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中 出 妹

中 出 妹


熱量高的食物一般都是油炸類,含 脂肪比較多的肉類,還有含糖分比較高的零食,想要減肥最好遠離這些食物。


  1、比薩一片中等大小的比薩餅有350到500卡的熱量。


  面餅是由白面粉做成的,屬于精面粉,只有卡路里。


  比薩餅上面大量的奶酪是含高 飽和脂肪的奶制產品,還 含有豐富的蛋白質,只是提供了更多的卡路里。


  另外,餅上的凝乳、 雞肉或奶酪等,使飽和脂肪 含量有增無減。


  2、漢堡塞進漢堡的這些肉餅都是油炸過的,飽和脂肪和反式脂肪的含量一般較高。


  3、肉和肉制品肉類品種很多,如牛肉、羊肉、豬肉、鴨肉、雞肉、魚和雞蛋。


  所有這些肉都含有大量的脂肪,但魚肉和雞肉相對更健康。


  任何豬肉和牛肉產品都至少含有20-30%的飽和脂肪(壞脂肪)。


  4、牛奶巧克力?巧克力是高熱量物質,大約每一百克含有2,200卡焦。


  巧克力含有的脂肪約60%為飽和脂肪,一支巧克力棒含大約8克飽和脂肪。


  5、油炸食品這些食物在烹飪過程中帶來的油脂直接在人的身體里貯存并導致肥胖。


  這些油炸小吃至少含有13-19%的飽和脂肪。


  6、糖果糖果一般成份為酥油、印度奶酪、奶油、全脂牛奶、馬伊達(白面粉)、人造黃油和黃油,這些都是非常豐富的飽和脂肪。


  糖是很多甜味食品或食品加工的基本成分。


  糖能提高 人體內的血糖水平,以糖原的形式儲存在人體內,再轉化成脂肪。


  含熱量高的 蔬菜有哪些含熱量高的蔬菜1、土豆要說被誤解的蔬菜第一個非土豆莫屬,它可是全球第四大糧食作物,每100克含有80 大卡熱量。


  想減肥?那你要記住別碰土豆了。


  含熱量高的蔬菜2、 豌豆豌豆也在榜上!每100克帶莢的豌豆含有111大卡能量,等于你爬樓梯50分鐘才能完全消化。


  若吃完主食再吃豌豆當作蔬菜這熱量可就漲得停不下來了。


  含熱量高的蔬菜3、蓮藕別以為蓮藕看起來水嫩嫩的,但其實它的淀粉含量很高。


  跟土豆一樣,可以替代主食,所以要是配菜中有蓮藕,小仙女們就少吃點米飯吧。


  含熱量高的蔬菜4、毛豆毛豆每100克約有131大卡的熱量,但它的蛋白質和膳食纖維含量都非常豐富。


  10顆毛豆的熱量得散步7分鐘才能消耗完,適量吃一些可以,吃太多小心腹脹和發胖。


  撞在一起的瞬間,一股莫名的香水味道沁人心脾。


  我不懂香水,所以我不知道這個香水是著名的圣羅蘭“ya片”香水,最適合性感誘惑的成熟美女。


  她身材(草船借箭的故事)真得宛如一個超模,腿長腿還帶著彈性,說明她經常鍛煉這對美腿。


  “啊~”美女一聲銷魂的慘叫,壓著我,把我壓倒在了地上。


  她的胸不大,但跟鍛煉過的超模一樣,也很有型,所以撞起來,很舒服。


  “誰!誰撞我?”這美女把我撞翻之后,不但沒有自己犯了錯的觀念,反而還站起來牙尖嘴利的罵:“走路不長眼睛嗎?”大廳里面到處都是 女人,天生喜歡圍觀的女人瞬間都圍觀了過來。


  我 躺在地上,裝作到處找,找不到自己的導盲杖。


  “你,你誰啊?你怎么走盲人行道?”我明知故問 的說:“說誰走路不長眼呢,沒看到我看不見嗎,你長著眼睛和一個瞎了眼睛的撞一起,你這眼睛還不如給我呢!”好犀利!圍觀的小護士們紛紛莞爾一笑,限于眼前這位 大美女的赫赫威名,她們當然不敢太過出格,而客戶們就沒那么多顧忌了。


