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麻美 ゆま 流出

麻美 ゆま 流出


  導讀:天生隨 我媽,見了人恨不得把一顆心掏給人家。


  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我是一廂情愿地認為, 人心能換到人心。


  豈不知, 在我遇到 婆婆時,這個被認為天經地義的真理,竟被冷冷顛覆。


    戀愛時,單位有與我相交不錯的大姐,私下提醒我,單親婆婆最不好相處了,你要考慮清楚再結婚啊。


  被愛情沖昏頭腦的我,還是義無反顧地嫁給了沒有父親的老公。


    第一次見到婆婆,我拿出在家與我媽撒嬌的樣子,跟準婆婆套近乎。


  誰知,這位50多歲的婦人,眼里閃著冷漠與挑剔的光,把我諂媚的笑容愣是僵化在臉上。


  我訕訕地笑,手腳不知所措地亂幫忙。


  那一天,我是洋相百出。


  一會兒該切段的菜切成了細末,一會兒把水灑了一地,換來婆婆一連串不滿的目光和哼聲。


  用不寒而栗來形容我那一刻的心情,確不為過。


     媽媽告訴我,你婆婆50多歲就守寡,心里自然不平衡,你們做晚輩的要多關心她。


  這個主意, 看著好,其實餿。


  在我婆婆那里,根本不適用。


  結婚沒幾天,婆婆把我叫到床前,冷冷地說:你們要是有孩子了,就讓姥姥看,我可不管。


  3個兒子的孩子,我都沒看過,省得他們說我偏心。


  當熱 媳婦遇上冷婆婆  我像吃了個蒼蠅般堵心,不知道該跟婆婆說啥。


    偶爾,偷眼看她時,那張冷若冰霜的臉,讓我想到去世不久的公公,對她的煩瞬間就化為同情了。


  一起住了沒多久,婆婆說自己怕吵,一個人回鄉下了。


    我遵照媽媽的教誨,一顆紅心繼續掏給婆婆,不信融化不了這塊冰。


    還真就融化不了。


  當然,那是后話,也是我吃了無數次冷眼后徹底失望總結的心得。


    每個周末,我都要同老公買好一堆好吃的,去看婆婆。


  說起來我真實誠,有些零食看著名字就饞,狠過幾次心,還是沒舍得給自己買。


  可在給婆婆買時,那上面原本觸目驚心的價格變得無足輕重了。


  只一味討婆婆歡心,希望她 老人家能體會到我一顆火熱的心,一片火熱的情。


    根本沒用。


  婆婆眼里的光依舊冷冷的,從無笑容,只在看到買 給她東西時,臉上偶爾閃過一絲溫柔。


    女兒的出生,我以為會帶給她一些歡樂。


   我又錯了。


  女兒10個月時,我們第一次回老家。


  婆婆連看都不看一眼我懷里的小人兒,把我買給她老人家的東西放下后,臉上迅速恢復 了我熟悉的冰冷。


  那一次,我幾乎要爆發了,心里不停告訴自己:忍住,忍住,不跟她一般見識。


  當熱媳婦遇上冷婆婆  但是回到媽媽家,我是徹底崩潰了。


  我哭訴了一直以來受到的種種冷遇。


    媽媽也茫然失措,她老人家只知道人心換人心,卻不知道人心換不來人心怎么辦。


  還是爸爸點撥了我:你們娘倆兒就知道一盆火,豈不知有人不喜歡這樣。


  有些人,天生不愿別人靠近,不喜歡和人熱乎乎相處。


  你婆婆肯定就是這種人,你不妨對她也冷些,但是該孝順孝順,平時該給的錢物不能少。


    我依計而行。


    父親果然見識卓遠。


  從此,我與婆婆的相處可謂兩歡。


    那個春節,我們一家三口開車去看婆婆。


  我拿出一件大紅羊毛衫給婆婆試穿,老太太冰冷的臉上露出從未有過的欣喜。


  是啊,自從公公去世后,她老人家的衣服不是灰就是黑,從未穿過亮麗的顏色。


  其實,哪個 女人不喜歡艷麗華服?鏡子里的婆婆一下子年輕了許多,臉上竟然還泛起了一絲紅暈。


  第一次,看到她那么歡快的笑容。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婆婆也不例外。


  我又拿出幾百塊錢遞給婆婆:媽,這點錢您買些過節的東西吧,我們也不知道您喜歡啥,您就自己買吧。


  老太太滿意地接過錢,眼里的笑意更深了。


  我暗自得意自己會辦事,卻還不曾忘記父親的教誨,頻頻使眼色(少兒益智故事)給老公,準備 回家


  婆婆破天荒地送出很遠,我甚至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當熱媳婦遇上冷婆婆  從此,逢年過節,我都帶著女兒陪老公回老家,該給錢給錢,該買物買物。


