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米青液堵在子宫里|快穿之扑倒男神h高辣屋



  曾经的初恋在她心里一直很美好,她甚至小心翼翼地把那段逝去的感情收藏在心底,可如今,前男友无休止的骚扰打乱了她平静的婚姻,现在她只想对前男友说———  初恋,我爱他那么投入  那一年,当前男友 文勇(化名)突然跟我提出分手时,我感觉自己走到了世界末日,眼前漆黑一片,心痛得像要撕裂开来。

  好不容易撑过来后,我还是把对他的感情和所有关于他的记忆都深深藏在了心底,我固执地认为,对我来说,他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跟他一起共度过的日子是我此生最美好的时光。

    2005年初, 我和文勇经人介绍相识并 恋爱了,那年我24岁。

    文勇家在外地,他一个人在宁波和朋友合伙做生意。

  恋爱初,他虽然没像其他恋爱中男孩那样每天风雨无阻地接送我上下班、约我吃饭,但每天电话里的嘘寒问暖已经足够让我感觉到无比的幸福。

  从没恋爱过的我,把他的关心看得很重,也更加倍地去爱他。

  知道他一个大男人在外面不懂照顾自己,我们恋爱半个月后,我就兼起了女友加钟点工的角色。

  当时他租了套一室一厅的房子,我每周过去帮他打扫一次房间,洗一次衣服,每半个月帮他换洗一次床单被罩。

  做这些事时,经常是他在单位忙,我去他办公室取钥匙,然后一个人去他房子给他收拾。

  我觉得恋爱就是互相照顾,互相珍惜,我能帮他多分担一些生活上的琐事,他工作上就会轻松很多。

  口述:我已结婚 请不要再来 打扰我  为了让文勇能吃得好一点,我还向妈妈学会了煲汤,排骨汤、鸽子汤等,总之,我认为有营养的菜,都会学着做。

  我们恋爱的那半年里,为了文勇我疯狂地爱上了厨房。

    分手,他弃我如此绝情  可我和文勇恋爱只持续了半年。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以前总是文勇主动打我电话和发信息,竟变成是我主动给他打电话、发信息了,再后来,就变成文勇经常不回我的信息。

  偶尔我问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说两人恋爱没必要每天腻歪在一起,每天说肉麻的话。

  我反驳说我们恋爱这半年,见面大多是一周两三次,而每次都是我给他送东西或者取钥匙收拾房间。

  听我这么说,他就会很认真地解释,如果他现在不忙着挣钱,将来拿什么娶我。

  他这句话,让我的气立马就消了。

    生活仍然继续,我们恋爱也仍是我积极主动。

    身边的朋友善意地提醒我:爱是相互的,不是单方付出就能得到幸福。

  每当这时,我就拿文勇对我说的那句话来向朋友们解释:文勇说他忙着挣钱娶我呢。

  可正当我的爱灼热如火时,文勇却跟我提出分手了。

  听说他爱上了别的女孩时,我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我哭着说他骗我,如果他爱上别人了我应该能感觉到。

  文勇生硬地说,如果不是我对他那么好,他早离开我了。

  他不主动联系我,就是让我自动离开,没想到我这么笨。

  口述:我已结婚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爱是勉强不来的,文勇坚决要分手,我只有放手。

  但分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无法从失恋的痛苦中走出来。

  我觉得初恋失败了,我此生就与爱情永远绝缘了,我的人生再也不会亮丽多彩。

    结婚,我找到新的幸福  和 丈夫 元启(化名)恋爱是2006年7月 的事

  妈妈看我一直沉浸在失恋的阴影里,再不恋爱就变成老姑娘了,于是托同事给我找对象,同事介绍的人就是元启。

    元启比我大三岁,做财务工作,而我是做出纳的,这样一说我们还是同行。

  出于礼貌,相亲那天我和元启坐下来聊了会儿天,聊天后我才发现,我和元启竟有很多共同语言。

  首先,我们在工作方面就有很多探讨的话题,他知识面比我广得多,我正好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另外,我们都是宅男宅女型,下班后爱呆在家里,不喜欢去娱乐场所,唯一喜欢的就是旅游。

    我再次恋爱了。

  以前一直以为没有文勇我就失去了一切,认识元启后我才知道,原来爱情仍然很美好。

  不过当时我还是把对文勇的感情埋在了心底,虽然后来我很爱我的丈夫,但文勇偶尔还会从记忆深处浮上来,让我情不自禁地怀想一下从前。

  口述:我已结婚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2007年10月,我和元启结婚了,一年后,我们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如果文勇不出现,我想(男人抓胸将机机桶美女口述)我们的生活会像很多幸福的家庭一样,一直过着平淡而温馨的日子。

