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小妖精你要把我整疯了|医生帮我看看梁衍小说



有线电视新闻网(csddq) 20日电而且极为巧合 的是,刚下机的刘 楚楚腿上没有丝袜! 要知道,空姐的制服和丝袜可是标配,不单是为了束腿的美,更是因为空姐长时间站立服务,航空公司为她们健康着想防止静脉曲张,所以才硬性要求上岗必须穿丝袜。

   可刘楚楚明明才刚下机……她的丝袜去哪了?垃圾袋里的那双? 心揣着疑惑, 老张将飞机入库,急匆匆的追上刘巧巧,尾随她离开。

   刘楚楚不住宿舍,在附近租平房居住,老张一路尾随,最终来到她住处。

   望着刘楚楚那俏然婀娜的身影,他心里忍不住的火起。

   他琢磨着,刘楚楚是不是故意撩骚他,想勾搭他? 尽管这种可能性不大,但他还是不想放弃这尝试的机会,他准备凑上前去问问。

   可步子还没迈开的,有辆 白色奥迪A4L就停下了,随后顾 芳菲从车里下来。

   顾芳菲老张也认识,是刘楚楚那个乘务组的乘务长,今年刚满30岁,身材跟颜值那都是没得说,而且这个 女人特别的妖,走起路来屁股一扭一扭的。

   多少次了老张看她走路都忍不住的幻想,被这个女人坐在身上,该是种怎样的享受? 只是今晚他有些诧异,不明白大晚上的顾芳菲来找刘楚楚做什么。

   下一刻,两个人进屋闭门,老张绕到屋后,搬了摞砖头垫在脚下,透窗去看。

   这一看,可是把他给看懵了。

   屋里面,顾芳菲正把刘楚楚给按倒在床上,更是 双手掀翻了制服套裙,低头死命地亲吻着刘楚楚那个地方,直把刘楚楚给亲的娇声直叫唤。

   老张都 兴奋了,他远 没想到,这大晚上的,竟然还能意外看到这样一幕。

   他也瞬间明了,为什么车上会多出来肉色丝袜,那是刘楚楚的啊,都被顾芳菲那个娘们儿给抠破了! 吞了口唾沫,老张继续趴在窗户上兴奋的窥视着,裤裆都快炸裂了。

   就在这个时候,刘楚楚猛地起身,狠狠将顾芳菲给推开,红润的小脸蛋儿上写满了羞愤,顾芳菲,你够了,我不是同性恋,更不是你那方面的工具,你不要再欺负我了,我也再不想跟你发生那种丢人的事情,你听明白了吗?! 被推开的顾芳菲却是一声冷笑,一步步向刘楚楚逼近,随后不顾刘楚楚的反抗,强行将她给按倒在床,并骑坐在她身上。

   下一瞬,顾芳菲双手猛力一撕,刘楚楚胸前的白色衬衣顿时裂开,扣子都迸飞了好几颗,任其内那件裹住美好的 黑色文胸荡漾在老张的视线中。

   顾芳菲抬起手,‘啪&quo;的一巴掌狠狠扇了下去,直痛的刘楚楚娇声痛呼,啊! 边打着,顾芳菲边嗤声笑道:你说够了就够了?我跟我老公刚结婚,你就勾引他出去陪你逛街,结果一场车祸把他那儿撞废了,让我一个刚结婚的女人就要守一辈子活寡,你现在说够了? 这时候的顾芳菲如同疯魔,披头散发的她狠狠揪住了刘楚楚的胸前,或生掐、或死捏,直痛的刘楚楚哀嚎不已,更是让窗外看的老张既心疼又兴奋。

   刘楚楚还想反抗,但顾芳菲下手实在太狠,攥起小拳头就捅进了刘楚楚的裙底,也不知道到底打哪了,直把刘楚楚给痛的双手捂住身下弓起了 身子,脸色通红通红的,更是开始哀声求饶。

   芳菲姐,我不敢了、我不敢了,你别打我了,我那里真的都出血了,你天天用丝袜给我磨,你别折磨我了好不好…… 刘楚楚还在痛声哀求着,顾芳菲却是大声咆哮,我就是要折磨你,折磨你! 眼瞅着她又抡起了粉拳,老张当真是急眼了。

   这大姑娘水嫩水嫩的,哪能这么糟践啊,那个宝贝地方他想亲亲都没机会呢! 要是他能玩这性感空姐,那就爽歪歪了。

   他决定拯救刘楚楚,说不定刘楚楚会感激她,事后来个以身相许呢? 而顾芳菲的老公不行,他可以满足顾芳菲啊,得知了这些秘密的他,岂不是有机会玩了这两个极品空姐? 一想到这里,他裤裆都快炸裂了。

