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10musume082215_01

10musume 082215_01


“哟,挺大的嘛。


  ” 利方抓着我的那处,“你一定很想要嫂子吧,嫂子今晚就给你。


  ”一股异样从那里传来,我想推开利方,但又感觉这种感觉十分美妙,舍不得推。


  利方得寸进尺,索性将手从我的裤头里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我的那个家伙。


  “啊!别别,嫂子,这样不好……”我接连后退。


  “这么大, 小贝,嫂子发现你有点心口不一啊。


  ”她边说边动着。


  “我……”我感觉自己快要爆炸了。


  突然,从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我大惊,忙说:“来人了!”只见果园那头有一个人打着手电筒快步走来。


  “呀,怎么这个时候来!”利方赶忙将手从我裤头里抽了出来。


  我一时手忙脚乱,想夺门而逃,利方拉住我说:“来不及了,快,进去。


  ”她不由分说地将我往木桶里推。


  “里面有水……”“你就躲在水里。


  ”“可……”“别可了,快进去。


  ”我被利方强行推进木桶里。


  紧接着,她也跨了进来,将一块大大的浴巾搭在我的头上,轻声 说道:“不要做声。


  ”这时候我们的姿势非常暧昧,我是蹲在木桶里的,而利方是坐在木桶里,我们面对面。


  木桶不是很大,我们的身子挨得挺紧,可以闻到从她身上传来的 女人体香。


  若在平时,这种情况,我绝对沦陷。


  但是,我这时候竟有一种做贼的感觉。


  万一被人发现了,那就是瓮中捉鳖啊,我觉得还是离开木桶比较好。


  就在这时,外面那人到了门口。


  “宝贝,我来了。


  ”那人边说边走了进来,打着手电筒照向利方,“哟,在洗澡呢,在等着我啊。


  ”我一听这声音,顿然懵了。


  这竟然是 族长的声音!利方说道:“关掉手电筒,让人看到有光了可不好。


  ”“嘿嘿,这里会有谁来啊。


  ”族长关了手电,将手电扔到床上,来到 水桶边,伸手朝水桶里摸来。


  我心惊肉跳。


  就在族长的手即将摸到利方的身上时,利方一下将族长的手拍开了。


  “猴急什么,我今天不舒服,你明个儿来吧。


  ”“什么?我药都吃了,你叫我明天来?”族长边说边要脱衣服。


  “吃了药,你回去睡你老婆啊。


  ”利方说道。


  “我老婆没你的漂亮,我喜欢。


  ”族长脱掉衣服,就要脱裤子。


  利方大叫:“你干什么?”族长说:“进来跟你鸳鸯浴啊。


  ”“不许进来!”利方指着族长,“我……我来大姨妈了,你要是进来,会倒霉的。


  ”“不会吧?白天不是没来吗?怎么现在来了?”族长犹豫了一下,“那我怎么办?下面胀得难受。


  ”“你……你自个儿解决。


  ”利方说道。


  “自个儿不舒服。


  要不你用口……”“滚滚滚……”利方骂道,“你越来越下流了,我才不用口呢。


  回家叫你老婆用口去!”族长看着利方,严肃起来。


  “利方,你今天不对劲。


  是不是又要我帮你什么事?快说。


  说完我真的要办事了。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大姨妈回去不过十来天,哪有来得这么勤的?”我暗暗将族长的祖宗十八代所有女性问候了一遍。


  我这时候虽然没有完全沉在水里,但是,鼻子以下全在水中了,不敢动,也不敢深呼吸,更郁闷的是,利方将浴巾搭在我的头上,不时地来回抚摸,令我非常难受。


  只希望族长快点离开。


  我轻轻朝利方的腰掐了一下,告诉她我现在不舒服。


  利方顿了顿,说道:“这样,你出去一下。


  我……我要出来。


  ”“出去个毛啊!”族长抱住利方,硬是将她从木桶里给抱了出去。


  水桶里的水一下就往下沉,我大吃一惊,也跟着往下蹲。


  好在族长并没有注意到水桶里,将利方丢到床上后便开始脱裤子。


  利方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顺手抓起一条被单披在身上就往门口走,族长拉住了她,问:“你去哪里?”“我……我今天不想弄。