  可去年年底,文勇却突然重新闯进我的生活,并把我们家的平静彻底打碎,严重影响了我和丈夫的感情。

    去年12月的一天,我手机里突然接到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信息,上面写着: 晓慧,你现在过得好吗?看上面对方叫我的名字,我知道这个人肯定认识我的,于是我回了句很好,顺便问他是谁?他只回了一句:一个关注你的人。

  他这样说更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我继续问,他就再没声息了。

  这事我也没放在心上,以为是朋友同事的恶作剧。

  可第二天,我又收到这个人的信息,并且组织语言时也越来越暧昧。

  我想了想回拨过去。

  电话接通后,只听了喂我就知道是文勇了:他的声音是那么的熟悉。

  口述:我已结婚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骚扰,他影响了我的家庭  做不成恋人,可以做朋友,这是很多恋人分手时都会说的一句话,我当时就抱着这样的想法又开始了和文勇的联系。

  我一直是抱着普通朋友的心态和文勇接触的,甚至在他要我家里的电话号时,我都毫无顾忌地告诉了他。

    最初文勇只打我手机,我们聊天时也仅限于说说各自目前的生活情况。

  文勇说他和我分手后又恋过几次爱,但都失败了,因为那些女孩没有一个比我对他更好。

  听说他没女朋友,我就说如果有合适的,我会帮他介绍。

  他听后苦笑着说,如果女孩的性格跟我相似就介绍,否则他拒绝。

  听了他的话,我心里浮起一丝感动,觉得那是他对当年狠心抛弃我的一点补偿,所以聊天中,我对他说的话也多了些安慰。

    我的电话突然繁忙起来很快引起了元启的注意,他知道我平时很少离家,为数不多的几个朋友他也都认识,于是他问我谁经常打电话来。

  我坦白地告诉他是文勇。

  以前我和元启说起过初恋的事,所以我一说文勇,他就知道是谁。

  当时我觉得自己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也没向他隐瞒过什么,他应该不会多想,可那天元启还是冷下脸来了,他严肃地告诉我,以后不要再和文勇联系了。

  看到元启如此不高兴,我马上答应下来。

  然而之后的日子,尽管我总以忙为由希望文勇不要再打我电话,可他仍会频繁地打来。

  后来我怕文勇生气,一回家就关机,可我忘了曾经告诉过他家里的电话,文勇在打不通我手机的情况下,竟又改成打我家里的座机。

  口述:我已结婚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虽然我怕伤文勇的自尊,但我还是告诉他以后不要再打电话了,我丈夫已经不高兴了。

  谁知文勇非但不理解,还说元启小心眼不是男人。

  尽管后来我干脆不再理他,他仍会偶尔打来。

  我知道元启很尊重我,不会因此和我吵架,但是他的沉默和冷冰冰的表情足以说明内心的不快。

  现在,我对文勇怀有的那种美好回忆已经荡然无存了,有的只是反感和无奈。

  我只希望他以后不要找我,就如当年那样,对我绝情绝义……  编辑发言  很容易搞定的事,晓慧居然唠唠叨叨扯不清。

  有道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你要断然拒听文勇的电话,他会没完没了地纠缠你吗?  众所周知,手机有拒听功能的,只要你将那个号码设置为拒听电话,人家就打不进来。

  你却不走这着棋,而是采取瞒天过海的办法:在单位就接听,回家就关机。

  这一点,正好证明你对文勇的拒绝根本就不是出自本心,而是碍于丈夫的不高兴。

  如果丈夫的表现没有这么激烈,你说不定丝毫不会有这样跟前男友频繁联系的做法会伤害家庭的意识。

  口述:我已结婚请不要再来打扰我  我只希望他以后再不要找我,就如当年那样,对我绝情绝义,这句话尤其令我对晓慧反感。

  文勇当年是你的男友,他移情别恋,使你成了被抛弃的人,这是既定的事实,已不可更改。

  但现在你是有夫之妇,你怎么可以说希望另一个男人对你绝情绝义的话?言下之意,岂不证明你们的确已旧情复燃?至少那个文勇是这样。

  既如此,那你为何不干脆利索地斩断他的非分之想?你可以告诉他你再骚扰,我就报警啊!  给文慧支两个招:一,换手机号,用行动向文勇证明你已经讨厌他;二,家里的座机能换号就换,不能换号就当着你丈夫的面在电话里狠狠地告诉他:离我远点,离我们家庭远点。

