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

無視 せ ざる を 得 ぬ 町

無視 せ ざる を 得 ぬ 町


劉玉婷有些懷疑,難不成自己真的誤會了這個家伙,但是一想到自己被這個家伙摸了屁股,心里又是一陣火大,自己從小到大什么時候吃過這樣的虧啊,哼,你一定是裝的,一定是知道這里是 女生 寢室,你要是敢亂來那就完蛋了。


  劉玉婷找到了理由,對于 劉子洋的壞印象又認定了幾分。


  劉子洋出了女生寢室之后,尋到一個高年級的 男生問了自己的寢室位置,那里與劉玉婷的寢室就隔了一個操場,不過這操場還真是夠大,除了標準的四百米跑道之外,旁邊還有兩個小型的足球場,另外一邊還有不下二十個籃球場。


  “這就是大學,真是太爽了。


  ”劉子洋喜歡運動,最喜歡的就是打籃球,看著籃球場都是清一色的平整水泥地面,那是相當的滿意。


  繞過了操場,劉子洋很快就找到了自己的寢室樓,而他的寢室也在三樓,竟然也是三零四房間,與劉玉婷的一樣,還真是挺巧的。


  門上貼著名單,一共四個人,劉子洋掏出鑰匙打開了房門,里面也是沒有人在,離開學還有五天,別人來的沒有那么早。


  屋里有些雜亂,地面上煙頭和廢紙遍布,床鋪上也是亂七八糟的。


  回頭把房門關上,劉子洋站到了屋子正中,閉目凝神,突然伸出右手,右手食指在空中連畫了幾下。


  一個小旋風突然憑空出現,而且詭異的在整個屋子里面轉了一圈,最后突然又散去,屋里的垃圾竟然就被這股小旋風聚集到了一起,雜亂的屋子也變得異常的整潔了起來。


  這自然是劉子洋搞出來的,劉子洋在一年前遇到了一個奇人,學了一個很厲害的能力,他可以布陣,現在他的能力還很弱,只能布幾種簡單的擺放,這種聚風陣就是他現在會的陣法之一。


  而他不怕熱,那也是一種陣法,不過那種陣法卻是布在了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在身上裝了一臺空調,冬明夏涼。


  把垃圾掃到了門外的走廊里,劉子洋挑了左邊的下鋪,對于他來說,上鋪和下傅都是沒有什么區別,回頭別的室友來了,那時候大家再調整也不遲。


  劉子洋帶來的 東西并不多,一些換洗的衣服,一雙拖鞋,兩雙運動鞋,另外就是一個筆記本電腦了。


  這電腦雖然只是普通的國產貨,價錢也才兩千多塊,但是對于劉子洋來說,這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奢侈品,要不是上大學,家里也不會給他買的。


  寢室里面除了左右兩個上下鋪之外,另外還有四個桌子,桌子上面還有書架,下面則是兩個箱子,上面有鎖扣,但卻是沒有鎖。


  生活用品劉子洋還是缺了不少的,這些都需要他自己去買,以前都是父母安排好,他從來不用管,現在就像是他自己過小日子一樣,什么都要他自己去買了。


  鎖上了房門,劉子洋背著筆記本出了寢室,自己就這么點值錢的東西,放到寢室里面要讓人偷了,那哭都沒有地方哭了。


  剛才他進學校的時候,就在女生寢室樓附近看到了一個大型的超市,這時候直接奔向了那里,在里面買了一個暖水瓶,買了一個玻璃茶杯,另外還有牙具和被子。


  “真他娘的貴。


  ”走出了超市,劉子洋忍不住的嘀咕了一句,超市里面的東西明顯比家鄉那里的貴了不少。


  出了超市,劉子洋發現從女生寢室之間的一條小路,從小路走過,然后穿過操場就可以回寢室了,可比繞操場近了不少,劉子洋就順著那小路向寢室走去。


  每一所大學都有一景,那就是女生寢室的窗戶,跑過女生寢室樓下,幾乎每一個男生都會偷偷的往上瞄幾眼,如果運氣好的話,就可以看到一些不錯的風景。


  偶爾能從開著的窗戶里看到里面走動的女生,運氣好的話,還能看到別樣的風光,比如穿的衣服很少,比如晾曬的衣服內衣什么的,這都能給男生們無限的遐想。


  劉子洋看的很過癮,看的很投入,對于一個小處男來說,女生寢室那絕對是一個值得憧憬的地方,如果有機會,她真的想去女生寢室一觀真正的風光。


  劉子洋實在是太專注了,而且還專注于幻想之中的事情,但卻是忽略了身邊的美妙風景,(兒童智力故事)一直仰頭看著女寢室那邊,卻連迎面走來了一個漂亮的女孩,竟然也沒有看到。


