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梦洁林强王梅小说|出去买烟女朋友和摄影师干



  阅读提示: 男人如果对“性”会产生敬畏的话,那一定是对性 高潮后所谓“不应期”的反思。

  这时的男人有个共同的身心体验,肢体有些疲惫、脑子一片空白。

  此刻的男人是弱者,或者无心恋战,或者丢盔弃甲…… 羞涩 自嘲 赖皮 男人高潮之后的8种表情  一、一声长叹型  他是个性急的男人,喜欢表达,登顶后,他需要抒发,虽然不是豪情,但是,他觉得这样会痛快一些。

    这类男人,比较开朗,直率。

  高潮对他而言,也是一种生命的抒发,他不隐瞒自己那一刻的快乐与遗憾,所以一声复杂的长叹,为他的高潮画上一个痛快的感叹号!他喜欢长驱直入,一气呵成,以及痛快淋漓的快感。

   生活里,他讲究办事效率,不拖拉,而且比较诚恳。

     希望 伴侣:跟他一起喊,他喜欢你快乐的呼应,其实也是对他最好的鼓励。

   切忌哑巴吃黄连般地沉默,要如花般地开放。

    二、羞涩型  他为自己刚才或“狰狞”或缠绵或狂野或肉麻的“炒饭”感到一丝的后悔与羞耻,他是个闷骚,平常正派、规矩。

  羞涩自嘲赖皮 男人高潮之后的8种表情男人高潮表情  可是, 做爱的时候,他仿佛犹如“兽” 助,一下子变得激愤、冲动,或者匪夷所思的蛮横。

  所以,当他高潮过后,恢复上半身知觉后,就有些觉醒与不好意思了。

  这时的他,是好捉弄的,也是可爱的。

    希望伴侣:抱着他,什么也别说;或者你比他更娇羞。

  切忌喧哗、饶舌、多嘴。

    三、虚无型  他有些泄气,有些看破红尘,觉得所有的努力或者卖力,最后无非是如此结局,所以有些失落,觉得男女之好事无非尔尔。

    这类男人处世有些消极,悲观,他也许比较有思想,但是,敏感,容易放弃,缺乏耐心。

  他的致命伤,就是缺乏斗志。

  做爱对他而言,是两重天的考验,从天堂跌入人间的那刻,他恨不得出家修佛。

  在床上,喜欢一些拖延术,因为颠峰对他而言,就是坠落的开始。

    希望伴侣:把你的幸福满足感微笑地弥漫开来,以拯救他溃败的情绪。

  切忌说些凡俗之琐事,把爱的氛围、温度保持在某个刻度上,30分钟不变。

  羞涩自嘲赖皮 男人高潮之后的8种表情男人高潮表情  四、虚伪型  事后马上拉被子遮“丑”,借口“困了”倒头就睡,或者事后诸葛亮地说了一大堆理由,比如“我怎么会这样”。

