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cd bdsm

cd bdsm


精子存活率低? 王嬸,難道你不知道 王叔他是得了死精癥?我驚愕,下意識開口,王叔是王叔可是結婚了八年了。


   聞言,王嬸眼睛蒙上了一層霧,攥緊了拳頭 說道:這個該死的李宏斌,之前他跟我說他是精子存活率低,懷孕幾率很低,讓他去 檢查也不去,體外受精也不愿意,原來是害怕我知道他死精癥的原因! 看著王嬸,我既心疼又擔憂,因為我居然無意間捅出王叔是得了死精癥這件事情,如果王嬸生氣,去王叔那里鬧上一頓的話,估計我也得涼。


   王嬸,你可千萬不要去和王叔對峙,如果他發現是我告訴你的話,我一定會…… 還沒等我說完,王嬸就說道:放心,我不會告訴他的,我現在恨的只有他一個人而已! 王嬸擦了擦眼淚忽然破涕為笑:對了 王力文,剛才王嬸在浴室自慰的樣子好看嗎? 王嬸眼角還帶著淚,蟬翼一般的睫毛下面的大眼睛楚楚可憐,此刻露出的笑容如初升的朝霞一般。


   我看王嬸美麗的笑容,我頓時癡了,說道:好看,王嬸是我見過最漂亮的 女人,無論做什么事情都好看! 就你話嘴甜,放心吧,晚上我一定盡力支開我 閨蜜,我也很想品嘗一下你的大東西的味道。


  王嬸笑靨如花。


   我頓時看的如癡如醉。


   明子,王嬸雖然沒有將自己完全地交給你,但是卻也將三個第一次交給你,你以后要好好表現,知道嗎?王嬸又道,眼中閃過復雜的情感。


   哪三個?我下意識開口問道。


   自己不會猜嗎?王嬸白了我一眼,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臉有些紅。


   三個第一次。


  第一次,我幫王嬸口,從當時她的反應上來看, 應該是她一次被人口。


  而第二次,應該是她幫我口。


   而第三次,我卻怎么也想不到……王嬸的嘴巴,顯然不可能,我從王叔的手機視頻里面都看到過王叔和王嬸兩人接吻…… 王嬸,我只想到了兩個第一次。


  還有第三次,我腦袋笨,實在是想不出來。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


   那你說說,你想到的兩個第一次是什么? 第一次,是我幫你口交,第二次,是你幫我口交,對嗎?我說道。


   流氓!王嬸羞嗔道,你說對了,還有第三次呢? 我撓了撓頭道,:我想不出來啊…… 小混蛋,你忘了上次你闖進廁所看到了什么?還有剛才,我在視頻里面干什么了?王嬸瞪了我一眼。


   看到那根震動棒?我想了想說道,很快反應過來,有些驚喜:王嬸你說我是第一個看到你自慰的 男人? 丑不要臉……王嬸羞赧。


   難道不對嗎?我問。


   算你說對了。


  王嬸俏臉嫣紅。


   你說的那兩個第一次,其中一個是意外,而第二個,算是我報答你的,最后一次才是我心甘情愿的,如果你以后表現的好的話,我可以把我的第四個第一次給你。


   第四個第一次? 我激動地脫口問道:是什么? 不告訴你!王嬸驕哼,你表現好之后我才會給你! 王嬸的話讓我心里癢癢,卻也讓我充滿了期待和興奮。


   …… 抵達機場的時候,已經將近中午一點鐘了。


   王嬸下了車,對面便有一個美女朝這邊跑了過來,這個美女自然是王嬸的閨蜜。


   王嬸也看到了那個美女,表現的很開心,也小跑了上去,和這個美女相擁在了一起。


   我站在王嬸身后,悄悄打量著這個女人。


  這個女人擁有模特的身材,身高也就比我矮上一點,她比照片上的要更好看,一頭黑色的短發剛好到自己的脖子,臉型輪廓明顯,鼻梁高挺,眉毛細長,有股英氣在里頭看上去應該是北方人。