  ”利方说道。


  “什么!”族长近乎咆哮道,“我裤子都脱了!你竟然说你不想弄?”“我去解手。


  ”利方又说。


  “甭找借口,今天你不想弄也得弄!”说罢硬是将利方推倒在床上,想要强上。


  我蹲在水桶里,别提有多难受了。


  没想到外表温文尔雅平易近人的族长,竟然会做出这样的荒唐事。


  真应了那句话,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


  难道,我今晚得在这水桶里看一场直播?灵 琴清还在果树下躲着呢。


  正弊得难受,突然,一个屁忍不住放了出来。


  “咕——”水桶里的冒起了两个泡。


  “什么声音?”族长停了下来,侧起耳朵。


  我吓了一跳,这个该死的屁,晚不放迟不放,偏偏这个时候放!“有声音吗?”利方从床上坐起,左看右看,“没有啊。


  ”族长慢慢地朝水桶走来。


  我的心怦怦直跳,比做了贼还要紧张。


  结果,越紧张,越祸乱。


  “咕——”又一个屁冒了出来。


  “什么东西?”族长好奇地朝水桶里探来。


  我自知是再也躲藏不了了,索性豁出去了,一下就从水桶里站了起来。


  “呀!”族长惊叫一声,朝后一退,顿然坐倒在地,惊声叫道,“谁谁谁!”趁屋里黑暗,我麻利地跨出水桶就要往门外跑。


  族长大喝:“站住!”我没理会族长,只顾往门外冲,谁知一脚踢在门槛上,卟嗵一声扑倒在地。


  真是祸不单行啊(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我心中叫苦不迭。


  当我爬起来时,族长已冲到了我身旁,一把抓住了我的胳膊。


  “章小贝?”族长显然也很惊讶,“你怎么在这?”我尴尬道:“正巧路过,路过……”族长盯着我,冷冷地问:“刚才的事你都看到了?”我忙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哼!”族长朝利方看了一眼,“你说,在我来之前,你们在屋里干什么?”利方披着被单走了出来,慢悠悠地说:“啥也没干。


  ”“鬼才信你!”族长语重心长地道,“利方,你要找男人,我没权利干涉,但你别找章小贝这种的啊。


  他可是咱们村唯一的开光师!”“你不信就算了。


  ”利方说,“小贝刚到我这儿,你就来了。


  你看,他衣服都穿得好好地。


  ”“那他为什么在水桶里?”族长又问。


  “这不是全村人都在找他去给 张森伟陪葬吗?怕被你发现,将他抓起来,所以就躲在水桶里了。


  ”利方说道。


  “说起这个事,我正要跟你们说。


  ”族长挺了挺胸,恢复了平时那种慷慨激指点江山的模样,“我一直在外面开会,今天下午才回来。


  听说了张森伟的事。


  听他们说,要章小贝和灵琴清陪葬,我当时是勃然大怒,将那几个乡野莽夫狠狠教训了一顿。


  都什么年代了,还要搞陪葬?这跟杀人没区别!所以,章小贝——”族长朝我望来,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你放心,你和灵琴清不会有事。


  我身为族长,一定会为你们主持公道!”“谢谢,谢谢。


  ”我很感激。


  抛开族长刚才和利方的事以及他现在裸露着身子不说,他在我心中还是人民的好公仆、好干部。


  “那……刚才的事……”“我啥也没看到,我啥也不知道。


  ”我说着就要走,却被族长拉住了。


  “这样,你和灵琴清先回去,今晚的事,你谁也不许说。


  一旦你说出了半个字,章小贝,我希望你明白,我能要你和灵琴清不给张森伟陪葬,也能要你俩背上杀人的罪名。


  你懂我的话吗?”“我懂,我懂。


  ”待我走远了,听见族长骂道:“妈的,什么玩意儿?你这女人傻了吧?有人在这儿也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欠抽?”我来到灵琴清那儿时,灵琴清埋怨道:“怎么这么久?我以为你走了呢?你看,蚊子把我咬死了,身上全是包。


  ”“我们回去吧,我碰到族长了,他说我们不用给张森伟陪葬。


  ”我说着,在灵琴清面前蹲下,示意她到我背上来。


  灵琴清却说:“我才不回去。


  得张森伟埋了后再回去。


  ”这时,族长打着手电筒和利方离开了果园。


  这儿蚊子实在太多,我建议去小木屋里过一晚,灵琴清同意了。


  进了小木屋后,灵琴清直接倒在床上,苦着脸说:“好累。


  好饿。


  ”我这时肚子也在咕噜咕噜地叫,叫她休息一会儿,我去摘几个梨来。


  当我摘好梨回到小木屋时,只见灵琴清在水桶里洗澡。


  她见我进来了,立即将手捂在前面,叫道:“你怎么进来了!没见我洗澡吗?快出去!”我的眼睛不由自主地朝水桶里望去,可惜屋里光线灰暗,灵琴清的身子除了脑袋就全藏在水里,根本就看不清楚。