  眼前這個大美女顯得惱羞成怒了,她氣得牙癢癢,手里把文件攥成了一團,卻怎么也沒辦法找我麻煩。


  我站起來,這才想起來,我是不是太過分了?這才剛來第一天,就跟同事發生了沖突。


  盡管它不是我的錯,但是說給葉紫和 嫂子聽卻怎么也不好聽。


  還好,我這人別的不行,厚臉皮耍賤總是會點的。


  我艱難的爬起來,找到了自己的導盲杖,然后站起來在地上敲了敲,選擇了和出門完全相反的方向,一邊走一邊說:“以后你走路注意點,都撞成什么樣了?我聽你好像是穿了高跟鞋,要是崴到腳就不好了。


  一邊說著場面話,我一邊往 養生館正門進去的大大的影壁走過去。


  “唉”看傻了的護士小聲的想要提醒我,但是我怎么可能會聽她的呢?我筆直的走過去,然后越走越近,直直的撞到了影壁上,duang的一下,我又倒在了地上。


  我這故意的出丑讓全大廳的女人,還有聞訊趕來的其他客人都捧腹大笑。


  這次他們再也忍不住身為女性的矜持,紛紛笑個不停。


  就連那個性格火爆的大美女也站在那里,氣惱的表情也被笑容瓦解。


  我看把所有人都給逗樂了,我就知道今天我好歹給大家留下了一個好印象,再加上我這個在眾多老臘肉里面顯得帥得多的臉,在這個養生館里面混的開的機會大大增加。


  “誰?誰把門給關上了?”我那一撞雖然是假的,但還真有點兒疼,我揉著額頭,奇怪的說:“這門什么時候改成琉璃了?”“你走反了!”剛剛認識的,名叫 李銀玲的小護士從人群里面擠了出來,跑過來一臉驕傲的對我說:“劉醫師,我是剛剛的李銀玲啊,我來扶您回去吧。


  “哦哦,行。


  正好她過來了,我就借坡下驢的說:“好好,我咋走反了呢?我 感覺我走的沒錯啊?”李銀玲扶著我往樓上走,卻突然被后面那個火辣大美女喊住了。


  “李銀玲,你過來,再請個姐妹扶扶這位上去。


  我有事找你。


  李銀玲的表情馬上僵硬起來,但是似乎這女的地位還不低,她就無奈的說:“好的,黎 經理


  她的普通話說的不錯,我聽得出來,是黎,不是李。


  那邊又換了一個女護士扶著我上樓,我就聽到后面的談話。


  黎經理似乎自帶一種威壓,讓所有的護士看到她都戰戰兢兢,她說話也毫不客氣,“李銀玲,剛剛那個男的,他是誰?”李銀玲看了一眼黎經理,趕忙解釋說:“他是今天新來的醫師啊,叫劉正,是葉姐親自帶過來的,說是她的弟弟,你也看到了,他他看不見的。


  黎經理自知理虧,所以別過話題說:“醫師?在咱們養生館有男醫師?這怎么回事?我是護理部的經理,我怎么不知道?”李銀玲這姑娘倒不錯,還為我說話說:“黎經理,他是 催乳部的啊。