  過來的這個女孩叫蘇 小彤,離著很遠就看到劉子洋在那里仰頭看女生寢室,對于這樣的男生,蘇小彤一向是相當的鄙視,而且蘇小彤還是那種嫉惡如仇,性格火爆的,如果她有能力,一定一腳把這樣的男生當場踢死。


  蘇小彤的疾惡如仇不但是體現在對劉子洋的鄙視上,此時一個東西更是讓她的個性展現的更加淋漓盡致,一條黑乎乎的 毛毛蟲竟然就在路上爬過,那一身長長的毛不但讓人看著惡心,而且還是讓人不敢亂動于他。


  一般女孩子都會怕蟲子,反應大多是一聲尖叫,然后就是躲得遠遠的,但是蘇小彤的反應卻與一般的女孩子完全不同,她也一樣害怕,也一樣扯著嗓子大聲“啊!”的尖叫,但是她不是躲,也不是跑,而是迅速的抓起了一件東西向那只黑乎乎的毛毛蟲身上砸去,如此丑陋的東西,竟然敢來嚇她,那她是絕對不會放過的。


  “啪!”一聲脆響,碎玻璃四濺,但那丑陋的毛毛蟲還依然悠哉游哉的爬著。


  “你這個死毛毛蟲,竟然還不死。


  ”蘇小彤怒吼了一聲,順手又抓起了一件東西,毫不猶豫的,用盡了全身的力氣砸向了那只毛毛蟲。


  “啪!”又是一聲脆響,那只本來很快就要脫去這一身丑陋的形象,就要化成一只美麗蝴蝶的可憐毛毛蟲,與一只玻璃杯,一個暖水瓶一樣粉身碎骨。


  “哼哼,討厭的毛毛蟲,竟然擋本小姐的路。


  ”蘇小彤這時很牛X的甩了一下頭,拍了拍手,就像是打了一場大勝仗一樣,趾高氣揚的向前走去。


  劉子洋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切,心里只有一個念頭,這個女生也是太牛X了,對一只可憐的毛毛蟲下這樣的狠手,最主要的是她砸毛毛蟲的兩個 杯子是他的,還是剛剛買的,這位女生給 摔了之后,竟然連一句道歉的話也沒有說,還對著劉子洋瞪了一下眼睛,就像劉子洋摔了她的杯子一樣。


  “喂喂!”劉子洋一下箭步沖了過去,攔住了蘇小彤,不過當直面蘇小彤,看到蘇小彤的相貌之時,他不由眼睛一亮。


  蘇小彤是一個美女,而且還是這個學校里面非常有名的美女,在校花榜上,那也是榜上有名的,一米六二的身高雖然不是特別的高挑,但是身材卻是特別的勻稱,圓圓的臉蛋上,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很是靈活,在長長的睫毛映襯之下,更顯的即漂亮,又充滿了靈氣,這是一個看起來極為討人喜歡,從長相上可以用可愛來形容的一個美女。


  不過此時蘇小彤的眼睛里,卻是帶著不屑和煞氣,冷冷的看著劉子洋,道:“干什么?”“我……”劉子洋被蘇小彤的目光看的呼吸一窒,瞪大了眼睛,道:“你問我要干什么?”蘇小彤冷哼出聲,道:“我最看不起的就是你這樣的人,沒事齷齪的就想偷看女生寢室,看到美女,就想過來搭訕,告訴你,本小姐沒心情搭理你,趕緊該干嗎干嗎去。


  ”不屑的連看也不看劉子洋一眼,手一擺,竟然就想從劉子洋身邊走過去。


  劉子洋差點一頭栽倒,長這么大,他女同學也不少,可是還真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大條的美女,這都什么人啊,把別人的兩個杯子摔了,竟然連一聲道歉也不說,還反過來對他一通數落,連忙又搶上一步攔住了蘇小彤。


  “你還想干什么?”蘇小彤惡狠狠的看著劉子洋。


  “你難道沒感覺到你剛才砸蟲子的時候摔了東西嗎?”劉子洋比蘇小彤高了多半個頭,這時候居高臨下,即是可氣,又是好笑的瞪著蘇小彤。


  “關你什么事?”蘇小彤沒好氣的回了劉子洋一句,但還是下意識的看了看后面那個毛毛蟲葬身之地,就看到了一地的碎玻璃,又看了看劉子洋空空的雙手,“嘿嘿……這個……”蘇小彤干笑了兩聲,臉色有些尷尬,正想道歉,但卻是發現劉子洋的目光正賊兮兮的往她的衣領里面看,那點歉疚之意頓時化為烏有,眼睛一瞇,從牙縫里面擠出了幾個字,道:“好看嗎?”“好看!”“什么顏色的?”“粉色的。


