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入了岳暖湿润??别动按摩棒要掉下来了



第二天早上温喆起的十分的早,想着今天刘 春杏能当他女朋友心里就乐滋滋的,见着谁都打招呼。

  路过村长家门口的时候淑芬把他叫住,偷偷的塞给他两个煮鸡蛋。

  “小喆呀,这几天你叔一直都在家,也没机会去找你,明天晚上他要去支书家喝酒,到时候我去找你。

  ”温喆点了点头,也没多说啥,一边走着一边吃着煮鸡蛋,小日子十分滋润。

  “哟,老黑哥,这是二丫的对象呀,可真不错。

  ”温喆没走多远就听到淑芬的声音,回头一看,见二丫和赵 老二领着一个小伙停在钱 高强家门口,那小伙二十六七岁的样子,正给刚出门的钱高强发烟呢。

  “是呀,这是俺家二丫的对象,在乡卫生院上班。

  人家今天休息,这不一大早就来看我了吗。

  ”赵老二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好像就怕谁听不到似的。

  其实温喆知道他这话就是说给他听的。

  不过他现在也没心思搭理赵老(边插边做吃奶)二了,还得去 卫生室找刘春杏呢。

  一想到刘春杏那对大肉球温喆就有点心血澎湃,恨不得立马就握在手里揉上几下。

  “哟,那不是小喆吗,来来来,叔给你介绍介绍二丫的对象。

  ”刚准备走的温喆被赵老二一叫便停下了脚步,本来温喆是真不想搭理他,但要是不去的话赵老二还以为自己怕了他。

  温喆转过身子,把剩下的一个鸡蛋放进兜里,晃晃悠悠的走到赵老二跟前。

  二丫一见温喆就把头低了下去,一对漂亮的眼睛时不时的扫一眼温喆,不过一遇到温喆的目光马上就又躲到一边。

  “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来的女婿,叫熊亮,在乡卫生院上班,他爸是卫生院的院长。

  ”赵老二无比得意,就好像他闺女要嫁给皇上似的。

  温喆最见不得他这幅嘴脸,真恨不得上去抽他两巴掌。

  熊亮长相倒不难看,梳了个中分头。

  只是脸上带着一股癞气,怎么看都不像好人。

  “叔,这是谁呀?”熊亮习惯性的给温喆递了根烟,温喆接过点上了火,一边的赵老二 说道:“这是我们村里的大夫,可有能耐了。

  对了小亮,你们乡卫生院缺人不?看看能不能让他也去你那。

  ”“叔,我们那好像不缺人,再说这事也不归我管,得问我爸。

  ”赵老二一脸得意的看着温喆,那意思很明显,你想进乡卫生院,得人家老爹同意才行。

  温喆微微一笑:“那哪天你帮我问问你爸,你那要是缺人的话就帮帮忙,把我弄进去,我还等着有人给我磕头叫爷爷呢。

  ”“行,回去我问问。

  ”一看熊亮就善于和人交际,虽然心里把温喆鄙视的够呛但脸上却不露出半点。

  温喆一听这话顿时就呵呵笑了起来,而赵老二的脸都黑的看不出人模样了。

  “就你还想去乡卫生院?去掏大粪人家都不要你,也不看看你自己是什么德行。

  咱走小亮,到叔家叔给你弄好吃的。

  ”说完赵老二拉着熊亮就走,熊亮被弄的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马上也就反应了过来,看了温喆一眼,冲他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你这 小子,嘴上就不能吃点亏,这下赵老二更记恨你了,人家那女婿的爹可是乡卫生院的院长,我看你呀,还真就别想进卫生院了。

  ”赵老二一走淑芬就说了温喆几句,温喆也不介意,心想反正赵老二早就恨他了,也不在乎这次。

  “叔,你也上村部吗?咱俩一块走吧。

  ”温喆朝一边的钱高强问了句,钱高强摇了摇头,“我得去村里的机动地看看,好像有点旱了,得找人去灌水呢。

  ”温喆摇了摇头,淑芬还想说什么他也没心思听,摇摇晃晃的朝卫生室走去。

  今天有点反常,因为每次温喆来的时候刘春杏都已经把屋子给收拾一遍了,不过温喆到卫生室的时候门是锁着的,温喆开了门,在屋里坐到八点刘春杏还是没来。

  一直到九点多温喆听到大院门口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出门一看,见刘春杏拉着一个男的,而那男的则不顾刘春杏的拉扯,直直的奔着卫生室走来。