  在四樓的催乳男部。


  這黎經理看找不到找我麻煩的理由,就揮揮手說:“行了,你先走吧。


  回頭我問一下葉姐。


  原來催胸部這邊,還是催乳部啊。


  有個催乳男部,那就應該有個催乳女部了?我一邊走一邊想。


  也是了,中年人的理念大都還是很保守的,有夫之婦的家庭如果沒有特殊情況,應該也不會找我這種男技師去催乳。


  走到四樓,我躺在休息室里,喝著茶,給嫂子打電話。


  “喂?嫂子,是我啊。


  “阿正?你在養生館里怎么樣?有沒有跟別人起矛盾?客人對你的評價怎么樣?”嫂子一接電話,就是一串的問題。


  我知道嫂子對我的關心是最真誠的,她對我的關愛沒有任何的瑕疵。


  我笑著說:“哪有啊!我第一次來養生館,現在都在實習期呢。


  第一天我應該不會接待客人,我現在正在熟悉環境呢。


  您放心,這里的配置頂的上豪華公寓了,我在這里很安全,也很舒心。


  “那就好。


  嫂子長舒了一口氣,那邊忽然聽到了 佳佳的哭聲,我趕忙說:“嫂子你忙吧。


  我再適應下。


  “嗯,你幾個人在外面要多注意安全。


  嫂子不求別的,只要你能安全著就好,錢不錢的都不是問題。


  嫂子說著,還帶上了哭腔。


  我知道是我的離開,讓嫂子有點傷心。


  我趕緊說:“不會的,我還等著 看著佳佳結婚呢!”“哇哇!”佳佳聲音更大了,嫂子趕緊說:“我先去看佳佳了,回來說。


  掛掉電話,我這邊的大門卻被突然撞開,一個年輕貌美的女醫師進來大喊:“喂,你是新來的催乳師嗎?趕緊過來!出事了!”  他家門開著,門檻還站著個人,正四處張望。


  三斤仔細一看,是 曉東 媳婦!“這女人,大晚上的站門口干嘛?蚊子這么多,難道大姨媽幾個月還沒來,嫌血多了,找點蚊子放放血?”  離的近了,曉東媳婦也看到了陳三斤,扭頭向屋里看了看,似乎是在看曉東有沒有發現他,沖著陳三斤指了指自家后窗戶,然后進屋關門。


  這下陳三斤頓時有些哭笑不得。


  感情這女人對這事還真帶勁了,站門口等著自己來看她被他 男人睡……  陳三斤稍微轉了會,確定沒人注意到自己,就迫不及待的奔著曉東家屋后走去。


  腳步很輕,心跳很快,只能聽到蟲叫聲和自己的心跳聲。


  刺激!竟然讓自己遇到了這種事,有人的媳婦邀請自己去看自家男人睡她!這種事想想就讓人血脈噴張!屋里曉東媳婦正和曉東摟抱在一起,曉東的手正在她身上游走著,很快就扯開了她的衣襟,那高聳的柔軟頓時跳了出來!趴在窗下偷偷看著這一切的陳三斤,猛地瞪大了雙眼,只感覺小腹冒起了一團火。


  那高聳的柔軟,在曉東那雙大手下,不斷變幻著各種令人遐想的形狀。


  正當陳三斤無比眼熱的時候,曉東直接一把扯下她的褲頭,露出了兩條雪白的大腿,將她按在床邊,火急火燎地站在她屁股后面,雙手扶住了她的柳腰……  “媳婦,不行啊!!咋就硬不起來了呢?”可正當陳三斤看得正帶勁的時候,曉東突然耷拉著個腦袋說了聲。


    “胡說,咋就硬不起來,我看你下午不是跟鐵棒似的的嘛!我來看看!”  陳三斤挺替曉東悲哀的,這做男人做到這份上,夠失敗的。


  此時的陳三斤很想助人為樂一番,但曉東不會同意。


    曉東夫婦兩折騰研究了半天也沒啥進展。


  陳三斤感覺很無聊,本還以為能爽一把,看來是沒戲了,正準備抬腳走人呢。


  屋里傳來曉東媳婦的聲音。


    “曉東,你等一下!”然后就聽見腳步聲。


    “來,曉東,把這套上!”曉東媳婦的聲音。


    “這……你這干啥呢?拿套-套干嘛啊?都老夫老妻的了還用的著這嘛?拿就拿唄,還拿個用過的!”  “啥用過的,是我剛剛給扯開的。


  你帶上,試試看行不!”  在曉東媳婦的強烈要求下,曉東還是帶上了那個疑似用過的套-套。


    “我說媳婦,你這啥牌子的?咋戴上去感覺火辣辣的?嗨……你別說,我這二弟還真起來了!”曉東顯得很是興奮。


    “行了,快點,別讓老娘等急了。


  ”曉東媳婦的聲音顯得急不可耐。


    “哈哈哈……媳婦,看我曉東今天晚上大發神威,非弄死你不可!”  兩人哼哼呀呀,弄的沒完沒了。


  聽的窗戶外的陳三斤心神搖曳。


  壯著膽子抬起頭,貼在窗戶旁邊朝里面瞅去。


    “嗨,這曉東還真搞起來了。


  這都十幾分鐘了,也沒變軟蛋啊!難道村里人真的是謠傳?不管了,媽的,這曉東媳婦真白,那那里跟何繡花差不多。


  ”看著看著陳三斤手就不由自主的拆進了褲襠里。


    “哎呀,媳婦,不行了!我這怎么感覺這么辣啊?而且還疼!不對勁啊!”曉東最終還是沒設出來,表情有點痛苦,爬了下來,翻弄著下面,一陣齜牙咧嘴。


    可那曉東媳婦明顯還未滿足,自個伸出手來不斷的扣弄著。


  而且還把臉沖著窗戶,看著三斤的方向,口中呢喃,“來,來……快點!”  三斤只感覺腦門發熱,一股熱流直沖頭頂“這曉東媳婦讓我來看曉東日她,絕對是要勾引我!”  但隨后的一件事,立刻就讓陳三斤同志如同墜入了冰窟窿里面。