  ”蘇小彤再也忍不住了,一瞪眼睛,跳著腳喝道:“你這個臭無賴,在這里偷看我,我還沒跟你算賬呢,摔你兩個杯子你還嘰嘰歪歪的,我就摔你杯子了,你能怎么樣?”劉子洋本來占理的,但是剛才無意中看到蘇小彤領口里面的風光,頓時有些失神,這時卻讓蘇小彤占了理,知道這杯子只能是白摔了,不過蘇小彤這種機關槍一般的數落,還是讓劉子洋很是不爽,撇了撇嘴不屑的說道:“切,有什么好看的。


  ”“不好看你還看?”蘇小彤一掐腰,要殺人的目光狠狠的瞪著劉子洋。


  “本來想看的,不過充其量就是一個A,實在沒興趣再看了。


  ”“混蛋,我是B好不好!”讓劉子洋如此侮辱,蘇小彤頓時瞪著眼睛吼了起來。


  劉子洋更是一臉的不屑,道:“得了吧,不用摸,我都知道你那是A,還說是B,我看那得添不少海綿吧。


  ”“你還想摸?”蘇小彤更氣了,一挺胸脯,惡狠狠的喝道:“來啊,你摸啊,你要是男人你就摸。


  你不摸,你就是沒卵子的娘們。


  ”平時蘇小彤這樣氣勢洶洶,男生肯定會被嚇跑的,但是今天只可惜她遇到了劉子洋。


  就當她往劉子洋的面前走了剛剛一步的時候,劉子洋這個牲口突然就伸出了那一雙罪惡的爪子,惡狠狠的,毫無憐香惜玉之心的,狠狠的就在蘇小彤的兩邊胸脯上抓了一把,然后還不待蘇小彤有任何的反應,他已經是撒丫子就跑,眨眼之間就已經是跑出了十多米遠。


  “不用謝我,下次再想讓人摸的時候,還可以找我啊,這次不收費,下次給你打八折。


  ”扔下了一句能氣死人的話,劉子洋就不見了蹤影。


  “啊!”這一聲慘叫聲,是蘇小彤憋了好半天才叫出來的,自己這里可還是一塊未經開發的處女地,現在竟然就讓一個無恥的家伙給摸了,而且……蘇小彤用力的揉了揉,嘴里連吸了幾口氣,還抓的這么痛啊!劉子洋一溜快跑的回到了寢室里,心里這叫一個得意,這叫一個爽,他本來不是一個很調皮的男生,但是剛才蘇小彤如此咄咄逼人,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或者說劉子洋本就是一個調皮的男孩,只不過讓高中以前的壓力把他的那種調皮完全壓抑住了,這時候沒有人管他了,他的那種調皮就再一次的體現了出來。


  “反正是你讓我摸的,又不怪我。


  ”劉子洋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的感覺,臉上滿是蕩漾的笑意,長這么大,還是第一次摸女孩子的胸,哦,同樣第一次摸女孩子的屁股,今天都摸到了。


  “還是胸部軟啊。


  ”劉子洋對比了一下手感,自己嘀咕了一句,這不是廢話,要是屁股也有胸部那么軟,那就不是屁股了。


  蘇小彤這時剛剛走進寢室,就連打了幾個噴嚏,同舍的室友李玲玲對著蘇小彤眨了眨眼睛,道:“小彤啊,這又是哪個帥哥在念叨你呢。


  ”蘇小彤氣呼呼的坐到了床鋪上,抓起了自己的一個熊布絨娃娃,狠狠的打了幾下,然后就撲到了床上,用力的捶打著床鋪,抓狂的叫道:“混蛋,你死定了,你死定了,別讓我再逮著你,要不我一定會殺了你,一定會殺了你!”李玲玲還從來沒有看到蘇小彤這樣,嚇了一大跳,迅速的過來坐到了她的床邊,拍著蘇小彤的肩膀,道:“小彤,你這是怎么了,快跟我說說。