  “这水很脏的。


  利方嫂子在里面洗过澡,我也进去过,还在里面放了两个屁……”“什么!”灵琴清触电一般从水桶里站了起来,一阵哀嚎,“你不早说,难怪这么臭!”我眼前一亮,灵琴清的身材真是好。


  “你还看?还不出去!”灵琴清抓起浴巾朝我打来。


  我赶紧退出门口。


  不过又听到灵琴清嘀咕,“我不是换过水的吗?干嘛要站起来?”“哼,章小贝,便宜你了,又让你白看了一回本姑娘的身体!”待灵琴清穿好衣服后我才进去。


  吃了梨后,我疲惫不堪,想上床去睡觉,却被灵琴清蛮横地拉下了床,然后她往床上一滚,腿张得老大,将本就小的床占了个满。


  我无奈地叹了一声,在床边坐了一个晚上。


  第二天一大早,我又去果园摘了几个梨和灵琴清吃了。


  本来我打算一早就回去,但灵琴清坚决要在张森伟下葬后再回去,无奈,我们一直等到中午,想必这时候张断文已经埋了,我俩这才拖着又累又饿的身子朝村子里走去。


  刚进村子我们就碰到了几个人。


  一打听,张森伟果然已埋葬。


  我和灵琴清在叉路口分开,她决定回娘家,而我,自然也回我的家。


  谁知我刚走没几步,突然听见灵琴清从后面跑了上来,边跑边叫:“章小贝,快跑!”我回头一看,灵琴清惊慌失措跑了上来,后面紧跟着 基勤与几个平时经常跟他混在一起的混混。


  “妈的,给我站住!老子等你们一天了!”章基勤叫骂着。


  我下意识地想转身就跑,但是,灵琴清眼看就要被章基勤等人追上了,我不能抛下她不管。


  待灵琴清跑到我面前,我顺手捡起路边一块石头挡在路中央,面对着章基勤等人,对灵琴清说:“你快走,我来挡着他们。


  ”“你也跑啊。


  ”灵琴清焦急地叫道。


  “不用。


  你快走!”我知道,以灵琴清的速度,那是绝对跑不了的。


  我只有挡着章基勤他们,才能给灵琴清争取逃跑的时间。


  没想到灵琴清也不跑了,也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石头。


  “你他妈的总算现身了。


  ”章基勤也停了下来,指着我骂道,“老子今天不宰了你就不姓张!”我心里很害怕,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你有种冲我来,放了灵琴清。