  “哥,我说了,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做主,用不着你管。

  ”刘春杏边拉边拽,那男的使劲的甩开她,“你做个屁的主,你是我妹子,这事就得我说的算,妈的,哪个王八小子敢打你的主意,看我不弄死他。

  ”这时刘春杏看到了卫生室门口的温喆,急忙朝他喊道:“温喆你快跑,我哥来打你了。

  ”说着又上前开始拉那个男的。

  温喆有些迷糊了,不明白刘春杏她哥为啥来打他,难道是因为非礼了他 妹妹?不能啊,昨晚刘春杏不是和他说好了吗,说要跟家里商量他们的事,咋一转眼他哥就冲出来了。

  “小B崽子,是个男人你就别跑,在那等着我。

  ”刘 小民被妹妹拉着,往前走都费劲,听到刘春杏让那小子快跑,顿时就知道眼前 的人就是他要找的人了。

  “这啥情况?春杏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温喆还没搞明白是怎么回事,前边的刘小民已经甩开了刘春杏,直接向温喆跑来。

  “温喆快跑,我哥不同意咱们的事,要打你。

  ”温喆还没反应过来刘小民的拳头就到了眼前,嘭的一下就给温喆来了个满脸花。

  温喆被刘小民一拳打的连连后退,直到后腰顶在了桌子上才算站稳。

  “你为啥打我?”从小到大温喆还没吃过这样的亏,没想到刘春杏他哥会这么不讲理,上来就给了他一下。

  “为啥打你,你敢泡我妹子就该打。

  ”刘小民长的很壮,那拳头抡起来都呼呼带风。

  温喆左躲右闪也没躲过几下,头上和身上都挨了几拳。

  “你他妈的讲不讲理。

  ”温喆也是个好战分子,上学的时候也算是混混一流。

  见刘小民一副要打死他的样子温喆哪能站在那里让他打,顺手抄起个椅子就砸在了刘小民身上。

  刘小民没想到温喆还敢还手,悴不及防之下被温喆打到了脑袋上,血一下就流了下来,把他半边脸都染红了。

  “妈了B你敢打我?”刘小民怒不可遏,迈了一大步一胳膊肘就顶到了温喆脑门上。

  温喆被这一下顶的脑袋发晕。

  刘小民趁机一脚将他踹倒在地,皮鞋头子不住的往温喆身上踩。

  “小B崽子,让你跟我妹妹处对象,我今天踢死你。

  ”地上的温喆只是感觉脑袋一阵阵发晕,也没了反抗之力,只能任凭刘小民踢打。

  “住手,你是谁,敢在这里打人,你还有没有王法了。

  ”村委会的张会计听到声音跑了过来,见刘小民狠命的踢温喆,顿时就急了。

  “你他妈是什么东西,也敢对老子指手画脚。

  ”刘小民回身一拳就打在张会计脸上,把张会计打的“妈呀”一声,脸上的眼镜都打碎了,镜片掉了一地。

  “哥,住手,你想把他打死呀。

  ”刘春杏从门外冲了进来,哭着抱住刘小民。

  而刘小民一巴掌就打在刘春杏的肩头,刘春杏哪能禁得住他打,直接就倒在了地上。

  “小猛啊,你快停手吧,再打就真出人命了。

  ”村支书 刘铁柱也走进了屋子,刘小民见是自己亲叔叔来了也只好停住了手,哼了一声,拉了把椅子坐了下去。

  “叔,你不知道,这小子敢打春杏的主意,我早就给她找好婆家了,是在县里包工程的,光彩礼就给了五千,这小子算什么东西,还想跟春杏处对象,我看他是活腻歪了。

  ”刘小民擦了一把脸上的血,气呼呼的说道。

  一边的刘铁柱轻轻点了点头,看了看地上的温喆,对刘小民说:“行了,打你也打了,你就先回去吧,要不然等村长来了你可能就走不了了。

  ”“钱高强?他来了敢把我咋地,这十里八村的谁不认识我刘小民,他还敢抓我呀?借他几个胆儿。

  ”这刘小民在附近一带确实是有一号,就算在乡里也比较霸道,他父母根本就管不了他,就更别说刘铁柱这个当叔叔的了。

  “谁敢在村部打人,还反了他了。

  ”得着信儿的钱高强也跑到了卫生室,见到地上躺着的温喆顿时就跑了过去。

  见温喆还活着钱高强长出了口气,随后看到了坐在那的刘小民。

  “我说刘小民,你跑到我们小钱村打人算咋回事?”钱高强虽然在说刘小民,不过口气却比较温柔,显然他也十分忌讳这个刘小民。

  “钱村长,这小子想跟我妹子处对象,我打他不对吗?”刘小民可一点都不给钱高强面子,钱高强被噎了一下,讪讪的说道:“那也不能把人给打成这样啊。

  ”“打成这样?我告诉你,这算是轻的,要是这小子再敢打我妹妹注意我就弄残了他。

  钱村长,我刘小民是什么人你也知道,说到做到。

  ”说完刘小民就不再搭理钱高强,拉起地上的刘春杏就往外走。

  “走,跟我回家,别再来这破地方上班了。

  ”刚才刘春杏只顾在温喆身边哭,这会被刘小民一拉顿时就挣扎起来:“我不回去,我才不嫁给那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呢,我不回去。