  ”“啊啊!”蘇小彤用力的扯著自己的頭發,大叫了兩聲,咬牙切齒的說道:“剛才有一個混蛋,他竟然敢……抓我的胸。


  ”李玲玲夸張的瞪大了眼睛,道:“啊!不會吧,你的胸我還沒摸過呢,我真是虧大了,快點告訴我,是誰,我去找他拼命去。


  ”“我就是不知道那小子是誰,所以才氣的要發瘋呢。


  ”李玲玲這時疑惑的看著蘇小彤,道:“小彤,你這是遇到色狼了?”“對,就是色狼,一個大色狼。


  ”李玲玲更是迷惑了,道:“色狼就只襲了你的胸,然后就放過你了?”“廢話,在學校里面的小路上,他還敢把我怎么樣?”“在學校里,竟然是咱們學校里面的學生。


  ”李玲玲這下子才真是極為驚訝,學校里面追求蘇小彤的人很多,但是要說敢這么大膽直接襲胸的,那還真是沒有,畢竟這樣的事情要是讓學校知道了,那肯定就是開除了,那與追求女生就是兩碼子事了。


  “你把事情的經過跟我說一遍。


  ”李玲玲感覺這其中好像有些隱情,頓時追問了起來。


   老李是個老中醫,退休之后,無所事事只能在自家院子里種種瓜果蔬菜。


  這天他想給自家地松松土,想起家里 鋤頭壞了,就找隔壁鄰居借工具,一敲門老李愣住了,開門的不是 張成,而是他娶得新媳婦兒,叫做劉 春鈺


  劉春鈺今年二十三,剛嫁進村里的時候,引了不少人去看,整個村子的男人都羨慕張成娶了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


  “李大爺,您有什么事兒么?”劉春鈺扶著自家門,睡眼惺忪,迷迷糊糊的問道。


  老李不到五點就起了,劉春鈺顯然也才剛醒,睡眼朦朧,渾身上下就披著一件睡裙,扣子還有一粒沒有扣上,老王居高臨下正好能看到那一片雪白,還有那性感的小肚臍。


  二十三歲的劉春鈺正是風華正茂的年紀,那身材用句流行的話來講,可真是老霸道了!特別是那雙修長渾圓的大腿,更是引人注目。


  村子里不少閑漢背地里都說過,要是能和這樣的女人成為一夜夫妻,給個神仙都不換!老李今年剛好五十,老伴年輕的時候就沒了,單身多年火氣憋了不少,見到這場面,頓時血流加速,呼吸都帶著灼熱的氣息,一個激靈頓時來了感覺。


  “春鈺啊,你們家張成不在家?”老李往前走了兩步,因為張家門口略微有些狹窄, 身子和劉春鈺差點就貼在了一起,即便是這樣,兩人之間微微一碰,也弄得老李心頭有些異然。


  本來還有些困倦的劉春鈺,與陌生的男人側身而過,正是初嘗禁果的年輕少婦, 身體敏感的驚人,頓時如同過電一般,整個人都清醒了。


  她也沒多想,只是把身子退回去,順勢將老李讓進門來:“張成昨天就去城里打工了,要過一段時間才能回來了。


  ”“這小子也還真舍得。


  ”老李打了個哈哈,可心頭卻是猛地一蕩,這么說這小娘皮就剩下自己在家了?“啊,對了,我想來借把鋤頭,春鈺能不能給我找一把?”“叔,您先坐著,我去給您找找。


  ”說完劉春鈺轉過身,就去給老李找鋤頭去了。


  老李坐在院子中的凳子上,眼睛卻始終盯著劉春鈺的翹臀上。


  劉春鈺走到了墻根,低下身子似乎在翻找鋤頭,這么一彎腰,老李鼻血都差點沒噴出來。


  劉春鈺此刻穿著的睡衣,本來就蓋的不嚴實,她這一彎腰,挺著臀,本來就不長的裙擺直接扯了上去,裙下的風光一覽無余,即便老李離得有些遠,都能清晰的看到她穿著的款式夸張的貼身衣物,看不出來劉春鈺還有這種愛好。


  “李叔,您要的鋤頭 我給您找到了。


  ”拿著鋤頭,劉春鈺笑盈盈的對老李說道。


  老李趕忙將視線從下方轉到別處,尷尬的笑道:“春鈺這就是你的不對了,雖然咱年紀不小了,可也才剛剛五十,這身體比起小伙子還要壯,你這么叫豈不是把我給叫老了。


  ”劉春鈺一愣,笑道:“那我管您叫什么?”“叫哥! 李哥!遠親不如近鄰,以后你就是俺妹子,俺得照顧你啊!”劉春鈺俏臉一紅,沒想到老李還有這么一出,說道:“行,以后要是不當人面,我就叫您李哥!”“您這大早晨也沒吃飯呢吧?”劉春鈺突然想起什么,拉著老李進了屋里,轉身進了廚房,“您在這里等著,早上我下完面條,您別嫌棄跟著吃點。