  这招当然最好别用,但如果对方是无赖,用也无妨。

   只不过,这句话没有说出来。

   看着 李娜潮红得脸色,周斌觉得很有自豪感。

   越弄自己得感觉越强烈,下面慢慢的变大。

   周斌只觉得自己被憋得很难受,很委屈得对着李娜说:娜娜姐,我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这么难受? 李娜很惊讶得看着周斌的下面,心中只有一个想法,真的好大啊。

   为什么她以前没有发现? 双手忍不住的摸上去把玩起来,没事,等会你吃完饭就好了。

   周斌懵懂得说:真的吗?为什么我以前不这样? 没事,这是阿斌你长大了原因。

  李娜压不住心中所需,直接跨坐在周斌身上,将周鑫的脑袋按在她露在空气中的傲人,娇臀对着凸起处不停的蹭了起来,来阿斌,娜娜帮你治治你的难受…嗯… 周斌也开始回应李娜的动作,狠狠亲吻起了那对傲人,双手开始褪去李娜的身下的武装,将李娜托起放在餐桌上,褪下自己的武装,像李娜扑去。

   动情的李娜完全忘却关注此时周斌不想 傻子的样子,只知道满足自己需求,她分开了自己的玉腿,配合着眼前男人…… 就在两个人情动不已的关键时候,服务员敲门进来。

   很尴尬的看着两人半解衣衫趴在桌子上场面,连忙道歉:不好意思,打扰到你们了,只是你们点的食物好了。

   李娜快速的恢复状态,推开了身上的周斌,整理好衣服后对着服务员说,好。

   一本正经的样子,让服务员产生一种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感觉。

   等着服务员关门出去,李娜娇嗔的对着周斌说:都怪你,害我丢人,还不赶紧把衣服穿上。

   周斌没有着急穿衣服,而是走过去过去摸了摸她的脑袋,假装什么都不懂得说:是不是我刚才做错了什么? 特地展现出很委屈的样子,赢得李娜的同情。

   果不其然,看到周斌这个样的时候,李娜不舍的责备她,很无奈的摇了摇头,一边替他穿衣一边安慰道:没事,是我刚才说的太凶了,我们快点吃饭,吃完了以后我们快点回去,要不然你 嫂子应该担心你了。

   周斌虽然心里痒痒的,也没有其他的办法。

   暗自责骂那个服务员进来的不是时候,打扰他的好事。

   好不容易送周斌回家,李娜也连忙回家…… 周斌看到嫂子正在那里打水,跑过去,傻乎乎的跟她说:嫂子,你什么时候在带我去镇上玩,我没有玩够。

   王妍把水桶放在一边,因为劳作的原因,上衣紧紧贴着她的身体,上面的形状完美无缺的展现在周斌的面前。

   刚才跟李娜在一起的时候,浑身上下的邪火无处发放,现在,又看到这种妖娆妩媚的娇躯,周斌只觉得下面快速的生长。

   阿斌!王妍很大声的叫周斌的名字。

   反应过来,周斌连忙问嫂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刚才在想什么,我叫你那么多声,你都不答应。

   为了防止嫂子发现自己已经恢复正常,周斌低头,心情沮丧 的说:别的小朋友都有哥哥姐姐领着去街上玩,你不领着我去。

   原本还有一点怀疑的想法,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所有的想法都被打破,愧疚的对着周斌说:阿斌乖,等你大哥回来,我们带着你出去玩,好不好? 周斌觉得身体里有一把情火在燃烧,特别是在嫂子靠近的时候,燃烧的更加旺盛。

   刚打算拥抱嫂子的时候,听到王妍严厉的声音。

   你自己在家乖乖的,我去工厂上班。

   我不想自己一个人在家。

  周斌很委屈的说。

   看着他这么可怜的模样,王妍于心不忍的说:你陪我一起去,不要乱跑。

   周斌连忙点了点头,用余光看着嫂子凹凸有致的身材,忍不住的幻想连篇。

   来到服装厂,所有的工作人员依旧没有给王妍好脸色看。

   周斌当然感受到了她们不友好的目光,在王妍不注意的时候,回头看了他们的样子。

   还在考虑怎么对付他们,却不被嫂子发现的时候,听到王妍说:周斌,你在这里等着嫂子,我要进去工作,你千万不能乱跑,明白吗? 看到周斌点了点头,王妍放心的往里面走去。

   周斌痴迷的看着嫂子扭动的身体,特别向往跟嫂子相互拥抱的感觉。

   特别是嫂子白嫩的皮肤,特别的滑润,让自己深陷其中。

   王妍来到厂房,看到自己的工位上,堆满了不用嗯东西,王妍心里清楚,她们在针对自己。

   故意找自己的麻烦。

   心里很委屈,明明不是她的错,为什么没有一个人相信自己。

   小王,你去把这些东西全部清洗一遍。

  张姐扭动着圆润的屁股,翘着兰花指,细声细气得跟王妍说。

   为什么?王妍想不明白,这些东西已经没有任何用处了,为什么还要清洗一遍? 张姐嘲讽得看了她一眼,冷嘲热讽的说:因为什么,难道你自己不清楚吗? 她说完,转身离开的时候,还不屑地说:刚进厂子没几天,就想勾引王总,简直痴人说梦。