  ”刘春杏哭的十分凄惨,一边的刘铁柱看着不忍,对刘小民说道:“小猛啊,现在就先别让她回去了,万一再有个好歹,你先让她在这吧,我劝劝她。

  ”“叔,今天她必须得跟我回去,她要嫁的那人下午就来我家,不回去不行。

  ”听刘小民这么一说刘铁柱也不说话了,只是叹了口气,不舍的看了一眼刘春杏。

  钱高强见自己也插不上嘴,就蹲在温喆身边掐着温喆的人中,掐了一会温喆醒了过来。

  刚才刘小民那一拳打的太重,又对他一阵猛踢,把他给弄晕过去了。

  醒过来的温喆一见刘小民拉着刘春杏往外拖,顿时一股火气就冲上了心头。

  强忍着浑身的疼痛和头部的眩晕温喆站了起来,指着刘小民,“你他妈还是人吗?有人这么对自己妹妹的吗?”钱高强吓得赶紧去拉温喆,刘小民这货他也知道,要是真发起火来可能真会把温喆给打死。

  而温喆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劲,一把甩开钱高强,晃晃悠悠的朝刘小民走去。

  “小子,我看你是真想死,妈的,那老子今天就弄死你。

  ”刘春杏见刘小民又要对温喆下手,一把将刘小民大腿抱住,死活都不肯撒手。

  “哥,你别打了,我跟你回去。

  ”就在卫生室里乱成一团的时候村委会里开进了一辆黑色小轿车,随即从车上下来几个穿着 黑衬衫的男子,其中一个朝四周扫了一眼,随即看到卫生室门口的刘铁柱,问道:“请问温喆先生是在这里吗?”刘铁柱一愣,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几个穿着黑衬衫的男人朝卫生室走了过来,刘铁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急忙问道:“你们找温喆干啥?”领头的男人微微一笑,说道:“我们老板请他过去一趟。

  ”随后便不再理刘铁柱,走进卫生室。

  当看到卫生室里面的情景黑衬衫明显愣了一下,而屋里的人也都不知道这几个穿着黑衣服的人是干什么的,也都愣住了。

  “哪位是温喆先生?”领头的黑衣男子又问了一遍,随后看到了穿着白大褂但一身是血的温喆。

  “你是温先生?”虽然不知道对方是干什么的不过温喆还是点了点头,看着摇摇晃晃的温喆黑衬衫眉头微微一皱,随即说道:“温先生,我们老板想请你过去一趟,你能跟我们去一下吗?”虽然黑衬衫说话十分客气,不过温喆却感觉他的意思是不去也得去。

  温喆不禁有些迷茫,不知道这几个看上去很像黑社会的人来找自己干啥。

  “走吧温先生,我们老板还在等着呢。

  ”黑衬衫也不废话,一摆手身后就过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搀扶着温喆往外走。

  本来还在剑拔弩张的刘小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看着领头的那个黑衬衫,问道:“你们要带他去哪?我们的事情还没解决呢。

  ”“最好闭上你的嘴,你们的事情我没有兴趣,要是你再多嘴我不介意把你的嘴给你缝上。

  ”虽然黑衬衫的语气很是平常,不过刘小民却感觉到他如果再多嘴的话对方肯定会这么做,所以他很聪明的把嘴闭上,一句话也不敢说了。

  温喆迷迷糊糊的被他们弄到了车上,黑衬衫一上车,汽车就发出吱吱的叫声,直奔着村委会大院外面跑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当温喆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时已经到了县城。

  汽车在县城最好的宾馆丽豪门口停下,此时的温喆已经基本没事了,扫了一眼身边的黑衬衫,好奇的问道:“你们老板究竟是谁呀?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一路上温喆已经不止一次问过这个问题,而每次得到的回答也都一样,到了就会知道。

  几个人上了电梯,温喆还是第一次坐这东西,不过他没心思兴奋,脑袋里一直都在想着究竟是什么人要见他。

  电梯一直到了顶楼才停下,温喆跟着几个黑衬衫来到一个房间门口,领头的黑衬衫轻轻敲了敲门,听到里面的人说进来才慢慢的将门推开。

  “老板,您找的人我们带到了。

  ”屋里面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长的白白净净,而且还带了个金丝眼镜,好像很有文化的样子。