   顾芳菲正在屋里近乎发疯地折磨着刘楚楚呢,突然‘砰&quo;一声响,随即屋外的奥迪就展开了疯狂的叫唤,她哪还顾得上刘楚楚,鞋都顾不得穿就往外跑。

   出门一看,车玻璃被砸了个稀碎,车子锁不锁都没什么区别了。

   今晚先饶了你,后天上机看我怎么收拾你! 忿忿回屋穿上高跟鞋,顾芳菲舒展披肩长发,妖媚的扭动着屁股离开。

   若然不是老张先前注意到她对刘楚楚的所作所为,当真不敢相信这活妖精一样的女人,竟然会下手那么凶残。

   在白色奥迪驶离后,老张手中握着肉色丝袜,来到了刘楚楚的屋内。

   这个时候刘楚楚正哭的泪眼婆娑梨花带雨,要多可怜有多可怜,让人心疼。

   他坐在床边,顺手将纸巾递给了刘楚楚。

   刘楚楚强忍着眼泪,哽噎中问道:张大爷,你怎么来我这了? 老张也不好说出花花心思,就推说最近总看到她光着腿丝袜还在自己车上,所以惦记着是不是有人欺负她,就跟来了,一副关心体贴的样子。

   楚楚啊,你太苦了,这又是何必呢?不管之前发生了什么,你都不该受到这样的惩罚。

  你…… 老张正劝着呢,刘楚楚就猛地扑进了他怀里,哇哇大哭,怎么劝都劝不住。

   老张下意识地轻拍她后背,她反倒如同找到了倚靠,抱得更紧、哭得更烈。

   不过老张这会儿倒不在意刘楚楚的哭了,他更在意那两处火热的挤压感。

   那种温润的刺激,他已经多少年没有享受过了? 尤其是刘楚楚那两条雪白娇嫩的大腿就摆在他身旁,而且因为顾芳菲之前的肆虐,导致她的裙子还被掀翻着,连托底的小裤裤都露了出来。

   老张忍不住地仔细打量着,那是条黑色蕾丝花边的小裤裤,让他看在心里,火在他的身下。

   而最直观的反应,就是他那儿隔着裤子不经意地触碰到了刘楚楚的大腿外侧。

   你戳我干什么啊,张大爷? 双眼含泪的刘楚楚感受到身下异样,扭头观望。

   结果这一看,她当时就羞到不行不行的。

  虽然没见过真的,可好歹初中生物课上也见过图。

   反应过来的她连忙躲开老张,羞红着脸起身背转过身子赶紧把裙子弄下。

   这么鲜嫩的小姑娘,让老王心里也有些不好意思,那什么,我不是故意的。

  你裙子被掀开了,那条小裤又那么性感,所以我、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刘楚楚坐在床上‘嗯&quo;了一声,低着头也不好意思再说什么。

  她知道这事确实怪不得人家老张,是她自己情绪失控扑上去嚎的,这会儿老张肩头还湿着呢! 两人沉默了小会儿后,老张开口打破了沉默,询问刘楚楚跟顾芳菲之间的恩怨。

   想来是刘楚楚终于找到了可以倾诉苦水的人,所以也没隐瞒,直接将把事情经过说出来。

  她说,曾经她跟顾芳菲是很好的闺蜜,那天她跟顾芳菲丈夫上街的真相,是那个男人心怀花花心思,以顾芳菲约她吃饭为由给骗去的。

   后来出了车祸,把那男人给撞废了,任她怎么解释也解释不清楚,顾芳菲听从丈夫的谎言,认为就是她刘楚楚主动勾搭的,所以才会造成顾芳菲现在的凄苦…… 大致的事情经过,老张了解了,也了解了顾芳菲和刘楚楚没有谁坏,坏的是那个已经早了报应的家伙。

  所以他琢磨着,得想办法把这个疙瘩给解开。

   当他提出这个想法后,刘楚楚感激到不行,连忙握住老张的双手,一口一个‘感谢张大爷&quo;,把老张握的特别不得劲。

  要知道,刘楚楚先前的衬衣扣子已经被顾芳菲给撕迸了,现在她双手全都松开胸口,那里面的光景…… 越看越旖旎,老张有些忍不住了,那什么,楚楚,你那儿伤的那么厉害,要不然我帮你揉揉吧?你放心,还有布片儿隔着呢,我不会做什么的。

   啊?! 刘楚楚大羞,好不容易重新恢复白皙的小脸蛋儿再度变得通红。

   她怎么好意思让老张动手揉那里? 可她有担心拒绝的话会让老张把今晚发生的事情说出去,而且也不再帮她调解她和顾芳菲的事情,更担心老张会兽性大发,在这昏暗的深夜里把她给那什么了。

