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之谷官方商城

怎么办 亲眼撞见了婆婆的丑事



1月22日,Chanel(香奈儿)2013春夏高级定制系列发布会以两位身穿白纱的女模特牵着四岁男童作为收尾。

  香奈儿设计总监老佛爷Karl Lagerfeld(卡尔·拉格菲尔德)是希望 同性恋者获得和异性恋者相同的权利,以其及品牌的影响力为法国同性恋婚姻合法化助威。

  《英国卫报》和加拿大《 国家邮报》等知名外媒都报道了老佛爷以两位新娘结束走秀的特殊用意。

  走秀结束后,老佛爷称其如此用意正是为了传达自己支持法国同性恋婚姻 法案的观点。

  他还在秀后说:我甚至不能理解那些反对言论。

  法国版《Elle》 二月刊封面是两位穿白衣的女模特,她们互相拥抱,其中一位头戴白花圈,封面用红字粗体打字写出英译为marriage for all!的标题。

  杂志编辑总监Valérie Toranian 在杂志中也是义正辞严表明了态度,支持同性恋婚姻合法化。

   时尚大帝支持 同性婚姻 李银河中国“赶晚集”(3/3)二、纵观世界:同性恋婚姻合法化较早的十大国家1、荷兰1998年1月1日,荷兰的《家庭伴侣法》正式生效。

  《家庭伴侣法》中所指的伴侣,既包括同 性伴侣,也包括异性伴侣。

  2000年12月,荷兰参议院通过一项法律,允许同性恋者结婚并领养孩子,该项法案于2001年4月1日正式生效,使荷兰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实现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国家,该法不但允许同性恋者结婚,而且可以完全享有与异性婚姻相同的所有权益。

  因而,它是一部真正的 同性婚姻法

  2、丹麦第一个承认同性伴侣同居法律地位的欧洲国家。

  1989年,发起了一项关于建立同性伴侣注册的议案。

  并于1989年10月1日起生效。

  注册同性伴侣可以享受某些异性夫妇独有的权利,如继承,保险计划,退休金,社会福利,所得税减免,失业救济。

  同样,如果离婚,他们也有承担赡养费的义务。

  时尚大帝支持同性婚姻 李银河称中国“赶晚集”(3/3)1997年,丹麦国家教会(信义会)的主教投票承认同性伴侣关系。

  现在,同性伴侣也可以在教堂里举行结婚典礼。

  从1999年开始,同性伴侣可以领养他们配偶的子女,但是还是不能领养伴侣关系以外的小孩。

  3、比利时2001年6月22日,比利时部长会议上通过了一项法律草案,规定今后在比利时境内的婚姻不一定必须是异性间的结合,婚姻也可能是由两名男性或是两名女性所组成的。

  这一法案的通过使比利时成为继荷兰之后第二个允许同性婚姻的国家。

  2006年4月比利时国会通过一项法案,准许已婚的同性伴侣领养小孩。

  4、加拿大2005年7月19日,加拿大的民事婚姻法案得到签署。

  此前众参两院分别以158对133和47对21通过这一法案。

  2005年7月20日,加拿大正式成为世界上第四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5、南非2006年11月14日,南非议会批准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的提案。

  2006年12月1日,南非正式成为世界上第五个也是非洲第一个通过法律认可同性婚姻的国家。

  时尚大帝支持同性婚姻 李银河称中国“赶晚集”(3/3)6、挪威继丹麦之后于1993年4月30日通过自己的相应立法,8月1日实施。

   从2009年1月1日起,挪威承认同性婚姻的挪威婚姻法正式生效,也因此成为继荷兰、比利时、西班牙、加拿大和南非之后世界上第六个法律认可同性婚姻的国家。

  7、瑞典1994年6月23日同性伴侣同居法案通过,1995年元旦实施。

   2009年4月1日,瑞典议会通过了一项性别中立的婚姻法案。

  2009年5月1日,该法案正式生效,瑞典成为世界上第七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8、葡萄牙2010年1月8日及2月10日,葡萄牙议会上下两院分别表决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