  好像刚才的他不是真正的自己,潜意识里,觉得性是不体面的,所以不断说一些题外话,转移注意力,不太不尊重女方此时的感受与继续谈心的欲求。

    这类男人缺乏责任感,喜欢推卸,不敢担当。

  而且,害怕真相,所以生活里,常常是借逃避来面对问题,而不是指面解决问题。

  如果是在外偷吃,他一定当场忏悔;哪怕是(两个洞一起插哦!好刺激)家庭作业,也会轻啧一声,表示觉悟。

    五、知足型  双颊绯红,呼吸和缓,或者闭目养神,或者紧紧抱着她不放,回味的神情,幸福,甚至有些虚脱、陶醉。

    这样的男人,也许不善言辞,但是内心饱满,喜欢享受生活、 女人和爱。

  他是龟类动物,给人错觉是“做爱会困难重重”,事实上他是最踏实的行者,节约,不浪费,但是可以浪漫,到骨子眼里。

  他是个顾家的男人,明白“爱我所有”的幸福哲学,而且享受到最尽。

  羞涩自嘲赖皮 男人高潮之后的8种表情男人高潮表情  希望伴侣:给他温暖的感觉,贤惠一些,温柔一点,切忌说“我还要”或者乘机敲诈一番。

    六、意犹未尽型  他一定精力充沛,雄心勃勃。

  这样的男人阳光,敢作敢为,会叫床。

  生活里,是个心胸开阔热情的人,乐于助人,广交朋友,慷慨,豪爽。

  比较有男性魅力,在床上有强烈征服欲,喜欢扮演“一夜三次郎”,尽善尽美,决不马虎。

  他或许会建议在浴缸里再接再厉,他会让女人很难拒绝。

    希望伴侣:顺水推舟,但是可以细水长流。

  切忌煞风景地拒绝或者不耐烦,不要冷漠地说一声“睡吧”就万事大吉。

    七、赖皮型  有些无喱头性格,孩子气。

  他会做些戏谑动作来延续气氛,比如挠痒逗乐,比如撒娇:“宝贝,帮我捏捏背。

  ”或者赖在她怀里装死不起来。

    这种男人比较有可读性,有些可贵的天真,但是,也容易沦为轻浮,在生活里,抗诱惑力略差。

  他可能喜欢姐弟恋,有时希望女方为他服务,但是,做爱里,这种男人容易“笑场”。

  羞涩自嘲赖皮 男人高潮之后的8种表情男人高潮表情  希望伴侣:做爱的时候,永远保持“年轻态”,你的激情是他最好的激励。

  切忌保守放不开,陪他玩,也给自己的心情放个假。

    八、自嘲型  他会说:“我快死了,快乐的快!”或者“快乐怎么这么快?”或者幽默地说:“招待不周,请多包涵!”但是他一般不会问诸如求证自己如何威猛的老问题:“舒服吗”、“爽了吧”、“我棒不棒”……  他或许会坐起来,点根烟,自言自语:“男人是不是都这样情不自禁?”或者他会问:“宝贝,我怎么越吻越渴?”总之,这类男人贫嘴,有语言天赋,喜欢用冷笑话安抚激荡女人的心。

    希望伴侣:用肢体反馈他的言语,也可以发嗲响应。

  切忌嘲讽,学会用甜蜜的笑为他捧场。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只听见 郑佳的嘴里轻轻说道:“傻子,喜欢一个人有啥可丢脸的,今天你……你肯定心里很难受吧,来,姐现在就让你舒坦舒坦……”说着她居然爬到了王松的身上来,一翻身,两人就碰到了一起……郑佳的手缓缓向下面伸出,一点一点地引着王松……眼看王松就能彻底告别这尴尬的老初身份。

  却恰在这时,屋外陡然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那敲门声音很大,又很是急促,突如其来,吓得王松和郑佳俩的身子都是一抖,王松瞪了瞪眼,你爷爷的,这大半夜的是谁?难不成是郑佳的老公?可……郑佳的老公早就跟野女人跑了,她现在是一个人住的啊。

  两人身子顿住,正疑虑间,忽然听见那屋外传来了一阵女人的 嚷嚷:“郑佳,你开门,我知道你在家!给你打电话你咋都不接了!”听到这声音,郑佳那诱人的脸上神色微变,抬脚就下了床来,她伸手理了理有些乱了的睡裙,看了王松一眼,那眸子里面竟然出现了一丝慌乱。

  她压低了声音说:“小松,你……你先回去,明天或者后天再来找我成吗?”王松一愣,这是咋了?他还没说话,外面那女人又是嚷嚷了起来:“郑佳,你咋不开门呢,我是你 大嫂,我跑这么远,专程来找你,你咋门都不开呢?”外面女人一个劲儿嚷嚷,郑佳也是着急了起来,连忙走到 房门边上,伸手把卧室内的灯给关掉,匆匆跟王松说了句:“小松,你快走吧,小声点别让人看见了……”说着,她转身就 出了卧室,还顺手把房门给带上了。

  见到这一幕,王松的心下几乎都快要骂娘了,你爷爷的,这也太背了吧,眼看就要折腾了,咋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郑佳的啥大嫂呢?低头抹黑看看,自己还精神着呢,这要是不干点啥,王松哪里肯甘心,他提上裤子,轻手轻脚下了床,不但没有离开,反而还偷偷把那卧室的门拉开了一些,就这么顺着门缝朝着屋外看了去……这一看,他也是不由张了张嘴,这?!王松就这么偷偷探头朝着门缝外看了去,只见屋外大厅的灯已经被打开了,郑佳答应了几句之后就打开了房门,迎面走进来了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虽然隔得有些远,但是王松却依旧看清楚了这婆娘的模样。

  那张脸蛋儿很白净,长得颇有几分姿色,不过更加吸引王松眼光的,却是这婆娘的身材,从王松这个角度看去,只见那女人身前的一对就跟两个气球似的快要把她的衣服都给撑破了!你爷爷的,这婆娘那地儿生的这么大,还能走的了路么?就算是郑佳和这个女人比起来,都足足小了一号不止,要是能伸手摸一下,那可就舒坦了……王松蹲在房门后,看着那女人鼓鼓的地儿正起劲呢,忽然就听见郑佳说了句:“大嫂,你咋跑到我家来了?”原来这女人是郑佳的大嫂,啧啧……要是能捣鼓一下可就舒坦了……王松心下暗暗想着。

