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潇湘溪苑乖乖撅好|干肿了还要继续



  爱上 沥木是我今生的宿命。

  6年前,当我第一眼看到她时,我有了此生第一次的心动,也是惟一的一次心动,从此,我的命运与这个女人紧紧地联系在一起,她左右着我所有的喜怒哀乐,她是我活着的全部动力与希望……  2002年六月的骄阳,照得天地之间白蒙蒙的,空气中弥漫着果蔬的香气,而街上漂亮的姑娘,用绚丽的衣裙、娇嫩的肌肤冲击着人们的视线。

  对于这座边疆城市,夏天永远是最美的季节,热烈而充实,流动的空气中,隐匿着某种动荡的激情。

  我是一年前跟着亲戚来这里做建筑工程的。

    20岁,正是一个充满青春躁动的年龄,可是枯燥的工地生活,让我寂寞着。

  所以,每每有到集市上的机会,对于我来说,那一天,就是一个节日。

  而这一天,我遇到了沥木,我的人生也从此与众不同。

    那天,我在表叔的带领下,去集市为建筑队采购 东西

  中午时分,办完所有事情后,表叔带我走进了路边一家小饭店吃午饭。

  店面里没人,我和表叔便先坐了下来,当表叔叫道有人吗,一声轻脆的声音从后面的厨房处传来,来了,只是很短的时间,一个婀娜的身影便闪了进来,当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呆住了。

  很多年后,当我读到惊艳这个词时,我知道这足以代表我当时见到沥木时的感觉。

   父母接受我的 姐弟恋(2/2)  沥木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女子,明眸皓齿、肤若凝脂,而那天,她穿了一件紫罗兰色雪纺绸的连衣裙,娇艳的颜色衬着白皙的肌肤,还有裸露的肩头、瘦削的锁骨,让她浑身上下荡漾着一种说不出的风情。

  那天,表叔在看菜单,沥木则在一边介绍着什么,而我一直在直视着她。

  突然间,沥木的眼神转向 了我,在目光相对的那一瞬间,她笑着向我挤了一下眼睛,眼神里满是一个女人的妩媚与可爱,那一刻,我的心脏一阵狂跳,而脸颊在隐隐发烫。

    那天,沥木用她那风铃般清脆的声音、蝶一样轻盈的身影,催生了 我对男女之情的敏感,从此,她的花容月貌、万种风情充斥了我的脑海。

  而在以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沥木予以我的,是代表着尚显生疏的整个女性世界全部诱人的内涵。

  女人,沥木,如同一个未解的谜,深深吸引着我、诱惑着我。

  于是,走进那家小饭店,感受着她的存在,是我那段自闭青春期惟一的冲动。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恋(2/2)  以后,我常常找各种理由与机会,去那家饭店,而我终于与沥木熟悉了起来。

  沥木大我5岁,她以一个成熟女人的魅力,收获着我对她的喜爱。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无不吸引着我的视线,让我的心被她所牵、为她所动。

  可是第一次接触 感情,我还有着太多的生涩,在沥木的面前,我永远表现得顽固笨拙、不合时宜。

  我只会傻傻地为她做着一些事情,却不知道该如何去表达内心对她的喜欢。

    那时,沥木正经受着感情的折磨。

  她深深爱着一个男人,但那个男人却无法给她一个交待,于是,她痛苦着、无助着。

  有人说,爱是一份深深的疼惜。

  沥木痛苦的神情让我心疼着,于是,我总是陪在她身边,也想尽一切办法,去帮助她做许多事情,对于我来说,她的笑容,便是我的天堂所在。

  (女人私房话sifanghua)  沥木是懂得我对她的感情的,可是对她而言,我还是一个没有长大的大男孩,实在没有吸引力,以致很长一段时间,她对我不冷不热。

  但或许沥木太寂寞了,她内心的万千情绪需要宣泄,而我是最好的倾听者。

  沥木经常向我讲述她和那个男人的故事,还有她的痛苦与惶惑,我陪着她度过了很多个安静的黄昏与晚上。

  渐渐地,沥木望向我眼神里多了些温柔,或许她知道我对她的感情有着雨滴般的透明与简单。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恋(2/2)  时间让沥木依赖上了我的存在。