  差點沒嚇死過去。


    就在三斤看著曉東媳婦的身體,專注的搓弄著自己的時候,窗戶的另一邊飄出一道身影。


    頭發很長,遮著個半邊臉,一身白衣,沒有一點聲音,是個女人!  陳三斤一屁股跌倒地上,嚇得魂飛魄散。


  天黑看不清對方的臉。


  但陳三斤也不敢說話,也不知道是人是鬼!陳三斤感覺渾身冰冷,四肢使不上丁點的力氣。


    那人影動了!從窗戶邊上悄悄的露出半個腦袋,向屋里張望著。


  屋里的燈光設出來,打在那張臉上。


    陳三斤一看,好玄沒氣死。


  但隨之心又沉了下去。


  透過燈光,陳三斤看清了那張臉,那張臉很漂亮。


  陳三斤看了都忍不住想上去啃兩口。


    是人不是鬼!那這人是誰?正是陳三斤剛剛遇到的陸 彩鳳!  屋里曉東鬼叫著,一個勁說下面疼的不行,又辣又疼!  陳三斤不敢說話,呆呆的看著陸彩鳳。


  陸彩鳳只是看了幾眼,就把目光挪了出來,憤怒的看著陳三斤。


  然后兩人悄悄的離去。


  回到三(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斤家魚塘的小屋子!  “陳三斤,你大晚上的跑人家窗戶口偷看人家和媳婦,你還說沒去干壞事!”陸彩鳳像審問犯人一樣。


    “我……那個……”三斤支吾了半天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心中大喊冤枉,這都哪門子事,不是自己想去看啊,是人家媳婦邀請咱去看的。


  這不犯法吧?但這事說給陸彩鳳聽,陸彩鳳能相信嘛。


  三斤是有苦說不出。


    “看你就不像個好東西!我最恨的就是你們這些流-氓!”陸彩鳳看三斤不說話,跟著逼近。


   三斤很憋屈,心情自然也就不好了,小聲嘀咕著,“你恨啥流氓?流氓又沒把你上了!”  陸彩鳳一聽,鳳目怒視,大有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味道,“陳三斤啊陳三斤,你,你不可救藥了你!原本聽村里人說你不是個好東西,我還真以為是別人毀你名聲。


  可現在讓我逮著了個正著,你還解釋什么?”  三斤想死的心都有了,“小鳳,我要是說我去偷看人家上媳婦是有原因的,你信不?”  “呵呵,偷看還有原因?除了你心里那點流-氓思想在作祟,還能有什么原因,我給你機會說,看你能跟我瞎掰個什么出來。


  你要是不能說清楚,我就把這事告訴我爸,把你送局子去。


  ”  “別別別……小鳳,你千萬別說。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無奈之下,三斤只能將中午遇見曉東媳婦 的事通通的說了出來,然后某些細節該添加的添加,該刪除的刪除。


    陸彩鳳聽的目瞪口呆,傻眼了!  “三斤,你……你不是在誆我吧!你說的是真的!”  陳三斤一看陸彩鳳不信,當時就急了,一把抓著陸彩鳳的手,“小鳳,我說可都是千正萬確啊。