  “行了,你们出去吧,我和温先生谈谈。

  ”几个黑衬衫退了出去,温喆一脸迷茫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对方朝他笑了笑,轻声说道:“用这种方式见面我很抱歉,但我有不得已的苦衷,请温先生原谅。

  温先生也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想请温先生给我看看病,若是温先生能够把我治好的话那报酬随你开,多少都行。

  ”听对方说要他看病温喆咧了咧嘴,一屁股坐在面前的沙发上。

  本来他就被唐猛揍的不轻,现在身上还疼着呢,老站着也受不了。

  既然有求与自己那就没什么事了,温喆还以为他们要干什么呢。

  金丝眼镜笑呵呵的看着温喆,完全不在意他脏兮兮的样子。

  斯文的从雪茄盒里拿出根雪茄,又用雪茄剪剪掉封口,随后拿起打火机在雪茄上烤了几遍,将雪茄递到温喆手中。

  “温先生,尝尝这个,巴西的雪茄。

  ”温喆也不客气,接过来点上火吸了一口,顿时就咳嗽了一声。

  金丝眼镜只是微微一笑:“第一次吸不要那么大口,会呛着的。

  ” “恩,这才是我的好哥们,等有空了我陪你去河里逮虾子去,我先走了。

  ”把二彪子忽悠住了,刘宝便笑呵呵的往家里走。

  一想到 二赖子的脑袋上顶着一顶绿油油的帽子,刘宝心里就畅快的不行,心里的郁闷也是一扫而空。

  走到家门口刘宝看到不少人围在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事儿

  分开人群挤进去,刘宝就看到李春杏掐着腰,指着他父亲的鼻子正数落呢。

  “我说刘大全,你要脸不要,今天你就得赔我两千块钱,少一个字儿都不成,要不咱们就去村长那说理去。

  ”刘宝的父母在村里都是出了名的老实人,从来不和别人吵架。

  见父亲爱欺负刘宝的火“腾”的一下就窜了出来,几步走到李山杏面前,说道:“李春杏,你这是要干啥?我父亲把你咋的了你就要赔钱,有事儿冲我说。

  ”刘大全两口子见儿子回来了,脸上现出了一丝轻松。

  而李春杏看到刘宝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怎么了?你问你爹,无缘无故为啥打我家的母猪?”“打你家母猪?这怎么可能?”狐疑的把目光看向父亲,刘大全也把事情的经过给讲了出来。

  原来李春杏家的母猪跑到了他家菜园子里,拱了不少的菜,刘大全一见就用树枝抽了那母猪几下,把它给赶出来了菜园子。

  没想到这事儿让李春杏给看到了,非说刘大全虐待她家母猪,非要让刘大全赔两千块钱不成。

  这个李春杏一直就是个不讲理的主儿,不过这次她实在是太过分了,她家的猪拱了别人家的菜,她居然还问这边要钱,真是没天理了。

  “李春杏,你能不能不放屁,你家的猪拱了我家的菜,我没问你要钱,你倒管我们要钱,你要不要脸。

  ”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这李春杏就在耍赖呢。

  要不是看她是个女的,刘宝早就揍的她满地找牙了,还能容她在这大呼小叫的。

  “嘿呦,刘宝,你爹打了我家的猪你们还有理是了不?你知道不知道我这猪是下崽子的猪,被你爹这一打心情就不好了,产不多猪羔子我得损失多少钱?那些猪羔子长大了还能下崽卖钱,也就是看着都是乡里乡亲的,我才要两千块钱,要是换成别人,没有五千我都不干。

  ”这是一个典型的蛋生鸡鸡又生蛋的问题,李春杏蛮不讲理刘宝早就知道,但没想到现在却这么不讲理,这也是跟她哥当了队长有关系,要不然她也不敢这么猖狂。

  “怎么回事呀?吵什么呢?”就在刘宝还想说话的时候从人群外面挤进来一个人,刘宝一看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竞争对手二赖子。

