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yui komine

yui komine


“不會吧?白天不是沒來嗎?怎么現在來了?” 村長猶豫了一下,“那我怎么辦?身子脹得難受。


  ”“你……你自個兒解決。


  ” 李芳 說道


  “自個兒不爽。


  要不你用口……”“滾滾滾……”李芳罵道,“你越來越下流了,我才不呢。


  回家叫你老婆幫忙去!”村長看著李芳,嚴肅起來。


  “李芳,你今天不對勁。


  是不是又要我幫你什么事?快說。


  說完我真的要來了。


  你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大姨媽回去不過十來天,哪有來得這么勤的?”我暗暗將村長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問候了一遍。


  我這時候雖然沒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動,也不敢深呼吸,更郁悶的是,李芳將浴巾搭在我的頭上,不時地來回撫摸,令我非常難受。


  只希望村長快點離開。


  我輕輕朝李芳的腰掐了一下,告訴她我現在不舒服。


  李芳頓了頓,說道:“這樣,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來。


  ”“出去個毛啊!”村長抱住李芳,硬是將她從木桶里給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驚,也跟著往下蹲。


  好在村長并沒有注意到水桶里,將李芳丟到床上后便開始脫褲子。


  李芳一骨碌從床上爬了起來,順手抓起一條被單披在身上就往門口走,村長拉住了她,問:“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要。


  ”李芳說道。


  “什么!”村長近乎咆哮道,“我褲子都脫了!你竟然說你不想要?”“我去解手。


  ”李芳又說。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來也得來!”說罷硬是將李芳推倒在床上,想要強來。


  我蹲在水桶里,別提有多難受了。


  沒想到外表溫文爾雅平易近人的村長,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荒唐事。


  真應了那句話,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獸。


  難道,我今晚得在這水桶里看一場直播?林清清還在果樹下躲著呢。


  正弊得難受,突然,一個屁忍不住 放了出來。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兩個泡。


  “什么聲音?”村長停了下來,側起耳朵。


  我嚇了一跳,這個該死的屁,晚不放遲不放,偏偏這個時候放!“有聲音嗎?”李芳從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沒有啊。


  ”村長慢慢地朝水桶走來。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賊還要緊張。


  結果,越緊張,越禍亂。


  “咕——”又一個屁冒了出來。


  “什么東西?”村長好奇地朝水桶里探來。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從水桶里站了起來。


  “呀!”村長驚叫一聲,朝后一退,頓然坐倒在地,驚聲叫道,“誰誰誰!”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門外跑。


  村長大喝:“站住!”我沒理會村長,只顧往門外沖,誰知一腳踢在門檻上,卟嗵一聲撲倒在地。


  真是禍不單行啊!我心中叫苦不迭。


  當我爬起來時,村長已沖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 張小北?”村長顯然也很驚訝,“你怎么在這?”我尷尬道:“正巧路過,路過……”村長盯著我,冷冷地問:“剛才 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說:“我什么都沒看到。


  ”“哼!”村長朝李芳看了一眼,“你說,在 我來之前,你們在屋里干什么?”李芳披著被單走了出來,慢悠悠地說:“啥也沒干。


  ”“鬼才信你!”村長語重心長地道,“李芳,你要找男人,我沒權利干涉,但你別找張小北這種的啊。


  他可是咱們村唯一的開光師!”“你不信就算了。


  ”李芳說,“小北剛到我這兒,你就來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為什么(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在水桶里?”村長又問。


  “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給 張繼文陪葬嗎?怕被你發現,將他抓起來,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李芳說道。


  “說起這個事,我正要跟你們說。


  ”村長挺了挺胸,恢復了平時那種慷慨激指點江山的模樣,“我一直在外面開會,今天下午才回來。


  聽說了張繼文的事。


  聽他們說,要張小北和林清清陪葬,我當時是勃然大怒,將那幾個鄉野莽夫狠狠教訓了一頓。


  都什么年代了,還要搞陪葬?這跟殺人沒區別!所以,張小北——”村長朝我望來,面帶微笑,和藹可親,“你放心,你和林清清不會有事。


  我身為村長,一定會為你們主持公道!”“謝謝,謝謝。


  ”我很感激。


  拋開村長剛才和李芳的事以及他現在裸露著身子不說,他在我心中還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剛才的事……”“我啥也沒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說著就要走,卻被村長拉住了。