  婆婆不喜歡熱鬧,我們就速去速回,只當去了趟佛堂,上完香拜完佛趕緊走。


  平時就讓老公自己開車回家,陪婆婆吃完飯再回家,她老人家還是喜歡多看到兒子的。


    以冷對冷,想不到我連續榮獲了幾屆好兒媳的稱號。


  婆婆私下里與外人說,3個兒媳婦,就屬小兒媳婦最懂事。


    真是喜極而泣啊!我微不足道的付出,竟換來這么高的獎項,簡直太激動人心了。


  當熱媳婦遇到冷婆婆,沒有別的辦法,把熱變冷,給冷一個合適的距離,兩相宜。


  而這種距離產生的歡喜祥和,或許也不失為一種好的相處方式。


    當然,婆婆也會老去,也會有需要人在身邊侍候的時候。


  那一天,我不妨再次恢復熱媳婦的作派,為她老人家添衣著被,噓寒問暖。


    誓將好兒媳進行到底。


   核心提示:22歲的內地頭號功夫王子 釋小龍,24歲的超女 何潔,兩個沒有太多交集的明星,最近被曝發展出了 地下情


   兩人在拍攝《 刀客外傳》時首次獻出了各自的銀幕初戀,兩人還有幾場深夜私會的情節,漸漸地便假戲真 做了


     有 網友爆出功夫小子釋小龍跟超女何潔正在親密拍拖中,網友看后大為驚嘆。


  釋小龍跟何潔因拍攝《刀客外傳》相識,兩人在拍攝過程中不斷擦出 火花,而且我們發現何潔跟釋小龍兩人在微博上的互稱(龍少何大寶)也是甚為親密。


    在很多觀眾心里,那個在古裝劇里時而一臉稚氣,時而年輕氣盛的釋小龍還是“童星”。


  照片在網上公布后,有不少網友表示很驚訝。


  有網友驚呼:“這么早就有女朋友了?他還是個孩子吧?”對此,另外一撥網友不屑地回應:“22歲還叫孩子?你們也該讓人家長大了吧?”  釋小龍現今22歲,何潔今年24歲,兩人也要在娛樂圈玩起姐弟戀么,這個爆料是真是假,雙方負責人都還沒有回應。


   釋小龍何潔地下情被曝光_ 女性  據悉,兩人擦出火花,時間還得追溯到二人一起拍《刀客外傳》的時候,當時,何潔與釋小龍,都是首次獻出了各自的銀幕初戀。


  片中,兩人還有幾場深夜私會的情節,當時導演還稱贊何潔演起來相當自然,現在看來原來這都是有原因的。


    記者隨后看了看何潔和釋小龍的微博,發現兩人都是彼此第一批關注的對象,不僅如此,何潔最近還關注了多位釋小龍的好友。


  從2010年7月開始,兩人頻繁在微博上互相留言,每次看到好吃、好玩的,總是不忘叫對方一起看。


    此外,記者還從何潔的一位朋友處打聽到,兩人到底誰先追的誰不得而知,但是拍戲的時候每天都膩在一起,不在一起的時候,也有發不完的短信。


  拍完《刀客外傳》,釋小龍又有別的戲開工,何潔還經常去探班。


  釋小龍前段時間拍戲手受傷,何潔心疼得不得了,盡量抽時間陪男友。


    剛剛被釋小龍“示愛”,何潔第二天就馬上牽手導演張一白出席了電視劇《將愛情進行到底》的新聞發布會。


  何潔新專輯《想要回到何潔》中的歌曲《她》,被選為這部電視劇的主題推廣曲,而白衣飄飄的何潔也成了媒體爭相關注的焦點。


  釋小龍何潔地下情被曝光_女性  雖然沒有在電視劇版的《將愛》中出演角色。


  但是在剛剛拍攝完成的電影版《將愛》中,何潔與李亞鵬和徐靜蕾兩位前輩有著眾多精彩對手戲,何潔更是用“暗潮洶涌”來形容劇中三個人的關系。


  據悉,這部電影將于明年情人節檔和大家見面。


    釋小龍,內地頭號功夫王子,大陸三小龍之一,自幼乖巧伶俐,善舞槍弄棒,自步入武壇以來,在父親言傳身教下,進步神速,并掌握了少林拳法、腿法、步法等少林基本功,學會了少林同臂拳、醉劍、醉拳、少林棍、五行拳等傳統套路和規定套路。


  在1992年 中國鄭州國際少林武術節表演中,獲得少林通臂拳、羅漢棍兩項優秀獎,一舉成名,并受到影視界的關注。


    何潔,彝族,本族名字德木阿果,籍貫中國貴州貴陽。


  現就讀于四川音樂學院。


  2005年參加中國湖南衛視“超級女聲”,成為年度總決選第四名。


  后簽約臺灣艾回音樂,首張個人專輯《發光體》于2006年8月發行。


  第二張專輯《明明不是Angel》于2007年11月發行。


  2009年6月向經紀公司天娛單方面提出解約,于8月正式離開天娛。


  釋小龍何潔地下情被曝光_女性(責任編輯:滕小蘭實習編輯:李健萍) 都說三十女人豆腐渣,大多三十歲的女人可能都生二胎了,可是 陳苗卻不是,她皮膚又白又嫩,身材高挑,前凸后翹,蜂腰肥臀,特別是穿職業裝的時候,那對水滴一樣的渾圓,仿佛要把襯衫給撐開了一樣。


   大波浪頭發增添了幾分嫵媚,五官美艷,她應該就是別人口中的美少婦。


   聽我媽提起過,說她是個夜店經理,怪不得她渾身上下透露著一股野性又誘人的味道。


   乖兒子,你干嘛呢,給媽看看。


   這天我正打游戲,陳苗走過來一把將手機給我搶走了,一臉壞笑的看著我。


   我今天剛十八歲,她跟我媽十多年朋友,幾乎是看著我長大的,在她眼里我一直都是個小孩兒,沒事兒就喜歡作弄我。


   被她搶走手機我還是有些懊惱的,可是看見她今天的穿著打扮之后,一時之間顧不上手機。


   她今天穿著件無袖旗袍,領口是黑色蕾絲的,能看到她兜在了罩罩里頭,被擠壓出一條肥嫩溝溝的巨大,再繼續往下看,修身的旗袍包裹住了她的細腰,那點短得可憐的布料堪堪遮住大臀,穿著肉色絲襪和黑色高跟涼鞋,她筆直的腿看的我都想親一口…… 今天她準備跟我媽去逛街,可我媽那慢性子估計挑衣服加化妝要個把小時。