  二赖子本名李金贵,跟李春杏是亲兄妹。

  而李春杏一看到她哥来了,底气就更足了,掐着腰就好像她是武则天似的,谁都不放在眼里。

  “二赖子,你来的正好,管管你这刁妹妹,再不管她就反了天了。

  ”一看到二赖子来了,刘宝对他说道。

  而二赖子一听到刘宝的话,顿时就翻了翻白眼,说道:“二赖子也是你叫的,说说怎么回事吧。

  ”“嘿,当了个小队长尾巴就翘上天去了,这要是让你当了村长还得了,那不得把全村的人都给霍霍死呀。

  ”在心里骂了一句,刘宝忽然想起他老婆已经被村长给骑了,脸上顿时就露出了笑容。

  而二赖子一听完事情的经过就知道是他妹妹不对,他倒是想袒护他妹妹,但周围这么多人看着呢,他又刚当上四队的队长,明目张胆的袒护他妹妹影响不好。

  “我看这事儿就这么算了,你的猪拱了人家的菜,人家打它两下也算是扯平了,这根本就不算啥事儿。

  ”还不等二赖子说话,人群里就有人开了口。

  而李春杏一听到有人袒护刘宝家,顿时把眼睛一瞪。

  “你说的算呐,你以为你是村长呀?我跟你说刘大全,今天你要是不赔我钱咱们的事儿就没完。

  ”这娘们一发起飙来还是挺吓人的,刚才说话那人被李春杏这么一瞪,顿时就没了声音。

  “真特么的能耍无赖。

  ”眼睛瞪着李春杏,刘宝在心里咒骂到。

  要说这李春杏长的倒是不赖,别看她已经过了三十岁,但看着还是十分有味道的。

  “行了,你就别在这喊了,赶紧回家,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二赖子发话了,毕竟他刚当上队长,不能让人家说他袒护他妹子。

  况且这事儿的确是他妹妹不对,要是他再一味的袒护,刘宝肯定得跟他玩命。

  他知道刘宝是个二杆子脾气,虽然自己并不怕他但毕竟他是队长,坏名声的还是他。

  李春杏听到哥哥的话横了他一眼,不过并没有说什么,“哼”了一声便走了。

  周围的村民见没热闹可看,也都晃晃悠悠的散了。

  二赖子看了刘宝一眼,脸上挂起一丝蔑视的笑,点了个烟哼着小曲进了他妹妹家。

  朝二赖子的背影吐了口口水,刘宝心想自己一定得当个村干部,要不然以后都得被二赖子给压一头。

  这队长别看职位不大,不过队里分地的时候可是他说的算,到时候他一定得给刘宝家小鞋穿,只有当上了比他大的官才能压他一头,才能不受他的欺负。

  周围的人散了,刘大全两口子也进了屋子,刘宝刚准备也进屋却看到 老霍头一脸贱笑的盯着他。

  这个老霍头是前几年搬到他们柳河村的,之前是干啥的身都不知道。

  这老家伙是个老光棍,就靠着给别人放羊过活,刘宝跟他也只是见面打个招呼,基本没怎么说过话。

  “宝子,挨欺负了心里不舒坦吧?”老霍头嘴上叼了根大烟枪,时不时的喷出一股烟雾。

  刘宝只是尴尬一笑,不知道说什么好。

  而此时老霍头就像看着个女人一样不停的打量刘宝,脸上还带着猥琐的笑,弄的刘宝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心说这老货不是想搞自己吧,都说光棍越老越变态,没准这老霍头就是个已经变了态的老棍子。

  “呵呵,想不被欺负其实也没啥难的,去村里当个干部也不难。

  ”抬起脚磕了磕手中的烟杆,老霍头又从新装上一袋烟,点着了吸了一口说道:“只要你把我这手艺给学了去,以后你想当多大的官都成。

  ”“啥?跟你学手艺就能当官?还想当多大的官都成?跟你学啥?学放羊啊?”撇了撇嘴,刘宝嘟囔了一句。

  这个老霍头自从到了他们村子就一直放羊,他有个屁的手艺,有手艺还窝在这里放个鸟的样啊,直接去挣大钱那多好。

  刘宝的反应好像是在老霍头的意料之中,老霍头微微一笑,也不说什么,只是走到刘宝身前在他的肩膀上拍了两下才说:“小子,出不了几天你就会去找我,呵呵,我等着你。

  ”说完老霍头就晃晃悠悠的走了,而刘宝则是一头的雾水,根本不明白这老货在说什么。

  不过有一点他是清楚的,那就是这老货肯定没憋什么好屁。

  还不出几天就会去找他,要是没啥意外的话,刘宝估计这辈子自己都不会去找他。

  回到家里,饭菜都已经做得了,刘宝上桌子就吃。

  而刘大全和刘宝妈则都看着刘宝,刘宝也知道他们关心的是啥,就是竞选队长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并没有说什么。