  ”“呵呵,放了她?你他妈的做梦!今天你俩谁也别想跑!”“那好啊,大不了鱼死网破!”我扬起了手中的石头。


  话虽如此,我心里却卟嗵卟嗵跳过不停。


  “几只蝼蚁而已,怕什么?只要一招就可以让他们灰飞烟灭。


  ”耳边突然传来青水仙的话。


  我一愣,一招?灰飞烟灭?“上!”章基勤将手一挥,“打断章小贝的脚,抓住灵琴清!”那几个混混凶神恶煞地直朝我和灵琴清扑来。


  我瞅着最前面的一个人,狠狠一砖头敲打了过去。


  “啊!”那人一声惨叫,直接倒在地上,手捂着额头在地上打滚。


  其他人没愣着,一个一个朝我扑来。


  我豁出去了,对着其中一人撞了过去,顿然将那人撞退了五六米,差一点撞在章基勤身上。


  其他人想抓住我,我左躲右闪,如鱼得水,未让他们碰到分毫,反而这几人似乎转晕了头脑,被我脚下一绊,全部倒在地上,哇哇直叫。


  “妈的,都是废物!”章基勤叫骂着朝我冲了过来,一拳朝我的头部砸来。


  只感觉脸上一痛,险些栽倒在地。


  章基勤身为一个村里头号混混,并不是白叫的,身手自然有两下。


  昨天被我一脚踢飞,是他完全没把我放在眼里,才大意吃亏。


  在打了我一拳后,章基勤丝毫没有停下,再次挥拳朝我打来。


  我将头微微一偏,章基勤打了个空,我一砖头打在他的肩上,章基勤身子一顿,朝后连退了三四步。


  我不给他喘息的机会,冲上去,对着他的肩头又想来一砖头,不料章基勤一个勾拳打在我的下巴下,我的身子朝后翻了出去,手中的砖头也掉在地上。


  “啊——”章基勤像疯狗一样朝我扑了过来,挥拳朝我的脸打来。


  我完全被他刚才那一勾拳给打懵了,只感觉下巴要脱掉似的,脑袋嗡嗡作响。


  紧接着脸上又是一阵剧痛,又挨了章基勤一拳。


  我下意识地对着前面一巴掌扇了出去。


  “啪!”一声脆响。


  接而,章基勤的身子在空中转了个圈,重重倒在地上。


  我冲上去,对着他便是一阵猛踢。


  “叫你打我!叫你打我!”章基勤几次想爬起来,都被我一脚又一脚给踢趴。


  他抱住我的右脚,我将脚抬起就将他甩飞了出去,未等他站起,对着他又是一阵猛踢。


  其他人已陆续爬了起来,见此一幕,都吓住了不敢过来。


  “这家伙疯了!”“他完全是个疯子!”……我一脚又一脚踢在章基勤身上,直到灵琴清跑了过来,拉住我叫道:“你别踢了,再踢他就死了。


  ”我定神一看,章基勤已趴在地上像死猪一样一动不动。


  我心里一个咯噔,不会真的将他踢死了吧?跟着章基勤的那几个混混在一旁看着,各个面露惧色,见我看了过去,齐朝后退了一两步。


  周围有不少村民在远远观望。


  这时,族长跟张家的几个人跑了过来,大声喝道:“怎么回事?怎么打架了?”“基勤这是怎么了?”章基勤的父亲跑过来,赶忙将章基勤扶起,只见章基勤鼻青脸肿,嘴角溢出了丝丝血迹。


  “是你打的?”章基勤的父亲怒瞪着我,恨不得要将我生吞活剥。


  “我……”我一时不知怎么回答。


  其中一个混混说道:“就是他打的秦哥。


  对着秦哥踢了几百脚,像个疯子一样!”“踢死了基勤,你九条命都赔不了!”章基勤的父亲暴跳如羸。


  “是他们先打人的!”灵琴清大声说道,“我们一回来,他们就要打我。


  章基勤还想强了我,章小贝为了救我才跟章基勤打的!”“你说什么?”章基勤的父亲一张老脸黑了下来。


  “我说,章基勤想强了我!”灵琴清重重地说道。


  章基勤的父亲瞪着灵琴清,“基勤想强了你?你要不要脸?”“你——,你才不要脸!”灵琴清杏目圆瞪。


  “你害死了森伟,又想害死我基勤?”章基勤的父亲骂道,“你就是个祸害!”“你——”灵琴清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


  “还有你——”章基勤的父亲指着我,“我看你是和灵琴清勾搭上了,害死了森伟。


  你这两个祸害,得给森伟陪葬!”这人太蛮不讲理了,真是有其子,也有其父。


  我下意识地望向族长。


  族长走了过来,伸手挡在章基勤的父亲面前,板着脸道:“老二,话不要这么说。


  在没有证据的前提下,你这样会毁了年轻人的清白。


  事情的缘由究竟如何,我们调查清楚后再说。


  你看,这马上就要开饭了,我们先去森伟家,有什么话,我们去那儿说。


  你放心,我身为族长,绝对会将这件事情处理清楚。


  ”章基勤的父亲狠狠瞪了我和灵琴清一眼,“基勤怎么办?”“先送去医院吧。


  ”族长没再理会章基勤的父亲,对我和灵琴清说:“你们跟我来。


  ”刚到张森伟家,张森伟的父母便冲了过来,瞧这架式,似乎要吃了我和灵琴清。


  族长挡着他们,劝道:“莫冲动,莫冲动,有话好好说。


  ”“还说什么?”张满光叫道,“森伟都埋了,他们还回来干什么!他们要给森伟陪葬!”“怎么,你是不把我这个族长放在眼里了?”族长的脸顿然板了下来。


  洪满光心有不甘地动了动嘴唇,但在族长的威信下,他将到嘴的话生生咽了下去。


  族长继续说道:“现在什么年代了?竟然还要用活人陪葬!这等于杀人。


  ”“可我家森伟白死了么?”洪满光不甘心地道。


  “森伟的死跟章小贝没有成功给灵琴清开光有关,他俩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用别的方式对你家进行赔偿!”在族长的斡旋下,灵琴清的父母得赔偿张家四十万,同时继续留在洪家,以洪家儿媳妇的身份,伺候两老,直到两老奔年。


