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宝贝抬高点我会轻轻的|怎样弯腰可以吃到丁丁



  不让穿内裤,还放跳蛋 门卫给校花下药 我的私处大吗,有图初一   我曾经在编织好的世界里落泪,混淆了我的所有感知,不知道下一步应该做什么, 也不知道现在的我应该怎么做,那个时候的我不懂得什么叫做挫折,也不渴望去领略外面的高处不胜(完美暗恋)寒,不过是傻傻地待在已经被编织好的世界里学习如何去说学逗唱。

    这里叫做云镇,顾名思义,这里的云洁白而厚实,看起来就像是一朵朵乍开的棉花一样松软,让人有一种想要在其中滚上一滚,睡上一睡的欲望,定是舒服得紧吧?  这里是南方的一处小镇,好像不与外界相连似的有着属于自己的独特气质,淳朴而温情,内敛而精致。

  这里,十天一次绵绵细雨,一个月一次晴空万里,不过这里的雨出奇的柔和,淅淅沥沥,绵绵软软的。

    所以我很喜欢在下着毛毛细雨的时候漫步在栽种着山茶花的道路一侧,雨水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打湿衣服的,因此可以不用打伞,不过这里的女孩子却很喜欢打伞,因为那伞面上涂画了精致的山茶花和清水芙蓉,如今这样的油纸伞已经快要销声匿迹了。

    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只觉得所有的一切事物都不适合自己,譬如睡觉时身下坚硬难耐的 竹席床,喝水的时候要去 院子里打一些没有味道的自来水,屋子里几束昏昏沉沉的光线,我想我这是图什么?来这里活受罪吗?  来的第二天,隔壁豆腐铺的 老板娘兴匆匆地跑过来,二话不说地拉起我的胳膊笑眯眯地指着一行不知道去往何处的大部队,经过一路上的交谈我才知道原来这里还是有早集的,耽误了一时半会儿可就没有什么便宜 东西了,我突然觉得还挺好玩儿,这些人居然可以实在成这副模样?让我眼界大开。

     老板娘说这里买东西真的很方便,叫我买一些摸起来滑溜溜的被褥和毛巾,以后可以睡得更舒服一些,我不禁朝她哑然失笑,看着面前被她挑来挑去的绣花被褥心里突然像是被开凿出一片泉眼似的流出了甘甜的蜜,我知道,这确实是一个有助于睡眠的好方法。

    我们那里生长的牡丹又大又香,有的 颜色红得吓人,我的院子里本就栽种了一片,天气温暖的时候就开得极美,大朵大朵的颇有一种豪放和洒脱的意味,我瞧着中意就另买了花盆移进去一株,放在阳光充足的窗台上为毫无生气的屋子里带来了许多颜色,添了一缕恰到好处的芬芳。

    我在这里住了很久,知道了很多关于这里的习俗和风趣,我住的房间是一座有些年纪的单栋竹楼,对面是一片紧贴着修筑起来的青色竹楼,那上面有一双感情很好的青梅竹马,有时女孩子家里蒸了红豆糕 就会跑到窗户外面那连在一起的台子上叫男孩顺着台子跳到她家里去吃,我时常在阳光下看书的时候见到这样的一幕幕,只觉得挺幸福。

    我的曾经追逐过太多得不到的东西,虽然如今已经都成了积累在面前的过眼云烟,被自己偶尔想起来就习惯地拿出来取笑一番,可还是将记忆中那个满是朝气的女孩子折腾成这样一个只喜欢偷懒一整天的宅女,宅在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里享受那里的风土人情,享受那里的生机勃勃,和那里的温柔可亲,不知不觉我已经爱上了这个地方,这个充满了热情和友爱的地方。

    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用手里的金钱去肆意挥霍感受别人的阿谀奉承,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站得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地对待所有人,我曾经觉得幸福就是孤注一掷不论最后的结果是否光鲜亮丽,可如今的我,只觉得这里宁静的风,温柔的雨,洁白的云就是幸福。