   我看她得意洋洋的樣子,立刻回過神來了,急忙掩飾似的伸手去搶:誰是你兒子!再瞎說小心我修理你! 年紀不大口氣不小!不好好學習玩起游戲來了!就不給你!叫我媽 我就給你,怎么樣? 陳苗握住我手機的纖纖玉手在我面前晃了一下,眼看著游戲就要輸了,我哪兒還顧得上那么多,說了句叫屁,上前一步就要搶,陳苗察覺到了,急忙往后退,誰知道她一不小心撞到了后面的茶幾。


   眼看著就要摔了,情急之下我一把拉住了她的手把人給拽了回來,誰知慣性太大,我一下子跌坐回了沙發里,而她站立不穩撞到了我身上。


   因為我是坐著的,她是站著的,這體位很尷尬,她那對富有彈性又滑嫩如豆腐的一對直接壓在了我的臉上,我只覺得軟綿綿滑溜溜的,還帶著一陣馨香,美得我差點窒息。


   陳苗還沒意識到發生了什么,她扶住沙發站穩了,有些生氣的指著我鼻子道:小子,翅膀硬了,敢這么對我說話? 我剛才看她穿的那么騷的時候就已經有些反應了,這會兒又被她那一對揉了一遍我的臉,我只覺得血都沖到底下去了,看著她那對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我本來對她垂涎已久,這時惡向膽邊生,對她挺了挺腰說:我就是硬了。


   陳苗氣的臉紅,看樣子還想要罵的,但是突然察覺到我好像哪里不對,低下頭看了一眼,那股潑辣的氣勢頓時散了,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我支棱起來的褲鏈處。


   你,你……你這孩子哎!我不管你了,我上樓找你媽去! 游戲輸了我本來心情就不好,加上她在不經意之間一直挑逗我,我當下一把拉住了她的小手,狠狠把人拉進了懷里,陳苗大驚失色,想要推開我,可我卻狠狠的頂了她的臀一下。


   陳苗驚叫一聲,可我哪兒還能管得了那么多,我隔著衣服一把捏住了我一直心心念念的那對,那種彈性十足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打了個顫。


   你不是一直想當我媽嗎?當媽的是不是得給孩子喂食?嗯? 陳苗好像是被我嚇到了,我大著膽子一手抓住她的一只,另外一只手順著透明的肉色絲襪滋溜一下滑入了她的裙擺底下。


   陳苗有些害怕的問我:你干嘛! 你說呢?我膽大包天,一邊用漲的不得了的碰著她的臀,一邊觸碰她的柔軟。


   陳苗力氣小,掙脫不開我的禁錮,我伸手一把將她的裙擺拉了上來,那圓潤便出現在了我的眼前! 看到這肥美我咕咚的一聲吞咽了一口唾沫,陳苗絲襪里面穿著的是肉色的蕾絲內褲,那兒全都暴露在了我的眼前。


   這樣的極品不用來后入就太可惜了!我瞬間上腦,一把將人摁在了沙發上,陳苗這會兒沒法動彈了,只好低聲讓我住手,聲音哆哆嗦嗦的說:我可是你的長輩! 我哪兒還能顧得上這些,一把扯爛了她的絲襪,她現在是撅著對著我的,看到那破了的絲襪我頓時獸性大發! 陳姨,你好騷啊,你是不是想要了! 就在我要撥開陳苗的內褲提槍的時候。


   周明! 她突然叫了我的名字,我愣了一下神,她竟然反手一把打在了我那兒上,一瞬間我仿佛聽見了蛋碎的聲音…… 我疼的腦袋一片空白,捂住蹲了下來。


   你你,你這個! 陳苗被我剛才的作為嚇到了,可是現在看見我一幅動彈不了的樣子,頓時害怕了起來。


   你沒事吧?后面那句轉為了擔憂。


   我也不是頭一回蛋疼了,這會兒哪還有什么心思,她上前來要查看我的情況,可就在這個時候,我媽的聲音從二樓傳了過來:陳陳,你上來給我拉個拉鏈! 我們兩同時嚇了一跳,尤其是我,心里既害怕又覺得刺激。