  2010年3月13日,葡萄牙宪法法院认定同性婚姻符合宪法。

  2010年5月17日,葡萄牙总统席尔瓦正式签署并生效同性婚姻法案。

  世界上第八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诞生。

  9、冰岛1996年6月12日同性同居伴侣法案通过,同年6月27日实施。

   2010年6月11日,冰岛议会以49比0全票通过同性婚姻法案。

  2010年6月27日,该法案正式实施。

  冰岛成为世界上第九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国家。

  同一天,冰岛女总理约翰娜-西于尔扎多蒂和她的长期女性伴侣正式走入婚姻殿堂。

  时尚大帝支持同性婚姻 李银河称中国“赶晚集”(3/3)10、阿根廷2010年5月5日和7月15日,阿根廷众参两院分别以125对109和33对27通过了同性婚姻法案。

  2010年7月21日,总统克里斯蒂娜正式签署并实施该法案。

  世界上第十个承认同性婚姻的(名人哲理故事)国家诞生。

  三、社会学家李银河:中国在同性恋问题上起大早,赶晚集相比之下,我为中国的落后扼腕叹息,中国在同性恋问题上实在是起大早,赶晚集,在本来很容易争先的问题上却大大落伍。

  我国在近现代的落伍令国人痛心疾首,以致有些人认为我们在一切方面都不如人。

  其实,古老的中国文化有许多宝贵遗产,比如在对待同性恋的观念上,中国古代性文化与西方文化相比,就具有文化的优势。

  不少其他文化包括西方国家历史上都出现过严厉迫害同性恋者的情况,最极端的现象甚至有死刑。

  与西方社会相比,中国的社会环境、文化传统在同性恋问题上有自己的优势:在我国的几千年历史中,从来没有残酷迫害同性恋的记录;从未有人因同性恋活动被判死刑(文化革命时期有个别例外,应按非常时期的特例看待,不具典型性);公众舆论对同性恋一向比较温和。

  时尚大帝支持同性婚姻 李银河称中国“赶晚集”(3/3)在我国四千年的历史中,正史和野史中都有关于同性恋现象的大量记载,更有脍炙人口的余桃(春秋)、断袖(汉代)、龙阳君(战国)、安陵君(战国)等历史人物和故事的记载。

  史载龙阳君为魏王拂枕席;弥子瑕与卫灵公分桃而食;汉哀帝与董贤共寝,董贤压住了皇帝的袖子,皇帝不忍惊醒他,断袖而起。

  后代于是以龙阳余桃断袖等语汇暗指同性恋现象。

  潘光旦先生遍查史书,考出前汉一代几乎每个皇帝都有个把同性恋对象这一史实。

  汉文帝宠幸邓通,赐给他开采铜山自铸钱币的权力,邓通因此富比王侯,成为中国历史上因色获益最多的男人。

  明清两代法律皆禁止官吏嫖妓狎娼,于是他们转向男童,寻找替代性出路。

  时尚大帝支持同性婚姻 李银河称中国“赶晚集”(3/3)中国历史上不少小说中都有对同性恋现象的描写,如《红楼梦》《金瓶梅》等,更有《品花宝鉴》一书,完全是以描写梨园界的同性恋为主题的。

  近代我国称同性恋风气为男风,又称南风,因为这一风气闽广两越尤甚。

  男同性恋者互称契哥契弟;女同性恋者则结拜金兰。

  高罗佩也注意到清代对同性恋宽容、对异性恋反而严厉的态度:当时的社会规矩对这些关系的公开表现(男人手拉手在街上走,戏剧表演中出现娈童等) 相当宽容,反而把异性恋严格限定在私人生活的范围内。

