155034.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3628229.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3432201.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