  “這樣,你和林清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誰也不許說。


  一旦你說出了半個字,張小北,我希望你 明白,我能要你和林清清不給張繼文陪葬,也能要你倆背上殺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話嗎?”“我懂,我懂。


  ”待我走遠了,聽見村長罵道:“媽的,什么玩意兒?你這 女人傻了吧?有人在這兒也不告訴我,你是不是欠抽?”我來到林清清那兒時,林清清埋怨道:“怎么這么久?我以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們回去吧,我碰到村長了,他說我們不用給張繼文陪葬。


  ”我說著,在林清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來。


  林清清卻說:“我才不回去。


  得張繼文埋了后再回去。


  ”這時,村長打著手電筒和李芳離開了果園。


  這兒蚊子實在太多,我建議去小木屋里過一晚,林清清同意了。


  進了小木屋后,林清清直接倒在床上,苦著臉說:“好累。


  好餓。


  ”我這時肚子也在咕嚕咕嚕地叫,叫她休息一會兒,我去摘幾個梨來。


  當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時,只見林清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見我進來了,立即將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進來了!沒見我洗澡嗎?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線灰暗,林清清的身子除了腦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這水很臟的。


  李芳嫂子在里面洗過澡,我也進去過,還在里面放了兩個屁……”“什么!”林清清觸電一般從水桶里站了起來,一陣哀嚎,“你不早說,難怪這么臭!”我眼前一亮,林清清的身材真是好,雖然屋子里看得不太清楚,但那雪白的胴體挺拔的胸部隱隱可見,如夢里看花,意味深長。


  “你還看?還不出去!”林清清抓起浴巾朝我打來。


  我趕緊退出門口。


  不過又聽到林清清嘀咕,“我不是換過水的嗎?干嘛要站起來?”“哼,張小北,便宜你了,又讓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體!”待林清清穿好衣服后我才進去。


  吃了梨后,我疲憊不堪,想上床去睡覺,卻被林清清蠻橫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滾,腿張得老大,將本就小的床占了個滿。


  我無奈地嘆了一聲,在床邊坐了一個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園摘了幾個梨和林清清吃了。


  本來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林清清堅決要在張繼文下葬后再回去,無奈,我們一直等到中午,想必這時候張斷文已經埋了,我倆這才拖著又累又餓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剛進村子我們就碰到了幾個人。


  一打聽,張繼文果然已埋葬。


  我和林清清在叉路口分開,她決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誰知我剛走沒幾步,突然聽見林清清從后面跑了上來,邊跑邊叫:“張小北,快跑!”我回頭一看,林清清驚慌失措跑了上來,后面緊跟著張繼秦與幾個平時經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媽的,給我站住!老子等你們一天了!”張繼秦叫罵著。


  我下意識地想轉身就跑,但是,林清清眼看就要被張繼秦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拋下她不管。


  待林清清跑到我面前,我順手撿起路邊一塊石頭擋在路中央,面對著張繼秦等人,對林清清說:“你快走,我來擋著他們。


  ”“你也跑啊。


  ”林清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林清清的速度,那是絕對跑不了的。


  我只有擋著張繼秦他們,才能給林清清爭取逃跑的時間。


  沒想到林清清也不跑了,也從地上撿起了一塊石頭。


  “你他媽的總算現身了。


  ”張繼秦也停了下來,指著我罵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張!”我心里很害怕,但還是硬著頭皮說道:“你有種沖我來,放了林清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媽的做夢!今天你倆誰也別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魚死網破!”我揚起了手中的石頭。