   陳苗也嚇得不輕,慌忙上樓,趕緊應了一聲往樓上跑去。


   看見她上樓了,我也就知道這件事肯定是不成的了。


  頗有些戀戀不舍,可我也不能讓我媽看見我這個樣子,否則肯定要被罵個狗血淋頭。


   思來想去,我還是捂住還在發隱隱作疼的襠部一瘸一拐的走回了我一樓的房間去了,陳苗剛才下手還真是狠啊,我到現在還覺得疼的慌。


   陳苗和我媽下樓的時候,她上去一會兒之后,就裝作很鎮定一般的下了樓來了,下樓的時候看了一眼四周,沒看見我后似乎松了一口氣,可她不知道,我當時正躲在門框后面看著她。


   見陳苗跟我媽走了之后,我也沒有心情了,急忙脫下褲子檢查了一下自己,確定沒有壞掉后,我這才是松了一口氣。


   雖說剛才沒有真的辦了她,但是我手上的觸感卻十分的強烈,這會似乎還殘留著那滑嫩嫩的感覺。


   說實話,我老早就想這樣對她了,要知道我做夢的對象可都是她。


   疼過了之后我又想著陳苗那滑嫩,雖然沒進去,但是我的手指還殘留那種香味,我聞著想著,伸手進褲襠里滑動起來,一邊玩著一邊幻想著陳苗被我壓在身下的場景。


   沒啥事情做,我在家里覺得悶得慌,也疼的厲害,沒辦法,我只好躺在床上幻想個不停。


   要不是我媽叫了一聲,就算疼我也肯定要把她壓在沙發上,用我那兒狠狠的貫穿她。


   陳苗看起來應該很久沒那啥了,不然怎么會那么饑渴,只是被我碰了幾下就顫抖個不停。


   那軟柔滑嫩的觸感包裹著我的話,肯定會特別的舒服,我越想越覺得興奮,手上的動作也跟著加快了不少。


   弄了好一會兒,只覺得頭腦一陣興奮, 身體哆嗦了一下,我就出來了,之后迷迷糊糊的就睡了過去。


   睡了也不知道多久,忽然感覺到有只柔軟的手貼在了我的面頰上,我迷迷糊糊的就醒了過來,一看身邊坐著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陳苗! 我睡醒的時候陳苗就在我的床邊用細嫩的小手撫摸我的臉,陳苗見到我醒了,急忙把手給收了回來,咳嗽了一聲,說道:兒子,你沒事吧? 我看的出來陳苗還是放心不下我的,就算是我做了那樣的事情,她逛街回來了也一樣是擔憂我今天是不是出事了。


   我知道陳苗心軟,但如果再加上今天色令智昏,我確實頭腦也混沌了許多,要是陳苗把這事兒告訴給我媽知道的話,那我肯定會被我媽揍個半死。


   我不能讓我媽知道這件事,可是面對陳苗我還是賊心不死,于是我裝作很痛苦的樣子說:被你打了一下,我特別的疼,感覺快死了。


   不知道我是不是有演戲的天賦,總之我做出來的樣子很像,陳苗聽了之后更擔心了,著急的問:那怎么樣了?有沒有受傷? 嗯……很疼,而且我下午的時候還嘗試能不能起來,可是都沒用了,我是不是壞了……我可憐巴巴的看著陳苗,陳苗果然是愧疚了。


   你,你別胡說八道!就那么一下怎么可能就出事兒呢!這話前半部分說的底氣十足,可是后半部分就顯得不太對了。


   陳苗想了想,還是憂心忡忡得說:要不,我帶你去看看醫生? 不用了,我可以讓我媽帶我去,不勞煩你了。


  我搖搖頭,說完就下了床,陳苗趕緊拉住了我的手,那柔軟的小手握在手心里別提有多舒服了。


   你可別去!陳苗臉紅了紅,可能是為了今天的事情覺得有些羞恥,也擔心這件事讓我媽知道了之后三個人的關系就這樣破裂了。


   可我不能讓你帶我去看醫生。


  我搖搖頭。


   陳苗見到我那么堅定也有些生氣了:這怎么就不行了啊?好歹我也算你半個媽呢! 我可從來沒有想要認陳苗做我媽,屋子沒有開燈有些暗,外面的路燈投影出來了一些亮光,勉強照亮了我們兩個人,我直勾勾的看著她。


   我色瞇瞇直勾勾的看著她,她似乎是被我的眼神看的有些害怕了,慌忙后退了一步,看樣子是想要把自己的手給抽回去的,可我沒有給她這個機會。


   我可從來沒當你是我媽。


   我這眼神意味深長,陳苗慌了,臉蛋上起了一陣紅暈,我也不是沒有談過戀愛的人,知道不管是什么年紀的女人都會有這樣少女的嬌羞的。


   她們渴望在精神上和身體上都能得到足夠的關懷,這會讓她們很快就淪陷。


  而且陳苗已經離婚好幾年了,都說三十歲的女人猛如虎,我就不信陳苗自己沒欲望! 我心想我早晚要把她拿下! 不管怎么說,這件事不能告訴你媽!你也知道你媽的脾氣,到時候非打斷你的腿!聽話吧,我帶你去 醫院看看!陳苗十分堅定。


   我當然也不想真的把這事告訴我媽,于是半推半就的點了 點頭


   陳苗把我帶了出去,臨出門的時候看見我媽在客廳看電視,她說:姐,我帶兒子去玩,遲一點就送回來。


   我媽對我基本上都是放羊式的教育,正在涂指甲的她頭也不抬,聽見陳苗這樣說,便點了點頭:去吧,玩的開心點。


   我和陳苗兩個人出了門,外面停著陳苗的車子,我坐在副駕駛上。


  陳苗帶著我上了車,平時都是我坐后邊兒的,這會兒我卻坐在副駕駛上去了。


   陳苗發動了車子,我看著她還穿著今天出去的那身旗袍,坐下來之后這旗袍朝上拉扯了一些,露出了大半截的大白腿。


   我今天粗暴的扯爛了她的絲襪,從外面看不出什么,但是屁股那里肯定已經是爛掉了的,沒想到陳苗竟然還穿在身上! 我不禁有些呼吸急促了起來,當然了我說我不能起來的這話,根本就是假的。