   思来想去的犹豫中,她无意间看到了老张身下高高撑起的裤子。

   然后,她就鬼使神差的‘嗯&quo;了一声答应下来。

   老张当时就兴奋的差点鼓了脑血管,连忙示意刘楚楚躺下。

   望着躺在床上满脸羞红的刘楚楚,老张双手颤颤巍巍的伸了过去。

   那种裹在黑色花边布片里的美好,他可是多少年都没碰过了…… 老张都快疯了。

   多少年了?上次碰触手感这么好的存在,怕还是老伴生前年轻那会儿吧? 而且都不用去真正的触摸内里,单是那花边布料中透露出部分肌肤娇嫩的白,就足以让他心甘皆颤。

   而当他真的触碰到时,没成想反应最强烈的却是空姐刘楚楚。

   啊(办公室爱爱)! 原本还在娇息急促中的刘楚楚,此刻陡然爆发出醉魂的迷离娇吟。

   那声音恍若天籁,直接钻进老张耳中去击穿他的灵魂,整个人都快酥掉了。

   刘楚楚自己也显得特别不好意思,羞羞的拿双手捂住小脸儿。

   她真是没脸见人,平日里自己洗澡时拿手搓都没什么感觉,可现在老张只是稍微的碰触到,她就感觉骨头都软掉了,就像是有道闪电钻进了她的身体里一样。

   而且她更感觉到羞人的是,脑海中竟然不知怎么的就泛起了刚才老张裤子被撑起的画面,仿佛那才能让她感觉到极尽的快乐。

   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刘楚楚! 刘楚楚在心里羞忿地责怪着自己,可是胸前传来的温柔爱抚却又让她真的难以自持,那旖旎到让她娇羞不已的声音更是自己从鼻腔里面钻了出去。

   她很羞,可是却又真的很舒服,尤其是老张手掌的火热和他身上那种淡淡的烟草香味,让她感觉到了大山般的厚重很温暖。

   她恍然发觉自己竟然不反感今晚这件事情的发生,甚至隐隐还有些愈发的期待。

   她好羞,以至于捂住脸蛋儿的双手更不自禁的开始颤抖。

   望着躺在床上的刘楚楚,老张愈发地兴奋了。

   没有遭受到任何反抗,他开始兴冲冲的适当加大力气,双手就跟打太极画圆似的,在那里动作着。

   魅声的嘤咛传入耳中,白皙的肌肤映入眼帘,尤其是看到刘楚楚那双白皙小脚丫的脚趾都紧紧蜷缩后,老张兴奋到了极致。

   老陈前几天摔断了腿,被儿子 陈杰接到城里养伤,因为工作忙,又给找了个护工。

  护工叫林香,今年27岁,以前没做过这一行,因为最近缺钱,才让熟人给介绍了这么个工作。

  林香长的中等偏上,但皮肤白皙细腻,上围惊人。

  一双腿又直又长,因为没有经验,竟然穿着短裙丝袜来上班,穿着高跟鞋,走路时腰肢一扭一扭的,光看背影就能要了老陈半条命。

  老陈早年丧妻,一直生活在乡下,只能靠自己解决需求,委实憋了许多年。

  话说这头(秦桧儿子怎么死的),陈杰早早上班去了,林香八点就来家里收拾,她勤快又麻利,打扫完卫生,还做了顿早饭给老陈吃,这会儿正在收拾桌子,微微弯着腰,倾身到老陈面前拿碗碟,胸前的风光映入老陈眼帘,直接让他看呆了。

  老陈看直了眼,胸口一阵火烧火燎,瞬间起了反应。

  老脸红到耳根,老陈弓了下身子,尽量遮住身下,哪知林香一下手滑,汤水正好撒在老陈那里。

  林香急忙两步走过来,蹲下身子,伸手就去扫那汤渍,不曾想恰好将老陈抓在手里。

  “嗯~”老陈叫出声来,一边觉得羞愧想抽身,一边又实在舒服难耐,想要更多,最后终于渴望战胜了理智。

  老陈伸手,一把抓住林香的手往下。

  林香早已吓坏了,白净的脸上红晕遍布,下一刻,只觉手心一实。

  她浑身一震,面红如滴血,想把手抽出来,却被老陈死死抓住。

  “陈…… 陈叔,您放开我……”林香又怕又羞:“我……我要报警了……”像是发脾气,更像撒娇,尾音微颤,有着成熟女人独有的风韵和味道。

  老陈是乡下出来的,说到底也确实有些胆小,但又实在舍不得放手,于是握着林香的手附在上面,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对林香说:“快好了,快好了,林香妹子, 你让我舒服一下,啊……”一阵疯狂之后,林香的掌心一润,那感觉令林香浑身颤抖。