  一天晚上,沥木将我揽入了她的怀里。

  她胸前的那处柔软,还有那淡淡的体香,给了我无以言说的温暖,我像一个贪婪的孩子,在她的胸前拱动着,却不知道在寻求什么。

  而沥木轻叹了一口气,将我的头缓缓扶起,然后,将她的唇贴在了我的唇上,于是,我有了平生第一次身心震颤的感觉。

  以后,沥木引领着我领略男女之间的欢情。

  直到有一天,她将我带入了她的身体。

  那天,那来自沥木身体深处的温暖与柔润,给了我此生巨大的愉悦与幸福,也让我在以后的 日子里,深深地依赖上了她。

    我深爱着沥木。

  而有一天,沥木终于黯然神伤地结束了那段无望的爱情。

  那时,我们在新疆的工程已全部结束,于是,我邀请沥木和我一起回徐州,因为我想和她开始新的生活。

  沥木左思右量,终于答应了。

  坐在南下的火车上,拥着沥木,我的心情激动而幸福,我渴望和沥木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恋(2/2)  经过一路的颠簸,我带着沥木终于回到了徐州的家中。

  可是当父母知道沥木比我大5岁时,他们的脸色在瞬间凝重起来。

  而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父母,包括很多亲戚都无法接受沥木,在他们看来,我的条件这样好,没有必要去找一个大姐姐型的妻子,况且沥木的家远在重庆,背景不明。

  可我无法放弃沥木,我苦苦抗争着。

    在那个家庭里,沥木饱受我的家人和亲戚的冷眼,她很痛苦,也不再自信这段感情,很多次,她哭着对我说,她想回家,可我对她说,我爱她,我不能没有她,而我的家人左右不了我的感情。

  日历一天天翻开,当父母看到我不愿放手沥木时,他们采取了极端的方法,切断了我所有的经济来源。

    我没有退缩,为了证明自己对沥木的爱,我带着沥木离开了家。

  我们在一处工地住下,我在那里打工,沥木则每天在工棚里等着我回来。

  那是一段无比艰苦的日子,最穷的时候,我们吃的是开水煮白菜,但我却开心着,如那首歌所唱,因为爱着你的爱,因为苦过你的苦,有沥木陪伴,所有的苦都不再是苦。

  曾经我是一个养尊处优的公子哥,但为了沥木,我放弃了一切。

  沥木终于被感动了,有一天,她扑到我的怀里,哭着对我说,我爱你。

  那一刻,我落了泪,我终于用行动赢得了沥木的芳心。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恋(2/2)  我和沥木在外面漂泊了很久,当父母看到我爱沥木的决心不可动摇时,终于作了妥协。

  我们被准许回家。

  我和沥木回到了家中,可是在以后的日子里,我的父母和亲戚们心里依然有疙瘩,他们对沥木依然不冷不热。

  这让沥木(两根一起插进去)非常痛苦,也非常绝望,于是,她经常提到 分手,我告诉她,爱情是我们两个人的事情,与任何人无关。

    日历一天天翻过,沥木结婚的心情越来越迫近,毕竟她的年龄比我大。

  可我让她耐心等待,因为我希望我们的婚姻能够得到祝福。

  沥木答应了。

  那时,我和沥木深深地以为我们会在一起。

  很多个黄昏,我们依偎在云龙湖边,憧憬着我们未来的生活,也常常唱起一首歌,任时光飞逝,我只在乎你,心苦情愿感染你的气息……这是我和沥木相爱的心情。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恋(2/2)  沥木拼命想讨得我父母的欢心,而我的父母也渐渐地被她打动了,他们对沥木的态度在渐渐回暖。