   我瞇著眼睛看著她那細嫩白皙的大腿,手拿起一瓶水擰開了瓶蓋,就在車里發動的時候我裝作不經意,把水撒了出來,正好撒在了陳苗的腿上。


   哎喲!你這孩子!陳苗趕忙要去擦。


  我抽出來了幾張紙巾,一把握住了陳苗的大腿擦了幾下,我的動作很慢,手指在陳苗的大腿根部滑動。


   我摸到里面那一片熱乎乎的,絲襪爛掉了,所以伸手就是大腿根部的軟肉,也是女人很靈敏的地方,我故意特別的輕柔來回挑逗。


   陳苗的呼吸急促了起來,連忙推開我:你干嘛啊! 陳姨,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是不是還生我氣?我只覺得手下的大腿光滑細嫩的,包裹在絲襪里,滑溜溜的,這雙腿要是纏在我的身上,也不知道是個什么滋味兒呢! 沒有沒有。


  陳苗眼神閃爍,隨后發動了汽車開往醫院。


  ,所以我看了一眼就趕緊移開視線了,生怕自己起了反應被陳苗察覺。


   這次我要讓陳苗對我心中有愧,所以打定了主意,待會去了醫院我不能老老實實接受檢查的,得裝病,讓陳苗覺得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我暗自的在心中打起了小算盤來了。


   很快我們就到了醫院,可陳苗也不知道男人那個部位要做什么檢查,一時之間有些犯難,站在我邊上可憐巴巴的看著醫院四周的人,實際上我覺得陳苗那著急的模樣真可愛。


   她咬了咬紅唇:這,這應該是要去看男科吧? 我搖搖頭,又表現出特別害怕的樣子:我不想去了,我怕檢查出來我廢了,要不我們回去吧…… 你個傻孩子!廢什么廢,要看了醫生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陳苗有些生氣。


   我害怕了,我不去了,我丟不起這個人!我硬是不去,陳苗著急的就好像是熱鍋上的螞蟻。


   見她馬上就要上套了,我心里暗喜,又說道:陳姨,我真的不想被別人嘲笑,要不我們回去,你私底下再幫我看看? 陳苗聽見這話,臉立馬就紅了,見我就是不肯,只好似乎也沒有什么辦法了,于是在醫院晃一圈之后就帶著我走了。


   我們兩個人坐在車上時,她車子還沒開出去,為了緩解她的情緒,我就問:你今天不用去工作嗎? 陳苗的工作是晚上去的,在夜場做經理,來錢快,見識的人也多。


  我以前跟我媽去過好幾次,不過我知道這可是很正經的夜店。


   但是我也看的出來陳苗的客戶多,像陳苗這樣的離異女人,長的又那么好看,身材也好,肯定有很多男人爭相追求的。


   休假了,小明,你真的不去看看嗎?陳苗問我,言語之中還是十分擔心。


   陳姨,我真不想去了,我覺得太丟人了。


  還有今天的事情實在是對不起,你就當我是豬油蒙了心。


  都怪我那些同學,上次給我看了那些小電影,我才會色膽包天的。


  加上你又那么好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現在也算是受到了懲罰了,我知道錯了,陳姨你就不要怪我了好嗎? 我十分誠懇的說出來了這樣一連串,可能是因為我下面都不行了,她也不好再說什么了,只好擔憂的點了點頭。


   當然我是故意把所有的責任都歸咎在了自己的身上,這才能讓她感覺我是真的誠懇認錯了。


   事實上我怎么可能真的死心? 陳姨,要不你現在幫我測試一下?我賊心不死,陳苗聽見我這樣說有些的疑惑,問我怎么測試。


   那個,男人要是摸女人的胸,好像是很有感覺的,我可以摸一摸嗎?我眼巴巴的看著陳苗。


   胡說什么呢!陳苗立刻捂住了自己的那對柔軟。


   是我錯了,陳姨我沒有別的想法的,你不肯就算了,真的。


  我縮在了一邊,耷拉著腦袋很可憐的樣子。


   陳苗好一會兒才問我:你說的(我的男友一千歲)是真的嗎? 我立刻點了點頭:當然了!陳姨我不騙人的! 那,那好吧。


  陳苗松開手,我看著那對挺翹,當下吞咽了一口唾沫:你要是不愿意的話也沒事的。


   別廢話了快來!陳苗看我墨跡,于是直接握住我的手貼在了那對上,隔著柔軟的布料,我感覺到了那體溫和觸感,還有微微凸起的,我的手用力了一下,身體也跟著興奮了起來。


   盤著著這對東西,我那也蠢蠢欲動了,我揉搓了幾下,特別是摸那小豆子,陳苗面色紅潤,被我揉的相當舒服,身體也忍不住扭動了起來。


   再這樣下去我就要在車上辦了她的! 怎么樣,有感覺嗎?陳苗嬌喘著問我,我哪里還忍得住,當下要化身為狼!可就在這個時候,突然一道手電打過來:喂!這里不能停車!那,那要不咱們觀察幾天,這要是真的出了事就趕緊的去醫院,可不能這樣了知道嗎?陳苗拿我沒辦法,嘆了一口說道。