  他的观察是引人注意的。

  在我看来,造成目前中国社会对同性恋态度的历史和文化的原因大致有以下几种:第一,中国人大多没有宗教信仰,往往凭世俗的平常心和直觉来评价人与事,人们认为,同性恋既然不会伤害他人,就与他人无关,因此不会对同性恋有太严酷的看法;第二,中国文化强调生育价值,由于同性恋活动不会导致生育,所以容易被人忽视,不以为是什么严重的罪行;第三,这种态度也许同中国人的民族性格有关:中国文化源远流长,根深蒂固,因此中国人对自己的文化从来很有信心,从不担心被异己的文化所同化。

  人们对于与自己不同的文化往往采取不屑一顾的态度,而不至于残酷迫害它。

  时尚大帝支持同性婚姻 李银河称中国“赶晚集”(3/3)如果我们能够对这些历史遗产和文化传统善加利用,不仅可以改善中国的人权形象,而且可以为世界其他国家和人民做出妥善处理亚文化与主流文化关系的榜样,使我们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捷足先登,而不必在所有的事情上都跟在先进国家的后面,像个小学生。

  在这个方面,我们的确可以做别人的老师和先进,为什么不做呢?福柯早就把中国的性文化与古希腊、古埃及、古日本相提并论,认为我们有西方所没有的长处,我们为什么不当仁不让,对此善加利用呢?如今,我们在同性婚姻问题上不仅落后于美英加拿大这样的大国,而且落后于冰岛这样的小国,所以我说中国在这个问题上是起了大早,赶了晚集。

   张医生,人家这里好痒怎么办? 莫晓梅最近觉得两腿间很不舒服,一开始她怀疑是去地里除草被虫子咬了,可是几天下来,她每天晚上都会做梦,醒来后,两腿间那块芳草地就会奇痒无比,而且湿漉漉的。

   望着有些娇羞,两眼水灵灵的莫晓梅, 老张不免心动了。

   莫晓梅是村长的姑娘,今年不到二十岁,还是个黄花大闺女,在村里出了名的美少女。

   很多青年小伙子都想追求她,但是村长眼光高,看不上。

   老张作为村里的唯一的男医生,平时借着看病的机会,看过不少村里 女人的屁股。

   但是对莫晓梅这个粉嫩白皙的大姑娘,他还是很渴望接触一下的。

   今天终于送上门来了,老张心里打起了算盘。

   他一眼就看出来,莫晓梅这是做了春梦,到了情窦初开的年龄,想男人了。

   这里痒吗,还是这里? 老张让莫晓梅坐下来,为了方便,他把门关上了,伸手在莫晓梅的大腿上摸了摸,很滑腻,又朝裙子里摸了一下。

   哎呀,就是这里,好痒的,张医生,怎么办才好。

   莫晓梅心慌意乱的,本来两腿间就痒,让老张的手碰了碰,好像更痒了,连忙夹紧两腿。

   这里是偏僻的大山村,信息不发达,即便是村长的女儿,也没读什么书,全都是靠种地为生。

   像莫晓梅这样年龄的姑娘,很多不懂男女之事。

   这也是老张在这里当医生的原因之一,乐得其所。

   你最近做梦,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碰你的腿还有胸部? 老张一本正经的,欣赏着莫晓梅年轻漂亮的好身段。

   她发育的真好,皮肤又很白嫩,娇羞的脸蛋更是诱人,让人想要亲几口。

   哎呀,张医生你真的是神了,你咋知道的呀? 莫晓梅很吃惊,她认为自己来对地方了,虽然痒的那个位置很羞于启齿,但是,她也没办法才来看医生的,现在听老张这样说,和梦里对上了,忽然变得欣喜,也没有那么多顾虑了。