  可是就在我们以为幸福近在眼前时,生活又出了难题。

  我和沥木在一起数年,她始终没有怀孕,以致她的心中有了阴影,而父母刚刚好转的态度又开始转淡。

  我带着沥木去医院诊断,但怀孕的希望非常渺茫,沥木痛苦极了,也绝望极了,因为我是家里的独子,还有着一份家族事业等着我继续。

  于是,沥木又一次提到了分手。

  我告诉她,我爱她,有没有孩子,我不介意。

  可是无论我怎样表白,沥木的自信全无。

  以致后来,分手一词常被她挂在嘴边。

    2008年10月,沥木回重庆探亲。

  她回去后不久,便提出分手。

  我痛苦万分,沥木是我今生惟一的感情,我不可能轻易放弃。

  我连夜开车赶往重庆,四千多公里的路程啊,我一路奔袭,太多的心焦,让我的唇边起了水泡。

  当我出现在沥木面前时,她被深深地感动了,她答应我不再提分手。

  (女人私房话sifanghua)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恋(2/2)  我先行回到了徐州,半个月后,沥木回来了。

  以后,我们度过了非常幸福的一个月。

  那段时间,我们俩仿佛回到了热恋期,耳鬓厮磨、浓情蜜意。

  只是事后才知道,这是我们感情的回光返照期,幸福像一只小鸟,在作了短暂的停留后,永远地飞走了。

    一个月后,我和沥木关于婚姻与孩子的争吵多了起来,而她表现得异常狂躁。

  而有一天,当她又一次大叫着分手时,我感到一股凉意从我的心脏深处漫出。

  几年了,我终于累了,也终于受伤了,我不知道沥木为何感觉不到我对她的好。

  无数的现实,终于将我的幸福支解得伤感而沧桑。

    沥木又一次回了重庆。

  而我则选择回到了老家。

  我一个人呆在乡下偌大的房子里,独自体会着失去沥木的痛,那种心脏阵阵抽紧的感觉,让我的眼泪不知不觉地落下来。

  曾经对沥木说,我不想让她走在我的前面,我怕自己会孤独,我也不想让她走在我的后面,因为害怕没有人照顾她……可是我们没有相守的幸运,在人生的中途,我们便失去了对方。

  曾经爱沥木是我惟一的事情,而我现在茫然得不知该去往何方。

  父母不接受我的姐弟恋(2/2) 刘玉婷有些怀疑,难不成自己真的误会了这个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被这个家伙摸了屁股,心里又是一阵火大,自己从小到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亏啊,哼,你一定是装的,一定是知道这里是 女生 寝室,你要是敢乱来那就完蛋了。

  刘玉婷找到了理由,对于刘子洋的坏印象又认定了几分。

  刘子洋出了女生寝室之后,寻到一个高年级的 男生问了自己的寝室位置,那里与刘玉婷的寝室就隔了一个操场,不过这操场还真是够大,除了标准的四百米跑道之外,旁边还有两个小型的足球场,另外一边还有不下二十个篮球场。

  “这就是大学,真是太爽了。

  ”刘子洋喜欢运动,最喜欢的就是打篮球,看着篮球场都是清一色的平整水泥地面,那是相当的满意。

  绕过了操场,刘子洋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寝室楼,而他的寝室也在三楼,竟然也是三零四房间,与刘玉婷的一样,还真是挺巧的。

  门上贴着名单,一共四个人,刘子洋掏出钥匙打开了房门,里面也是没有人在,离开学还有五天,别人来的没有那么早。

  屋里有些杂乱,地面上烟头和废纸遍布,床铺上也是乱七八糟的。

  回头把房门关上,刘子洋站到了屋子正中,闭目凝神,突然伸出右手,右手食指在空中连画了几下。

  一个小旋风突然凭空出现,而且诡异的在整个屋子里面转了一圈,最后突然又散去,屋里的垃圾竟然就被这股小旋风聚集到了一起,杂乱的屋子也变得异常的整洁了起来。

  这自然是刘子洋搞出来的,刘子洋在一年前遇到了一个奇人,学了一个很厉害的能力,他可以布阵,现在他的能力还很弱,只能布几种简单的摆放,这种聚风阵就是他现在会的阵法之一。