  話雖如此,我心里卻卟嗵卟嗵跳過不停。


  “幾只螻蟻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讓他們灰飛煙滅。


  ”耳邊突然傳來清水仙子的話。


  我一愣,一招?灰飛煙滅?“上!”張繼秦將手一揮,“打斷張小北的腳,抓住林清清!”那幾個混混兇神惡煞地直朝我和林清清撲來。


  我瞅著最前面的一個人,狠狠一磚頭敲打了過去。


  “啊!”那人一聲慘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著額頭在地上打滾。


  其他人沒愣著,一個一個朝我撲來。


  我豁出去了,對著其中一人撞了過去,頓然將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點撞在張繼秦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閃,如魚得水,未讓他們碰到分毫,反而這幾人似乎轉暈了頭腦,被我腳下一絆,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導語:我和 老公沒有共同的語言,生活習慣也有些格格不入。


  更主要的是他不能給予我 夫妻生活的性福感。


  記得老公在新婚之夜 是在藥物的作用下把夫妻的那點事辦完的。


  以后,不管我如何努力,他都不能勝任一個做老公的義務。


  這時我才明白,老公已經是60歲的人了,各方面都力不從心。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網友來信:  我和亞倫都是平凡的工人。


  由于興趣相投,經常在一起聊天。


  逐漸產生感情,開始戀愛。


  熱戀時期,亞倫特別細心,時而對我玩些小浪漫,讓我幸福不已。


  在我25歲生日的夜晚, 倫子飽含深情地向我求婚。


  次日,我懷著激動的心情把此事告訴爸媽,本以為催婚緊迫的他們會和我一樣驚喜。


  卻沒想到,一向疼愛我的爸爸媽媽,卻毅然地反對我們的婚事。


  母親苦口婆心地勸我,說倫子是個好男人,他不反對這樣的男人做我的好朋友,但做老公絕對不行。


  口述: 男友娶富婆我 賭氣 嫁給六旬翁老公 煎熬賭氣  我頓時大怒,反問她為什么。


  母親的理由很簡單,就是嫌倫子沒錢沒車沒房。


  很強硬地說,如果結婚,最起碼要買房,并且拿出30萬的彩禮錢,這樣才能保證我日后生活得幸福。


  我知道,這樣看似一般的條件,對現在的倫子來說,是不可能做到的。


  我(上課時被同學摸出水來)剛想反駁,爸爸吼道:“行了,這件事沒用商量的余地。


  說破了天也沒用,如果你真要嫁給倫子,除非我和你媽都死了。


  ”我知道父親的脾氣,但凡他決定的事,八匹馬都拉不回來。


  為了到 父母的認可,我整整在家里鬧了半年,用盡各種方法,軟硬兼施,但均以失敗而告終。


  我徘徊在倫子和父母的之間掙扎徘徊。


    最后,倫子也受夠了折磨。


  他冷漠地對我說,千慧咱們 分手吧,你爸媽也是為你好。


  或許離開我,你能找到更美好的歸宿,這樣的愛情我承受不來,你也別在為難了。


  如果有一個80歲老太太可以讓我一夜暴富,我也愿意娶她。


  說完他轉身把我扔在那走了。


  倫子像一枚尖銳的刺,反反復復地刺痛著我。


  看著倫子的背影我哭了,淚如雨下。


  口述:男友娶富婆我賭氣嫁給六旬翁老公煎熬賭氣  雖然很傷心很難過,可我內心還充滿希望,我堅信倫子還會回到我的身邊的。


  但是我太天真了。


  三個月后,我聽說倫子和比自己大20歲的女人有錢女人結婚了。


  聽到這個消息我崩潰了,我開始恨,到底恨什么我不知道,總之我天真的眼神里已經填滿了微微的涼。


  倫子結婚后的第45天,我沒有與爸媽商量,嫁給了一個60歲老富翁。