    我再也看不见那些 世俗喧嚣,因为闭上眼睛是花香鸟语,睁开眼睛又已经是春暖花开,看不到丑陋的时候自然就会忘记什么是丑陋,而其余留在心里的就只剩下满满的阳光明媚。

     从来没有这样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幸福到来时要流下泪水,我只知道我的幸福来得让自己有些猝不及防,你看,远处走来 的人们,手挽着手,肩并着肩,笑容璀璨而耀眼,我穿着一身当地的红色印花长裙,那是隔壁老板娘为我选的颜色最明艳的一条,她说我穿上特别像独自盛开在山脚下的山茶花。

    我的日子过得自由自在,镇上的人几乎在短短的一个月里就与我混得熟悉,我喜欢他们的热情,我喜欢开心的时候和这里的 女人一样胳膊挽着胳膊在热闹的广场上跳舞,路过的人会给予我们真挚的称赞和掌声,兴起的时候也会加入我们一起跳那疯狂而激扬的舞蹈。

    呼,旁边有孩子在吹蒲公英,大片大片的绒毛飞掠在空中不知道会停泊在哪一个角落里,可我知道,它不会就这样停止自己追逐自由和归属的步伐,等到大风又起的那刻,它还会继续追寻,追寻那些属于它们的世界,然后在那里,生根发芽。

     我看不到也不知道前方的道路究竟是平坦还是坎坷,我不顾旁人的侧目,伸出胳膊迎着风咧开嘴大笑,我只是知道现在的我很幸福,没有后悔当初毅然决然的决定,如果这里是有生命的地方,我真的很像亲吻它,告诉它,我似乎已经爱上了你。

    窗外,阴雨连绵,我的心得好高,我已经触及不到,雨水好像已经迸溅到了窗口处我工作时用的红木桌椅上,湿透了我桌上那零零散散的稿纸,雨水的味道是如此清新,沁入心扉,我突然不想关上窗户,因为我知道我还没有看够这窗外的景色。

    我趴在清凉的竹席上看窗外的湛蓝和青翠,将调好了的颜料泼洒在雪白无暇的宣纸上,将一切美好都留在上面,落款的地方写上贪爱,我把它挂在房间里的墙壁上,醒来就可以看到,后来,老板娘从我要来了这幅画挂在了她房间的床头旁,至今为止,我都不知道这幅画成了什么模样。

    然后,我回到了我那依旧喧嚣世俗的世界里,每天还是一样的疲惫和无趣,可如今的我却感觉周围的一切似乎都变得安静而晴朗,我想,等到下次假期的时候一定要提前收拾好行李,回到那个属于我的世界里去享受那里还在等待我回来的幸福。

   “是谁!是谁!”“是你爷爷我!”老林一身干净的运动服,挽着袖子像一堵山一样站在 阿良的面前。

  幸好他早上不是很放心 小娇一个人出门,当然也有舍不得的成分,于是就偷偷的一起跟了出来,要不是他在的话,那岂不是小娇就要被这个瘾君子打了?他的女人也是这种货色随便打的?老林长年锻炼的 身体和阿良长年吸毒的身体在这一瞬间就成了鲜明的对比。

  哪怕年龄上面差距了很大,但是在体力上面完全不是对手。

  “混蛋!”阿良想趁着老林看小娇受伤没有的空隙间偷袭老林,可还没挨打老林的衣角,又被老林重重的一脚跺在地上不停的呻吟哀嚎。

  “杀人了!杀人了!”阿良知道依自己这幅半死不活的身体肯定不是老林的对手,索性 躺在地上耍起了无赖,加上刚才被老林打出来的鼻血,这时候看起来还有几分逼真。

  “大家快来看啊,这个老不死的仗着有钱勾引我老婆,睡了我老婆还来打我!苍天啊,快长长眼啊!”老林低头看着躺在地上,恨不得把四周所有人都叫过来的阿良更是觉得恶心。

  “闭嘴!”老林毫不手软,一脚踢在了阿良的肚子上面,又是一声惨叫。

  “你这个老不死的!肯定是你勾引小娇了对不对,你可真的是好意思,那年龄都能当小娇的爸爸了,还睡比自己小那么多的女人。

  ”阿良打不过,但是嘴快啊。

  一直不干不净的喋喋咻咻的骂着。

  有一种人是你打都打不怕的,脸面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都是无所谓的。

  老林慢悠悠的拉了拉裤腿,蹲在了阿良的面前。

  “我告诉你,一个 男人最基本的就是不能打女人,至于你,在我的眼里已经不是男人了,呸。

  ”一口浓痰吐向阿良,老林头也不回的拉着明显还是惊吓过度的小娇向家里的方向走去。

  这种人,你和他啰嗦些什么?他不禁打,空有一张嘴,对骂简直是降低自己的身份。

  刚进屋子,小娇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扑进老林的怀里痛哭了起来。

  今天多亏了老林,不然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被阿良那个已经丧失了心智的男人打成什么样子。