  而他不怕热,那也是一种阵法,不过那种阵法却是布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装了一台空调,冬明夏凉。

  把垃圾扫到了门外的走廊里,刘子洋挑了左边的下铺,对于他来说,上铺和下傅都是没有什么区别,回头别的室友来了,那时候大家再调整也不迟。

  刘子洋带来的东西并不多,一些换洗的衣服,一双拖鞋,两双运动鞋,另外就是一个笔记本电脑了。

  这电脑虽然只是普通的国产货,价钱也才两千多块,但是对于刘子洋来说,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奢侈品,要不是上大学,家里也不会给他买的。

  寝室里面除了左右两个上下铺之外,另外还有四个桌子,桌子上面还有书架,下面则是两个箱子,上面有锁扣,但却是没有锁。

  生活用品刘子洋还是缺了不少的,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买,以前都是父母安排好,他从来不用管,现在就像是他自己过小日子一样,什么都要他自己去买了。

  锁上了房门,刘子洋背着笔记本出了寝室,自己就这么点值钱的东西,放到寝室里面要让人偷了,那哭都没有地方哭了。

  刚才他进学校的时候,就在女生寝室楼附近看到了一个大型的超市,这时候直接奔向了那里,在里面买了一个暖水瓶,买了一个玻璃茶杯,另外还有牙具和被子。

  “真他娘的贵。

  ”走出了超市,刘子洋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超市里面的东西明显比家乡那里的贵了不少。

  出了超市,刘子洋发现从女生寝室之间的一条小路,从小路走过,然后穿过操场就可以回寝室了,可比绕操场近了不少,刘子洋就顺着那小路向寝室走去。

  每一所大学都有一景,那就是女生寝室的窗户,跑过女生寝室楼下,几乎每一个男生都会偷偷的往上瞄几眼,如果运气好的话,就可以看到一些不错的风景。

  偶尔能从开着的窗户里看到里面走动的女生,运气好的话,还能看到别样的风光,比如穿的衣服很少,比如晾晒的衣服内衣什么的,这都能给男生们无限的遐想。

  刘子洋看的很过瘾,看的很投入,对于一个小处男来说,女生寝室那绝对是一个值得憧憬的地方,如果有机会,她真的想去女生寝室一观真正的风光。

  刘子洋实在是太专注了,而且还专注于幻想之中的事情,但却是忽略了身边的美妙风景,(儿童智力故事)一直仰头看着女寝室那边,却连迎面走来了一个漂亮的女孩,竟然也没有看到。

  过来的这个女孩叫苏 小彤,离着很远就看到刘子洋在那里仰头看女生寝室,对于这样的男生,苏小彤一向是相当的鄙视,而且苏小彤还是那种嫉恶如仇,性格火爆的,如果她有能力,一定一脚把这样的男生当场踢死。

  苏小彤的疾恶如仇不但是体现在对刘子洋的鄙视上,此时一个东西更是让她的个性展现的更加淋漓尽致,一条黑乎乎的 毛毛虫竟然就在路上爬过,那一身长长的毛不但让人看着恶心,而且还是让人不敢乱动于他。

  一般女孩子都会怕虫子,反应大多是一声尖叫,然后就是躲得远远的,但是苏小彤的反应却与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同,她也一样害怕,也一样扯着嗓子大声“啊!”的尖叫,但是她不是躲,也不是跑,而是迅速的抓起了一件东西向那只黑乎乎的毛毛虫身上砸去,如此丑陋的东西,竟然敢来吓她,那她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啪!”一声脆响,碎玻璃四溅,但那丑陋的毛毛虫还依然悠哉游哉的爬着。