  真的是曉東媳婦那搔女人讓我來的,我要是說了半句假話,讓我陽-痿。


  ”  陸彩鳳一時半會頭腦沒轉過來彎,這都哪門子事!  “陳三斤,這事到現在都是你一個人在說,你有什么證據?”  “證據?沒有!”陳三斤下意識的搖搖頭。


  能有什么證據,現在把曉東那媳婦給掐過來,然后讓她把事情給說清楚,可能嗎?換了誰都不會承認。


  那不是擱自己臉上寫上“”兩個字嘛!  “那你有什么辦法證明你自己的話是真的?”陸彩鳳接著問道。


    陳三斤想了想,還是搖了搖頭。


    “哼……陳三斤,我看你就是一銀賊,所有的事都是你胡亂編出來的。


  哪有這么荒唐的事。


  證據你沒有,讓你想辦法證明自己青白,你也做不到,你就是在狡辯。


  ”陸彩鳳雖然口中這么說著,但是明顯的語氣要柔和多了。


    陳三斤其實挺郁悶的,自己就是偷窺了又如何,又不是偷人,更不是偷她陸彩鳳,這陸彩鳳還非得跟自己較勁。


    陸彩鳳忽然瞄了陳三斤一眼,出聲道,“其實也有辦法證明你說的事是真的,雖然只能證明一部分。


  ”  陳三斤眼睛一亮,急忙道,“啥辦法啊?只要你相信我就好,不要把這事告村長說就行。


  ”  陸彩鳳忽然變的扭捏起來,很是害羞的模樣,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個所以然來。


    這下陳三斤更急了,好不容易有辦法證明自己的清白,這死妮子還支支吾吾不肯說,可把自己急壞了。


  “啥辦法,小鳳你倒是說啊!”“你,你不是說,說你的大嘛?如果你能證明你的大,說明你就沒在胡扯!”說完這話,陸彩鳳的頭直接垂到了胸口。


    陳三斤眨巴眨巴眼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他懷疑自己聽錯了!  陸彩鳳這是啥意思?難不成也是欠-好的貨?我靠,這么水靈的白菜,又是個大學生,沒準還是處呢,還等個啥?  呼啦一下,陳三斤直接連褲衩一下子全給脫了,“小鳳,這就是我的清白!”  “啊……流-氓!”陸彩鳳羞的滿臉通紅,雙手捂住了臉。


  但好奇心使然之下,還是從指縫間偷偷看了幾眼,越看就越想看。


  “媽呀,這是驢吊吧?”  陸彩鳳的一聲尖叫,嚇的陳三斤趕緊將褲子提了起來。


    “我說你這丫頭瞎叫喚個啥啊,剛不是你要我證明給你看到嘛?看了你又喊我流-氓!”陳三斤很不爽,有種被人給玩了的感覺。


    “你個死流-氓,我又沒說我要看,我讓別人替我看不就行了嘛?”陸彩鳳見陳三斤提起了褲子,挪開了捂著臉的手,滿臉通紅,看的陳三斤心猿意馬。


    陳三斤想想陸彩鳳說的也是。


  她不看,讓別人看不就得了。


  怪自己太心急于澄清自己,外加點銀穢思想作祟,反而做的有點魯莽了!  “我要回去了!陳三斤,這事我不說出去!我暫時算是相信你的話了!我先走了。


  ”  陳三斤看著陸彩鳳遠去的身影,心中暗爽,“相信我的話?相信我的鳥還差不多吧?”  “這陸彩鳳不是都回家了嘛?怎么后來又跑回來了?估計還是不相信我,跟蹤了我,奶奶個球滴!” 陳三斤四叉八拉的躺在床上,精彩的一天啊!嘴角掛著笑容,三斤沉沉的睡去了。


    東方破曉,新的一天來臨!三斤撐了下懶腰,習慣性的將手向褲襠摸去。


  這一摸,可把三斤的魂都給摸掉了。


  他陳三斤“年芳”二十六,守身如玉,至今處男,每日早晨起來慣例的一柱擎天,可是今天,手一搭上去,軟不拉嘰,抖著跟面條似的!  “咋啦?咋就不行了呢?”三斤急的滿頭大汗,這玩意要是不行了,那這輩子可就真玩了,老婆可以沒有,但絕對不能不行啊!三斤急的都要哭了。


    一開始以為只是沒有例行每天早晨的一搏,可是現在扒拉了老長時間也沒見有啥動靜。


  “怎么辦?怎么辦?”三斤徹底沒了招,啥辦法都想過了,就是不能讓它站起來。


  想想以往的雄風,三斤心里就涼透了。


    “哎,這下子省心了,媳婦不用娶了!”三斤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床頭,一坐就是一上午,心里空蕩蕩的。