  从来都没有想过曾经以为彼此相爱的人会有一天对着自己举高了拳头。

  “好了,好了,不哭了,这不是我在的一天,就不会让人欺负你。

  ”老林假意安慰着,大手却一直沿着小娇的背部到臀部来回抚摸着,这种手感和弹性应该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的。

  一边顺着小娇的背帮她舒缓情绪,一边轻飘飘的解开了小娇的纽扣。

  这种时候,老林能想到最直接的安慰就是奉献出自己。

  等两个人纠缠开来已经都到了晚上的时间了,老林心疼小娇,就不让她做饭了,带着她出来吃一顿大餐。

  老林年轻的时候不会浪漫,老了倒是跟着别人学了很多,但是又没有可以一起浪漫的人,这下好了,都对着小娇用了。

  拿起手机定了一家带音乐带红酒的烛光晚餐,今天晚上老林要给小娇一个惊喜的夜晚。

  果不其然,当小娇踏进餐厅里属于他们两个私人包厢时,忍不住惊呼了出来。

  “老林,你也太浪漫了吧!”涂着鲜艳口红的小娇学着以往在电视上面看到的那样轻轻的将牛排送入口中,看着那小嘴的蠕动,老林觉得他又能想起来小娇在床上的妩媚。

  小娇的一只脚从桌底静悄悄的划过老林的腿一只抵达到双腿之间,摩擦着老林的兄弟,让老林一阵火热。

  一只手捏住这只俏皮的小脚,果然人美,连脚都美,隔着一层薄薄的丝袜,可以看得清楚玉足上面每一寸的温度。

  “你这个小妖精,我就算载在你手里也值得了。

  ”老林色眯眯的望着咯咯咯坐在自己对面直笑的小娇。

  这个坏丫头,不仅不知道羞,还不轻不重的踢了一下老林的下身,这让老林一下子精血上头,饭都不能好好吃了。

  为了避免两个人在餐厅这样的公众场合做出点什么,老林微微坐直了身体,转移话题。

  “小娇,以后阿良那种人渣你就不要和他见面了,至于你 父母那边,我都会帮你安排好的。

  ”老林的话让小娇一下子又想到了早上发生的事情,以及那个躺在地上满嘴脏话,自己已经完全陌生的阿良,一下子变得沉默了起来。

  老林也知道她心情不好,任何人对于感情都有一个过渡期,要是小娇一点都不难过,没有丝毫的留念,那才让老林觉得小娇是一个冷漠的女人了。

  “老林,我从来没有想到过他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小娇呢喃的开了口。

  最早最早的阿良是一个普通却正直善良的少年,他们有过一段单纯美好的时光,如果不是毒品,那么现在的他们恐怕已经结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也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情了。

  毒品是真的可以让一个人变成另一个陌生的人。

  “小娇,不要去想那么多了,那是他自己选择的,愿意走的路,你没有办法替他去走,以后我来照顾你难道不好?”老林终于直白的把自己内心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当初第一眼就挑中了小娇,不为了别的,就是喜欢这个姑娘,她的脸蛋清纯,身子又丰满,性格也温柔,他老林就是这么肤浅的人,不看你外表的人,也绝对不会想看你的内心。