   她上身穿的是一件粉色短袖,被胸前的巨物給支撐了起來,她的胸居然比王嬸的還要大,但是卻絲毫沒有下垂的跡象。


   再往下看,她穿的是一條白色短裙,兩條又長又細的大白腿(教室被老師當著同學面摸出水)暴露在空氣當中。


   擁抱過后,王嬸和她的閨蜜聊的很投入,一時竟然忽略了我的存在,我有些尷尬,卻又不好插嘴。


   過了好一會兒,王嬸才拿著她閨蜜的手走到我面前,對她閨蜜笑著說道:這是我老公的表弟。


   王力文,這是我閨蜜,嚴 雨菲


  幫閨蜜介紹完之后王嬸又又介紹了一下她的閨蜜。


   你好。


  我笑著伸出了手。


   嚴雨菲同樣微笑著,伸出了手。


  兩只手握在了一起,然后就要立即松開,誰知道這個女人的手突然捏了一下我的手指,然后才松開。


   我一下子就臉紅了。


   看到我害臊的樣子,嚴雨菲對王嬸開懷笑道:沒想到你老公的表弟這么有趣,還會害羞。


   被這么一說,我臉更紅了。


   別逗王力文了,你以為他是那些你在酒吧碰到的男人?你也不要碰到一個男人就想勾引。


  王嬸瞪了一眼嚴雨菲。


   什么叫碰到一個男人就勾引?我可是有原則的,要不是你老公這個閨蜜長得挺帥的,我才不會勾引。


  嚴雨菲反駁。


   聽到這話,我有些傻眼,我是第一次見到如此開放的女人,居然直接把勾引男人放在嘴邊。


   王力文,你平時是不是會健身,身材看起來也不錯?嚴雨菲盯著我的身體,一直從胸口看到大腿,對我說道。


   我被盯著有些不自在,回答道:我是鄉下出身,家里窮,從小就干粗活重活。


   那你在床上就能堅持很久吧?嚴雨菲對我曖昧地笑了笑,你看姐姐身材怎么樣? 身材好就好,你怎么扯到這種地方了?聽到這,王嬸也有些臉紅了,打斷了嚴雨菲的談話。


   不是吧,我不就調戲一下他嗎,你怎么就這個反應了,該不會是你的小情人吧? 王嬸一下子被噎住了,說不出話來。


   不會真的被我猜中了吧?嚴雨菲驚訝道。


   瞎說什么呢,他可是我老公的表弟,如果你再胡說我就生氣了!王嬸嗔怒道。


   好了,不是就不是嗎,那么緊張干嘛?嚴雨菲笑了笑道,卻是意味深長地看了我一眼。


   走,我們上車再聊吧。


  嚴雨菲笑道,向我這邊走了過來。


   嚴雨菲過來的時候卻是趁我不注意拍了一下我的臀部。


  我嚇了一跳,神經反射的跳到一邊,摸著自己的屁股一臉不解地看著嚴雨菲。


   彈性不錯喲!嚴雨菲對我眨了眨眼,還對我吐了一口熱氣,我的當即又紅了,一直紅到脖子以下。


   王嬸看到這,當即將嚴雨菲給拉開了:好了,快點走吧,不要總想著勾引男人了。


   就這樣,嚴雨菲被王嬸拉著我,而我,就在后面幫嚴雨菲拖著她的行李箱。


   來到停車場后,嚴雨菲和王嬸坐在后面,我坐在前面發動了汽車。


   兩個女人很快又聊了起來,內容卻健康了很多,大多都是彼此間的生活趣事,還有就是一些女人的瑣事,化妝,衣服之類的…… 后面不停傳來歡聲笑語。


   我的背上忽然被一個物體頂住,我愣了一下,余光向后看了一眼,便看到嚴雨菲伸長了腿,腳的末端應該是頂住我的座椅。


  我我猜想此刻她此刻一定是開叉坐姿的。


