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羞涩最迷人 7大瞬间激起男人的爱欲爱欲男人性感



说到这,李 桂芝似有意似无意的瞄了眼被陈 二宝撑起来的 被子,接着道:“其实,其实妈早已经想好了, 大宝 不行,就让二宝顶上,大宝是我领养的,所以 你也不要有什么顾虑……”二……二宝?这话一出, 林岚再次吓到了,几乎是下意识的,她的身体猛地一颤,夹紧了双腿(姐弟乱性)。

  “呃!”陈二宝在被窝里躲了半天,本来就憋得够呛,林岚这一夹不要紧,他猝不及防,感到脖子一阵生疼,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虽然不大,却清晰可闻。

  “ 小岚,你这是?”李桂芝自然也听到了陈二宝的哼声,再次疑惑的看向林岚拱起的被子。

  “啊,没……没什么。

  ”林岚冷汗都冒出来了,咳嗽了一声,连忙搪塞的道:“我今天肚子难受,刚才就跑了好几趟厕所,估计跑的次数太多,肚子有些空,所以……”“哦,原来这样。

  ”李桂芝恍然的点点头,脸上却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一脸关切的道:“既然这样,那妈给你揉揉?”“不……不用。

  ”林岚连忙摇头,“我现在好多了,晚上睡一觉应该就没事了,妈,你不用担心。

  ”“那好吧。

  ”李桂芝点头,可脸上玩味的笑意却更浓了,不过她却没继续说啥,而是问道:“小岚,那妈刚才给你说的事?”“妈,这真的不行。

  ”林岚脸红耳赤的拒绝。

  “小岚,妈知道你一时接受不了,你也不用现在就回答妈。

  ”李桂芝察言观色,想了想说,“妈也不瞒你,其实……这主意是大宝提的。

  ”“什么?”林岚一震,满脸的不可置信,“这……不可能,大宝他怎么会……”“这种事,妈还能骗你吗?”李桂芝苦笑一声,无奈得道:“为了老陈家,也为了堵住村里的闲言碎语,大宝愿意牺牲,妈也只能同意。

  ”“可是……”“妈知道你心里有疑虑,要不,你给大宝打个电话问问?”说着,也不等林岚答应,李桂芝随手拿起林岚放在床头的手机,点开屏幕,翻出陈大宝的号码拨打过去。

  “妈,你……”林岚想拦,却晚了一步,眼瞅着电话就要打通,不知为何,她突然莫名紧张起来。

  其实,林岚心里是想给陈大宝打电话问问的,借种这事直接关系到她的清白,然而,对于电话打通后,该怎么询问,她却没有想清楚。

  更重要的是,看刚才李桂芝言之凿凿的样子,借种的主意应该真是老公出的,如果他再追问,自己是该同意,还是拒绝呢?就在林岚纠结的时候,电话通了,李桂芝打了个招呼,就将手机递给林岚,示意道:“小岚,大宝想跟你说话。

  ”犹豫了一下,林岚才接过电话。

  “大宝,我有个事想问你……”“……”几分钟之后,林岚挂断电话,满脸羞红低下头。

  “小岚,大宝怎么说?”李桂芝明知故问。

  “大宝他……”林岚脑袋垂的更低了。

  “小岚,其实这么做,也没什么不好的。

  ”见林岚的态度不再坚决,李桂芝趁机道:“俗话说的好,肥水不落外人田,平时你和二宝也不生分,你俩来总比便宜外人要好……”外人?听李桂芝话里的意思,似乎如果林岚不答应和陈二宝生娃,她还要找别的 男人过来。

  真的那样,林岚当然选择陈二宝!对于李桂芝抱孙子的想法,林岚一清二楚,知道一时半会说服不了李桂芝,而且陈二宝藏在被窝里头时间也不短了,李桂芝再不出去,万一发现什么猫腻,那可就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