    “三斤,回家吃飯啦!都中午了咋還不回家?”張愛青的聲音。


    “哦,知道了!”陳三斤有氣無力的應道,可是半天沒動彈。


    張愛青覺得奇怪,“唉?這孩子今天是怎么了?每天來喊吃飯的時候,奔的跟兔子似的,一溜煙就跑到家了。


  今天怎么半天都不見個動靜?聽聲音也不對勁。


  不會出什么事了吧?”  張愛青推開門一看,陳三斤正坐在床頭上,眼里有著迷霧,整個人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沒半點精神頭。


    “我說三斤,你這是咋啦?”  陳三斤頭也不抬,“沒事!”  “沒事你咋不回家?快,回家吃飯。


  你爸今天特地去鄉里打了幾斤排骨,給你煲了鍋湯。


  老家伙懶得上心一會,走,跟媽回家吃飯去!”  陳三斤感到很意外,沒想到陳 詩文會親自給自己煲湯。


  但現在三斤關心的不是這事。


  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下面呢!心中暗嘆,“二弟啊,你可不能有事啊? 老子還是處男呢。


  你不能讓老子把這處男的名頭背進棺材哦!”  一路上,沒精打采,走路都感覺腳底發飄。


    還沒進家,三斤就聞到了一股子香味飄了出來。


  陳詩文正在鍋灶上忙的不亦說乎呢!陳詩文一看陳三斤回來了,笑瞇瞇的道,“來,吃飯吧,看看我給你煲的湯怎么樣!”  三斤一愣神,半會沒反應過來。


  兩人昨天還吵的跟殺父仇人似的,這陳詩文怎么說變就變了?不像他的性格啊?而且陳詩文很少對三斤說“我”這個字,一般都是以老子自居。


    陳詩文的詭異變化沖淡了三斤心中的憂傷,分散了他的注意力。


    “三斤,多吃點!咋不動筷子啊?我陳詩文雖然其他的不行,但是這廚藝可是一流的啊!”  三斤莫名其妙的看著陳詩文,心中迷糊著呢。


  心中暗道,“這老頭子今天是怎么了?竟然自稱“陳詩文”?從來沒有的事!難道昨天他跟我說的話都是真的?真的決定改過自新了?”  三斤從未正面喊過這個父親一聲爸爸,都是以陳詩文相稱,可真當陳詩文在他面前以陳詩文三個字自稱的時候,三斤的心如同被人狠狠的給絞了一下,這種感覺很苦,很酸!  拿起筷子,夾了塊排骨塞進嘴里。


  陳詩文的巨大變化暫時性的讓三斤忘記了二弟帶給自己的痛苦。


    陳詩文看了三斤半天,眼神閃躲,想說什么,但又害怕說錯了什么,最終還是沒憋住,小心翼翼的問道,“三斤,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語氣很急切。


    三斤看著陳詩文,沒說話。


  他從陳詩文中看到了一種叫做關心的東西。


    “三斤?三斤?你倒是說話啊?”陳詩文眨巴著眼睛看著三斤,三斤越是不說話,陳詩文心中就越是擔心。


    “爸,我很開心!這是我第一次嘗到被父親關心的滋味!”陳三斤淡淡的說道。


    陳詩文抿了抿嘴,心里肯定也很難受。


  孩子的一句話,讓他感覺到了自己這個父親做的不稱職。


  “是啊,這么多年了,我除了吃喝玩樂,給了孩子什么呢?給了家里什么呢?一個男人做到這個份上,還能算個男人嘛!”陳詩文低下了頭,他沒有資格抬著頭對著母子兩說話。


  陳詩文看著地面,回想著過往的種種,他悔恨,深深陷入了愧疚之中。


    一張溫熱的大手拍了拍陳詩文的肩膀,一碗噴香的排骨湯放在了陳詩文的面前。


  “三斤,你放心,從今天開始,我一定多賺錢,給你風風光光的娶個大胖媳婦回來。


  ”陳三斤很欣慰,家里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溫情的感覺了。


  “三斤,快吃飯,吃完了,咱父子兩出去走走,散散步!”多年的隔閡一朝打破,陳詩文心中舒暢,他又看到了生活的希望。


  “愛青,你也快過來吃!”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5033146.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5917637.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6924659.html
https://twkjnkjnkj.weebly.com/539392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9080171.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2190126.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3369854.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888421.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393881.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3303995.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

男人 口交男人 口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