   聽這兩人還在聊天,我就將后視鏡給稍微調整了一下,便看到嚴雨菲此刻兩腿開叉的坐姿,短裙里面的風光完全暴露在了后視鏡當中。


   嚴雨菲穿的是一條黑色蕾絲內褲,將那神秘地帶的形狀勾勒了出來,非常飽滿的形狀,她的大腿根部的皮膚也非常白,吹彈可破,如雪凝一般,非常誘惑。


   而往上,嚴雨菲領子上的口子雖然開的不大,但我是從后視鏡看她們的,從高處俯視,我能看到一條深深的溝壑,也能看到嚴雨菲的內衣,是一條黑色內衣,她的胸非常大,內衣似乎都遮不住,隨著車子的晃動呼之欲出。


   真是一個尤物! 兩人聊天聊的很投入,似乎沒有發現我偷看她們。


  我便一邊開車,一邊時不時偷看一下嚴雨菲裙底,還有她胸前的一抹白色,只感覺內心無比的滿足。


  心中不禁發出感嘆,人生當如此啊! 兩女說著說著,忽然又說到了那方面的事情,那種隱晦的房事。


  她們說到這,聲音雖然低了很多,但我還是能夠聽清楚。


   林佳,你老公現在在床上還能堅持多久?嚴雨菲問道,臉上沒有絲毫害羞的跡象。


   王嬸臉有些紅,回答道:正常的話,四五分鐘吧,不過次數的話一個月也只有兩三次。


   那你可比我幸福多了,知道我們家老陳嗎?雖然才三十幾歲,但是那方面已經完全不行了,以前還能堅持個兩三分鐘,現在剛放進來幾乎都射了,一個星期也就那么一次左右,不管吃什么藥都是一樣。


  嚴雨菲訴說道,而且你知道嗎,性方面功能越是差的男人心里就越變態,老陳他自己滿足不了我,就整天把我鎖在家里,要不是我跟他說是到你這來玩,他門都不會讓我出! 有那么夸張嗎?王嬸驚訝。


   有那么夸張嗎,還有更夸張的,他居然在家按了好多個攝像頭,就連廁所,浴室都有,還有我們家那些仆人,他全都給換成女人了。


  嚴雨菲又道。


   我聽到這,也是有些傻眼了,王嬸這個閨蜜的老公心理是變態到了什么程度才能這樣做? 所以說,林佳,你看我這次好不容易出來,你幫我找一個男人?嚴雨菲拉著王嬸的手臂,一臉苦水。


   要是我幫你介紹男人,你老公不得恨死我? 哼,我才不管,老陳他自己沒本事,還不讓我自己出來覓食了?再說,你不說我不說,老陳又怎么會知道?嚴雨嬌哼道,說罷又笑了笑,道,我看你老公這個表弟就不錯,長得也挺帥的,要不就讓給我好了? 這我可不能做主,你要是自己能勾引得到人家,就是你的。


  再一次提到我,王嬸的語氣好像顯得有些不滿。


   嚴雨菲看見王嬸這個樣子,好笑道:好了不說這個了,話說我聽說你們這里有個露天溫泉,是不是真的? 溫泉倒是有,可我聽說老陳不是在你家里面造了一個溫泉嗎?王嬸問道。


   那個溫泉是人工造的,哪有天然溫泉泡的舒服,再說,比起室內溫泉我更喜歡戶外溫泉。


  嚴雨菲雙臂交叉,鼓著嘴說道。


   對了,你們這里還有我的一個朋友,就在前幾個月他買了一艘大游艇,下次我也把它借出來,我們一起出海去玩上一圈。


  嚴雨菲又道。


   張醫生,人家這里好癢怎么辦? 莫曉梅最近覺得兩腿間很不舒服,一開始她懷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蟲子咬了,可是幾天下來,她每天晚上都會做夢,醒來后,兩腿間那塊芳草地就會奇癢無比,而且濕漉漉的。