  于是,林岚思前想后,当务之急,还是得先安抚李桂芝,把她哄走,然后再想别的办法。

  “这要是传出去,我还怎么出去见人呀?”林岚故意放软态度。

  “小岚,你放心,传不出去的。

  ”一看林岚好像答应了,李桂芝立刻喜上眉梢,拍着巴掌保证的道:“这事儿你不说,我不说,大宝不说,还有哪个会知道?”“可二宝他……”“二宝更不用担心,我一定会嘱咐他的。

  ”“我不是那个意思。

  ”林岚摇着头道:“我是说,就算我同意,二宝他能答应吗?”“他敢不同意!”李桂芝瞅了下床上那拱起的被子,笑了笑道:“我明天就跟二宝说,只要你同意,他绝对不敢说半个不字。

  ”被窝里头,陈二宝将李桂芝的话听的一清二楚,震惊之余,就是巨大的疑惑,他怎么也想不通,大哥作为一个男人,即使自己不能生,又怎么会主动提出让别的男人来染指 嫂子呢?难道仅仅就是给老陈家延续香火?陈二宝现在都十八了,农村结婚早,娶媳妇也就这一两年的事,他自然能生,老陈家的香火绝对不会断,为何要多此一举?所以,在陈二宝看来,他哥的脑袋要不被驴踢了,要不就是还有其他不为人知的隐情。

  “妈,你还有别的事吗?”林岚打了一个哈欠道:“我真困了,咱明天再说好吗?”“好。

  ”李桂芝目的达到,一口答应,说着起身向门口走去。

  呼!林岚和陈二宝都忍不住长舒一口气。

  林岚还好些,腿架在陈二宝的肩膀上,不是很吃力,可陈二宝就不一样了,跪在林岚的两腿之间,再被林岚的腿这么一夹一压,刚开始还挺享受,但时间一长就有些吃不消了。

  李桂芝前脚刚走,陈二宝就迫不及待的想从被窝里头钻出来。

  可无语的是,陈二宝刚要动,走到门口的李桂芝像是想起什么,突然停下脚,冷不丁的回过头……“妈,你……”陈二宝看不见,可林岚看的一清二楚,李桂芝突然的举动差点把林岚给吓傻了,倒吸一口凉气,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慌乱之余,她身体前倾,伸出手一把摁住还在动的陈二宝,尴尬的道:“这腿抬了太久,有点儿麻。

  ”“麻了吧?”李桂芝笑了笑,盯着被子,似乎话里有话,“妈就是想提醒你,你腿抬了那么久,我看着都累,赶紧放下来活动活动。

  ”“知道了。

  ”林岚连连点头。

  “那妈回屋了,你也早点休息,养好身体,妈还等着抱孙子呢。

  ”说着,李桂芝冲林岚笑了笑,终于出去了。

  不会被发现了吧?不知为何,看到李桂芝脸上意味深长的微笑,林岚心里咯噔一声,突然有种被看穿的感觉。

  “嫂子,妈走了没?”就在林岚愣神的时候,陈二宝问道。

  “哦,走……走了。

  ”回过神,林岚连忙松开手,心里头又是羞涩。

  刚才陈二宝就藏在被窝里,显然,李桂芝说的借种生子的事肯定被他听的一清二楚,现在李桂芝一走,房里头只剩下林岚和陈二宝两个,而且两人的姿势还这么暖昧,不尴尬才怪。

  更重要的是,两人做那种事已经得到李桂芝和陈大宝的首肯,只要两人愿意,完全可以趁热打铁,今天晚上就一起睡,把生娃的事儿给办了。

  “嫂子,现在怎么办?”那半根黄瓜还在林岚的体内,经李桂芝刚才那么一闹,现在陈二宝拔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只能问林岚。

  “你说怎么办?当然是继续了。

  ”不该看的不该摸的,全都被陈二宝看了摸了,事到如今,林岚可不想半途而废,说完,她一脸羞涩的低下头。

  看着林岚羞涩的样子,陈二宝心里头的火苗蹭蹭蹭的往上窜,这不是成心勾人犯罪吗?他使劲的咽了咽口水,说道:“那嫂子你把腿分开点……”林岚轻轻的打开了腿,那地方再一次暴露在陈二宝面前,陈二宝呼吸急促的将手伸了过去。