  而我继续为村子里唯一的开光师,同时洪家所有的家务事情,只要叫我去做,我必须毫无怨言地去做。


  简而言之,我成为了洪家的使唤工具。


  对于我的惩罚,村子里大部分人支持。


  只是,表姐楚雪湘却极为不满地说:“章小贝这次都死不了,实在没天理了。


  ”我很生气。


  “表姐,你就那么希望我死?” 在一处早餐店里,我细嚼慢咽着依然烫嘴的小笼包,一边紧了紧怀里的 十万块钱,一边在回想这整件事中的种种历程。


  从一开始知道被骗,到最后忍辱负重,又几经辛苦用尽手段,才终于将这十万块钱拿到了手中。


  在很多地方,我依然幼稚的可笑。


  甚至于经常茫然失措,想不到任何办法去补救。


  要不是找到了 赵飞和罗筱,只怕我现在要么被迫签字,要么就已经跟徐浩和 梅香撕破了脸皮,不管是哪一种, 房子都不会是我的,怀里的这些钱 也不会是我的。


  我一边在检讨得失,一边又不禁生出些许庆幸,以及报复后的愉悦感。


  最后的最后,这钱还是回到了我的手中,即便还要分成两万块给赵飞他们,我依然还剩下八万。


  十五六万的房子只剩一半的钱,教训虽然惨痛,却总好过什么都没有。


  而且我的手脚也做得干净利索,梅香走了,即便她知道了这钱被我掉包,以后也不会再回来,更别说回到村子里去。


  给她的那些钱,除了第一张是真的,其他的都是给死人花的冥币,是罗筱和赵飞之前就已经帮我准备下的,一是怕黄彪他们事后可能翻脸,二就是为了应付梅香。


  梅香最后还是选择了背叛我,虽然一个女孩子带着一千多块钱去往另外一个陌生的城市只怕凶多吉少,但自己造的孽总要自己承担,我给过她机会,她自己不自爱又能怪得了谁。


  “一千块钱就当我买了你的处女膜吧。


  ”我不无恶意的遐想,心中更是涌动着一阵阵莫名的快意。


  老实人不能总是受欺负,真的逼急了,也是会跳起来咬人的。


  对面 银行的门已经开了,我吃下最后的两个小笼包,又把豆浆给喝了,结了账后便带着十万块钱迈步走入银行。


  银行的柜员也才刚刚开始上班没多久,这是一家支行,规模也不算小,(玉米地做爰全过程)门口有保安站着, 让我更多了几分安全感。


  因为来得早,所以很快就排到了我。


  “你好,你想办什么业务。


  ”窗口坐着一个打扮的极为精致美丽的女子,她穿着银行职员的职业套装,银行规格高,红黑相配的套装倒有点像是空姐的衣服,让我不由得眼睛一亮,多看了一眼那个女人。


  似乎是我的目光太过直接,女人柳眉微蹙,她的眼睛极是好看,水汪汪的仿佛含着情意绵绵的秋波。


  她皮肤白皙,肤如凝脂,一张小嘴画着淡淡的唇彩,格外勾人。


  虽然是坐着看不清身材如何,但光是看她纤瘦的身形和那鼓囊囊被衣服包裹着的前胸,就可以知道她的身材应该也是极好的。


  还真是个迷人的尤物,梅香跟她比起来,还真的就是一个村姑。


  我心里不自觉的做着比较,却也总是有种异样的错觉,眼前这女人我似乎在哪里见过,可偏偏她这般俏丽精致的都市白领范丽人,我以前应该没有接触过才对。


  “这位先生,你到底要办什么业务”见我呆呆的坐在那里看她,女人开始不耐烦起来。


  “哦,我要存钱,你帮我重新开两张卡啊不,三张,你帮我开三张吧。


  ”女人职业化的笑笑,但低下头时,还是让我听到了她声音不大的抱怨:“钱没多少,卡倒是开的不少,真当自己是谁啊。


  ”我的脸微微一红,好在我人长得黑,皮肤也粗糙,倒是没被人看出我的窘迫。


  想了想,我道:“要不开一张也行,就帮我开一张吧。


  ”开三张本来是准备直接给赵飞和罗筱一人一张银行卡,但我后来想了想,这些银行卡都要实名开具的,我随随便便把我的银行卡给他们,好像也不太好,为免了以后麻烦,干脆还是给他们现金好了。