  终于抽出了手,老陈满脸通红,意犹未尽。

  林香忽然就红了眼,泫然欲泣的模样令人恨不能搂进怀里好好疼爱一番。

  “陈叔……你,你!”林香快要哭出来了:“你让我怎么和我老公交代……呜呜呜……”老陈也慌了神,片刻后说:“香妹子,是叔不好,这样吧,我让小杰给你加一千块钱工资,叔没别的意思,知道你最近缺钱……”林香本来想辞职,但是老陈这么说了,又让她想起家里的房贷车贷要还,数目不小。

  她老公做生意亏了,现在在上班,压根养不起这个家,刚刚只不过给陈叔……他就涨了一千块……想到这里,林香辞职的话又咽了回去,擦了擦眼睛,又委屈道,“陈叔,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老陈连连答应,目送林香进了浴室洗手。

  水声哗哗响,看着手上的污物被冲走,林香咬了咬嘴唇,面颊上又泛起红晕,她忽然伸手,放在自己的胸口。

  林香不得不承认,老陈看起来年纪大,没想到……没想到他那里,竟然比她老公的大了不少。

  她老公那方面不行,她其实挺空虚的,嘴上虽然不愿意,心里却时常盼望着能有个男人强行满足她,老陈无意间满足了她的幻想。

  又回想起方才的场景,林香微闭着眼,睫毛轻颤,白晢的手渐不规矩。

  早在刚才,她就已经有了反应。

  林香脸色通红,樱桃小嘴发出一声愉悦的声音……浴室的水哗哗作响,遮盖着女人时断时续的声音。

  镜子里,林香的制服裙已经褪到脚跟,丝袜卡在臀下,林香享受地闭着眼,额角香汗淋漓,她紧咬着下唇,想努力隐忍,嘴里却 抑制不住地发出声音。

  “嗯~”脑海里不停地回想刚才的情形,林香拿出来,她自己脸都红了。

  又再继续,林香发出快乐的声音,忘情呼唤。

  “啊!陈叔。

  ”浴室的声音也掩盖不住她的迫切。

  放在胸口的手搭在了洗手台边缘,林香腿直颤抖,似乎忍耐到了极限。

  而浴室门,就在此时被轻轻推开。

  老陈是看林香这么久没出来,水龙头也一直没关,想起自己对她做的事,担心林香在里面想不开,才想着来看看,却没想到刚好听到林香的呢喃,倒没听清林香喊了他。

  才下去的冲动在一瞬间升腾,老陈脸红的同时,目光又忍不住看向林香。

  林香没发现门打开了,她还在继续着,终于,她脑子陷入了短暂的空白,身子抖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平静下来,软坐在地上。

  她坐下的方向差不多正对着门口,老陈近乎贪婪地望着她,想象着那快乐和刺激,简直让人发疯。

  光是想,老陈就受不了了。

  趁着林香还没发现,老陈赶紧把门合上,推着轮椅挪到客厅。

  老陈可不想现在就把林香吓跑,他觉得循序渐进才能把林香征服。

  下午五点,陈杰下班回来了,林香做好晚饭就要回家了,临走时都不敢多看老陈一眼。

  这一整天她总感觉老陈在看她,背对老陈时身后发紧,防着老陈冲过来掀她裙子扒她裤子,但又有些期待,内心防线顿时崩溃了。

  太敏感也是个麻烦事,她觉得下次过来应该带多几条裤子。

  到家的时候, 张志明已经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了,看到林香回来,大咧咧说道:“ 老婆,我饿了,去做饭。

  ”林香轻轻一笑,走进厨房。

  她和张志明结婚三年,要说感情吧,也是甜甜蜜蜜,基本上没闹过什么大矛盾,可就是那方面……可能是因为以前工作太忙伤了身子,每每亲热,张志明总是不到十分钟就完了,他是满足了,可林香却享受不到快乐,总觉得空虚难耐。

  但那几年张志明有钱,要啥给买啥,林香也就不说他什么,毕竟鱼和熊掌哪里能兼得,可从去年开始,林香就觉得越来越不满足,大概是因为狼虎之年将近……打断回忆,林香淘米煮饭,又去池子边洗菜。

  身后传来脚步声,林香没回头看,下一秒,两只手伸了过来,把她弄疼了。

  张志明从后面抱住林香,两只手极其不安分,他的头搁在林香脖子上,气息喷在耳垂处:“老婆,我想吃你。

  ”林香红了脸,正想赶他,下一秒,张志明的手竟从胸口移到她的裙摆下。

  “啊……”林香惊呼,怕被他发现自己的异常,一双杏眼里充满了惶恐:“老公……不要在这里……啊……”张志明已经得手,一点都不顾及林香的感受。

  林香抑制不住地往上挺,脚踮起来,下意识配合着张志明,她太需要了。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