  那边郑佳却明显有些恼怒,白净脸上眉毛都拧了起来,可是她那大嫂却浑然不觉,娇笑一声摇头说:“郑佳你这是说的啥话啊,啥叫我找到你家里来了,这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么,我还以为你出了啥 事儿呢……大嫂这不是担心你么……”郑佳脸色一沉,咬了咬嘴唇:“你当然担心了,要是我出了事儿,你可就没地儿找钱了!”谁知听见郑佳这话,她那大嫂却把脸一横,眼中露出了一抹泼辣之色,高声嚷嚷道:“郑佳你这话是啥意思?这些年你大哥出事儿瘫痪在床上,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他?你的侄儿今年都上小学了,还要书本费,伙食费,这些难道不要钱么!”她那大嫂嚷嚷着,忽然一腚子坐到了地上,嘴里发出尖声的哭喊:“我的命咋这么苦呢……我可不想活了,男人都这样子了,他妹妹还拿话挤兑我,我活着还有啥意思!”郑佳咬着牙齿,看着她大嫂在地上撒泼哭喊,气的她那娇小的身子都是开始发起颤了来:“ 曲蓉,要闹你就到别处闹去,我每个月都给了你一千块钱,这些钱还不够我哥和小成吃喝的?就是小成上学的钱,那天我也是亲自给了我哥的,你还要钱干啥!”王松躲在门后看得清楚,只见那曲蓉坐在地上又哭又闹,但是眼睛里却没一点泪水,明显就是故意撒泼给郑佳看的。

  他心下暗暗替郑佳不平,你爷爷的,这曲蓉压根儿就是个不要脸的臭婆娘,居然跑到郑佳姐的家里来找她要钱来了,这也实在是太……太不要脸了吧。

  更何况,郑佳姐每个月都还给了一千块钱,在这村里头,一千块钱完全就够用了,王松他们一个月花销顶多也就几百块而已,那还是顿顿有肉的情况下……曲蓉闹腾一阵之后,见到郑佳并不再多搭理自己,也心知这办法没用,她一下子就从地上站了起来,拍了拍腚子上的灰,刻薄的脸上带着泼辣,狠狠冲着郑佳喝道:“成,你们郑家的人没一个是好东西,我这就回去跟你哥离婚!跟着他过这吃不饱饭的苦日子,还不如老娘自己一个人过!”说着曲蓉转身就走,那模样就好像这一切都是郑佳绝情,不管她哥似的。

  眼看曲蓉已经走到了房门口,郑佳的眼中终究是闪过了一抹无奈之色,她咬了咬牙,走上前一步喊道:“曲蓉,你……你等等,钱,我明天就给你,但是,这钱是给我哥和小成吃饭上学用的,你要是敢……敢拿去外面打牌,我,我就再也不管你们了!”听到郑佳这话,那曲蓉的脸上的忿忿立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反而带上了几分笑:“郑佳,瞧你说的,大嫂我早就不打牌了,这不是小成他们学校要交学杂费么,我又没钱……”“不等曲蓉多说,郑佳走过去推了推她身子说:“行了,你快回去吧。

  ”那曲蓉走到房门口,又是回头笑了笑问道:“那啥,钱……明天给我么?郑佳,学杂费可要一千五……”郑佳皱眉点了点头:“明天就给你,你走吧。

  ”说着她一把就将房门给锁上,屋外还传来了曲蓉的嚷嚷声音:“郑佳,那你明天可别忘了啊,不然大嫂又要跑来找你一趟……”王松蹲在里间屋子后面,看着这一出闹戏,心下也是不由暗暗捏紧了拳头,你爷爷的,这世上咋有这样不要脸的婆娘,虽说她男人是郑佳劫的哥哥,可是郑佳姐也没有义务一定要养她们一家子啊!每个月一千块钱,这在成华村里已经是很大的一笔消费了,郑佳姐哪里搞得到这么多钱?忽然,王松的眼中闪过了一抹复杂之色,难不成……郑佳姐今天在婚房里偷那条金项链,就是为了……为了这事儿?难道,也是因为这些事儿,郑佳姐才会和其他男人睡觉?一想到这个可能,王松心头对郑佳的最后一丝隔阂也是渐渐淡去了,现在的他不但不觉得郑佳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反而还对她生出了一丝怜惜。