  随着陈二宝的动作,林岚呼吸急促,浑身轻颤,口中忍不住轻吟了一声:“啊!”听到这勾人的声音,陈二宝浑身像打了鸡血一样,手指不自觉的一用力。

  “啊!”林岚怪叫一声,瘫软的倒在了床上。

  黄瓜,终于拔了出来!可林岚非但没有感觉到舒服,反而愈发的难受起来,双腿不自觉的扭了一下。

  陈二宝也是浑身燥热,反正刚才母亲已经说了要借自己的种,为啥不现在就把事情给办了?“嫂子,要不我们继续?”陈二宝目光炙热的盯着林岚。

  林岚正浑身难受,听到这话,不自觉的抬头,一眼就看到陈二宝裤裆里鼓鼓的,想到厕所里头的那一幕,要是把那里放进来……沉默就是默许,陈二宝看林岚没吱声,心中大喜,迫不及待地扑向秀色可餐的嫂子……“不行!”眼看着陈二宝就要摸上林岚的胸前,林岚忽然一巴掌拍掉他的手,“二宝,我……我不能对不起你哥。

  ”说着,她双腿一蹬,语气强硬的道:“好了,你快点出去!”“哎哟,嫂子,你这是过河拆桥呀。

  ”幸好陈二宝还没有色心上头,还没等林岚蹬到,他就赶紧一倒,掀开被子的一角,钻出了被窝。

  林岚一把被子盖好,瞪了下陈二宝,伸手一指门口,蛮横的道:“我就过河拆桥了,你现在马上给我出去。

  ”陈二宝本来想走的,可一看林岚羞涩的脸色,他突然有些舍不得出去了,一扭屁股坐在床沿,坏笑的道:“我还就不走了,反正咱妈和大哥也想让我跟嫂子一起睡。

  ”“你!”“嫂子,你要是不好意思,可以像刚才一样,咱把灯关掉。

  ”“我……”林岚脸色通红,快哭了。

  我去,玩笑似乎开的有点儿大了。

  陈二宝见势不妙,哪敢再得寸进尺,连忙解释道:“嫂子,你不要生气,我和你开玩笑呢。

  ”说着,陈二宝很识趣的从床沿站起,尴尬的道:“那个,嫂子你休息,我出去了。

  ”林岚没吭声。

  不过陈二宝走到门口,却突然回头,举起手里那半根湿淋淋的黄瓜,问道:“嫂子,这半根黄瓜你还要不?”他也不等林岚回答,就咬了口黄瓜,咯嘣脆。

  “你给我滚!”看到这一幕,林岚又羞又怒。

  一夜无眠。

  林岚,陈二宝,包括李桂芝在内,都没有睡安稳。

  第二天一大早,林岚草草的吃了点东西,就上班去了,而陈二宝吃完饭,正要去诊所,却被李桂芝给叫住了。

  “二宝,你等一下,妈有话对你说。

  ”李桂芝生怕陈二宝跑了似的,上前俩步拦住陈二宝的去路,伸手一指餐桌前的凳子,示意道:“你坐好。

  ”陈二宝自然知道李桂芝要说啥,装模作样的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然后一拍额头,撒谎道:“妈,我还约了个病人,时间就要来不及了,我得赶紧过去,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说。

  ”话落,不等李桂芝同意,陈二宝绕过她就走。

  “站住!”苗翠花一声大喝。

  “妈,我真的约了病人,赶时间……”“编,你接着编。

  ”李桂芝仿佛早就看穿了陈二宝的心思,哼道:“我告诉你,今天没有我的同意,你要是敢走出这个门,以后就不要叫我这个妈!”李桂芝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陈二宝哪里还敢执意走,只好乖乖的坐回凳子上,明知故问的道:“妈,你究竟有什么要紧事,非得现在说?”“当然是大事了。