   还有什么,你要如实告诉我。

  老张暗暗好笑,一个小丫头片子还不好哄? 他可是五十好几的男人了,什么女人没见识过。

   只是几年前老伴走后,他就很难熬了,身体很硬朗,那方面的需求依然很强烈,却苦于没有女人陪床。

   原本想来这大山村,安安静静的度过余生,没想到却发现这里景美女人更美,激发了他的兴趣和欲望。

   那个,不好意思说嘛。

  莫晓梅咬了咬红唇,想起两腿间的痒处,感到很害羞。

   老张当然明白了,就说道:你把手给我看看。

   干啥?我妈说,不能让男的随便碰呢。

  莫晓梅有点娇羞,虽然没什么学问,但是也知道,女人的手不能让男人随便摸的。

   看病呢,给你 检查啊,你乱想什么呢?你妈能干,你让她给你止痒,别来找我。

  老张故意吓唬她,板着脸假装生气。

   别,别呀,是我想多了,给。

   莫晓梅急了,连忙把手递过去。

   老张暗暗高兴,小丫头,还搞不定你了? 他一把抓住了,抚摸着她细滑的小嫩手。

   年轻就是好啊,多光滑多粉嫩,立刻激发了他的冲动,握着少女的手,简直好像忽然间回到了初恋的时候,青春焕发。

   那个,张医生,检查出来了吗? 莫晓梅被老张摸的痒痒的,反而觉得两腿间更难受了,俏脸红扑扑的。

   只能初步确定,那个,还需要进一步检查的。

   老张眯着眼,有些舍不得的松开了她的手,免得她怀疑自己的企图。

   还要咋检查?莫晓梅眨着大眼睛问。

   老张盯着莫晓梅鼓鼓的胸脯,吞了吞口水,她穿的严实,看不见乳沟,但是可以想象到,是多么的粉嫩雪白,握在手里,肯定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我问你,你这里是不是很涨?老张指着她的胸脯。

   莫晓梅用手捂了捂,睁大了杏眼,连忙点头。

   你简直神了呀,这你都知道呀,我真是找对人了。

   此刻,莫晓梅简直对老张佩服的不要不要的。

   那当然了,全村老少都找我 治病,我还能看走眼,你要想好起来,得让我检查胸部。

   老张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不道德,可是他实在 忍不住这少女的诱惑。

   啊,这里,要 脱了衣服看吗?莫晓梅感到羞涩,很难为情。

   那当然了, 隔着衣服我怎么检查?老张故作生气。

   不,不好吧,我娘说,这里,只能给未来丈夫看,你又不是我男人怎么行。

  莫晓梅惊慌失措。

   老张自然不肯就此罢休,立刻一瞪眼,气恼的说道:我实话告诉你,你这个病很严重,不给我检查那里,你会疼死痒死的,算了算了,你走吧,免得你胡思乱想,我要睡觉了。

   莫晓梅见老张生气了,一听那话吓坏了,连忙摇头。

   别,我,我可不想死,张医生你要救救我呀。

   你回去找你娘去,免得说我不该看你那里,你死不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给你说半天,没收你钱呢。