   這可把我們兩個人都嚇了一跳。


   我的趕忙收回了手,陳苗則是驚慌的對著那保安說:我現在就開走。


   車子開出去之后我平復了一下心情,對陳苗說:陳姨,沒,沒反應。


   陳苗吃了一驚:那,那怎么辦? 我聽說看那些小電影可以,我這里沒有,陳姨你能借電腦給我看看嗎? 我知道我知道,但是我要怎么觀察啊?你又不肯幫我看看,要不我再去看一些小電影嗎?我可憐巴巴的看著陳苗。


   陳苗也有些苦惱了,聽我這樣一說,臉蛋跟著紅了紅,可還是不肯答應幫我觀察:那,那你就看看,然后告訴我怎么樣了? 我當然也想看啊,但是我手頭上面根本就沒有這些小電影,我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我和那個同學之前鬧掰了,我現在也不好去問,哎,陳姨,你那里有嗎?我試探性的詢問著說。


   陳苗聽見我這么問,當下臉就紅了一片,她胡亂的搖了搖頭,但眼神卻十分閃爍,我當下就知道她說謊了,這離異之后的女人怎么可能會沒有那方面的需求呢? 她絕對也存有這方面的小電影,只不過比較羞恥,不肯承認罷了。


   新聞網28日報道我整個晚上,先后弄了她三次,差點把她的骨頭拆了,到了最后,她趴在我的身上,嘿嘿地傻樂。


   我問她傻樂什么?她說:我得感謝 陸雅,給我送來這么好的寶貝,把你電話告訴我。


   我警惕地問:你要干什么? 治病啊,我的病就承包給你了。


  她的眼睛灼灼的,像大灰狼守著小白兔那樣的看著我,我不禁打個寒顫,這娘們兒恐怕得把我吃得骨渣不剩。


   她還告訴我:演藝圈,不少女星,因為生活沒有規律,或多或少都有病,但是,她們又是公眾人物,不敢去醫院,生怕被人發現。


  以后,我就把你介紹給她們。


   我真沒想到,我這一次竟然還能開辟一個新的市場,想到那些女星,我的心又開始蠢蠢欲動了。


   天亮的時候,我就要離開了,我穿上衣服之后,她又把我喊停了,我以為她要反悔,誰知她又給我寫了一個支票,這次還是五十萬。


   靠,這個錢肯定是買我這一宿的,我有點難為情了,心里有點自責。


   臨走,她竟然戀戀不舍,抱著我又親了一回。


   手里拿著這一百萬,想想這一夜的經歷,我自信滿滿的。


  看來,人得找對自己的領域,以前,我有病了,是哥嫂照顧我,成為別人呵護下的弱者,結果就整天窩在家里,混吃等死。


   可是,這次陸雅讓我出來治病,我就感覺自己像神靈附體了,以前學的東西全都冒出來了,做事也膽大了。


   想到這些,我自信了,也有底氣了,以后,我能養活得了 嫂子和侄子。


   來到地下車庫,陸雅早早等在那里, 林墨秋徑直向她走去。


   林墨秋在距離陸雅有段距離的地方,停住了腳步,兩個人似乎沒有什么都多說的,林墨秋只是淡淡地說了句:如果治療效果好的話,以后再聯系你。


   這個家伙居然說這話,和剛才跟我說的竟然不一樣,我估計可能是想以后跟我私下來往的緣故。


   我上了陸雅的車,然后陸雅就把車開出了這個別墅,我發現陸雅有些憔悴。


   這一路上,陸雅不住地打量我,半晌問道:昨天晚上怎么樣啊? 什么怎么樣啊?你走了之后,我就開始給她做針灸,又做了熏蒸。


  我胡謅八扯地說著。


   陸雅轉頭在我身上聞了聞,道:告訴你,哈,這個女人不能招惹。


   她是誰啊? 一個戲子而已,跟了個老頭兒,結果總是懷不上孩子,那老頭兒就嫌棄她了,在外面又找了一個,準備逼著她離婚呢。


   哦,昨天給她做到一半的時候,一個保鏢告訴她,說是老板回來了,帶了個女的回來,她就出去了,回來就不太高興。


   哼,有她受的,現在看著人五人六的,等人家小三把孩子生下來,就該把他攆走了。


   哦……我不知道該說什么,但是陸雅這么幸災樂禍,我有點不舒服,畢竟這是第一個和我發生那事的女人。


   你昨天沒做什么越格的事吧?陸雅突然臉上一陰,我給嚇了一跳,不由得趕緊道:沒有啊,沒喲啊。


   媽的,這個女人真是可怕,說翻臉就翻臉。


   哈哈哈,瞧你嚇的,沒有最好。


  陸雅說著,竟然把車停下了。


   我不知道她什么意思,就琢磨著,是不是自己哪個地方露餡兒了? 真的沒有?陸雅陰測測地問道。


   沒有啊!我咋的了?我腦門子冒汗了。


   那你臉上怎么有個唇印兒呢?說著,這個家伙就用手指點著我的腦門兒。


   這跟我沒關系啊,她早晨感覺到沒那么難受了,就高興了,就這么親了我一下。


  我迅速地編著謊話。


   嗯,就算你過關了。


  陸雅重新啟動了車子。


   我可給嚇出了一身冷汗,其實我也用不著這么怕她,不過就是,以后要在人家手下混飯吃。


   把那擦了,回去讓你嫂子見了,又該難受了。


  陸雅不咸不淡地說著。


   我趕緊把那個地方擦了擦,心里暗暗罵林墨秋,這個家伙這是誠心的,故意給我留這么個印,就是要讓陸雅看到。


   剛才聽陸雅那種幸災樂禍的語氣,就知道了,兩個人關系不是很好。


   這女人啊,要小心,真是處處是陷阱。


   忽然,我想起了一個事,我趕緊把那個 診費拿了出來,交給了陸雅。


   陸雅拿過那個支票,一時間竟然愣住了,她一會兒看看我,一會兒看看支票,半晌才道: 這么多?你確定你跟她沒事? 你不是說,我不能用手之外的地方碰她嗎?要是碰了,她還能放我走?我裝癡賣傻。