  ”李桂芝也拉过一张凳子坐在陈二宝的对面,似笑非笑的问:“二宝,你觉得,你嫂子咋样?”“好啊。

  ”这话,陈二宝是发自内心的。

  林岚不仅长得漂亮,平时更是孝顺,自打嫁进他家,从没和李桂芝红过脸,更别说吵架了,平时有什么好吃好喝的,都是先紧着李桂芝,对陈二宝也是关爱有加,这样的儿媳妇上哪去找?“那你嫂子如果有难处,你帮不帮?”李桂芝又追问。

  “帮,肯定帮!”“真是妈的好儿子。

  ”一听这话,李桂芝顿时脸上一喜。

  陈二宝翻了翻白眼,试探性的问:“嫂子不是好好的吗?能有什么难处让我帮的?” 我不是盲人,但我开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陈生,30岁了还是单身汉,因为天生眼白多看起来就是个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当盲人。

  隔壁的寡妇更是对我毫无避讳,她长得娇艳,身材又丰腴,前凸后翘的,可惜这么个尤物竟然放着没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晓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娇娇声儿直勾着我的魂穿过那道墙,看看寡妇深夜中自我安慰。

  没想到我的机会还真来了。

  今晚,我刚躺上床就听到隔壁娇柔的呼喊,那声音在这寂静的夜里,直听得我心里发痒。

  这么晚了,叫我干嘛?难不成是寂寞了?脑中浮现出李素英那极品身材,心头一片火热,我隔着窗问:“ 李姐,唤我有啥事儿?”“ 小陈啊,我卫生间的门好像坏了,你能帮我弄开么?你进屋摸到卫生间门,那有个 门栓,拉下就行。

  ”卫生间?我整个人顿时就懵了,喉咙咽了口唾沫。

  这寡妇在洗澡,竟然让我去给她开门,当我是真瞎呐!过去开门就能看到 李寡妇那妖娆的身材,我几年没见过女人的身子了,这时候我激动地脚哆嗦,摸着进了她家。

  她家门没锁,村里人都晓得李寡妇的门天天都是敞开的,只要是男人都可以进。

  我找到厕所,那亮着灯,一眼看到了门栓。

  抓着门栓,手不停颤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门从外面打开就可以了么?”“啊…对的。

  ”李素英那声音有些颤抖,似乎在兴奋着什么。

  我看得见,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开卫生间,可是我还装作在门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终放在门栓上,一拉,整个门微微晃动。

  居然没有开。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个门,门‘咔嚓’一声,打开门来。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红、上半身穿着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 一只手拿个 胶棒,另一只手捏着围在身上的浴袍,娇滴滴的脸像成熟的苹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妇那充满着媚劲的眼眸,我心里一紧血液顿时沸腾起来,顿时就有了反应,我暗叫不好压下心里的火热。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着,我一个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胶棒,上厕所拿个胶棒,难道……“多亏你啊小陈,要不然我还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点了点头,心说不亏不亏,没想到晚上还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会亏。

  (女同学两腿之间被同桌摸出水)李素英朝我走来,一股迷人的芬芳扑面而来。

  当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惊的眼神,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够放下一个苹果。

  我从小天赋异禀,村里的男人无不羡慕。

  我连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脸难受的样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帮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关门走了进去,侧对着门,然后拉开拉链,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将门偷偷的打开一条缝偷看我。

  我瞅见李素英目不转睛的盯着我那儿,嘴巴张的老大,一脸惊讶的样子。

  话说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这五六年估摸着都没有男人碰过,这么多年她应该很寂寞。

  我故意没尿进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却发现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胶棒也不见了……我见状,内心更是像被火炉烤着一样,浑身都发烫了。

  尿完我穿好裤子,拉上拉链,摸着墙壁走了出来,我看着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热的看着我下方,捂着胸口的左手还在轻轻的动着,此时手上的胶棒却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没有事情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着再看李素英那丰腴的身子,但是作为盲人的我不能在这多待。