   张姐颠倒是非的能力,真的没有人能够比得上。

   王妍很生气,她却不敢说,担心张姐让自己卷铺盖走人。

   身边的同事看到王妍这种敢怒不敢言的表情,纷纷心中窃喜,觉得王妍就是活该,谁让她自我感觉良好的勾引王总,也不照照镜子,看看自己长什么鬼样子。

   忍气吞声的抱着不用的衣服往外面走去。

   双手紧紧的握住拳头,不断地告诉自己:一定要忍住。

   周斌很担心嫂子在里面的情况,生怕她受到欺负。

   就打算往窗边走过去的时候,看到一群长相凶神恶煞的人,冲着他走过来。

   一时半会儿,周斌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事情,继续装傻充楞的往那边走去。

   小混混 李大彪拦住周斌,嘴角露出诡异的笑容,小兄弟,怎么就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吗?没有人在这里陪你玩? 这群小混混,早在周斌进厂子的时候,就听到经理弄了一个傻子进来。

   每个人的心里都很好奇,这个傻子是不是有什么超出别人的地方。

   周斌很害怕的指着一个方向说:我嫂子在里面干活,就我自己在这里,我现在要去找我嫂子。

   一边说一边往那边走去。

   李大彪拽住周斌,你嫂子现在还在忙,要不然让我们陪你玩好不好? 虽然周斌的心里,一点都不想让这群人陪自己玩,可想到自己现在还是一个傻子,便笑着对着他们说:好啊,好啊,你们想要陪我玩什么? 看到周斌这种呆呆傻傻的样子,李大彪对着身后的小弟,哈哈大笑得说:你们看,他还真的是一个傻子。

   周斌快速得打了他一下,很愤怒的对着他说:我嫂子说了,我不是傻子,你们不能这么说我。

   李大彪紧接着说:好,你不是傻子,是我刚才说错了,为了弥补我的错误,哥哥带着你出去玩,好不好? 周斌看着时间还早,陪他们出去玩一会儿也无妨,继续装疯卖傻的说:好啊,我最喜欢玩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市里最著名的娱乐场所走去。

   当然了,一起去的还有服装厂好几个思想领先的妹子。

   可是等着他们都到了KTV,周斌才发现有一群思想先进的妹子跟着。

   内心一阵激动,心想难道今天能够享受鱼水之欢? 想想都觉得激动。

   李大彪看着周斌色迷迷的样子,笑着走过去说:你也喜欢女孩子? 我喜欢和女孩子一起玩。

  周斌傻乎乎的说。

   看到周斌这个样子,李大彪紧接着转身对身后的人说:你们看到没有,不仅仅是你们喜欢女人,这个小子也喜欢女人。

   说完,一堆人哄笑。

   周斌觉得一阵脸红,特别是看到后面那些漂亮的妹子,也在那里嘲笑自己的时候,他真的想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李大彪对着红红招了招手,搂着她的肩膀对她说:今天晚上给你一个光荣的任务。

   看着李大彪坏笑的样子,红红猜着他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安排自己,要不然他怎么可能笑的这么开心。

   你说。

  静静的抛了一个媚眼,扭着小蛮腰对着李大彪说。

   把他下面弄大,你觉得有难度吗?李大彪挑眉问道。

   红红小声的说:彪哥,你有没有搞错,你让我勾引一个傻子? 听到他这么说的时候,李大彪哈哈大笑起来。

   这时众女中长的最漂亮的 陈琳走上去,不好意思地说:哥,要不然让我去吧。

   李大彪没想到,陈琳竟然主动站出来,顿时吃味的说:算了,我们一起玩游戏,输了就要接受惩罚,你们觉得怎么样? 这本来就是李大彪开的局,自然由李大彪说了算。

   一群人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哄闹着说:玩游戏!玩游戏! 周斌才恢复正常没有几天,更没有来过这种地方,不知道游戏规则。