   那怎么這么多呢?陸雅吃驚地問。


   多少啊?我也不知道,反正,昨天我給她做了針灸,又做了別的,她就特別高興,直說總算能睡個好覺了。


   這是五十萬呢,乖乖,這回你發財了,喏,給你的。


  陸雅突然有些淡漠。


   這不好吧,我現在是康復中心的員工,代表的是康復中心出診,凡事都要有個規矩,我要是這么自己拿著了,以后別人怎么辦?還是上交吧,中心入了庫,怎么分成也好,獎勵也好,我拿得也踏實,對不對? 這不是我故作姿態,我還真就這么想的,當然,我兜里的五十萬,是另外一碼事,那不是治療的診費,是什么,我就不丟人了。


   我的話出乎陸雅的意外,她以為我家這么窮,我可能就順手裝了起來,畢竟我現在還沒正式上班。


   她愣愣地盯著我,半晌問道: 樂子,你真是這么想的? 我不是這么想的,我能這么說嗎?沒有規矩不成方圓,對不對?你跟我嫂子好歸好,咱們內部人更得帶頭遵守規章制度,對不對?我的自信來了,所以說話也順暢。


   樂子,行!我沒看錯你。


  好,那這樣,診費我先收著,回頭,我讓財務把 獎金發給你,還有提成一塊。


   那我就謝謝陸總了。


  我心里高興,也學會油嘴滑舌了。


   那你怎么個謝法?陸雅又開始盯著我了。


   怎么謝都行,請你吃飯也行,送你給禮品也行。


  我很是大方。


   樂子,想不到(瓶子塞下體小說),你的醫術這么高,以前真是白瞎了,我就等你去我那里呢,希望你能好好地幫我一下,現在真有些累。


   我也不知道她說得累是怎么回事,就瞎答應。


   陸雅居然這么高看我。


   說實話,我真心感謝陸雅,是她開發了我,發現了我,給了我這么一個機會,要不然,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還行。


   但是此刻,我還是故作痛苦,嚎叫道:嗨,萬惡的資本家啊。


   陸雅嫣然一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發現陸雅好像滿腹心事,笑起來也是很勉強的那種笑,這跟她那種大大咧咧的性格不符。


   到了家門口,卻看到嫂子站在院子里,棲棲遑遑地張望,等車子停下來,嫂子看清了我,神色立即松弛下來,臉上也有了笑容。


   這是一種只有親人才有的那種關切,我的心里立即一股暖流涌上來。


   說真的,無論是陸雅,還是林墨秋,各取所需還行,要是真的娶回家過日子,還得是嫂子,樸實溫厚,是過日子的人,是相陪到老的依靠。


   陸雅一下車,就張揚地喊道:晏紅,我把咱們的雙料大師給你領回來了。


   什么大師!還不是因為你給了他機會!嫂子的心里有個內外的區分。


   可別這么說,你是沒看到,樂子在治病的時候,那種霸氣,把那個小賤人,小潑婦收拾得卑服的。


   看來,陸雅興奮點在于,我昨天把林墨秋的氣焰打了下去。


   嫂子聽陸雅這么說,臉上就現出了興奮的神情,那是一種真心為我高興的神情。


   嫂子看我下車,就過來攙扶我,誰知道,我下意識地一抬頭,腳下就踩空了,一下就趴在了嫂子懷里,我的嘴也對上了嫂子的嘴。


   我一下感受到了嫂子的甘甜,同時,嫂子的胸前也頂在了我身上,弄得嫂子一下紅了臉。


   我也不好意思了,趕緊從嫂子身上站直,也不等嫂子攙我,就拿著導盲杖往屋里去。


   進了屋子,陸雅就開始給嫂子講昨天的事,說我怎么怎么用手一搭,就知道了對方的病。


   說林墨秋開始怎么傲慢,結果被我震懾的沒了脾氣。


   嫂子聽得兩眼放光,她似乎是聽不夠,總是想方設法地詢問,當時的細節,然后開心地笑起來。


   嫂子看我的眼神格外溫柔,我就格外自豪,對嫂子說:放心吧,嫂子,你以后不用再那么累了,我以后一定會照顧好你。


   陸雅對嫂子說道:晏紅,聽到樂子說什么了沒?還不表態? 嫂子臉上一紅,啐了她一口,就出去了。


   陸雅待了一會兒,就匆匆忙忙地走了。


   她走了后,我有心把五十萬全都交給嫂子,但是,我想到了,今天上午,把五十萬交給陸雅的時候,她那種不安,那種疑慮,我就沒敢輕易拿出來,我擔心把嫂子嚇壞了。


   我只好出去,到了一個較為遠的銀行儲蓄點,我把支票辦成了我自己的,又辦了一張卡,隨后取出來了2000塊錢,回到家,正好嫂子做好了午飯。


   我把2000塊錢交給了嫂子,我說:診費給了陸雅了,等著康復中心會把獎金發給我,這是人家給的小費,不過,這個你別跟陸雅說,因為這不屬于診費,屬于小費,不在上交的范疇,可是,陸雅知道了,還是會不高興。