  而刘大全两口子一见刘宝的样子就知道他是没当上那个队长,顿时就叹了口气。

  “爹,娘,你们别叹气,你儿子你们还不了解吗,早晚能当上干部,还是吃饭吧。

  ”点了点头,刘大全两口子对刘宝这话还是比较相信的。

  全村没几个人是高中文凭,而且刘宝脑瓜子也活分,早晚都能混出个人样。

  吃过了午饭刘宝让爹娘在家休息,自己扛了个锄头奔地里去了。

  现在地里的活儿不多,也就是铲铲草,他一个人完全能忙的过来,也不用他爹妈去了。

  晃晃悠悠的出了家门,没走多远刘宝就看到村长家的婆娘钱 莲花端着个盆朝小河塘那边走。

  钱莲花今天穿了一套新衣服,再加上钱莲花喜欢打扮,村里的男人没少惦记她。

  不过碍于她是村长的女人,倒没谁敢真跟她发生点什么事儿。

  刘宝一看到钱莲花,脸上顿时就洋溢起了笑意,说道:“ 婶子赶集回来了啊?你这身衣服可真好看。

  ”听到刘宝的夸奖钱莲花脸上都笑开了花,说道:“哎呀宝子就是会说话,婶子听着高兴,这是干啥去呀?下地呀?”“恩,婶子这是要去河里洗衣裳啊?那你忙,我先去干活了。

  ”钱莲花笑吟吟的对他点了点头。

  整个下午刘宝都在地里忙活,直到晚饭的时间才回到家里。

  吃过饭后刘宝想着还得去村长家一趟,那一千块钱可不是小数目,咋的也得要回来。

  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刘宝就往村长家走,到村长家一看居然又关着门,刘宝不由得在心里大骂。

  往门缝一瞅,竟瞧见村长婆娘在洗澡,刘宝走到墙边,轻轻一跳两只手就扒在了墙上,随即伸头一看,正是村长的婆娘钱莲花。

  虽然现在天都黑了,不过月亮十分明亮,刘宝倒是看的清清楚楚。

  此时钱莲花一边哼着小歌一边往身上打香皂。

  看了一会儿,刘宝扒着墙头的胳膊就没劲儿了,他想下去,但一不小心跌了个跟头,屁股坐在了一块尖石头上,疼的他忍不住就“哎呦”了一声。

  他这一叫院子里的人哪能听不见,刘宝知道坏事儿了,起身就想跑。

  不过刚才那石头把他的大腿根都给咯麻了,没跑几步他就听到钱莲花家的大门“吱嘎”一声被打开,钱莲花几步就走到他身前,一把将他拉住。

  “我看看是哪个日不死的敢偷看老娘洗澡,活的不耐烦了是不?”将刘宝的身子转过来,钱莲花一看是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而刘宝则是嘿嘿一笑,说道:“婶子,我是路过,路过。

  ”“你路过都路过到我家墙头上去了,恩?小王八崽子,这么大一点年纪就偷看,那以后还不得反了天?”虽然钱莲花说的话很严肃,但她脸上的表情却一点都不严肃。

  而且她刚才出来的急,衣服扣子也没系好,刘宝一看,眼珠子顿时就直了。

  “哟呵,还看?你小子可真是色胆包天。

  ”朝四周看了一眼,见没有人,钱莲花微微一笑,说道:“宝子,想多看看不?”“想……”。

  虽然不明白钱莲花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刘宝顺嘴就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钱莲花听到刘宝说想看就更乐了,说道:“你想看就去婶子家,婶子好好让你看看。

  ”说着钱莲花就把刘宝给拉进了院子,而后回身把门栓上,笑吟吟的看着他。

  刘宝见钱莲花居然把他拉进了她家院子,顿时一惊,说道:“婶子,你这是干啥?要是让村长看着了还不扒了我的皮。

  ”“我说刘宝,你是不是 软蛋呀,我都给你了,你都不敢?”“你家孙贵生才是软蛋呢。

  ”听到这话刘宝顿时就急了。

  正准备向前莲花发难,他却感觉自己一点动静都没有,这咋回事儿?刘宝顿时脸都绿了。

  嘴角抽了抽,钱莲花一脸的不高兴,往门外一指,那意思是让刘宝感觉消失。

  刘宝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一边走刘宝一边想着到底是什么原因让自己成这样了呢?这时他忽然想到了老霍头跟他说的那句话,说自己用不了几天就会去找他,莫非这事儿是跟他有关系。

  但想了想刘宝又觉得不可能,那老霍头也不是神仙,不能预测未来,咋能知道自己的事儿。

  摇了摇头,刘宝朝小河塘走去,刚才在钱莲花家忙活了一身汗,得找个地方洗洗。

  父母在家不方便,去小河塘洗最好了。

  无精打采的走到小河塘,刘宝将衣服脱光下了河,刘宝不禁颓废异常,心说自己还没娶老婆呢。

  要是以后都不行了,那就算娶了老婆也没用,肯定得给他戴绿帽子。

  洗了一阵刘宝便回了家,他爹妈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都问他怎么回事,刘宝也不说,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屋子睡觉。