   望著有些嬌羞,兩眼水靈靈的莫曉梅, 老張不免心動了。


   莫曉梅是村長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歲,還是個黃花大閨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長眼光高,看不上。


   老張作為村里的唯一的男醫生,平時借著 看病的機會,看過不少村里女人的屁股。


   但是對莫曉梅這個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還是很渴望接觸一下的。


   今天終于送上門來了,老張心里打起了算盤。


   他一眼就看出來,莫曉梅這是做了春夢,到了情竇初開的年齡,想男人了。


   這里癢嗎,還是這里? 老張讓莫曉梅坐下來,為了方便,他把門關上了,伸手在莫曉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膩,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這里,好癢的,張醫生,怎么辦才好。


   莫曉梅心慌意亂的,本來兩腿間就癢,讓老張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癢了,連忙夾緊兩腿。


   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發達,即便是村長的女兒,也沒讀什么書,全都是靠種地為生。


   像莫曉梅這樣年齡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這也是老張在這里當醫生的原因之一,樂得其所。


   你最近做夢,是不是有什么東西碰你的腿還有 胸部? 老張一本正經的,欣賞著莫曉梅年輕漂亮的好身段。


   她發育的真好,皮膚又很白嫩,嬌羞的臉蛋更是誘人,讓人想要親幾口。


   哎呀,張醫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曉梅很吃驚,她認為自己來對地方了,雖然癢的那個位置很羞于啟齒,但是,她也沒辦法才來看醫生的,現在聽老張這樣說,和夢里對上了,忽然變得欣喜,也沒有那么多顧慮了。


   還有什么,你要如實告訴我。


  老張暗暗好笑,一個小丫頭片子還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幾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沒見識過。


   只是幾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難熬了,身體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強烈,卻苦于沒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來這大山村,安安靜靜的度過余生,沒想到卻發現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發了他的興趣和欲望。


   那個,不好意思說嘛。


  莫曉梅咬了咬紅唇,想起兩腿間的癢處,感到很害羞。


   老張當然明白了,就說道:你把手給我看看。


   干啥?我媽說,不能讓男的隨便碰呢。


  莫曉梅有點嬌羞,雖然沒什么學問,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讓男人隨便摸的。


   看病呢,給你檢查啊,你亂想什么呢?你媽能干,你讓她給你止癢,別來找我。


  老張故意嚇唬她,板著臉假裝生氣。


   別,別呀,是我想多了,給。


   莫曉梅急了,連忙把手遞過去。


   老張暗暗高興,小丫頭,還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撫摸著她細滑的小嫩手。


   年輕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發了他的沖動,握著少女的手,簡直好像忽然間回到了初戀的時候,青春煥發。


   那個,張醫生,檢查出來了嗎? 莫曉梅被老張摸的癢癢的,反而覺得兩腿間更難受了,俏臉紅撲撲的。


   只能初步確定,那個,還需要進一步檢查的。


   老張瞇著眼,有些舍不得的松開了她的手,免得她懷疑自己的企圖。


   還要咋檢查?莫曉梅眨著大眼睛問。


   老張盯著莫曉梅鼓鼓的 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嚴實,看不見乳溝,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我問你,你這里是不是很漲?老張指著她的胸脯。


   莫曉梅用手捂了捂,睜大了杏眼,連忙點(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頭。


   你簡直神了呀,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對人了。


   此刻,莫曉梅簡直對老張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當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治病,我還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來,得讓我檢查胸部。