   我们玩筛子。

   没等周斌反应过来,李大彪就把筛子放到他的面前,跟他称兄道弟的说:来,你先开始。

   周斌很为难的看着李大彪,神色尽是尴尬,眼神躲闪的看着李大彪。

   李大彪甩了甩手,催促的说:别墨迹,快点的。

   周斌咬了咬牙,拿起筛子就开始摇晃。

   玩了一局,李大彪很大声问他们猜一猜谁输了。

   刚来到两个妹子,都笑着说肯定是周斌输了。

   周斌很尴尬的站在那里,手无举措。

   李大彪走到周斌的面前,很严肃的对着他说:输了的人就要接受惩罚。

   周斌认命的看着他说:好吧,你说。

   李大彪玩味的笑了笑:放心,我不会让你难堪的。

   说着,让 赵芳和陈琳过来。

   两个身材高挑,长相妖娆的女人,站在自己的面前,周斌强忍住自己有力的心跳声。

  眼神直勾勾的看着她们两个。

   看到周斌的反应,李大彪想要好好的戏弄一下他,便说:你刚才不是说你喜欢女孩子吗?你跟我说,你最喜欢的是她们的哪个地方? 周斌色迷迷的看着她们,害羞的指了指她们的上面。

   李大彪用手狠狠的拍了一下周斌的头,没想到周斌虽然傻,竟然还有男人的需要。

   过一会,只见他眼珠一转,坏笑的让周斌摸上去,感受一下女人的滋味。

   一开始周斌很犹豫,他担心王妍知道了会不开心。

   强忍住内心的冲动,跟李大彪说,他嫂子不让他随便摸别的女生,要不然她们会嫁不出去的。

   等着他说完,所有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大彪强制的拿他的手放在赵芳的上面,严肃的说:今天晚上让她们两个人陪你玩,怎么样? 对着陈琳和赵芳使了个眼神,示意她们好好的捉弄一下这个傻子。

   她们两个人扭动着翘臀走上去,分别站在周斌的两边。

   从自己的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看到她们完美的事业线。

   周斌心里忍不住的想象着摸上去的感觉,应该有多爽。

   我,难道你不想尝试一下这种感觉吗? 陈琳把自己的饱满,紧紧的贴在周斌的身上,双手不断地游走在他的下半身。

   赵芳笑者嘻嘻的拿着他的手放在她的饱满上,问他感觉怎么样。

   周斌心里很清楚,他们把自己当傻子一样的玩弄,想要看看他什么反应。

   既然她们这样主动,那自己不给他们上演一场精彩的戏剧,岂不是白白浪费了这个大好时光? 双手渐渐的用力,不断地揉搓着赵芳的傲人。

   一开始,心里还是很嫌弃赵芳上面那么小,就出来勾引别人。

   不过,玩弄了一会儿,发现虽然小,但是弹性十足,很想亲吻上去,感受一下赵芳的美好。

   陈琳看到他有感觉,坏笑的说:呵,你想不想尝试一下更舒服的? 周斌假装什么都不懂得说:这个东西好好玩啊,可是,我的身体为什么这么难受? 被周斌弄得面色潮红的赵芳,娇嗔地说:等会,我让你舒服。

   嗯…… 赵芳没有想到,这个傻子竟然真的有一手,弄起来这么舒服,不知道他会不(新娘跪趴承受粗大撞击)会吃。

   周斌只不过是玩弄一下,并没有认真,要不然她岂不是要爽死? 陈琳心里很嫉妒,为什么自己在这里勾引他,而他在那里伺候赵芳。

   吃醋的走到李大彪的身边,委屈得说:李大彪哥哥,你看嘛,他们两个人玩的多开心,根本就不需要我。

   的确,李大彪看到赵芳脸上陶醉的表情,很郁闷。

   但是,看到周斌下面撑起了那么大的帐篷的时候,心里不屑地嘲笑。

   原来,傻子也有正常的生理需要? 绝对不能让周斌继续舒服下去,于是他拉过赵芳,狠狠的亲吻了几口。

   没有玩具,周斌竟然有一种空虚的感觉,双手特别难受。

   那种柔软的感觉,真的让人着迷。

   你为什么要要亲她?我也要。

   所有的人都大笑起来,没想到这个傻子,竟然还会攀比? 周斌看着被自己弄得小脸红彤彤的赵芳,又看向她的樱桃小嘴,滑腻腻的,肯定特别甜。

   想想都让人激动。

   如果真的亲吻到了,那自己岂不是成神仙了? 李大彪对着周斌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坏笑着说:要不然这样,你们三个人玩一个游戏,只要你赢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怎么样? 周斌装傻的说:什么游戏? 抓馒头游戏。

   所有人会心一笑,只有周斌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