  “你这个死毛毛虫,竟然还不死。

  ”苏小彤怒吼了一声,顺手又抓起了一件东西,毫不犹豫的,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砸向了那只毛毛虫。

  “啪!”又是一声脆响,那只本来很快就要脱去这一身丑陋的形象,就要化成一只美丽蝴蝶的可怜毛毛虫,与一只玻璃杯,一个暖水瓶一样粉身碎骨。

  “哼哼,讨厌的毛毛虫,竟然挡本小姐的路。

  ”苏小彤这时很牛X的甩了一下头,拍了拍手,就像是打了一场大胜仗一样,趾高气扬的向前走去。

  刘子洋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这个女生也是太牛X了,对一只可怜的毛毛虫下这样的狠手,最主要的是她砸毛毛虫的两个 杯子是他的,还是刚刚买的,这位女生给 摔了之后,竟然连一句道歉的话也没有说,还对着刘子洋瞪了一下眼睛,就像刘子洋摔了她的杯子一样。

  “喂喂!”刘子洋一下箭步冲了过去,拦住了苏小彤,不过当直面苏小彤,看到苏小彤的相貌之时,他不由眼睛一亮。

  苏小彤是一个美女,而且还是这个学校里面非常有名的美女,在校花榜上,那也是榜上有名的,一米六二的身高虽然不是特别的高挑,但是身材却是特别的匀称,圆圆的脸蛋上,那双明亮的大眼睛很是灵活,在长长的睫毛映衬之下,更显的即漂亮,又充满了灵气,这是一个看起来极为讨人喜欢,从长相上可以用可爱来形容的一个美女。

  不过此时苏小彤的眼睛里,却是带着不屑和煞气,冷冷的看着刘子洋,道:“干什么?”“我……”刘子洋被苏小彤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道:“你问我要干什么?”苏小彤冷哼出声,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这样的人,没事龌龊的就想偷看女生寝室,看到美女,就想过来搭讪,告诉你,本小姐没心情搭理你,赶紧该干吗干吗去。

  ”不屑的连看也不看刘子洋一眼,手一摆,竟然就想从刘子洋身边走过去。

  刘子洋差点一头栽倒,长这么大,他女同学也不少,可是还真的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大条的美女,这都什么人啊,把别人的两个杯子摔了,竟然连一声道歉也不说,还反过来对他一通数落,连忙又抢上一步拦住了苏小彤。

  “你还想干什么?”苏小彤恶狠狠的看着刘子洋。

  “你难道没感觉到你刚才砸虫子的时候摔了东西吗?”刘子洋比苏小彤高了多半个头,这时候居高临下,即是可气,又是好笑的瞪着苏小彤。

  “关你什么事?”苏小彤没好气的回了刘子洋一句,但还是下意识的看了看后面那个毛毛虫葬身之地,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又看了看刘子洋空空的双手,“嘿嘿……这个……”苏小彤干笑了两声,脸色有些尴尬,正想道歉,但却是发现刘子洋的目光正贼兮兮的往她的衣领里面看,那点歉疚之意顿时化为乌有,眼睛一眯,从牙缝里面挤出了几个字,道:“好看吗?”“好看!”“什么颜色的?”“粉色的。

  ”苏小彤再也忍不住了,一瞪眼睛,跳着脚喝道:“你这个臭无赖,在这里偷看我,我还没跟你算账呢,摔你两个杯子你还叽叽歪歪的,我就摔你杯子了,你能怎么样?”刘子洋本来占理的,但是刚才无意中看到苏小彤领口里面的风光,顿时有些失神,这时却让苏小彤占了理,知道这杯子只能是白摔了,不过苏小彤这种机关枪一般的数落,还是让刘子洋很是不爽,撇了撇嘴不屑的说道:“切,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你还看?”苏小彤一掐腰,要杀人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刘子洋。