  “要不进来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烦你的,大晚上的还把你叫过来。

  ”李素英见我要走,顿时就有些急了,连忙开口说道。

  我听到她说的话,心里顿时就乐开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象还是一个寂寞多年的寡妇,这怎么能不让我乐开了花。

  我故作犹豫。

  李素英却是双手直接拉着我的 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双手拉着我的胳膊,紧紧抱着我的胳膊,温热、美妙的触感把我的心都变软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阵阵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头看向李素英,说道。

  李素英低头一看,脸瞬间再度红了一个层次,因为她的胸口死死挤着我的胳膊。

  进了房间,李素英果真给我倒了一杯水,然后进入到房间,过了一会儿出来,穿了一身轻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双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儿,稍稍抿嘴,然后问道。

  我摇摇头,紧了紧双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热了,浑身燥热,满脑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样的身子。

  “姐姐给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冲着我说道。

  我一听,连忙摆手说不用了。

  可这一松手,我压着的地方登时就抬了起来。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还在惊讶我的过人之处。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过一直在抿着嘴,眸子充满着迷人的情意。

  我浑身酥痒难耐,心中那一团火起来了,越压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递到我面前,我刚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将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哟哎哟!没事吧小陈,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给你擦干!”还没等我开口说话,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来,用手拍打着我裤子上的温水。

  我低头看着李素英,那乌黑的长发披在肩上,身前的撑得衣服像要爆开一样,随着她的动作起伏着。

  看的我一阵晃神。

  少妇的身材就是好,这根本无法掌控吧?李素英拍着拍着就开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宽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点点的牵扯感,让我感觉越发的强烈。

  李素英浑身颤抖,我微微歪头,却发现她的手又开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来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却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顿时就传来一股贯彻全身的电流,让我呼吸瞬间就急促了起来。

  “小陈…姐,单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颤抖的幅度越来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过来。

  因为我那儿根本不是单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们两个,不能……”我双手扶着板凳,上半身僵直着,一动不敢动,声音颤抖着。

  心头仿佛有无数个蚂蚁在乱爬一样,全身的骨头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经五年没有体验过那种滋味了…”我陡然间浑身一紧,感觉快透不过气来了。

  “嘎咋!”就在这时,院子里忽然传出声响,原本蹲着的李素英忽然间站起身,一脸惊慌,小脸吓的煞白,连忙把我拉起来,然后进入到她的房间,对我说了一句不要出声,就立刻关门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发生了什么?环顾四周,屋里很整洁,床上就一个枕头,一张凉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盏台灯还有一本书,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拥缠绵的春图展现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书!我还发现桌子下面有胶棒,此刻我瞬间就明白了之前刚出浴室的时候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着这东西了。

  合着这都用上这些假东西了!这得多寂寞啊?!正当我打算瞥几眼那本禁书的时候,屋外突然传来一声碰撞声音。

  我连忙跑到门前,打开一条门缝,赫然就看到村长的儿子 齐三站在门口。

  “你怎么又来了?我之前就跟你说过,我不会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紧捏着领子,面如寒霜。

  齐三一脸狞笑,竟是直接脱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怀了七个月的孕妇一样的啤酒肚,大步朝着李素英走过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让你改嫁,嗝儿!是给你面子,别特么给脸不要脸,老子今天就强了你,让你体验一下男人的滋味!”齐三显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红。

  李素英眼睛瞪得浑圆,双手捂着胸口,道:“你不要过来!你要是再过来,我就喊了!”齐三一把抓住李素英的藕臂,李素英用力挣脱,一个不稳,往后面倒去,后背直接撞在桌子上,‘啊!’的叫了一声,随后面露痛苦的表情,捂着尾椎。

  “你个小贱人!”齐三破口大骂,奔到李素英的面前,拽住那上衣,往两边一扯,竟是直接就扯开了。

  齐三顿时眼睛放光,一只手掐着李素英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解裤腰带。

  李素英两个手疯狂的拍打着齐三的粗壮的手臂,我看见了她眼角的泪光。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