   嫂子把錢接過來,吃驚地問道:這么多啊? 我就笑道:人家可是有錢呢,陸雅領我去,走得都是專用電梯呢。


   嫂子捧著那錢,我能感覺出來,嫂子的滿足,她賣菜,不知道多長時間,才賣出來這么多錢。


   有了這筆錢,我們的生活就會寬松很多。


   看到嫂子高興的樣子,我自己也高興了,就坐在桌前開始吃飯。


   誰知道嫂子喊了一聲:等一下。


   我不知道嫂子有什么事,就等著,結果嫂子給我拿來了白酒,有些羞澀地說道:男人在外掙錢辛苦了,你喝點酒。


   你聽聽,嫂子怎么稱呼我?男人。


   我的腰桿立即直溜了,我自豪得很,此時,嫂子在我面前,撩起了衣襟,開始給孩子喂奶,那場面真是美得很。


   嘴里一喝酒,我突然想起了昨天的事,對了,我昨天喝酒,可是有了福利的,我今天為何不利用好這個機會呢? 于是,我就故意多喝了一杯,然后,我都沒回自己的屋子,直接就躺在了嫂子的床上,我裝著醉了,嘴里還胡說八道,不一會兒,我就打起了齁聲。


   十多分鐘后,屋里沒了聲音,我聽到嫂子呼吸的聲音,她躡手躡腳來到我跟前,然后開始輕聲招呼我:樂子!樂子…… 我沒反應,嫂子又推了推我,當然還是不能反應。


   不一會兒,嫂子膽子大了,她去把門插上,然后回來,開始解我的褲帶,慢慢地幫我往下褪褲子,她的呼吸越來越沉重,似乎是緊張得很。


   終于,她把我的短褲也褪了下來,然后……我舒服極了,差點哼出來的地步。


   終于,那一刻來了,然后嫂子又帶著藥走了…… 隨后,我真的就睡著了。


   陸雅兩三天才過來,也不知道她在忙什么。


   過來后,陸雅來帶我去了市疾病防控中心,然后在哪里就地做了一個全套流程的檢查,包括尿檢、抽血化驗、x光和胸透等等。


   忙活了一早上,我終于拿到了合格證明。


   幫我做完體檢后,陸雅又走了,我發現她現在真的很忙,而且,總是有一種憂郁,不像過去那么愛說愛笑了。


   過了兩天,她又把合同帶來,讓我把合同簽了,這份合同的薪資有所變動,在原先談好的薪資加獎金等,一萬的工資條件上,又增加了一萬。


   我估計是陸雅看到了我的實力,才這樣修改的。


   不過我也就順勢領了這個好處,因為,我相信自己有這個實力。


   接下來,就是準備上班了。


   就在上班的頭一天,陸雅又來了,嫂子正好做了晚飯,她也坐下來吃飯。


   吃著飯,嫂子就跟我說:明天你去,就能把獎金發了。


   能有多少錢?嫂子好奇地問。


   連分成,帶獎金,一共是15萬吧。


  陸雅道。


   啊?那么多?樂子他能賺那么多?嫂子真是吃驚了。


   當然了,樂子老厲害了,哦,對了,這個事還給忘了,樂子不是會看病嗎?你干脆也給你嫂子看看唄。


  陸雅大咧咧地說道。


   我已經知道嫂子有病,但是我沒點破,卻被陸雅點破了。


   嫂子的臉一下紅了,忸怩著說:什么病啊,我沒病。


   那不行,自己家有這個條件,干嘛不看看,樂子,快給你嫂子號脈。


   既然點到這里了,我就必須看了,再說,只是號脈,怕什么的。


   于是,我就伸出手來,嫂子一看都這樣了,也伸出了手來,我就開始給嫂子號脈,但是一號脈之下,我就感覺到不對勁兒,脈象不清,難道嫂子是那種病? 我突然害怕了,半晌沒說話,可能是我的臉色也不好,弄得陸雅跟嫂子都緊張起來。


   她們看著我,問道:怎么了? 我不敢說破,只好微笑著,道:沒什么,不過,得做個深度檢查,實在不行,嫂子去康復中心拍個片子吧。


   啊?有那么嚴重?究竟是哪個方面的問題?陸雅臉上也很難看。


   可能是卵巢有問題,但是,具體的,我得看過片子。


  我凝重地告訴她。


   能不能做個指撿?陸雅畢竟明白一些。


   能是能,可是,我…… 可是什么?都啥時候了,你還不好意思? 陸雅明白了我是怎么回事,就命令道:現在就檢查,別拖! 嫂子臉色煞白,但是聽說,要我給她堅持,說什么也不要。


   陸雅火了:你這是干什么?你要對我們大家負責,知道不?你的健康關系著在座的每一位,當然最重要的,是你的兒子。


  你不為別人想,還不為你的兒子想?不為樂子想? 說著,就把嫂子拖了過來。


   既然陸雅都把嫂子拖過來了,我也就不在矜持了,趕緊去洗手,為嫂子做檢查,那邊嫂子在陸雅的威逼下,只好把衣服脫了,然后用衣服蓋住了臉。


  我戴上一次性手套,涂上凡士林,慢慢的伸向嫂子……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8651963.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991810.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8758199.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146722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2176441.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5995526.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8079738.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4101146.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560517.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4929606.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女性 av女性 av
av 女性 向av 女性 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