  但我这想法这银行里的女人却是不知道,她更加不耐烦了些,语气都变得有些冲:“到底是三张还是一张,你想清楚了没有”我老实道:“想清楚了,就一张。


  ”她白了我一眼:“要存多少。


  ”“存存八万吧。


  ”“多少”女人惊呼了一声,随后似乎也意识到了不对劲,忙收了声。


  有些古怪的看了我一眼,原本板着的脸上倒是挤出了一丝笑:“看不出还挺有钱的,现在的农民还真是厉害。


  ”她似乎是在自说自话,我装傻听不懂的笑笑,心里倒是觉得她笑起来挺好看的,或许她是被我有这么多钱给震住了,钱果然是男人的腰,有钱腰杆子就挺的起来。


  女人开始熟练的帮我办卡,看着她清新动人的模样,我的心倒是有些痒痒起来。


  以前电视里不是也常演,男人有钱了,女人自己就靠上来了。


  会不会我现在有钱了,这个银行里的女人,也会看上我看着她的樱桃小嘴和那银行柜员制服下饱满的酥胸,我心里不由得一阵燥热,昨晚辛苦了大半夜的 骡子,这会竟又不知死活的开始蠢蠢欲动。


  点钞机哗哗的点着钱,很快,清点完毕,她又让我连续输入几次密码后,便把办完的卡给我递了过来:“一共八万块钱,你拿好了,以后取钱可以去银行外面的取钞机上取。


  ”“我知道的。


  ”我伸手过去,鬼使神差的,竟是大胆的趁机抓了她的小手一下。


  她吓得忙缩回了手,不知道我是不是故意的,她也不便在工作时胡乱发火,瞪了我一眼,带着火气道:“你的卡已经办好了,如果没有其他事,你可以走了。


  ”生气都这么好看,果然是镇子上的女人。


  我有些渴望的咽了口唾沫,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或许是食髓知味,又或是男人当真有钱就变坏,现在的我,似乎的确变得大胆了很多。


  虽然心中有念想,但我这会还有其他事,自然不会真的精虫上脑去做出什么蠢事来。


  很快我便离开了银行,带着两万块现金和新办的银行卡去找赵飞和罗筱,只是这会的我却并没有察觉,那柜台后的美丽女人,在看着我离开的背影时,似乎有些若有所思。


  半个小时后,我敲响了赵飞家的门。


  门开,但出现在门前的不是赵飞,而是罗筱。


  只是一眼,我便有些目瞪口呆。


  一身红色的睡衣,睡衣单薄的都几乎半透明了,透过睡衣,能清楚的看到罗筱里面穿着的一件黑色胸罩。


  春光乍泄,又是我暗恋多年的对象,我目光痴痴的望着她美好的身体,一时间竟是忘了掩饰。


  “哎呀,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罗筱脸红红的忙用手挡住前胸,作势就要往里面走。


  “骡子来了啊。


  ”赵飞从身后将罗筱半抱在怀里,见罗筱挣扎着要去换衣服,哈哈笑道:“有什么好害羞的,你又没露点。


  骡子是自家兄弟,就这么穿吧,没事。


  ”说着,一边把我让进屋,一边拉着罗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罗筱将一个抱枕拿来抱在怀里,这才感觉好些。


  一旁的赵飞搓着手,满脸是笑的看了眼罗筱,揶揄道:“我就说吧,骡子最讲信用,肯定不会骗我们的。


  ”罗筱同样心情很好,妩媚一笑,如同花般灿烂:“昨晚又是谁整晚都睡不着觉来着,现在还怪我喽”此刻穿着居家睡衣的罗筱,却不知道自己这会有多么迷人,她慵懒的风情和妩媚的眼神,都让我不禁有些怦然心动。


  但有赵飞在旁,作为他的朋友,我自然是强自按捺住心中的冲动,心里更是暗暗告诫自己,赵飞他们这么信得过我,我要是还对罗筱有不轨之心,岂不是当真猪狗不如了正当我正襟危坐时,赵飞却突然开起玩笑来。


  “老婆,你那么漂亮,是个男的都会睡不着的,我恨不得一晚上都不睡觉抱着你玩。


  你说是吧,骡子”赵飞这突然而然的暧昧玩笑,说的我一愣,旁边的罗筱则没好气的啐了他一口,娇嗔着怪他乱说话。


  偶尔飘过来看我的目光,却是妩媚娇俏的让我忍不住心头发紧,忙低下头去不敢多看。


  “哈哈哈,骡子还害羞了。


  骡子你不都尝过女人味道了吗,怎么还那么老实,你倒说说,梅香那婆娘味道怎么样,昨天我撕她衣服时,别说另外那两个哥们,便是我看着都有些眼馋。


  ”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