   老張覺得自己這樣做有點不道德,可是他實在忍不住這少女的誘惑。


   啊,這里,要脫了衣服看嗎?莫曉梅感到羞澀,很難為情。


   那當然了, 隔著衣服我怎么檢查?老張故作生氣。


   不,不好吧,我娘說,這里,只能給未來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曉梅驚慌失措。


   老張自然不肯就此罷休,立刻一瞪眼,氣惱的說道:我實話告訴你,你這個病很嚴重,不給我檢查那里,你會疼死癢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亂想,我要睡覺了。


   莫曉梅見老張生氣了,一聽那話嚇壞了,連忙搖頭。


   別,我,我可不想死,張醫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說我不該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關系,我給你說半天,沒收你錢呢。


  老張扭過頭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還不行嗎,我這就脫了衣服給你檢查。


   莫曉梅哪兒知道老張在嚇唬她呢,她只覺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脫下來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個 裹胸布,纏著她雪白豐滿的胸脯。


   老張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還要好看。


   他的手有點發抖,伸過去摸,隔著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軟和飽滿。


   莫曉梅喉嚨里嗯了一聲,非常的銷魂。


   她紅著臉,閉著眼,嬌羞的不行。


   那個,張醫生呀,檢查好了嗎? 被老張揉著胸脯,莫曉梅覺得渾身都癢了。


   沒有呢,你現在什么感覺?老張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著莫曉梅的胸,感覺兩只白兔隨時會跳出來。


   我,我覺得更癢了,好難受呢,哎呀張醫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曉梅沒有被男人這樣摸過揉過,是第一次,所以根本無法形容,她還下意識的用手在兩腿間撓了撓,那里好像又濕了。


   的確有點嚴重啊,我要仔細檢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脫了,最好,連裙子也脫了,我給你做全身檢查。


  要不然我幫你吧。


   老張有點迫不及待了,渾身燥熱,褲子已經頂起來了,真想抱著莫曉梅親個夠。


   他開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滿足隔著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兩腿間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別有一番美麗啊,想想他就激動不已。


   好,我,我自己來。


   被老張嚇唬住的莫曉梅,現在簡直是言聽計從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來了。


   老張咕咚一聲吞了口水,盯著莫曉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層布條落下來后,圓滾白皙的雙峰,慢慢的彈跳在了眼簾,白里透紅…… 老張緊盯著莫曉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兩手去握住了,慢慢的摩擦起來。


   莫曉梅臉頰緋紅,眼神有些迷離,喉嚨里忍不住發出嚶嚶聲。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張心里暗喜,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這樣了還不拒絕,看樣子有戲。


   使勁的用手捏了捏她胸前的粉紅櫻桃,簡直熟透的水蜜桃啊,老張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這樣弄,擔心莫曉梅懷疑。


   你現在是不是覺得這里漲漲的呢?老張邊揉邊問。


   對呀,有些難受,我這是怎么了呀?莫曉梅眨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來,用手還不行,得用嘴巴。


   老張揉搓著莫曉梅的酥胸,觀察她的反應。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幫我嗎,這樣不太好吧? 莫曉梅害羞了,可是又擔驚受怕。


   我幫你的話,的確是不太好,你一個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為了給你治病,你要是嫌棄我這個糟老頭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過,你要是弄不好,這毒素會傳染全身上下,到時候你無藥可救了呢。


   老張欲擒故縱,干脆松開了她的雙峰,假裝一本正經。


   莫曉梅被嚇的不輕。


   別,別呀,人家不會弄,那要不,你幫我吧,我不嫌棄你,我不想傳染了。


   這可是你說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閉上。


   老張暗暗欣喜,又一次握著莫曉梅雪白的兩只乳兔,低頭就含著了上面的櫻桃,緩緩的吸允著。


   嗯,呀,有點疼,你輕點張醫生。


   莫曉梅又羞又急,她很聽話的閉著眼,覺得那里癢酥酥的。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9236148.html
https://twerfdgtrefg.weebly.com/2837204.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9536108.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4840889.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8409513.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2504757.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2250202.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3559870.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5607772.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9359338.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男人 口交男人 口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