  第二天刘宝睁开眼睛的时候日头已经升的老高,他爹妈早就下地了,看他睡的香也就没叫他。

  囫囵的吃了口饭,刘宝扛起锄头无精打采的出了自己家,刚出家门,他就看到李春杏从她家赶着那头母猪走了出来,这娘们是要放猪去。

  “哟,这不是宝子吗?咋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呢?是不是有啥不高兴的事儿呀?”昨天跟她闹的挺僵,刘宝也不愿意搭理她,而李春杏却好像是不想放过他,几步赶上刘宝,说道:“哎呀,这么年纪轻轻的就成了软蛋,以后的日子可咋(玉米地做爰全过程)过呀,还咋娶老婆呀?”“李春杏,你说谁是软蛋,你信不信我整你的嗷嗷叫。

  ”一听到李春杏说自己是软蛋,刘宝当时就急了。

  这话可不能乱传,要是传出去的话他可就真娶不着老婆了。

  “就你这样还想把我日的哇哇叫,你来呀,我让你整。

  ”听到刘宝的话李春杏非但没生气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

  刘宝一见李春杏这架势,就知道肯定是钱莲花那个娘们在乱扯老婆舌,要不然李春杏咋能知道这事儿呢。

  “欠日的娘们,竟敢传老子的坏话,等老子好了看我怎么弄你。

  ”在心里痛骂了一遍钱莲花,刘宝却不对李春杏服软。

  “李春杏你得瑟个啥?真以为我不敢日你呀?有种你跟我去我家,看我怎么日你。

  ”平日里这个李春杏就是个霸道的性子,她家那口子见了他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要不然也不会跑到城里去打工。

  被刘宝将了一军李春杏哪能示弱,把脸一扬,说道:“嘿,真是淹死会水的,打死犟嘴的,自己明明不行还要逞能,行,那我今天就让你日,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日的成。

  ”说着李春杏便拉住刘宝往他家拽,刘宝见李春杏动了真格的心里就没底了。

  “我说你这个娘们咋这样呢?你哪能拉着大小伙子日你呢?你不要脸我可还要呢,行了你赶紧放手,我还得去地里干活呢。

  ”本来李春杏也只是听说刘宝的事,想要埋汰埋汰他,倒没想动真格的。

  刚才她是被刘宝给将了一军,所以才拉着刘宝去他家。

  其实她心里也没多少底,要是那传言是假的,她可就麻烦了。

  不过现在一看到刘宝这幅躲闪的样子,李春杏的底气顿时就足了。

  心说那传言铁定是真的,要不然这刘宝干啥这么躲躲闪闪。

  “嘿嘿,我就说你是个软蛋,哎呀这可真是报应啊,昨天还跟我大呼小叫的,今天就成了软蛋,报应啊。

  ”此时的李春杏别提有多高兴了,感觉自己昨天受的气全都找补回来了,心里爽快无比。

  看到刘宝的脸已经成了猪肝色,李春杏别提有多痛快了,哼着小歌就走了。

  看着李春杏的背影刘宝狠狠的朝地上吐了口唾沫,心说等老子好了第一个就把你这臭娘们给收拾了,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跟我得瑟。

  被李春杏给埋汰了一顿,刘宝也没心思去地里干活去了,回家把锄头一扔,立马就朝山上走去,去找老霍头。

  现在他根本就没有别的办法,也只能去老霍头那试试。

  昨天老霍头说的话神神叨叨的,没准他还真有办法帮自己把东西弄好,就算是弄不好也没啥损失,反正这事儿也不多他一个人知道。

  平日里老霍头都在山上放羊,所以要找他也只能到山上。

  爬到半山腰,刘宝就看到了那老家伙。

  此时他正一边抽烟一边喝着小酒,地上铺了块小布,上面放着一个酒壶和半袋花生米,老头正眯着眼睛哼着小曲,别提多惬意了。

  “嘿,这老霍头的日子过的可比我舒坦多了,还挺会享受。

  ”又往山上走了一段,刘宝还不等说话老霍头却先开了口,倒把刘宝给弄的一惊。

  “本来还以为你得过两天才能找我,没想到这么快就找来了。

  ”睁开眼睛,老霍头朝刘宝微微一笑,拿起两颗花生米扔进嘴中,随后又喝了一小口酒才朝刘宝摆摆手,示意他坐自己身边。

  “呵,老爷子,你还真知道我会来找你呀,还真神了。

  ”本来刘宝以为这老霍头就是个猥琐的老头,没想到这老爷子还真有两下子刘宝的心里便是一喜,眼中也充满了期盼,说道:“老爷子,既然你知道我能来找你,那肯定是知道我为啥来找你了。