  我故意把婚禮弄得鋪張,我要讓倫子知道我找到了一個比他老婆年紀還大,還要錢的老公。


    我知道自己是在賭氣。


  是沖動中的行為,當時我認了,我認為沒了倫子日子,和誰都一樣。


  婚后我才知道自己的沖動把自己給毀了。


  老公對我很疼愛,什么事都依著我。


  特別是在物質上,不僅給了我父母買了一套新房,還給了一張100萬的存折。


  我每天狂街,購物。


  慢慢的我發現這些都不是我真正想要的。


    我和老公沒有共同的語言,生活習慣也有些格格不入。


  更主要的是他不能給予我夫妻生活的性福感。


  記得老公在新婚之夜是在藥物的作用下把夫妻的那點事辦完的。


  以后,不管我如何努力,他都不能勝任一個做老公的義務。


  這時我才明白,老公已經是60歲的人了,各方面都力不從心。


  口述:男友娶富婆我賭氣嫁給六旬翁老公煎熬賭氣  無數個夜里,我忍受著寂寞的渴望,仿佛身體里游動欲望的細胞,倍受煎熬。


  每每這個時候,倫子突兀地映在了我有腦海里,他那霸道而張揚的模樣,讓我回味無窮。


  像最美的童話一樣印在我心底,然而現在就像泡沫般輕輕一捏碎了,當越想去拾起就越被風吹得遙不可及。


  真不應該一時沖動,把自己埋藏在沒有幸福的婚姻里。


  婚姻是一生的歸宿,一定不能盲目對待。


  否則最終受傷的,一定是自己。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橄欖枝V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閱讀提示:在長期 冷戰的過程中,男人已經逐漸形成應對冷戰的“抗體”。


  你冷,我也冷;你不 妥協,我也不求和。


  一旦到了這種地步,女人便很難在冷戰中占到便宜,反倒冷了男人的心,影響了雙方的感情。


  長此以往,分手是早晚的事。


  ——老丑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對很多夫妻而言, 兩人發生沖突時,最直接的發泄方式并不是“廝殺”,而是展開冷戰。


    當兩人有了矛盾,一方率先擺出一副“我以后再也不理你”的姿態,同時另一方心想“不理就不理,誰怕誰啊”,誰也不示弱、誰也不妥協,于是,冷戰爆發了。


    “我跟她說話的時候,她總是默不作聲;她偶爾會朝我看一眼,但眼神冷冷的,不會在我身上停留太久;上班、吃飯、睡覺,她都和我分開來做,有時候寧可遲到也不和我坐同一班公交車……”每次冷戰,我的一個哥們兒都會私下跟我抱怨,“她永遠都不會跟我吵,卻始終對我說的話無動于衷,她這樣已經快一年多了,有時候我甚至不知道我到底錯在哪里。


  ”老丑:夫妻該如何 把握冷戰的 尺度冷戰尺度夫妻  不肯掏錢給她買包買衣服,女友便 和他冷戰,一冷就是幾天;看不慣他遲到,女友也和他冷戰,一戰就是幾天;到后來兩人同居,冷戰的次數便越來越多了,大到買車買房子,小到吃飯看電視。


  我這個朋友和女友交往了4年時間,沒想到最終卻在冷戰中“陣亡”。


    女人一開始發動冷戰,無非是想懲罰一下男友,心想等他實在扛不住了,便會乖乖向自己承認錯誤。


  是的,這種方法可能一次兩次管用,可用的次數多了,便不靈驗了。


    在長期冷戰的過程中,男人已經逐漸形成應對冷戰的“抗體”。


  你冷,我也冷;你不妥協,我也不求和。


  一旦到了這種地步,女人便很難在冷戰中占到便宜,反倒冷了男人的心,影響了雙方的感情。


  長此以往,分手是早晚的事。


    從網友的來信中,我總能看到冷戰中的男女,不論哪一方,內心都會極度的悲傷、氣憤、無奈,有的將問題復雜化,有的甚至想到了分手。


  老丑:夫妻該如何把握冷戰的尺度冷戰尺度夫妻  無疑,冷戰都是傷身傷神傷人的:兩人放棄了溝通,情緒無從發泄,用冷落的方式懲罰對方的同時,也折磨了自己;兩人回避沖突,并不意味著可以徹底解決沖突,沒有有效的交流,沖突仍是一顆定時炸彈,遲早都要爆發。