  老张扭过头去。

   啊,不要,那我求你了还不行吗,我这就脱了衣服给你检查。

   莫晓梅哪儿知道老张在吓唬她呢,她只觉得自己真的要死了呢,立刻把上衣脱下来了。

   很快,她上身只剩下一个 裹胸布,缠着她雪白丰满的胸脯。

   老张一下就看傻眼了,果然,比想象的还要好看。

   他的手有点发抖,伸过去摸,隔着裹胸布,都可以感受到柔软和饱满。

   莫晓梅喉咙里嗯了一声,非常的销魂。

   她红着脸,闭着眼,娇羞的不行。

   那个,张医生呀,检查好了吗? 被老张揉着胸脯,莫晓梅觉得浑身都痒了。

   没有呢,你现在什么感觉?老张加大了手上的力道,盯着莫晓梅的胸,感觉两只白兔随时会跳出来。

   我,我觉得更痒了,好难受呢,哎呀张医生我是不是要死了呢。

  莫晓梅没有被男人这样摸过揉过,是第一次,所以根本无法形容,她还下意识的用手在两腿间挠了挠,那里好像又湿了。

   的确有点严重啊,我要仔细检查清楚,所以,你要把裹胸布也脱了,最好,连裙子也脱了,我给你做全身检查。

  要不然我帮你吧。

   老张有点迫不及待了,浑身燥热,裤子已经顶起来了,真想抱着莫晓梅亲个够。

   他开始扯她的裹胸布,不满足隔着衣服摸,甚至,很想看看她两腿间的芳草地,少女的身子,肯定别有一番美丽啊,想想他就激动不已。

   好,我,我自己来。

   被老张吓唬住的莫晓梅,现在简直是言听计从了,慢慢的把她胸前的裹胸布扯下来了。

   老张咕咚一声吞了口水,盯着莫晓梅的胸,眼睛都直了。

   那一层布条落下来后,圆滚白皙的双峰,慢慢的弹跳在了眼帘,白里透红…… 老张紧盯着莫晓梅的胸前,迫不及待的,把手伸了过去,慢慢的摩擦起来。

   莫晓梅脸颊绯红,眼神有些迷离,喉咙里忍不住发出嘤嘤声。

   嗯,你弄疼人家了。

   老张心里暗喜,这姑娘果然不懂男女之事,都这样了还不拒绝,看样子有戏。

   使劲的用手捏了捏,那手感太美妙了,老张忍不住想咬一口。

   但是又不能直接这样弄,担心莫晓梅怀疑。

   你现在是不是觉得这里不舒服呢?老张边揉边问。

   对呀,有些难受,我这是怎么了呀?莫晓梅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有些害怕。

   你这里面,染了病,有毒素在作怪,需要吸出来,用手还不行,得用嘴巴。

   老张揉搓着莫晓梅的酥胸,观察她的反应。

   啊,可,可要怎么吸呢,你帮我吗,这样不太好吧? 莫晓梅害羞了,可是又担惊受怕。

   我帮你的话,的确是不太好,你一个姑娘家家的,不方便吧,但是我是为了给你治病,你要是嫌弃我这个糟老头子,那算了,回去自己弄去,不过,你要是弄不好,这毒素会传染全身上下,到时候你无药可救了呢。

   老张欲擒故纵,干脆松开了手,假装一本正经。

   莫晓梅被吓的不轻。

   别,别呀,人家不会弄,那要不,你帮我吧,我不嫌弃你,我不想传染了。

   这可是你说的,那好吧,你把眼睛闭上。

   老张暗暗欣喜,又攀附上了她的胸口,低头就凑了过去。

   嗯,呀,有点疼,你轻点张医生。

   莫晓梅又羞又急,她很听话的闭着眼,觉得那里痒酥酥的。

   被老张那样弄,软绵绵的麻麻的,说不出来的感觉。

   好像有些舒服,又有点难为情。

   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排毒。

   老张见她脸颊通红,嘴唇红润,浑身发抖了,越发的来了渴望。

   裤子涨的顶起来了,忍不住隔着衣服磨蹭她的腿。

   少女的香味扑面而来,她那柔软有弹性的胸部,让人爱不释手。

   让他几乎是无法自拔,忍不住搂着她的小蛮腰。

   他的手,朝她的大腿摸过去,想去摸她的屁股。

   哎呀,你干什么呀张医生? 莫晓梅那里当然最灵敏了,连忙并拢两腿,紧张起来,睁开眼了。

   别动,你身上的毒素开始蔓延了,不要说话,你看看,你嘴唇都变色了,我要帮你把毒素吸出来,从你的嘴唇开始。

   老张其实是想吻莫晓梅,少女的吻,肯定特别有味道,他很渴望。

   噢,好的,知道了。

   莫晓梅又闭着眼,老张吞了吞口水,凑到她红润的唇边,立刻吻了上去。

   又湿润又芬芳,她开始娇喘了起来。

   嗯,嗯。

   莫晓梅被吻了,觉得嘴唇软麻麻的,带着老张的口气,不由皱眉,喉咙里发出呻吟。

   老张不满足这些,想要她的小舌头,可是她的嘴唇抿着,牙齿咬的很紧,看样子很紧张。

   放松,你嘴里也有毒素了,把舌头伸出来,我帮你排毒。

  要不然你会死的。

   老张连哄带骗。

   莫晓梅不想死,犹豫了一下,听话的伸出了小舌头。

   老张直接轻咬着莫晓梅的舌头,把他的舌头也伸出来,吸允着,不停的吻着。

   果然很香甜,像是山村里花草的味道,甘甜可口又清晰自然。

   让老张有一些沉醉了,他边揉着她的胸脯边吻着她,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忍不住朝莫晓梅的两腿之间顶着。