  老林的话让小娇羞红了脸,虽然老林的年龄各方面都足以做她的爸爸,但是他也在各方面征服了自己。

  “老林,我想我以后就想好好的跟着你过日子成不,你要是不嫌弃我年纪小,我就陪着你。

  ”一只脚还被老林捏在怀里,整个人刚说完,被老林顺势一带,就落入了老林的怀里。

  老林激动的冲着小娇鲜红的小嘴巴猛的亲上两口,想不到他人到中年,桃花运还真的就来了。

  以往好色归好色,但是这会的小娇就真心实意的想跟着自个。

  那以后自己也不能亏待了别人。

  这顿饭就在两个人其乐融融的笑意中吃完了。

  老林和小娇两个人难舍难缠的相拥着回家,一顿饭吃出来的激情已经让两个人迫不及待的想要立刻进入正题了,但是突然小娇刺耳尖锐的手机铃声很不合适的响了起来。

  老林现在头皮发麻,恨不得把小娇的手机丢的远远的,尽坏事的东西。

  小娇扭着在老林怀里的身体撒着娇。

  “哎呀,让人家把电话接了嘛,你怎么这么急色。

  ”女人永远是这样,嘴巴里面说着不要不好,心里面却是窃喜,代表着自己在男人心里的魅力十分的浓厚,谁会不高兴。

  老林也的确是二十多年没用过枪,一用就上瘾,哪个男人受得了这么一个活色生香的女人在自己的身边,更何况比自己小了二十多岁,在小娇的身上,老林感受到了曾几何时年轻气盛的感觉。

  “喂,是谁啊,哎呀,你别闹。

  ”小娇一边咯咯咯的笑着,一边接了电话。

  “哼!你这个小贱人,在和自己爸爸一般大的人调情也开心的很嘛。

  ”电话那一头传出来阿良阴阳怪气的嘲讽声。

  老林本在乱摸的手一下子就停了下来,和小娇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阿良这种人永远是不知道尽头在哪里的。

  “你今天不是说 给我十万块分手的吗?我回去仔细想了想,十万块肯定是不够的,便宜了你和那个老头子,给我二十万,咱们两就断的干干净净的,眼不见心不烦,以后你和那个老不死的怎么鬼混都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

  ”阿良带着不屑的语气从扩音器中一字不落的传了出来。

  老林气的直哆嗦。

  开玩笑。

  他是老不死?!论体力,论身价,他都比这个阿良好到不知哪里去,除了年纪大了一点,这是他父母给的,他也决定不了,就不吸毒这一点上面他都比阿良好的多。

  吸毒是什么?是个大坑!进去了就出不来的,俗话说的好,浪子回头金不换,多少浪子在毒品的坑里能回头?小娇也知道阿良的话让老林极度的不舒服,扭着小翘臀在老林的怀里蹭了蹭,示意老林不要生气,反正她现在都已经是老林的人了。

  “二十万?这是不可能的,第一我没有,第二就算我有,我也不会给你。

  ”小娇的语气平静。

  她今天已经想通了所有的事情,她没必要还在阿良的身上苦苦挣扎,女人要对自己好一点,就算老林年纪大了,可是对她真的是好的没话说。

  “呵,不给我?不给我你良心过的去?可别忘了我当初是怎么救的你父母。

  现在是你甩了我,别想摸掉自己的良心债,给我戴了绿帽子,难道不该付出点什么?”阿良已经变得气急败坏,不给钱?煮熟的鸭子飞了?别说二十万,昨天说好的十万都不想给了?这怎么可能。

  “阿良,恋爱是自由的,你不能总是拿我父母的事情来威胁我,你也威胁不到我什么,这么久了,我还为了你偷东西做坏事,就为了满足你吸毒,你不觉得其实是你欠了我很多吗?“小娇心平气和的一点一点和阿良说着,渴望唤醒他最后一丝人性,让大家留一个体面的告别,好聚好散。

  “你在逗我?我欠你的?就你爸妈那两条命,我让你帮我偷点东西度过难关那都是应该的,说句不好听的,连你的命都该是我的,你居然还在这里和我说道理谈条件?我没和你开玩笑,明天必须给我二十万,少一个子都不行,你明天在那个老不死的家里等着我去拿。

  ”阿良的话一字一句的敲进了小娇的心里。

  这个男人已经彻底的没得救了。

  自己还天真的希望彼此都能体面一点的告别。

  “我还是那句话,我一毛钱都没有,还有,我们彻底结束了,朋友都做不成,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说完,小娇就毫不留念的啪嗒一声关掉了手机。

  以前还想为了阿良哭一哭,现在倒是觉得对于这样的人,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已经没有哭的必要了。