  这个女人,她的老公跟野女人跑了,自己哥哥又出了事儿,瘫痪在床上,她大嫂曲蓉又是个这样不要脸的婆娘,郑佳她……过的可真不容易。

  正在王松想着这些事儿的时候,房门忽然被拉开,郑佳走了进来,她一眼便看见了蹲在门边上的王松,诱人的脸上立时就变了色:“你咋还没走呢?”王松勉强笑了笑,站起身来就想去抱抱郑佳,可郑佳却伸手一巴掌就把王松的手掌给拍开了去,她脸上露出了一抹嫌弃之色,瞪着王松喝道:“我叫你走你没听见么?”王松心下知道郑佳心情不好,也不跟她置气,乐呵呵地说:“郑佳姐,我这不是等你……”谁知郑佳的脸色一沉,眼中满是不屑之色:“等我干啥?你以为我真的看上你了么,王松,我告诉你,你就是个没用的光棍,一辈子折腾不到女人的东西,就你这样的还看喜欢人秦梅,秦梅就是看上一坨屎也看不上你!你快给我滚!”听到这一番话,王松的脸色也是渐渐沉了下来,他咬了咬牙,想要说点啥,可一时间却又不知道说啥,沉默半晌,他终究是咬了咬牙,转身从后院离开了……回去的路上,想着刚刚郑佳说的那一通话,王松只觉得心里满满的不是滋味儿,可是也不知道为啥,对郑佳姐,他又有些恨不起来,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郑佳姐被曲蓉那样逼迫的样子吧。

  想着这些事儿,他也是渐渐走到了家门口,可是抬头一看,家里房门却打开着,屋里传来了嫂子的说话声……王松皱了皱眉,走进房门一看,眼睛却不由一下子瞪大,这他娘的……咋家里来了这么多女人呢?!自家屋子里,此刻围坐着四五个女人,嫂子秦月荷正给他们倒水说笑着,她一抬头看见屋门口刚刚到家的王松,那张诱人的小脸上笑容更灿烂了一些:“小松,你刚刚哪去了,现在才回来,站在门口愣着干啥,快进来。

  ”说着,她走到了王松的身旁来,轻声说了句:“这些都是娘家那边的亲戚,秦梅他们家里睡不下,就来我们家了,晚上一起挤挤……”“啊?”听见这话,王松的眼睛都是不由得瞪大了起来……啥?啥叫晚上一起挤挤,看看那边围坐在一起的,几乎全都是女人,你爷爷的!和女人一起睡觉?王松活到现在还从来没和女人一起睡过觉呢……见到王松神色有异,秦月荷不由疑惑道:“咋了?”王松哪里会说啥,连忙摇头说:“没啥,没啥……”他心下顿时暗暗窃喜了起来,他娘的这幸福也来的太突然了吧。

  扫了一眼远处坐在凳子上的几个女人,王松对于其中大多比较眼生,但是最边上那俩女的他却认识。

  杨婶和 小倩,说起她俩,以前王松小的时候还在她们家住过一段时间,杨婶的原名(草船借箭的故事)叫杨芸,她和嫂子一样,原籍也是大南村的人,至于小倩,则是杨芸的女人,小倩比王松大半岁,却总是要王松叫她姐姐,小时候因为这事儿俩人还吵过不少嘴呢。

  只不过大了之后,因为王松和小倩两人没在一个村,后来就渐渐没了联系。

  王松一双眼睛盯着小倩扫了好几遍,见她今天穿了一件淡红色的裙子,那裙子的领口有些低,从王松这个角度看过去,隐隐都能够见到里间小衣的点点轮廓,你爷爷的,好久不见,这小妮子咋出落地这样水灵了,而且……她平常都吃的啥东西,那地儿咋长得这么大了……这要是用手去碰碰,那还不把王松给舒坦死啊……正当他看着小倩胡思乱想的时候,那头的小倩却也是察觉到了他的目光,猛地抬起头来,一双美丽的眸子紧紧盯住了王松的脸庞……看到这一幕,王松也是不由觉得有些尴尬,讪讪笑着摸了摸鼻子,那小倩却只是哼了一声,理了理身前的裙子领口,把那诱人的风光给遮住了……那头嫂子秦月荷已经到里屋拿被子去了,大哥和父亲走了之后,这个家就只有王松和秦月荷俩住,以前东边爸妈的那个屋子,因为空的太久,生了很多灰尘,一时半会也整理不出来,所以今晚也只能一起挤挤。

  秦月荷抱着一床被子走了出来,跟杨芸一群女人笑着说:“时间也不早了,你们看这样成不,我和林妈你们几个一起挤挤,王松就和杨婶她们两母女一起睡咋样。

  ”王松心下自然是欢喜,他娘的,要是能让自己跟小倩挤在一床,那到了晚上自己非得偷偷摸摸小倩的那地儿不可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