   哎呀,什么东西。

   莫晓梅隔着衣服,感受到老张裤子里硬邦邦的,还很火热,她慌了,赶快伸手推开。

   老张有点心虚,松开了莫晓梅。

   我这是给你解毒呢,你躺下来。

   看着莫晓梅娇羞无比,清纯可人的样子,老张心一横,反正机会就在眼前,不能错过。

   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来个干脆的,到底是要瞧瞧,这年轻姑娘的身子。

   莫晓梅躺下来了,眨了眨大眼睛,下意识的用手捂着胸。

   张医生,现在要怎么样嘛。

   我发现,毒素已经蔓延到你的两腿间了,你自己摸摸看,是不是很湿润? 老张敢肯定,莫晓梅没有经验,也没有被男人弄过,被自己刚才这么挑逗调情,两腿间应该早就湿淋淋了。

   莫晓梅点点头,伸手到裙子里,摸到内裤里,果然是湿了,她以为是毒,吓的一哆嗦。

   哎呀,真的有,我做梦的时候就有,张医生这怎么回事。

   别害怕,这是你身(老板和我在办公室爱爱)上的毒,我要检查一下你那里,才可以确定。

   怎么,怎么检查呀? 当然是要脱了内裤。

  老张盯着她两腿间看,心里也是砰砰跳,不知道她会不会愿意。

   啊,那怎么好意思,我妈说这里只能给自己老公看的。

  莫晓梅娇羞的闭了闭眼睛。

   我知道啊,所以我不勉强你,但是,你想想看,是你的命重要,还是什么呢,如果你觉得为难,我可以不帮你检查,但万一你有事就不能怪我。

   听老张这样说,莫晓梅顿时六神无主,恐惧战胜了娇羞。

   好,好,我脱了让你检查。

   莫晓梅又羞又急,慢慢的,把手放在裙子上,先把裙子褪去了,两腿间就只有一个小裤衩包裹着。

   裤衩上,还湿了一片。

   老张非常渴望看见她两腿间的芳草地,那里肯定和年纪大的女人不一样,应该会很美的。

   快点吧,不要让毒扩散了,我到时候也没办法,给我检查。

   老张催了起来,免得夜长梦多,趁着她还糊涂的时候,要趁热打铁。

   嗯,这就脱呢。

   莫晓梅满面羞红,闭着眼,缓缓的,把她的内裤朝大腿退了下去。

   老张只觉得热血沸腾,瞪大眼睛,盯着莫晓梅那雪白的两腿间。

   终于,莫晓梅把内裤退下去了,露出了少女的芳草地。

   好漂亮,不愧是少女,这里没有被人碰过,还是一块禁地。

   干净又粉嫩,而且居然寸草不生,是光溜溜的。

   果然,很纯洁啊,这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白虎了吧。

   老张感到很激动,他还是第一次看见,成熟的大姑娘,两腿之间长的是这样的。

   很美很动人,他几乎忍不住,想要过去,占有莫晓梅,得到这个人如花似玉的姑娘。

   那个,张医生,你别那样看人家嘛,好难为情的,你开始检查吧。

  。

   莫晓梅虽然万分羞涩,可是她不停提醒自己,这是为了治病,为了给自己排毒。

   好,好,非常好,我这就开始了,你要忍着点。

  

站长推荐:看故事,上 性爱故事,各类故事欢迎访问www.excelsiorstar.com!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爱之谷官方商城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

{相关文章代码}
返回
顶部