  “放心,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老林像是在安慰小娇,又像是在对自己说。

  老林把小娇抱进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给她一点自己能给的保护。

  因为阿良的事情两个人早早的睡了,就连老林这样急色的人都没了什么兴趣,突然意识到两个人要是想继续在一起,前面的路真的难得走,要一起面对很多东西。

  先开始都只是抱着想玩一玩的心态,到现在已经到了退步不可以的地步。

  第二天一大早两个就被啪啪啪的巨大拍门声给吵醒了。

  小娇一脸迷迷糊糊的躺在老林的怀里撒娇,不愿意起床。

  但是老林马上敏感的觉得不对劲,他的家里很少会有人来,因为自从小林有出息后,基本上他已经不和外面的人联系了,而且小林早已经出国了,这个点来的肯定就是昨天吵吵闹闹的阿良。

  老林也不慌不急的伸了个懒腰,慢悠悠的刷了牙洗了把脸,换了身运动服运动鞋去开门。

  等会解决了这个纠缠不休的瘪三,他就要出晨练了,这可是他多年不变的习惯,能够保持这样好的体魄和身材,说到底还是和他的好习惯有关。

  老林一开门果然看到阿良那一张营养不良导致发黄发黑的脸,还没等老林开口,阿良早已经等的不耐烦的破口大骂,一头撞开老林冲了进来。

  “告诉你,死老头,今天无论如何你和那个小贱人都要把二十万快钱给我!”阿良这几天早就已经被毒瘾逼的没有办法了,走投无路都想要去抢劫,要不是他现在的身体实在是没办法了,压根抢劫不了。

  今天他一定要想办法在老林他们这里搞到二十万,这样的话又能潇洒一阵子了。

  本来还在房间睡觉的小娇模糊之中听到声音,也顾不得什么了,裹着浴巾就冲了出来。

  (爱女狂欢)阿良看见衣冠不整的小娇,又是一阵嘲讽的笑声。

  “就知道你这种女人为了钱什么都做的出来,早就背叛了我和这个老头子搞在一起了吧,别说什么和我体面的分手,想因为这个老头子的钱和我分手,没门,今天你们两要不给我二十万,要不我就住在这个屋子里面不走了!”老林靠在大门上面,气极而笑。

  他就猜到是阿良,但是真的没想到他还挺有耐心的,率败不倒,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

  “给你一次机会!现在就滚。

  ”“不可能!除非给我二十万。

  ”回应老林的是阿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

  老林已经彻底失去了和阿良说话的耐心,一个健步冲了上去揪住阿良的衣服,再一个左勾拳狠狠的打在了阿良的鼻梁上面,再一个抬脚,重重的跺在了阿良的小腿骨上面。

  老林这算是下手轻的了,如果他真的心狠手辣,直接跺在阿良的膝盖骨上面,怕是他这辈子这条腿就废了,到底是做人留一线。

  但是明显阿良不知道天高地厚,已经痛到整个人脸部都变形了,还是嘴里不干不净的骂爹骂娘。

  “你最好赶紧从我这里滚出去,二十万肯定是没有的,但是你再不走,我就会选择报警,昨天你和小娇的通话我可是全程录音,要是让警察知道你这样的瘾君子在我这里闹事,后果你自己承担,不进去蹲个两年是不可能的。

  ”老林早就留了一手了,这年头法治社会,谁怕谁。

  更何况年轻的时候他老林可是苦着过来的,搬砖做苦力,别的不敢说,光说力气,一个人打像阿良这样的小辈几个都可以。

  说归说,老林像是还想要刺激阿良一样,完全不顾躺在地上的他,走到了小娇的身边。

  小娇身边仅仅只是裹了一条浴巾,大部分的肌肤裸露在外面,老林粗糙的手掌就在小娇光滑的肌肤上面来回的游走,像是享受又像是舒服的眯了眯眼睛。

  手掌顺着小娇丰满的山峰,丝毫不知道羞的摸到了小娇的翘臀和幽深的山林之间。

  小娇羞红了脸,但是还是没有推开老林,欲拒还迎的靠在了老林的肩膀上面,轻轻的哼着。

  “狗男女!”阿良实在受不了刺激大吼出声。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