  ”還沒多久,就聽著廚房里傳來劉春鈺的聲音:“李哥,進來幫我從柜子底下拿桶油。


  ”老李應聲進去,蹲下身子從柜子里拿油,一抬頭就看見劉春鈺微微彎腰,渾圓雪白的大長腿就在眼前,裙下風光似隱若現,老李看的漸漸出了神,可畢竟年紀大了,蹲了一會兒身子就止不住的晃悠,老李一個沒(上門女婿的三姐妹)小心直接一頭栽向前去……年輕的氣味,年輕女人的氣息讓老李感到愉悅,就在他即將貼上去的時候,還是撐住了自己的身體。


  突然劉春鈺一抬身子,后身猛地懟在老李的臉上,這一下來的突然,老李還沒來得及享受那柔軟,就直接摔在了地上。


  “李叔,你 沒事兒吧?”劉春鈺急忙低下身子。


  老李不疼那是假的,可剛一抬頭,他直接就愣住了,劉春鈺穿的本來就是寬松,這么一低身子,奪人眼球的風光徹底暴露出來。


  一切美好的形容詞,都不足以形容眼下的美麗景色。


  “疼疼疼!”老李慌忙掩飾,劉春鈺也沒把之前自己被襲臀的事情放在心上,只是緊張的把老李扶了起來:“我扶您去那邊坐坐。


  ”姣好的身子貼著老李的胳膊,他心頭早就蕩漾起來,還回頭寬慰劉春鈺:“沒事兒,沒事兒,你李哥這身體不比年輕人的差,這一下算什么。


  ”劉春鈺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心里面的慌張也減輕了許多,看向老李也多了幾分歉意。


  老李坐好后,劉春鈺也不敢放松,一雙嫩手在老李腰間摁來摁去,生怕老李出點什么問題。


  享受著劉春鈺小手的撫摸,老李舒服的差點哼出來,說道:“沒事兒,就是摔得肉有點疼,沒什么大礙。


  ”“要不我給您揉揉?”劉春鈺看到老李呲牙咧嘴的,也覺得不忍心。


  “這怎么合適,我這一個糟老頭子。


  ”老李推辭道。


  “別說這個了,您要是有什么三長兩短,我這日子以后可沒法過了。


  ”劉春鈺讓老李趴在了他們的婚床上,“您躺好了啊,我給您揉揉腰。


  ”老李躺好后,劉春鈺就在他的后腰上揉揉捏捏,弄得老李好不快哉,身體的反應越發強烈起來,“真好,春鈺你這手的勁兒可真巧,要是跟我去學推拿醫術,一定厲害。


  ”“壞了!李哥,你還說沒事兒,你這兒都腫起來一個包!”劉春鈺的手摸到了前面,這猛地一碰,老李直接倒吸了一口涼氣,這女娃子到底是真不知道假不知道,這東西能隨便碰么?老李連忙打了個哈哈:“沒事兒,沒事兒,我這都是老毛病了,回頭我貼上幾貼膏藥就好了。


  ”他可不敢繼續留在這里了,褲子里的端倪,要是讓劉春鈺發現了,那就不好了!看著老李執意要走,劉春鈺也只能同意,看著老李夾著腿走出去的模樣,她心里還很擔憂,畢竟老李一把年紀了,剛才那一下,真要是撞出個好歹,村子里還不定怎么傳她閑話呢!看著老李離開的背影,劉春鈺瞇起眼睛回想起了之前發生的事情,嘴角露出一個神秘的笑容。


  走在回家的路上,老李還在回憶剛才的美妙瞬間,興奮地同時又覺得可惜,不過來日方長,張家就劉春鈺在家,自己就守在劉春鈺的家門口,一個初嘗禁果的女人,那里會忍得住,到時候也許就是自己的機會。


  老李正準備回家,老遠就看到一個女人站在自己家門口,老李的臉色瞬間起了變化。


  老李退休前在鎮子里的中醫院當大夫,平日里就很好心,退休之后,賦閑在家時不時的給人看看病,收一些診金,平日里用來交租金。


  老李的房東是個近四十歲的寡婦,姓蔡,村里的人當著面叫蔡姐,背著就叫蔡寡婦,別看她今年快四十了,但保養的還不錯,細皮嫩肉,身材也不算太走樣,對別人雖然不假顏色,但總是似有若無的勾引老李。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86408.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7324460.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2418543.html
https://twghfism.weebly.com/5437957.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7028189.html
https://twkhjuiyughn.weebly.com/1818129.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6406772.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385077.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6559158.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4098370.html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愛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相關文章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