  ”“当然了,嘿嘿,怎么了?是不是不好了?”看着刘宝,老霍头一脸的猥琐,也不知道为啥,刘宝一见老霍头这眼神就浑身起鸡皮疙瘩,而且浑身·也不舒服,好像会被他捅一样。

  “老爷子,我也不瞒你,你能给我治治不?”“要治这东西其实也不难,不过我这手艺可是正经拜师学来的,你要是想让我给你治,那你也得拜我为师。

  ”“啥?治个病还得拜师?”没想到老霍头会提出这种要求,刘宝顿时就呲了呲牙。

  师父师父,如师如父,如果拜了这老霍头为师,那他以后就得把他当亲爹来供奉。

  刘宝很注重这些东西,平白多了个活爹他有些不习惯,所以有些迟疑。

  而且他就是个小农民,生活条件也不是太好,要是让他养这师父的话他还真养不起。

  “嘿嘿,要是为难就可以不拜,我从不强求人。

  ”好像拿准了刘宝的脉门,老霍头一副泰然的样子。

  刘宝想了想,终于咬了咬牙,说答应拜老霍头为师。

  多了个活爹总比自己一辈子当软蛋强,这点账他还是能算明白的。

  “今晚子时到村后面的小桥上来找我,到时候在正式拜师。

  ”朝刘宝扬了扬手,老霍头就像是赶苍蝇一样把刘宝轰走。

  不过刘宝却没生气,而且心里还十分高兴。

  看样子这老霍头是真能治他,等到治好了,他先得让李春杏好看,让她老找自己的麻烦。

  还有钱莲花也得教训,这事儿就是她给传出来的,不好好弄弄她她不知道自己的厉害,整天咧着张破嘴乱嚼舌头。

  心情大好,刘宝下山一路都是哼着小歌的。

  也是巧,刘宝还没到家门口就看到李春杏赶着猪往回走,刘宝想起刚才她说的话,就问道:“李春杏,我要整你,你就让我整还算数吗?”“算数。

  ”刚刚刘宝的表现让李春杏已经确定了他是软蛋,而且现在全村的人都已经在传这件事儿,她就更加的肯定了。

  这时已经是午饭时间,刘大全两口子也从地里回来了。

  一看到刘宝,他娘马翠兰的脸上便露出一丝愁容。

  村里人传的那些闲话早就进了她的耳朵,要是那事儿说的是真的的话,那刘宝可就真说不着媳妇儿了。

  朝刘大全看了一眼,马翠兰示意他问问刘宝。

  毕竟刘宝已经是大小伙子了,有些话当娘的不方便问。

  不过刘大全却是摇了摇头,他也不好意思张口。

  刘宝看他爹娘的神色不对,顿时就明白他们肯定是听到什么闲言闲语了。

  呵呵一笑,刘宝说道:“爹,娘,你们别听村里那些人瞎咧咧,根本就没那么回事,你儿子身上所有的零件都正常工作呢。

  ”听到刘宝的话,刘大全两口子相互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一丝欣喜。

  相对那些流言来说,他们当然更相信自己的儿子了。

  刘大全咧嘴一笑,说道:“刘宝,去村里的小卖店买点猪肉去,下午地里没啥活儿,咱改善一下伙食,中午我也喝点。

  ”从身上拽出两张十块的票子递给刘宝,刘大全十分高兴。

  一听到能吃肉刘宝也高兴的不得了,他家得有半个月都没见荤腥了,总算能改善一下伙食了。

  “冬梅婶子,给我割二斤猪肉,再来一瓶白酒。

  ”一进了庞冬梅家的小卖店刘宝就裂开嘴喊道,而庞冬梅一见来生意了,连忙热情的招呼。

  “宝子呀,今天有啥喜事呀?又割肉又打酒的,是不是要相亲了呀?”“相啥亲啊?我爹说今天下午地里没活儿,想改善一下伙食,婶子,你家丁彤最近没回来呀?”丁彤是刘宝青梅竹马的朋友,两个人从小一块长大,不过丁彤初中一毕业就去读幼师了,现在在乡里的小学当老师呢。

  “呵呵,小彤她这周末能回来一趟,宝子,婶子问你,村里传的那些事情都是真的吗?”刘宝和丁彤的关系虽然还只停留在朋友的阶段,不过庞冬梅眼里可不揉沙子,她知道他们相互之间都对对方有意思,只是那层窗户纸没有捅破。

  要是刘宝真像村里人传的那样,那她可不能答应把她家丁彤嫁给刘宝,这不是害她闺女要守一辈子的活寡吗。

  “没有的事儿,都是他们瞎传的,婶子你可别信,等小彤回来我再来找她玩,我先走了婶子。

  ”给过了钱,刘宝便拎着东西出了小卖店,村上的人见了他表面上不说什么,不过一等他走过去就开始窃窃私语。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