    冷戰的時機和尺度  對付男人的某些惡習,若曉之以理動之以情不能奏效,大吵大叫也不能讓他戒掉,這時你倒不如試試冷戰,讓他收斂一些。


  不過,故意用冷戰讓對方改掉一些壞毛病,你也要看準時機,掌握好尺度。


    首先一定要讓對方清楚,你是在什么事情上才對他冷漠的。


  如果他經常約會遲到,那么你就應該借著他某一次遲到的時機跟他鬧僵,而不是在和他 爭吵晚飯吃什么的時候,牽扯到遲到的事情,于是你越想越憋氣,然后才想跟他冷戰。


    冷戰不是亂戰,有針對性的開戰才能讓他更好地自我糾正錯誤。


    冷戰爆發,接下來你需要把控的就是冷戰的尺度。


  什么時候收場、怎么收場,這些問題你必須事先算計好。


  老丑:夫妻該如何把握冷戰的尺度冷戰尺度夫妻  不和他見面,但你要保證24小時開機,以便他能隨時找到你;不和他說話,但你可以通過其他途徑表達自己的感受,讓他明白你憤怒的原因,比如qq狀態、博客、微博或者朋友之口,避免他胡亂猜測,讓隔膜越來越深。


  如果他主動向你妥協,你也要給他一個臺階,容他解釋、改正。


    沉默比爭吵更糟  及時、有效地溝通,無疑是化解沖突的最佳辦法。


  沒有哪對戀人敢說,他們從未爭吵過。


  如果你用對了方式、把握好尺度,爭吵不但可以解決沖突,還可以提升兩人之間的默契度。


    當然,戀人之間化解沖突的過程往往沒有說得那樣簡單、平和,有時甚至會伴隨著爭吵甚至大罵,遇到這種狀況,我們不妨先冷靜一下,給彼此時間思考事情的前因后果。


    但記住,這種冷靜并不意味著冷落——矛盾沒有解決之前誰也不理誰。


    一條河上,有一座獨木橋,獨木橋上只能容下一人通過,兩人迎面走來,怎樣才能使兩個人都順利通過?如果你是當事人,你可以說服對方讓你先過,也可以爭吵之后談出合理的要求,或者干脆自己妥協讓對方先過;但如果兩人誰也不發表意見,那結果只能是兩人都冷在橋中間,誰也過不去(摸同桌的白絲襪流水)。


  老丑:夫妻該如何把握冷戰的尺度冷戰尺度夫妻  沉默和冷落,是永遠也解決不了問題的,沉默的背后,實際上隱藏的是憤怒,積壓到一定程度,憤怒就會像火山般爆發。


    退一步,沒什么大不了  冷戰遲遲不結束,兩個人的感情便會出現危機,即便是戀愛幾年的“老戀人”,也是經不起冷戰折騰的。


    女人常認為,主動打破沉默,即意味著自己在冷戰中戰敗,以為這次壓不住他,下一次他便會變本加厲地對你,在今后的夫妻生活中自己也會處于弱勢地位。


    可一場冷戰的確代表不了太多,只要自己心中有數,對方也不可能通過冷戰來讓你妥協。


  兩人一起生活,重要的并不是輸贏,而是怎樣做才能雙贏,兩人能夠重歸于好,才是真正的勝利。


    當你已經承受不了冷戰的寂寞,或者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時,不妨率先提出和解,盡早結束這場冷酷的戰爭。


    冷戰之后你會發現,兩個人當初的默契很難再找回來了,因為彼此都逐漸適應了忽略另一個人的“單身”生活。


  老丑:夫妻該如何把握冷戰的尺度冷戰尺度夫妻  戰后初期,兩個人都像陌生人一般,以往的感情和肢體交流無疑會讓彼此感覺尷尬。


  這時候,你必須率先做好引導的工作,假裝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主動和他聊天、牽手、約會、和好如初。


    美味不可多食,美酒不可多飲,同樣,再高明的冷戰伎倆,用多了也不會管用。


  冷戰講究尺度,感情方能不輸。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老丑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老丑,情感類作家,暢銷書《每個人的愛情都有問題》作者;新浪網首席情感專家,鳳凰網、太平洋女性網特邀情感顧問,被廣大女性讀者親切地稱為80后“大眾男閨蜜”。


  )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9757078.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3396559.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6647674.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6839641.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2331390.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8467084.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400265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666950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6770714.html
https://twljoiujgn.weebly.com/1072599.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