  “本来想看的,不过充其量就是一个A,实在没兴趣再看了。

  ”“混蛋,我是B好不好!”让刘子洋如此侮辱,苏小彤顿时瞪着眼睛吼了起来。

  刘子洋更是一脸的不屑,道:“得了吧,不用摸,我都知道你那是A,还说是B,我看那得添不少海绵吧。

  ”“你还想摸?”苏小彤更气了,一挺胸脯,恶狠狠的喝道:“来啊,你摸啊,你要是男人你就摸。

  你不摸,你就是没卵子的娘们。

  ”平时苏小彤这样气势汹汹,男生肯定会被吓跑的,但是今天只可惜她遇到了刘子洋。

  就当她往刘子洋的面前走了刚刚一步的时候,刘子洋这个牲口突然就伸出了那一双罪恶的爪子,恶狠狠的,毫无怜香惜玉之心的,狠狠的就在苏小彤的两边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后还不待苏小彤有任何的反应,他已经是撒丫子就跑,眨眼之间就已经是跑出了十多米远。

  “不用谢我,下次再想让人摸的时候,还可以找我啊,这次不收费,下次给你打八折。

  ”扔下了一句能气死人的话,刘子洋就不见了踪影。

  “啊!”这一声惨叫声,是苏小彤憋了好半天才叫出来的,自己这里可还是一块未经开发的处女地,现在竟然就让一个无耻的家伙给摸了,而且……苏小彤用力的揉了揉,嘴里连吸了几口气,还抓的这么痛啊!刘子洋一溜快跑的回到了寝室里,心里这叫一个得意,这叫一个爽,他本来不是一个很调皮的男生,但是刚才苏小彤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

  或者说刘子洋本就是一个调皮的男孩,只不过让高中以前的压力把他的那种调皮完全压抑住了,这时候没有人管他了,他的那种调皮就再一次的体现了出来。

  “反正是你让我摸的,又不怪我。

  ”刘子洋躺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的感觉,脸上满是荡漾的笑意,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哦,同样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今天都摸到了。

  “还是胸部软啊。

  ”刘子洋对比了一下手感,自己嘀咕了一句,这不是废话,要是屁股也有胸部那么软,那就不是屁股了。

  苏小彤这时刚刚走进寝室,就连打了几个喷嚏,同舍的室友 李玲玲对着苏小彤眨了眨眼睛,道:“小彤啊,这又是哪个帅哥在念叨你呢。

  ”苏小彤气呼呼的坐到了床铺上,抓起了自己的一个熊布绒娃娃,狠狠的打了几下,然后就扑到了床上,用力的捶打着床铺,抓狂的叫道:“混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别让我再逮着你,要不我一定会杀了你,一定会杀了你!”李玲玲还从来没有看到苏小彤这样,吓了一大跳,迅速的过来坐到了她的床边,拍着苏小彤的肩膀,道:“小彤,你这是怎么了,快跟我说说。

  ”“啊啊!”苏小彤用力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大叫了两声,咬牙切齿的说道:“刚才有一个混蛋,他竟然敢……抓我的胸。

  ”李玲玲夸张的瞪大了眼睛,道:“啊!不会吧,你的胸我还没摸过呢,我真是亏大了,快点告诉我,是谁,我去找他拼命去。

  ”“我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是谁,所以才气的要发疯呢。

  ”李玲玲这时疑惑的看着苏小彤,道:“小彤,你这是遇到色狼了?”“对,就是色狼,一个大色狼。

  ”李玲玲更是迷惑了,道:“色狼就只袭了你的胸,然后就放过你了?”“废话,在学校里面的小路上,他还敢把我怎么样?”“在学校里,竟然是咱们学校里面的学生。

  ”李玲玲这下子才真是极为惊讶,学校里面追求苏小彤的人很多,但是要说敢这么大胆直接袭胸的,那还真是没有,毕竟这样的事情要是让学校知道了,那肯定就是开除了,那与追求女生就是两码子事了。

  “你把事情的经过跟我说一遍。

  ”李玲玲感觉这其中好像有些隐情,顿时追问了起来。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